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让人,心疼的男人

    但是现在黎晓曼手里的碎片,锋利的一端还搁在她的手腕上,他不敢贸然上前,害怕她会做傻事。

    她这样伤害她自己,比她伤害他,还要令他心痛。

    他尽量的让他自己表现的很冷静,尽量的不刺激她做出过激的举动来。

    黎晓曼抬眸,泪光盈盈的睨着龙司昊,语气坚决,“龙司昊,放我离开,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龙司昊敛紧了狭眸,目光锐利的睨着她,俊美的脸上尽量保持着冷静,沉声道:“晓晓,你威胁不了我,你不会这样做,你还有女儿,你舍得她吗?”

    他嘴上说黎晓曼威胁不了他,但他捏紧的双手发颤,再一次泄露了他的紧张,担忧和害怕。

    黎晓曼勾了下唇角,眸中泪如雨下,语带决绝,“龙司昊,我宁愿死,也不会再呆在这里继续受|辱。”

    之前没有龙司昊护着季雨晴的那一幕,所以她即使是被龙司昊强行滚床单了,她也没想要做出这么过激的举动来。

    但是现在,她觉得龙司昊既然这么在乎别的女人,还把她困在这里强行和她发生关|系,就是在侮|辱她,凌|辱她。

    她的性子比较烈,接受不了被凌|辱,接受不了龙司昊把她当成是泄|欲的工具。

    她宁愿死,也不会再让龙司昊碰她。

    她更无法接受他的身边有除了她以外的女人。

    龙司昊见黎晓曼被泪水打湿的清丽脸上带着决绝的表情,他倏尔目光一寒,也弯下腰捡起了一块碎片,锋利的一端划向了他自己的手腕,泊泊流出的鲜血很快便染红了他的手。

    他赤红的狭眸盯紧了她,“晓晓,既然生不能同衾那就死同穴,你要死是吗?我陪你,听好了,我龙司昊宁愿跟你一起死,也不会放你离开,你别想离开我,死都不能。”

    黎晓曼悲绝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腕上,见他的手腕处也被鲜红的血染红,尽管那么气他,被他伤的那么重,她却还是不忍心看着他死。

    她水眸中泪水簌簌而冷落,小手一松,手里染血的碎片也滑落到了地上,闭上双眸,她带着哭腔说道:“龙司昊,你赢了,你赢了……”

    龙司昊见她松开了碎瓷片,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害怕她再捡起碎瓷片伤害她自己,他幕地快速的冲到她身前,将她紧紧拥住,目光深沉的睨着她,低吼道:“黎晓曼,你以后如果再敢做这种傻事,我就把你绑起来,让你彻底的失去自由。”

    话落,他立即将她横抱起来,边步伐极快的往楼上他们的卧室走去,边吩咐让医生来别墅。

    回到卧室,他将黎晓曼平放到圆形大床|上后,便急忙去把药箱拿出来,先为她止血。

    还好的是她的伤口虽长但并不深。

    医生赶来别墅后,他便先让医生为她处理伤口,而他自己手腕上的伤他只是拿了一块纱布缠着,至于他胸前和背部的烫伤,完全被他忽视了,他一颗心都拴在了黎晓曼的身上。

    待见医生为黎晓曼包扎好后,他问了医生需要注意哪些,确定她的伤口不深不会留疤才放心。

    原本别墅里有学过护理的季雨晴在,一般的割伤对她来说是小意思,她就可以搞定,根本不需要叫医生来,但是龙司昊不放心,更不想让季雨晴去为黎晓曼包扎,经过刚刚的事,他隐隐察觉到了,黎晓曼非常的介意季雨晴的存在,否则,她也不会做出那么过激的举动。

    从这一点可以证明,她并不是一点都不在乎他。

    医生离开后,龙司昊便坐在黎晓曼的身旁,心疼的目光落在了她包扎好的手腕上,蹙眉问:“觉得怎么样?还疼吗?”

    话落,他正欲去拿起她的手,这才想起他的手也受伤了,缠在手腕上的纱布已经被鲜血侵红了,伤口处传来的疼痛令他蹙了下眉。

    刚刚的他在紧张和担忧中,因此忽略了他自己身上的伤带给他的疼痛,此时黎晓曼没事了,他放下心来,这才感觉到了不止是手腕上传来疼痛,胸前和背部也传来了火烧一般火辣辣的疼。

    见自己的衣服都脏了,他狭眸目光深沉的睨向黎晓曼,薄唇轻抿,声音低沉清润,“我先去洗个澡,你先躺一会,等我出来再去给你做吃的。”

    听到他的话,一直没有出声的黎晓曼抬眸睨向了他,光落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身上穿着的白色真丝衬衫解开了上面三颗纽扣,露出了健硕的胸膛。

