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特么,她忍忍忍

    叫彬彬的小男孩看向了黎晓曼,礼貌的打招呼,“黎阿姨好。”

    小男孩话音落下,黎晓曼身旁的小妍妍则是主动礼貌的打招呼,“林阿姨好,魏叔叔好。”

    “曼曼,这是……你的女儿?”林陌陌的目光落在小妍妍的脸上,见她那张小脸与黎晓曼极为的相似,她双眸惊讶的看着黎晓曼。

    黎晓曼看着林陌陌笑着点头,“嗯。”

    见她点头,林陌陌非常替她高兴,她挑眉问:“是你和男神的?”

    黎晓曼看着她再次点头,随即又看向了林陌陌的未婚夫魏子霆,向他礼貌的伸出了手,“你好,我是陌陌最好的朋友黎晓曼。”

    魏子霆温雅一笑,礼貌的伸出手与黎晓曼回握,“我经常听陌陌提前你,你好。”

    看着魏子霆礼貌一笑后,黎晓曼便收回手后,随即便招呼林陌陌和魏子霆先坐下来。

    巧的是他们刚在包间里的大圆桌前坐下来,包间里的门便又被推开了,走进来了三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这三个男人自然是龙司昊,凌寒夜,洛瑞。

    叫彬彬的小男孩看向了黎晓曼,礼貌的打招呼,“黎阿姨好。”

    小男孩话音落下,黎晓曼身旁的小妍妍则是主动礼貌的打招呼,“林阿姨好,魏叔叔好。”

    “曼曼,这是……你的女儿?”林陌陌的目光落在嗯小妍妍的脸上,见她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与黎晓曼极为的相似,她双眸惊讶的睨着黎晓曼。

    黎晓曼睨着林陌陌笑着点头,“嗯。”

    见她点头,林陌陌非常替她高兴,她挑眉问:“是你和男神的?”

    黎晓曼睨着她再次点头,随即又睨向了林陌陌的未婚夫魏子霆,向他礼貌的伸出了手,“你好,我是陌陌最好的朋友黎晓曼。”

    魏子霆温雅一笑,礼貌的伸出手与黎晓曼回握,“我经常听陌陌提起你,你好。”

    睨着魏子霆礼貌一笑后,黎晓曼便收回手后,随即便招呼林陌陌和魏子霆先坐下来。

    巧的是他们刚在包间里的大圆桌前坐下来,包间里的门便又被推开了,走进来了三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这三个男人自然是龙司昊,凌寒夜,洛瑞。

    下午的时候,黎晓曼就给龙司昊打过电话,告诉他林陌陌回来了,她要和她在御宴楼聚聚,让他先回水鹭湖去。

    不过看现在的情形,龙司昊不但没先回水鹭湖去,还把林陌陌的消息告诉了凌寒夜。

    洛瑞看了眼包间里的情况,随即看向了黎晓曼,“总裁夫人,听说你今晚请客,所以我很不好意思的过来凑凑闹闹。”

    小妍妍看着洛瑞撇了撇小嘴,“洛叔叔,我看你很好意思。”

    “真的不是很好意思。”洛瑞嘴里这样说着,阔步走到了圆桌前,探究的目光在林陌陌和魏子霆以及魏宇彬的身上流转了好几圈才定格在林陌陌的身上。

    “林小姐,不介绍一下你身旁这两位男同志?”

    闻言,黎晓曼看向了龙司昊,瞪了他一眼后,才看向了林陌陌,正欲替她介绍,便见林陌陌拉着魏子霆一起站起了身。

    林陌陌侧眸看着魏子霆,向洛瑞介绍道:“洛特助,我的未婚夫魏子霆。”

    洛瑞微微眯起了眼眸,看向了她身旁的小男孩,笑着问:“林小姐,那这位小男士呢?”

    林陌陌温柔一笑,“我和子霆的儿子魏宇彬,彬彬,叫叔叔。”

    魏宇彬看向洛瑞,礼貌的喊道:“叔叔好。”

    “彬彬小盆友,你好。”洛瑞笑看着魏宇彬打完招呼就回过头看向了凌寒夜。

    而此时的凌寒夜棕色的双眸正盯着林陌陌,他俊美的脸上依旧带着邪魅的笑,看不出一丁点悲伤的样子。

    林陌陌抬眼间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了他俊美邪魅的脸上,但她只是对着他淡淡的笑了下,便将目光落在了龙司昊的身上。

    “龙总,恭喜你和曼曼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龙司昊阔步走上前,拉着正瞪着他的黎晓曼坦然的坐了下来。

    他目光淡然的扫了眼林陌陌身旁的魏子霆和魏宇彬后,高雅一笑,薄唇里吐出两个字,“同喜。”

    坐在他身旁的黎晓曼伸手掐了下他的大腿,凑近他压低声音道:“你怎么把凌寒夜也带来了?”

