爱你心口难开之手叠玫瑰

    虽然两个人确立了关系三年,但是他们之间最亲密的动作仅限于拉过手,从来没有接过吻。

    魏子霆一直都很尊重她,在她面前,从来不会对她做出什么越矩的过分举动。

    见她不回答,魏子霆轻声问:“陌陌,可以吗?”

    “我……”林陌陌看着魏子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她心里下意识是拒绝的,可是她如果拒绝了,一定会伤了魏子霆的心。

    她是他的未婚妻,他提出吻她的要求并不过分,她应该应允的,可是她的心底的感受告诉她,她不愿意。

    如果换作是之前,魏子霆这样问她,她或许,或许会答应,但是现在她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竟然想要拒绝。

    魏子霆深看着她,见她似乎很不愿意,他温和的眸子中一抹失落一闪而过,随即他收回了手,笑着说道:“好了,先吃饭。”

    听他这样说,林陌陌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却也更加愧疚了。

    “子霆,对不起,我……”

    见她满眼的愧疚,魏子霆双眸紧紧看着她,语带一丝心疼和愧疚,“陌陌,不用说对不起,刚刚是我太唐突了,我有没有吓到你?”

    林陌陌轻摇头,“没有,我是不是让你很失望啊?你是我的未婚夫,你的要求并不过分,而我却没答应你。”

    魏子霆回她温柔一笑,“我知道你还没做好准备,先吃饭。”

    魏子霆没再问什么说什么,林陌陌也没再说什么。

    饭后,魏子霆要去洗碗,林陌陌因为心里觉得愧疚,坚持要去,魏子霆没拗过她,让她去了。

    洗完碗,林陌陌说了一句昨晚没睡好要回房去补一下眠便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魏子霆原本是想跟她说他们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的,但见林陌陌说要回房去补眠,他便没说。

    林陌陌回到房里躺在床上后,脑海里想着魏子霆刚刚的一些反常,想着想着凌寒夜那张俊美邪魅的脸就蹦了出来,随即她整个脑子都被凌寒夜塞满了,她怎么赶都赶不出去。

    她不管是睁开眼还是闭上眼,眼前浮现的都是凌寒夜的影子。

    ……

    翌日

    因为凌寒夜总是乱入,林陌陌昨晚一整晚没睡好,早上起来就变成了熊猫眼。

    魏子霆还没走,已经做好了早餐。

    她梳洗好后,稍稍的化了下妆,和魏子霆一起吃完早餐就一起下楼了。

    在临出楼道时,林陌陌脚下滑了一下,魏子霆下意识的扶住了她。

    他左手揽住了她的细腰,右手握住了她的右手,关切的问:“没事吧?”

    林陌陌笑看着他,“没事。”

    两人这样说笑着走了出来,魏子霆仍旧扶着她,两人看起来似乎十分亲密。

    然而,一从楼道里出来,林陌陌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像是有一道冷冽的视线射向了她。

    她下意识的抬眸看向前方,正好对上了那道冷冽夹杂着怒气的目光。

    凌寒夜站在他炫酷的法拉利前,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那双棕色的眸子死死的瞪着和魏子霆一起下楼的林陌陌,目光冷冽的似要将她的皮肉穿透。

    他手里的玫瑰花并不是去买的,而是他用一种和红玫瑰非常相似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玫瑰折纸一支玫瑰花一支玫瑰花的叠出来的。

    因为是第一次叠玫瑰花,并不熟练,他从昨天回去就开始叠,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没吃饭,没睡觉,没喝水才叠出来的。

    具体叠了多少朵玫瑰他不知道,他手里捧着的九十九朵红艳艳的玫瑰花是他从中挑的最满意的。

    天一亮,他就带着亲手叠的玫瑰花,开车过来了,他想给她一个惊喜,想让她体会到他的用心。

    此刻见到她和魏子霆有说有笑搂的那么亲密的出来,他突然觉得不管他有多真心都没有用。

    他知道她和魏子霆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他们是分房睡的,所以他一直抱着侥幸的心理,她并不爱魏子霆,也不会和魏子霆发生什么。

    潜意识里,他是相信她的。

    但是此刻,他突然觉得他的想法真的太天真了,她在面对魏子霆的时候笑的那么开心幸福,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

    即使他们不是睡在一间房里,同在一个屋檐下,怎么可能做到相敬如宾?

