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生的苦,死的更苦

    凌寒夜也是双眸湿润,心里和洛瑞一样难受至极,苏奕再坏,他们也同生共死了十几年,他死的如此悲惨,他又怎么可能不悲痛难受?

    他也是泪眼朦胧,伸手搭在了洛瑞的肩上,说道:“洛瑞,这是他的选择,你别太伤心了,或许他觉得这样死,他心里会好受些。”

    洛瑞抬起头来,看着那冒出的浓烟,随即便拿出手机来,打给了119,让消防队来。

    龙司昊紧拥着黎晓曼,他的狭长的眸子也被泪水湿润了。

    苏奕死了,没有人会再伤害他的晓晓,他也还清了他欠下的。

    但他也永永远远的失去了一个兄弟。

    与洛瑞和凌寒夜一样,他的心里也是难受至极。

    黎晓曼在他的怀里,也是泪眼朦胧,噎声哭泣着。

    苏奕可恨但又可悲可怜,他小时候受了那么多的苦,那么多的罪,因为一念之差,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落的如此悲惨的下场。

    她很同情他,也因为他的死而感到悲痛,他选择这样死,太极端了。

    他生的苦,死的更苦。

    她只愿他下辈子能投身到一个幸福的家庭,不再挨饿,不再挨打,不再被人拐卖,不再被人践踏尊严。

    黎振华和黎文博虽然刚刚在听到苏奕自己说出是他杀死黎素芳死,心里对他存了恨意,但是现在,他们心中的恨意也消散了,对他心存同情和惋惜。

    蒋依依也红了眼眶,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苏奕也不熟,可是见他就那样死了,她心里也有些伤感和惋惜。

    她不明白他到底犯下了什么错,非要用如此极端的方式来结束性命。

    她也愿他能够在天堂走好。

    消防队员赶来后,扑灭了火,清理了现场,然后告诉他们,苏奕被炸的粉身碎骨,现场只剩下一淌血和属于他的毛发。

    当听到消防员这样说的时候,洛瑞更是痛哭流涕,悲痛不已。

    龙司昊和凌寒夜虽没有像洛瑞那般痛哭流涕,但他们心中也是难受至极,悲痛不已。

    他拥紧了黎晓曼,眼角的泪水顺着他俊美的脸滑下,他闭上了双眸,不去看那蹿出黑烟的地方。

    几人在仓库外站了许久才离开返回到医院。

    等在抢救室外的李雪荷哭成了泪人,声音都嘶哑了。

    她知道她以前很对不起她的儿子霍云烯,她曾经最关心就是她在霍家的地位,在乎的是金钱,她几乎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龙君澈身上,却忽略了这个亲生儿子。

    她不是一个好妈妈。

    黎晓曼,洛瑞,见李雪荷哭的泣不成声,都蹙起了眉。

    黎晓曼走到了李雪荷的身前,泪眼看着她,安慰道:“别太伤心了,霍云烯他一定会活下来的,我相信老天爷不会这么残忍的剥夺他的性命的。”

    李雪荷抬眼看着黎晓曼,哭着点头,声音嘶哑的都快说不出话来,“曼……曼曼,谢谢你。”

    黎晓曼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伸手轻拍着她的肩膀,语带哭腔,“我该谢谢你,霍云烯是因为我才生命……垂危的,而你没有责怪我,阿姨,不管我们以前发生过什么不愉快,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一起祈祷出现奇迹,霍云烯他一定会活下来的。”

    “曼曼……”李雪荷泪流满面,将黎晓曼给抱了住,哭着道歉,“曼曼,你这么善良,这么善解人意,我以前却处处针对你,对不起,阿姨让你受委屈了,你原谅阿姨。”

    黎晓曼含泪的眸子带着笑意的看着她,“阿姨,我说了,以前的不愉快已经过去了,我早就不怨不恨了,我们都不要再去计较过去了。”

    李雪荷看着黎晓曼点头,此刻心里是万分后悔,她错过了一个好儿媳。

    洛瑞见李雪荷改变这么大,彻底的悔悟了,他也是满心欢喜。

    如果每个做错事的人都能及时的迷途知返就好了。

    只是苏奕……

    一想到苏奕,他的心就悲伤不已,又湿了眼眶。

    他过去几十年流的泪水加起来都没今天多。

    他伸手抹了两把泪,走到了凌寒夜的身旁,把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凌少,让我靠着你的肩膀哭会,别介意我是男人,我不介意你暂时把我当成女人。”

    凌寒夜的棕眸也是湿润润的,他伸手拍了拍洛瑞的肩膀,一本正经的安慰道:“傻孩子,别哭了。”

    洛瑞唇角一抽,立即直起了身,眯眼看着一本正经的凌寒夜,“我还是去找总裁。”

    龙司昊见洛瑞向他奔来,一副欲扑进他怀里之势,他敛紧了狭眸,就那样直直的站在原地,凛冽的目光射向了他。

    对上他那慑人的目光,洛瑞立即刹住了脚,一个急转弯,哭兮兮的看向了黎振华,“舅舅……”

    他大喊,扑了过去。

    黎振华大大方方的展开双臂迎接,待洛瑞将他抱住后,学着凌寒夜刚刚的动作,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傻孩子,别哭了。”

    洛瑞一怔,又从黎振华的怀里直起身来,“你们故意的吧,舅舅,没想到,你也这么坏哟!你怎么可以学凌少那个坏蛋?”

    龙司昊,黎晓曼,李雪荷,凌寒夜,黎文博,蒋依依看着他那委屈的表情摇头轻笑了下,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果然,有洛瑞在的地方,就有欢乐。

    几人这轻轻一笑,心里的悲伤有所减免,但脸上的笑容消失后,几人又陷入了害怕,悲伤的气氛中。

    手术进行了一天,到了半夜两点,伤势较轻许多的龙君澈才度过了危险期,但仍在重度昏迷中。

    龙君澈度过了危险期,几人也就放心了。

    但是霍云烯却是他们最担心的。

    霍云烯所在的抢救室的门一直紧闭着,灯一直亮着,直到天亮过了一天一夜了,霍云烯还是没被推出来。

    李雪荷昨晚天快亮时见霍云烯还没被推出来,她因为伤心过度,又极度担忧,没能抗住晕了过去,在病房里打着点滴,昏迷不醒,由看护守着。

    在抢救室外守了一天一夜,黎晓曼的精神又处于高度紧张和害怕中,再加上她昨天输了不少血给龙君澈,熬到天亮,身体有些吃不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