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不能,让她冒险

    此刻的索菲与在k市的时候判若两人。

    她唇角温婉的笑敛去几分,但依然保持着那一份优雅,“为什么这样说?”

    黎晓曼淡淡挑眉,“在这里你是诺克斯家族唯一的千金,你的一言一行都受到了关注,为了维护你千金的形象,你得装斯文,装淑女,装温婉,怒不溢表,笑不露齿,这样的生活很累吧?如果是我,想笑不能笑,想怒不能怒,还得时刻保持这温婉的笑容,我会觉得很累,也会觉得压力很大,这里即使再美又怎么样,只不过是一个华丽的牢笼而已。”

    在她第一次和龙司昊踏进水鹭湖别墅时,她觉得那里就像是一个华丽的牢笼,但是现在她觉得那里是天堂,是她和龙司昊温馨的家。

    索菲心里的愤怒跃然于脸上,她捏紧了双手,眼神变得阴狠起来,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警告和自信,“黎晓曼,到了这里你就别想轻易出去,告诉你,司昊如果不答应和我举行婚礼,你永远都别想见到他。”

    黎晓曼似要激怒她,语带嘲讽,“索菲,如果我是你,发生了那样的事,我见都不会再见司昊,你竟然还想着要嫁给他?你觉得你现在配得上他吗?”

    索菲知道黎晓曼暗指的是她在国内k市被那十二个混混轮了的事,她掐紧了手心,浅褐色的双眸中折射出浓浓的恨意和怒气。

    她近似要发狂的看着黎晓曼,“黎晓曼,激怒我对你没有好处,这里是我家,我可以随时杀了你。”

    黎晓曼清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惧意,“杀了我你就没有威胁司昊的筹码了,而司昊会不屑一切毁了这里。”

    她相信她的司昊一定会这样做。

    索菲现在非常非常讨厌和憎恨黎晓曼那淡漠和毫不惧怕的样子,很想现在就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可是她的父亲诺克斯交代过,暂时不能伤害她,她才暂时将那满腔的愤恨压在心底下。

    现在不能杀她,她来这里就是想给她添堵,让她难过悲伤,可她那淡定的模样让她很想发狂。

    “黎晓曼。”

    她倏尔站起了身,眼神狠唳的盯着她,“就算我配不上司昊,整个诺克斯家族总配得上,娶了我,他就可以拥有这里的一切,他娶我就等于娶了整个诺克斯家族……”

    说到这,她走近黎晓曼,盯着她笑的比花妖艳,“你知道整个诺克斯家族有多少人吗?光是我爹地的自建军队就有上千人,除了这支武装军队,还有……”

    黎晓曼不耐烦的打断她,“我对诺克斯家族有多少人不感兴趣,就算你整个诺克斯家族有近万人,你也吓不到我。”

    索菲脸上浓浓的怒气消散了几分,但眼底的冰冷没有褪去,“黎晓曼,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非得要司昊为了你和我爹地起冲突,拼的你死我活,你才甘心吗?你是在害他,如果你真的爱他,你就不应该让他成为忘恩负义的人。”

    听索菲这样说,黎晓曼淡淡挑了下眉,没有情绪起落的眸子瞥向她,“照你这样说,我应该怎么做?”

    索菲俯下身,一双浅褐色双眸眯紧,目光狠狠的盯着黎晓曼,“你应该自动离开他,这才是真爱。”

    “呵呵……”黎晓曼嗤笑一声,觉得索菲这话实在是太好笑了,她竟然来教她什么是真爱,她如果真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就不会那样破坏她和司昊的幸福了。

    她淡淡抬眸,“这就是你来找我的真正目的?你这里没病吧?”

    她的手指着她自己的脑袋,但明澈的眸子瞥向了索菲。

    索菲本想发怒,但她忍了下去,唇角还保持着一抹让人看了都恶心至极的伪笑,“黎晓曼,你来了这里我有的是机会和时间来折磨你,你等着瞧,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黎晓曼应了一句,“我等着。”

    索菲眼神阴冷的看了她一眼,便扬起下颚,脸色阴狠的走出了房间。

    出来后她便看着站在门口的四人用法语吩咐他们不许任何人给黎晓曼送吃的。

    但这四个人以她不是他们的主人诺克斯,不会听从她的命令为由拒绝了她。

    被拒绝的索菲自然是心中恼怒,但是她没有发作出来。

    她在这里长大,自然知道他父亲手底下的这支自建军队虽然不是政府的正规军队,但他们接受的却是和正规军队一样的训练,而且他们也像正规军队一样严格服从上级的命令。

    除了他父亲诺克斯和弗朗说的话,其他人的话,他们都不会听。

    没做太久停留,她便离开了这小别墅楼。

    黎晓曼在索菲离开后,清丽脸上那淡然的神色变得凝重了几分,刚刚在索菲的面前,她才故意表现的那么轻松和淡定,但实际她心里一点都不淡定。

    她下机后进入庄园时就看见了,这城堡庄园里里外外都是非常正规化的军队在把守着,而且一个个都端着机枪步枪的,如果她的司昊要是真的和诺克斯起了冲突,她很怕他会受伤。

    可要让她像索菲说的那样主动离开司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这辈子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他。

    在她想着龙司昊时,龙司昊此时正在庄园外,随同的还有凌寒夜。

    他们被守在庄园外的士兵围了住,几十把自动步枪的枪口对准了两人,这些士兵完全把龙司昊和凌寒夜当成了侵略者。

    凌寒夜看着那些法国士兵,笑容渗着寒意,“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你们主人的客人的?”

    这时,得到消息的大管家弗朗走了出来。

    看着龙司昊,他微微颔首,以示恭敬,“glen少爷,欢迎你回到庄园。”

    随即他便下令那些把枪口对准龙司昊和凌寒夜的士兵让开一条路。

    凌寒夜见状,走近龙司昊,压低声音说道:“龙少,既然他们把路让开了,我们先进去再说。”

    龙司昊没说什么,抬脚进入了庄园。

    凌寒夜随后走进去。

    弗朗虽然是最后进入庄园的,但是他走在了最前面。

    随同他们的还有几十名端着枪的士兵,他们走在龙司昊和凌寒夜的两侧和身后,明显的是要防止他们突然在庄园里动手带走黎晓曼。

    龙司昊现在还不知道黎晓曼具体是在庄园的哪个位置,所以不会轻举妄动。

    他今天的目的,主要是确定他的晓晓的安全。

    只有确定他晓晓的位置和安全,他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营救计划。

    这庄园里不比其他地方,每一个士兵都配备了枪支弹药,如果他轻举妄动,引起了枪战,而他的晓晓又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难免不会受伤。

    子弹无眼,一个不小心就会失了性命,所以他不能让她的晓晓跟着他冒这个险。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