    心痛在凌寒夜的心间蔓延,而他的大手一点一点的捏紧了手里的玫瑰。

    一下楼就见到凌寒夜,林陌陌在看向他时,心跳就漏了半拍,因为他的眼神太过犀利冷冽,她突然觉得像是做错了什么,有些不敢直视他的垂下了眼帘。

    她的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在了他手上捧着的那一大束红艳艳美的妖娆的红玫瑰上。

    “哇!好帅……”

    “好漂亮的玫瑰花……”

    这时,林陌陌的身后传来了尖叫声,是三个年轻女人从她背后的楼里走出来了。

    凌寒夜颜值爆表,身高,气质,手上的玫瑰花,身上一看就是顶级名牌的衣着,以及他身后那辆价值几千万美元的法拉利都给他大大的加了分。

    而这个小区一般很少会有有钱人来,那三个女人突然看到这么一个颜值爆表的高高富帅,自然是惊叫连连。

    凌寒夜将目光从林陌陌身上收回,捧着手里的玫瑰花气质优雅的走向了其中一个长头发斜刘海的女人,他微微勾起一侧唇角,笑的邪魅而魅惑,性感的低沉声音刻意放柔了几分,“喜欢这束花吗?”

    凌寒夜全身上下除了那张脸,那狂野桀骜的气质迷惑人,便是那双能勾魂摄魄的迷人眼眸,那里的邪气能迷醉人的心扉。

    长头发斜刘海的女人见凌寒夜竟然看着她笑的那么温柔迷人,还问她喜不喜欢他手里的花,她觉得就好像是中了**彩天上掉了馅饼一样。

    天哪!高富帅竟然对她笑的那么温柔。

    “喜……喜……喜欢……很喜欢。”女人非常的激动和紧张,说的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的,就跟真的中了**彩一样。

    凌寒夜勾唇邪魅一笑,“喜欢就好,送给你了。”

    “送……送给我了……”女人越发激动欣喜,差点要背过气去。

    而凌寒夜将花给女人后,便转身脸色阴郁的坐回了车里,随即发动车子离开了。

    见凌寒夜离开了,林陌陌的眉头狠狠的蹙了下,她的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到了那个女人手里的玫瑰花上。

    “这花好漂亮,送给我一朵。”

    “也送给我一朵。”

    两个女人说着就去抢长头发斜刘海那个女人手里的玫瑰花。

    “你们做什么?这是帅哥给我的,放手,放手,这是我的。”

    长头发的女人不肯给,三个女人争抢了起来,而那玫瑰花本身就是玫瑰纸叠成的,被她们这样拉拉扯扯的一抢,自然扯坏了。

    其中一个女人看着手里被她扯坏的玫瑰花,惊讶的出声,“天哪,这些玫瑰花竟然是叠出来的。”

    林陌陌听到女人的话,惊的瞪大了双眸,惊讶的目光落在了地上被她们扯坏的玫瑰花上。

    她刚刚以为那些玫瑰花是凌寒夜花钱买来的,却没想到竟然是手叠的。

    是他叠的吗?

    她明媚的眸子中闪动着复杂的情绪。

    凌寒夜是如果去买了一束玫瑰花送给她,激不起她心底的半丝涟漪,但如果凌寒夜是亲自叠了一束玫瑰花给她,即使她是铁石心肠,也会有所动容。

    因为意义是不一样的。

    那三个女人还在争抢那束玫瑰,突地,一枚耀眼的戒指“飞”了出来,叮叮的滚到了林陌陌的脚边。

    耀眼的钻戒在曙光下折射出熠熠夺目的光芒,闪的林陌陌都有些睁不开眼。

    她神色一变,心底十分震惊。

    “啊,好大一枚钻戒,好漂亮,是我的。”长头发的女人尖叫着冲过来捡起了那枚十几克拉的钻石戒指,一脸的兴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