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幸福感,又爆棚了

    “啊……”她整个人摔趴在了地上,手里端着的早餐也随着她的尖叫“飞”了出去。

    托盘,咖啡杯都摔碎了,早餐也撒到了地上。

    她看着精心准备的早餐就这么没了,眼底腾出了泪,她怎么这么笨,怎么这么点事都做不好?

    龙司昊在她摔倒的第一时间就下了车,但他速度再快,还是晚了一步,黎晓曼已经摔到地上了。

    看着趴在地上泪眼朦胧的她,他蹙紧了眉,眸底溢满了心疼。

    除了对黎晓曼的心疼,他还很气愤,气愤他自己跑的不够快,没能在她摔到地上之前接住她,他都想在他的腿上打上几棍,谁让它那么不争气。

    他快速的到了她的身前,蹲下身正要去扶她,黎晓曼便忍着疼,爬起来就跑到了洒落在地上的早餐前。

    她蹲下身,捡起地上摔裂的咖啡杯碎片,看着泼在地上的咖啡和早餐,咬紧唇,泪水掉的更凶了。

    龙司昊见状,立即走到她的身前,将她拉了起来,见她双眸中盈满了泪,他下意识的伸手替她擦拭泪水,问道:“哭这么伤心,是不是摔的很疼?”

    黎晓曼轻摇头,语带哭腔,“早餐没有了,我太笨了,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龙司昊见她哭是因为给他做的早餐洒落到了地上,他的心底一阵动容,情到深处,他突地低下头攫住她的粉唇深吻。

    “司……”

    黎晓曼因为他突然的举动怔住了,他不是失忆了吗?

    他竟然吻她,幸福来的太快,她有些眩晕。

    龙司昊离开她的唇瓣后,长臂一收,将她拥进怀里,下意识的说出:“傻丫头,早餐没了可以再做。”

    黎晓曼因为他嘴里的“傻丫头”三个字又是一怔,撑大的水眸瞪着他,“你刚刚叫我什么?”

    ‘傻丫头’是她的司昊对她的爱称之一,每次听到她的司昊叫她傻丫头,她就会觉得幸福感爆棚。

    那种温柔和宠溺将她包围着,让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

    可是她的司昊不是失忆了吗?不是对她很冷漠吗?

    怎么会叫她傻丫头?

    她直直的凝视着他,用眼神询问他。

    而龙司昊则是将目光落在了她的手上,见手腕处擦伤了,他墨黑的瞳眸一收,随即一弯腰将她抱了起来,转身阔步走向大厅。

    黎晓曼因为他的举动,惊的快找不到东南西北。

    看过结婚证之后的龙司昊和之前的龙司昊相差太大了。

    她的心里落差有点大,有些反应不过来。

    为什么他对她的转变会这么快?

    结婚证的魔力真有这么大吗?

    回到大厅后,龙司将她放在豪华的沙发上后,便让管家去三楼卧室拿急救箱。

    但他见年纪有些大的管家走的太慢,对黎晓曼说了一句“等我半分钟”,就跟田径赛跑似的“噔噔噔”的跑上楼去,速度快的就像是脚底生了风。

    黎晓曼,大厅里的一众女佣,以及才走到二楼的成叔,都惊的张大了嘴巴。

    黎晓曼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她的司昊不会是恢复记忆了吧?

    可是他看起来似乎又不像是恢复记忆的样子。

    在她还在纠结龙司昊到底有没有恢复记忆时,龙司昊已经拿了急救箱跑下楼来了。

    下楼的速度比上楼快,所以他下楼的时候,只用了十多秒。

    龙司昊拿着急救箱坐到张大嘴的黎晓曼身旁,打开急救箱,拿出棉签之类的东西便为她处理手腕处的伤。

    当见到她的手心处有不是很大的烫伤疤时,他眯紧了狭眸,睨着她问:“这里是怎么受伤的?什么时候伤到的?”

    黎晓曼闭上张的有些疼的嘴巴,目光落在了手心处,那里的伤疤是在那次爆炸的时候搬那些烧红的木块留下的。

    过了一个多月,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剩一个小小的疤痕,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她抬眸看着龙司昊,微笑了下,“我不小心烫到了,已经没事了。”

    话落,她蹙了下眉,便问:“司昊,你记得马赛那次爆炸的事吗?”

    龙司昊正在为她处理擦伤,动作温柔而细心,和以前一样。

    听到黎晓曼的问话,他剑眉深蹙,深看着她,“什么爆炸?你去过马赛?”

    因为他的话,黎晓曼眉头蹙的更紧,她的司昊这样问就说明他还没恢复记忆,那他刚刚怎么那么心疼她?

    龙司昊替她将伤口处理好,贴上了邦迪贴后,便抬眸睨向了她。

    见她满眼的失落,他敛紧了眸,眸底不自觉得划过了一抹心疼。

    他蹲了下身来,掀起她的长裙,见她的膝盖磕破了,他的眸光紧了紧,又温柔的为她处理膝盖上的伤。

    黎晓曼的目光落在龙司昊的身上,觉得他们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顿时幸福感又爆棚了。

    龙司昊替她处理好伤口,正要站起身,黎晓曼便立即凑上前,在他的唇边印了一吻,“谢谢老公。”

    龙司昊因为她的老公和那温柔的一吻,心头微颤了下,深黯的幽眸凝视着她的小脸,“我去公司了,今天不要碰水。”

    黎晓曼看着他傻愣愣的点头,“嗯。”

    随即她神色认真的问:“司昊,你现在对我的记忆还是只仅限于我是龙君澈的女儿吗?”

    龙司昊眸光变得深邃起来,眸底如同一片汪洋大海一般,令人看不透彻。

    他没有回答黎晓曼的问题,而是在心里想着他为什么之前一听到黎晓曼三个字就会想到她是龙君澈的女儿,但是却对其他的一无所知。

    他心里再次确定了,他的记忆并不完整,他似乎失去了一部分关于黎晓曼的记忆。

    刚刚看到她摔到地上时,他非常的心疼,当听到她因为给他做的早餐没了而哭,他心里很动容,很欣喜,很激动。

    在她摔到地上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她在他的心里占着很重要的位置。

    当看见她的手受伤时,他更是心疼不已,因为见管家上楼去拿药箱的速度太慢,他心里着急,等不及就亲自跑上去了。

    黎晓曼见龙司昊没有回她,她拉起他的手,水眸深看着他,“司昊,我必须跟你说清楚,龙君澈是龙君澈,我是我,你不可以因为我和龙君澈的关系而讨厌我或恨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