    但此刻,他原本白皙的胸膛却是暗红一片,非常的刺目惊心。

    她心一颤,目光落在了他的手腕上,见他手腕上缠着的纱布已经被鲜红的血侵红,她眼眶微红,澄澈的眸底划过一抹心疼。

    龙司昊见她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他微微蹙眉,丢下一句“我去洗澡了”便进入了浴室。

    黎晓曼在他进入浴室后,秀眉紧紧蹙起,挣扎犹豫了一会,才慢慢下了床,忍着身体的不适进入了浴室去。

    一进去,她就听到了龙司昊压抑的闷哼声。

    他刚好脱了衬衫,正背对着她。

    黎晓曼一抬眸便见到他原本白皙的背也是暗红一片,已经脱皮了,如果处理的不好,会留下痕迹。

    睨着他被烫伤的背,黎晓曼双中的泪水瞬间便涌落了下来。

    刚刚她因为太过气愤,端起什么都往他身上泼,却没想到他会被烫的这么严重。

    泪水簌簌而落,她睨着他哭喊道:“龙司昊,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你永远都比我狠,你用伤害你自己来赢我,你不心疼你自己,不爱惜你自己,我干嘛要心疼你?”

    听到身后黎晓曼的哭喊,龙司昊的身体一僵,随即便转过了身,当见到她已是泪如雨下时,他俊眉深蹙,眸底划过浓浓的心疼。

    他淡淡抿唇,声音低沉,“我是混蛋,我是活该,所以我没打算治好它,就让它留疤好了。”

    他转过身来,黎晓曼的目光又落到了他的胸膛上,那触目惊心的红与周边白皙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紧咬着下唇,盈泪的眸子心疼的睨了他一会便出了浴室,随即忍着身体的不适走出了卧室,却见季雨晴正站在卧室外。

    季雨晴见到黎晓曼,便上前睨着她问:“黎小姐,怎么样?没事了吧?龙先生他……”

    没有问出来,季雨晴将手上治疗烫伤和杀菌的药以及纱布递给了黎晓曼,并告诉她要怎么做,注意些什么,才转身离开。

    黎晓曼睨着她的背影,出声叫住了她。

    “等等,你还是自己帮他……”

    季雨晴没有等她说完,便转身睨着她,语气温和,“黎小姐,龙先生不会让我替他上药包扎的。”

    顿了下,她又抬眸睨着黎晓曼说道:“黎小姐,龙先生很在乎你,请你不要再以死逼他放你离开。”

    “龙先生?”听到季雨晴对龙司昊的称呼,黎晓曼深呼吸了下,才鼓起勇气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季雨晴睨着她抿唇温和一笑,“黎小姐,我和龙先生不是你想的那层关系,龙先生于我而言是恩人,还有,我只是暂时住在这里,很快我就会离开了,黎小姐,你千万不要因为我误会了龙先生。”

    睨着黎晓曼说完,季雨晴没再多说,便转身离开了。

    恩人?

    因为季雨晴的话,黎晓曼陷入了片刻的深思中,在卧室外站了一会,她才拿着药返回。

    龙司昊已经洗好出来了,正在穿衣服。

    见状,黎晓曼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身前,将手里的药递给他。

    而龙司昊睨了一眼,并没有接过,扣上衬衫的扣子后,说了一句去给她做吃的,便转身往卧室外走。

    在他即将走出卧室门口时,黎晓曼才出声喊住他,“龙司昊,我不饿。”

    听到身后黎晓曼的声音,龙司昊只是微顿了下脚步,便径直离开了卧室。

    黎晓曼见他离开,秀眉紧紧的蹙了起来,垂眸盯着手里的药,心里的情绪非常复杂,不禁想到了龙司昊刚刚说的那句话。

    生不能同衾死同穴,五年前的他也说过与她生同衾死同穴的话,可是五年前先放手的人却是他。

    他宁愿陪她一起死,也不放她离开,她想要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了。

    只是她“失踪”了两三天了,妍妍一定很担心她,可她却偏偏没有办法联系到妍妍,也没办法离开。

    龙司昊离开了一会便又折返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为她亲自擀的手擀面。

    随着他的走进,他手里端着的肉丝菜汤手擀面飘来阵阵香味,闻到熟悉香味的黎晓曼猛的抬起了头,双眸怔怔的睨着走进来的龙司昊。

    待他走近后,她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上,当看清他手上端着的是肉丝菜汤手擀面时,她眼眶一红,瞬间便湿润了。

    即使过了五年,她依然记得很清楚,他们开始同居的第一个晚上,龙司昊第一次给她做的面就是肉丝菜汤手擀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