    龙司昊眸带宠溺笑意的看着她,薄唇勾出魅惑的弧度,“媳妇儿,我可没带是他自己要来的。”

    黎晓曼瞪了他一眼,回眸看向了凌寒夜,却见他也阔步走上了前来,直接坐到了魏子霆的旁边。

    见凌寒夜坐下,黎晓曼微微蹙眉,看向了林陌陌,而林陌陌则是正低着头给魏宇彬在说着什么,完全就当没有凌寒夜这个人存在似的。

    龙司昊则是见都坐下了,便让洛瑞去让上菜。

    在上菜期间,没人说话,最后一道菜上完后,凌寒夜端起酒站起了身,眯起的棕眸看向了魏子霆。

    “魏先生,我先敬你一杯。”

    闻言,黎晓曼有些诧异的看向了凌寒夜。

    而林陌陌则是依然淡定如水的坐在魏子霆的身旁,听他说要敬魏子霆,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

    魏子霆并不是认识凌寒夜,见他莫名其妙的敬他酒,他心里虽疑惑,但还是礼貌的端起酒站起了身。

    凌寒夜棕眸看了眼淡定如水的林陌陌,端着高脚杯的手紧了几分。

    他唇角勾出邪魅的笑容,再次看向了魏子霆,与他碰杯喝尽后,又亲自为他倒了一杯,然后再次与他碰杯。

    在魏子霆正欲喝下酒时,凌寒夜却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魏先生,谢谢你帮我照顾我的女人,不但为她暖床,还为她传宗接代,我再敬你一杯。”

    魏子霆因为他的话整个人都惊住了,他端着高脚杯的手僵在了半空,一脸错愕的看着凌寒夜,“你的女人?暖床?传宗接代?”

    而原本淡定如水的林陌陌听到凌寒夜的话,双眸眯紧了几分,依照她五年前的性格,她会直接拿起酒杯砸在凌寒夜的头上。

    但是,在她的儿子面前,她得文雅,特么的她忍忍忍。

    幕地,她也站起了身,看着魏子霆莞尔一笑,介绍道:“子霆,忘了给你介绍了,他叫凌寒夜,是……”

    “五年前和你夜夜笙箫的男人。”不等林陌陌说完,凌寒夜便打断了她的话,双唇里蹦出了这句话。

    见凌寒夜当着魏子霆的面这样说,黎晓曼有些担忧他会引起魏子霆对林陌陌的误会,她正欲站起身,纤腰就被一只修长的手臂揽住。

    她垂眸看了眼揽住她的大手,抬眼对上了龙司昊含笑的宠溺目光,微微蹙眉,“司昊,你让凌寒夜别乱说……”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薄唇附至她耳边,声音低沉,“晓晓,人家的事我们不搀和。”

    魏子霆听到凌寒夜的话,则是垂眸看着林陌陌,像是用眼神在问这是怎么回事。

    林陌陌现在心头多了个“忍”字,她双手捏紧了几分,忍下了想给凌寒夜一拳的冲动,看着魏子霆温柔一笑,“子霆,他就喜欢开玩笑,他说的话你不必当真。”

    凌寒夜眯眼看着她,眸底腾出一抹怒色,但他那张俊美的脸上依旧带着邪魅入骨的笑容,语气戏谑,“林陌陌小姐,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了?我记得你的身体是签给我了的,你带着属于我凌寒夜的身体就爬到别的男人床|上去……”

    “凌寒夜。”

    打断凌寒夜话的是黎晓曼,她站起身看向了他,微微蹙眉,“陌陌是我的朋友,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乱说话了。”

    她能理解凌寒夜为什么说那些话,但是林陌陌是她的朋友,而且她的未婚夫和儿子都在,他这样说太不给林陌陌的面子了。

    凌寒夜看向了黎晓曼,想到今天是她请客,不想太扫她的面子,便坐了下来,笑看着魏子霆,“魏先生,林小姐说的对,我就喜欢开玩笑,我和每个女人都是这样说话的,我刚刚说的话,你千万别当真,别误会了什么就不好了。”

    话落,他又看向了林陌陌,端起酒,“林小姐,我刚刚是跟你开玩笑,我自罚三杯向你赔罪。”

    随即他便连续喝了三杯,搁下空杯子后,说了句有事先走了,便起身离开了包间。

    林陌陌在他离开前后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见凌寒夜离开后,黎晓曼蹙眉看向了林陌陌,却见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正笑着给魏子霆和魏宇彬夹菜,并告诉他们这御宴楼的菜是出了名的好吃,让他们一定要多吃一点。

    魏子霆眼角眉梢也带着温柔的笑意,似乎也没把刚才的小插曲放在心上。

    饭后,黎晓曼在送林陌陌离开御宴楼时,一双水眸非常愧疚的看着她。

    “陌陌,今晚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凌寒夜会来,早知道,我就晚点告诉司昊你回来的事,这样凌寒夜也就不会知道你回来了。”

    林陌陌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她,“曼曼,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反正凌寒夜早晚都是要知道的,他早知道晚知道没什么区别。”

    黎晓曼秀眉深蹙,“可是他今晚说的那些话不会影响到你和魏子霆吗?”

    此时两人已经走出了御宴楼,魏子霆和魏宇彬就站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等着她。

    林陌陌睨了眼魏子霆,挑眉笑看着黎晓曼,“曼曼,你就放心吧,子霆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很善解人意,也很包容我,他不会因为凌寒夜的那些话就生我气或者是误会我,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