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悲痛,只想要她

    收起思绪,他便发动车子离开了。

    凌寒夜是喝的酩酊大醉才被龙司昊和苏奕送回凌家别墅的。

    两人把喝醉了的凌寒夜扶着上楼时,碰到了还没睡的凌黛娜。

    她已经穿上了还算保守的睡袍。

    见凌寒夜喝醉了,她有些心疼的瞪了他一眼,便将目光落到了龙司昊的身上。

    “司昊哥,我好几天没看到你了,我好想你,我来帮你们扶。”

    随即她走到了龙司昊的身旁,笑看着他,“司昊哥,今晚很晚了,你一会就不要回去了,我让人给你准备好房间,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直接去我的房里睡,我睡客……”

    喝的醉醺醺的凌寒夜眯起醉眼看向了凌黛娜,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姓凌的,凌……凌大小姐,你能不能……矜持点,人家……人家……”

    说着醉话的凌寒夜打了个嗝,继续说道:“人家都……有妻子儿女了,你……你还想着人家……做什么?你……没了她又不是活不下去……这个世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她……她不爱你,你还缠着……她做什么?”

    他这话说到最后就变成了在说另外一个人,凌黛娜没听懂,瞪着他问:“你在说什么啊?听都听不懂。”

    凌黛娜听不懂,龙司昊是听懂了的,凌寒夜心里有多痛,他是知道的。

    曾经的他在失去黎晓曼后,那种痛苦他是切身体会过的,所以他能够明白。

    满眼同情的看了凌寒夜一样,他和苏奕正要扶着他上楼时,他又说起了醉话。

    凌寒夜摇晃了两下身子,俊美的脸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关系,红的滴血。

    他半眯起醉眼,伸手指着龙司昊,羡慕的说道:“龙少,呃,我们……兄弟四个,你……呃,你……最幸福了,你儿女成双,你爱的……女人也爱你,我呢……我是谁,我是凌寒夜,我……我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我偏偏就要不到……林陌陌,她有什么好的?你们说,呃,她有什么好的?我为什么就……忘不了她?为什么?”

    他背靠在楼梯间侧旁的护栏上,伸手指着龙司昊,凌黛娜,苏奕三人,半眯的棕眸中隐含着道不出的痛苦和苦涩,脸上的表情悲伤,眼角湿润了几分。

    “我要……怎么做才能挽回她?你们说,呃,我到底要……怎么做?”

    他双眸越来越湿润,像是有一条虫在啃噬他的心一般,那种痛在他的心间一直蔓延蔓延,痛的他眼眶溢满了泪。

    他唇角勾出了一抹苦涩又悲痛的笑,“她说……那个男人能带给她安全感,什么叫……呃……安全感?”

    凌黛娜长这么大是第一次见她的哥哥凌寒夜落泪,还是为了一个女人,她也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痛苦悲伤,她的心也跟着痛了。

    她劝慰道:“哥哥,你别这样,你都说了,你是凌寒夜,世上好女人何止万千,没有了林陌陌,还有别的女人啊!”

    凌寒夜看向凌黛娜,悲痛的泪水溢了满眶,“我只想要她,我……只想……要她,只想要她……”

    就像是重要的事要说三遍,他带着无助却又坚定悲痛的语气说了只想要林陌陌三遍。

    听到他的话,龙司昊,凌黛娜,苏奕三个人都皱紧了眉。

    凌寒夜眼角的泪划过了他俊美的脸,他笑的苦涩,“很晚了,睡吧。”

    话落,他便扶着护栏,步伐不稳的上楼回房去了。

    凌黛娜见凌寒夜上楼了,她的眼眶也红了几分,“我是第一次见哥哥落泪,第一次见哥哥这么痛苦悲伤无助的样子,哥哥对那个林陌陌是真心的。”

    随即她看向了蹙起眉的龙司昊,语带委屈的说道:“司昊哥,你好几天都没让我看到你了,我真的很想你,今天真的很晚了,你不要回去了。”

    “照顾好你哥哥。”龙司昊其他废话没说,扔下这句话就转身下了楼,径直出了大厅坐进他的车里。

    他等苏奕随后从大厅里出来后,才目光深沉的看着他说道:“调查谁是神秘人的事就交给你了。”

    苏奕闻言,深看着坐在车里的他问:“司昊,你实话告诉我,你让我去调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洛瑞调查这件事了?”

