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龙少,浪漫道歉

    她自己主动坐进了洛瑞的车里,洛瑞见状则是朝着她竖起了大拇指。

    “依依小姐,你真懂事,是我见过的最懂事的女孩,我越看你越觉得漂亮。”

    蒋依依睨着洛瑞礼貌的笑了下,透过车窗睨向了黎晓曼,弯眉一笑,“晓曼姐,有洛先生送我,你不用担心,你赶紧去和洛先生说的那位总裁约会吧!晓曼姐,拜拜。”

    “黎小姐,快去顶层,拜拜。”洛瑞学着蒋依依的样子,挑眉睨着黎晓曼说完便发动了引擎离开。

    他往前开了几米后,又突然倒了回来,透过车窗睨着黎晓曼说道:“黎小姐,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昨晚你打电话给总裁时,总裁正好在书房,至于总裁的手机落在卧室了,总裁是天亮才回卧室的,所以你打的一百个未接电话,总裁没接到。”

    闻言,黎晓曼睨了眼洛瑞,捏紧了手里的房卡,在洛瑞离开后,她便转身走进酒店,然后乘坐电梯直接上顶层。

    到了顶层的总统套房房门口,她霸气的将房卡一插,进去之后直奔卧室。

    当她推开卧室的门后,她就惊住了。

    映入她眼帘的便是一袭的红,整个豪华的卧室摆满了玫瑰花。

    床|上洒满了玫瑰花瓣,床下地板上摆满了一束一束的玫瑰花,每一束都有一百朵红玫瑰,总共是一百束。

    黎晓曼瞪大了美眸,震惊的站在卧室门口,忘记了要踏脚进去。

    在卧室里的龙司昊见她傻站在卧室门口不进来,他微微敛眸,勾唇一笑,伸手拿起一大束玫瑰走到黎晓曼身前,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睨着她,“晓晓,我昨晚没有接到你的电话,对不起,一百个未接电话,一百束一万朵玫瑰,每一朵都代表着我对你的歉意。”

    听到他的话,黎晓曼从见到满地红玫瑰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怔怔的睨着捧着一大束玫瑰向她道歉的男人,澄澈的眸底划过一抹动容,道个歉需不需要搞得这么浪漫?

    一百个未接电话,一百束一万朵玫瑰,每一朵都代表着我对你的歉意,这一句话不经意间就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昨晚他不是很生气的走掉了吗?

    他竟然还反过来向她道歉,这让她很是惊讶和意外。

    他不生她的气了吗?

    其实该道歉的是她。

    可每次都是他先向她道歉。

    她红了眼眶,眼角渐渐湿润,“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龙司昊如墨的幽眸深睨着她,薄唇轻勾,“谁说不生气?”

    闻言,黎晓曼氤氲起水雾的眸子深睨着他,“既然生气,为什么还准备这些?”

    龙司昊睨着红了眼眶的她,目光越发温柔下来,昨晚他并不是真的生气,他就是想她紧张一下他,她昨晚的表现令他很满意。

    “晓晓,我生气和我要向你道歉是两码事,这不冲突,我向你道完歉了,现在是不是该轮到你了?”

    黎晓曼蹙眉深睨了他一眼,从他的手里拿过那束玫瑰,然后又递回给他,低垂下了眼帘,“对不起。”

    龙司昊没有接过玫瑰,幽眸眯紧了几分,俊美的脸上写着不满意,“晓晓,你觉得对不起三个字就可以了吗?”

    黎晓曼深蹙眉,抬眸睨着他,“那你还想怎么样?”

    抓住她的话柄,龙司昊弯起了薄唇,“晓晓,是不是我想怎么样都可以?”

    不等黎晓曼说no,龙司昊便突地将她一把横抱起来,平放到了洒满玫瑰花瓣的大床|上。

    见状,黎晓曼紧紧的睨着他,“龙司昊,不要告诉我,你让我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为了啪啪啪。”

    不是她非要想到那件事上去,而是现在龙司昊只要和她单独在一起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那件事,而他把她抱上床的举动更容易让她想到那一层去。

    龙司昊俯下身,狭眸深睨着黎晓曼,目光深情温柔,眸底溢满了笑意,薄唇勾出戏谑的弧度,“既然知道我想做什么?为什么还来?”

    不等她回答,他的薄唇附至她耳后,吐出灼热的气息,戏虐的轻咬着她的耳垂,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沙哑,“晓晓,你也想我了对吗?”

    耳后一阵哄热,黎晓曼缩着脖子,显得很不自在,清丽的小脸红到了耳根后。

    他的靠近总是会令她像触电般的敏感。

    如果她再和他待在一起,她怀疑她一定会变成女流|氓,说不定哪天她脑袋里也会像他一样整天想着那些事,那她真的就成色|女了。

    她低垂下了眼帘,粉唇里吐出两个字,“没有。”

    龙司昊敛眸,修长的手指描摹着她的唇形,略显粗粝的指腹带着一股电流摩挲着她诱人的唇|瓣,狭眸目光灼灼的睨着她,“晓晓,口是心非真的很好吗?”

    黎晓曼偏过了头,不去看他灼热的似能生火的目光,“你叫我来这里除了向我道歉,还想做什么?”

    龙司昊眸含温柔笑意的睨着她,“那你呢?你来赴约,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不等黎晓曼回答,龙司昊低下头在她诱人的唇瓣上印了一吻,随即直起了身,然后从纯手工名贵西裤兜里拿出了一个玫红色的精致盒子。

    睨着他拿出的盒子,黎晓曼有些眼熟,她坐起了身,疑惑的目光落在了他手里的玫红色盒子上。

    龙司昊溢满笑意的狭眸目光宠溺的睨着她,从玫红色的盒子里拿出了那条12克拉的粉钻项链。

    黎晓曼睨着他手里的项链,眸底闪过一抹惊讶,心里不禁想到了五年前在御宴楼,他单膝跪地向她求婚的一幕。

    她的眼角又湿润了几分,抬眸情绪复杂的睨着龙司昊,“这条项链为什么在你哪?”

    她记得五年前她被人设计,那条项链遗落在了这家酒店,之后她有回来找过,可是却没有找到。

    龙司昊坐在她的身旁,将项链温柔的为她戴上后,双指轻轻拿起那颗他得来不易的12克拉的粉钻,如墨的幽眸紧睨着她,“五年前,你遗落在了这里,我让洛瑞找到了它,晓晓,原谅我五年前没有把项链还给你,因为这五年我需要它陪着我,正如同你陪在我身边一样。”

    五年前他就已经想好了,如果他在治疗的过程中死了,他会让洛瑞在他死后把项链还给她。

    而且,五年前他就已经立好了遗嘱,他死后,他的全部财产都归她所有。

    在这五年接受治疗期间,他一次又一次的陷入重度昏迷,他以为他再也见不到她了,在他绝望时,奇迹却发生了,他的病情好了,身体各项指标都恢复了正常,他是在向他的主治医生美国最具权威的癌症专家确定他的病情不会再复发,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他才回国来找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