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心口难开之执子之手

    在她抬眸间,凌寒夜执起她的另一只手,棕眸带着深情认真的凝视着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是这么简单。”

    林陌陌被他的举动惊了下,而他的话就像是一颗石子激进了她的心湖,荡漾起一圈圈涟漪。

    她心底颤了下,曾几何时,这是她想听到的话,却也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听到的话。

    当她失去了孩子去找他时,却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恩爱缠绵。

    她对他寒透了心,所以才离开了k市。

    这五年她去了很多地方,最后她在意大利遇到了魏子霆才留了下来。

    当时她在意大利遭遇了抢劫,手机钱包都被人抢走了,如果不是魏子霆,她一个人在举目无亲的意大利,根本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今天。

    魏子霆在意大利开着华人餐厅,他刚离异没多久,带着才几个月大的孩子,又要忙餐厅里的事根本照顾不过。

    她因为失去了孩子,又和小魏宇彬特别投缘,就帮忙照顾。

    小宇彬一天天长大,当他第一次开口叫她妈妈时,她激动的哭了。

    因为舍不得小宇彬,她在意大利待了差不多五年,之所以回来,是因为这里同样有她放不下的人。

    她心里最愧对的人就是黎晓曼,因为她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她,甚至五年没有联系过她,但她没有一天没再惦记她。

    她之所以放心的离开,是因为她知道龙司昊是一个好男人,她家曼曼有龙司昊照顾,一定可以很幸福。

    对于魏子霆,她真的很感激,这五年,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真的让她觉得很温暖。

    她从小没有享受过父爱和母爱,也没享受过别人的照顾,从来都是她在保护别人,照顾别人,其实,她也希望有一个人能够来保护她,照顾她。

    被人保护着,宠着,疼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凌寒夜没有给她的这些,魏子霆全都给她了。

    可魏子霆对她那么好,她感动着,高兴着,却还是没能将那个在她心底深深的刻下一道伤痕的人移出去。

    此刻林陌陌不知道怎么了,很想哭,晶莹的泪水就那么抑制不住的源源不断的从她明亮的瞳孔中掉落了下来。

    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咖啡桌上,啪嗒啪嗒,声音竟是那样的响亮。

    凌寒夜见一向坚强从不以眼泪示人的林陌陌哭了,他的心头抽搐的一痛,担忧心疼的问:“怎么了?”

    他伸出去手去替她擦拭眼泪,林陌陌却挡开了他的手,“我不需要。”

    她抽出被凌寒夜扣住的手,无视掉手上还残留着的他的温度,因为泪水而显得更加水盈透亮的眸子淡漠的看着他,“凌寒夜,你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去对别人说吧,我不稀罕,我上次就跟你说的很清楚,我和子霆在一起很幸福,请你别来打扰我,我只想安静平稳的生活……”

    凌寒夜再次抓起她的手,目光坚定的盯紧了她,“林陌陌,魏子霆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不管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都能给你。”

    虽然凌寒夜说的很认真,可是林陌陌却不敢相信,也害怕相信。

    曾经的凌寒夜对一个女人的保鲜期从来不会超过三个月,他对女人向来是来之不拒,即使他们曾经还保持着那种关系的时候,他身边的女人也不止她林陌陌一个。

    他的身边女人不断,跟他在一起,她无法拥有安全感。

    她最恨的就是背叛,所以当初她才会那么讨厌霍云烯,更无法原谅凌寒夜和她在一起后还同时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她再次将手从凌寒夜的手里抽出,冷冷嗤笑,“凌寒夜,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对一个女人感兴趣的时候,什么好话都说的出来,但是当你遇到下一个令你感兴趣的女人,你就会去哄下一个女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呵呵……你觉得你真的能做到这一生只和一个女人白头偕老吗?”

    不等凌寒夜回答,林陌陌便替他回答道:“你做不到,因为你是凌寒夜,是鼎鼎大名的风流邪少凌寒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换女人如换衣服习惯了,所以你做不到。”

    “林陌陌,没想到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定性毫无可取之处的人。”凌寒夜眸色阴寒,心中抽痛。

    “谁说你没有可取之处?”林陌陌笑靥如花的看着他,“至少你在床上可以让你的每一个女人快乐,凌寒夜,这不是你一直最自豪的吗?”

    她的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淬了毒的利刃一刀一刀的割在他心头的肉上,每一下都要痛进他的心窝去。

    凌寒夜勾唇苦笑了下,“看来我在你心里是人渣的形象已经根深固蒂了……”

    顿了下,他又邪气一笑的说道:“既然你都已经把我当人渣看待了,我就索性再渣一点,加深一下你的印象。”

    话落,他突然起身,一把将林陌陌也拉了起来,左手扣住她的细腰,右手扣住她的下巴,无视咖啡厅其他人的存在,重重的吻上她的唇,用力的允吸着她的两片粉嫩娇艳的唇瓣。

    “唔……”林陌陌因为他突然的举动震惊,瞳孔瞪大几分。

    由于她和凌寒夜的中间还横着一张桌子,凌寒夜的大手又紧紧的扣住她的腰身往他的怀里按,她的肚子被咖啡桌的棱恪的很疼。

    她用力挣扎,凌寒夜扣住她下巴的修长大手就不断的加重力度,痛的她几乎快要断气。

    舌头更是被他疯狂的纠缠着,她退不出逃不掉。

    两人这样热火朝天的“接吻”,自然引起了咖啡厅其他人的注意,一个个的都把那惊讶的目光落在两人的身上,甚至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听到吹口哨的声音,林陌陌怒从心起,俏丽的脸上因为羞愤而绯红,她用手捶打着凌寒夜的胸膛,一下比一下力度大。

    “放……开……放开……”

    凌寒夜就像是不怕痛一般,依然没有放开她,直到他太过狂野的吻令两人的嘴里都蔓延出了血腥味,他才离开了她的唇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