    龙司昊敛紧了眸子,眸光暗沉,俊美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我怀疑洛瑞就是神秘人。”

    “什么?”苏奕闻言,眸子中闪过了一抹异色,随即疑惑和惊讶的看着他问:“司昊,你怀疑洛瑞的理由是什么?”

    龙司昊沉了沉眸子,“我让他调查的事,他没一件能调查出来,这说明他很有可能就是神秘人。”

    苏奕眯紧了眼眸,“我会去调查他。”

    龙司昊墨黑的幽眸紧眯,眸光深邃的看着他,“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苏奕看着龙司昊颔了下首,抿唇没说什么。

    他是在龙司昊离开后,才离开的。

    水鹭湖别墅

    虽然龙司昊提前打了电话让黎晓曼不用的她,但她此时还没睡,洗完澡后便一直坐在床上等他回来。

    因此龙司昊回到卧室时,便见她坐在床|上还没睡。

    “晓晓,怎么还没睡?”

    龙司昊阔步走到黎晓曼的身前,俯下身在她的唇瓣上印了一吻,声音沙哑,“是不是想我想的睡不着?”

    因为他喝了酒,他一靠近,那浓郁的酒味便袭向了黎晓曼。

    她微微吸鼻,秀眉轻蹙,“司昊,你喝酒了?”

    龙司昊并不打算瞒她的亲亲媳妇儿,微挑眉应道:“嗯,喝了,在金盛夜总会喝的。”

    “你去夜总会了?”黎晓曼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便故作生气的别过了脸去,“那里可是夜场,有很多漂亮美眉吧,叫了几个作陪啊?”

    看着别过脸去的黎晓曼,龙司昊眸含笑意,伸手捧住她的小脸,薄唇弯起,“叫了四个。”

    黎晓曼眯眼看着他,皮笑肉不笑,“左拥右抱了?”

    龙司昊笑着颔首,“正是如此。”

    “鬼才信,我去给你放洗澡水。”黎晓曼瞪了他一眼,便起身下床,然后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龙司昊阔步上前,从背后将她抱住,“媳妇儿不生我气?”

    黎晓曼抬眼看向他,盈亮的眸子中溢满了柔情,“爱你都来不及,怎舍得生你的气?”

    龙司昊幽眸中溢满了笑意,他就知道他的晓晓最通情达理,也不会误会他,非常的相信他。

    所以他又岂会辜负她对他的这份信任。

    他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与她面对着面。

    他凝聚浓厚深情的眸子望进了她的眼眸深处,那里的柔情令他的整颗心都在颤抖。

    他据实以告,“晓晓,今晚是寒夜想去喝酒,所以我才……”

    黎晓曼脸上带着理解的微笑,“司昊,你不用解释,我明白的,凌寒夜他现在因为陌陌心情不好,你陪他喝喝酒是应该的,我能够理解,我不会生你的气的,至于你刚刚说的你左拥右抱,我才不信,是寒夜还有可能,先去洗澡。”

    黎晓曼的谅解和理解令龙司昊心动不已,他果然娶了一个好媳妇。

    “多谢媳妇儿如此谅解老公,一会老公好好伺候你。”

    龙司昊眸光温柔的睨着黎晓曼说完,便将她横抱起进了浴室。

    每晚不管黎晓曼洗没洗过澡,龙司昊洗澡时都会把黎晓曼抱进去和他一起洗,顺便好做些儿童不宜的事。

    ……

    龙司昊把调查黎素芳的死和神秘人的事交给苏奕后,几乎是隔三差五都在问他调查的进展怎么样了。

    神秘人的事他没调查出来,不过关于黎素芳的死有了一点进展。

    此时他正将结果汇报给龙司昊。

    “司昊,我查到五年前黎素芳在胃癌复发住院之前和你的爷爷霍老爷子见过一面。”

    同在龙司昊办公室的洛瑞听到苏奕调查出的结果,眯眼看着他问:“苏少,这和总裁夫人养母的死有什么关系?”

    苏奕微微垂眼,唇边的笑容很淡,“这和黎素芳的死或许没有关系,但和黎素芳突然反对司昊或许有关系,我查到黎素芳因为胃癌复发住进医院后,她的个人账户里多了很大一笔钱。”

    ——萱萱有话说——

    龙少是真的怀疑洛瑞吗?宝贝们如果了解龙少,应该能猜透他的用意的,明天文文就开启另一个模式了,这个模式会把全文推向最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