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别墅,一切如初

    他清晰的熟悉低沉声音,舌尖和唇瓣上传来的疼痛都清清楚楚的告诉黎晓曼,她不是在做梦,坐在她身旁的男人就是龙司昊。

    她一把推开了他,拉过被子盖好她自己,水眸眯起,目光防备的睨着他,“龙司昊,竟然真的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他现在就像是梦魇一样纠缠着她,再这样下去,她堆积起来的防卫堡垒一定会因为他一次次的出现而轰然倒塌。

    盯紧了她清丽的小脸,龙司昊目光微沉,薄唇里缓缓吐出四个字,“走进来的。”

    两天前他就调查到她住在广场酒店,并且也知道韩瑾熙和小妍妍这两天都不在,只有她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

    而以他的能力,想要进来她所在的房间并不难。

    睨着神色深不可测的龙司昊,黎晓曼揪紧了被子,目光淡漠的睨着他,“龙司昊,我知道你本事大,我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现在请你出去。”

    “不可能。”龙司昊敛紧了狭眸,目光沉沉的睨着她,沉声问:“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不知道。”甩下这句话,黎晓曼便不去看他。

    她嘴上虽然说不知道,但她心里清楚的很。

    见不到他的时候,她会想他,哪怕是想他会令她痛苦,她也忍不住会想他。

    因为深深刻画在她心头的不止是他对她的伤害,还有他曾经带给她的感动,带给她的动容,带给她的快乐和幸福。

    曾经他为了拆掉她身上的炸弹,为了争分夺秒,即使是有人在他的身后不停的开枪,他宁可中枪也没有躲闪一下。

    当她被雷洋和夏琳设计,险些被猥琐男人强bao时,是他救了她。

    当她被冤枉杀人坐牢时,是他替她洗脱了杀人嫌疑。

    当她被霍云烯伤的千仓百孔时,是他抚平了她的伤,是他带着她走出了霍云烯带给她的伤痛中。

    她曾经以为,他是这辈子最爱她,最疼她,最不可能伤害她的人,可是将她捧的最高的人是他,将她摔的最疼的人也是他。

    每每一想到这些,她就心痛如刀绞。

    曾经他的爱,他的宠,他的温柔,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真诚,即使他们之间有再大的误会,他再生她的气,她再任性,他都不曾真的对她动怒过,更别说在她的生命中整整消失了五年。

    仅仅只是因为失去了孩子,他对她就变的这么彻底吗?

    她的心因为想到这些而悲痛不已,不想让龙司昊看穿她的情绪,她纤细的双手捏紧,眯紧了发红的双眸,目光清冷的睨着龙司昊,语气淡漠,“龙司昊,你还来做什么?你都有了……”

    说到这,黎晓曼顿了下,想到他身边的季雨晴,继续勾唇说道:“你的身边已经有了新欢,你还纠缠我做什么?”

    “新欢?”龙司昊眯紧了狭眸,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颚,薄唇勾勒出一抹令人揣摩不透的笑,“那你是旧爱?”

    黎晓曼别过脸,拉下了龙司昊捏住她下颚的大手,语气清冷隐含着怒气,“龙司昊,我再说一次,请你离开,否则……”

    不等她说完,龙司昊接过她的话,目光沉沉的睨着她,“你就怎样?报警?”

    黎晓曼竭力压制下了心里的怒气,目光淡漠的睨着他,语气平和的道:“说吧,你究竟想怎么样?你这样纠缠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见她清丽动人的脸上神色平静,龙司昊目光微沉,白净有力的大手轻抚到了她的脸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描摹着她的眉形,薄唇弯起,“我想你重新回到我身边。”

    闻言,黎晓曼又是一怔,双眸深睨着他,“重回你身边,你觉得可能吗?”

    龙司昊睨着她的目光变得柔和了几分,唇角勾勒出魅惑人心的笑,“万事皆有可能。”

    话落,他的手指抚到了她诱人的唇瓣上,低下头辗转轻吻着她的唇角,声音低沉,“晓晓,我不会再让你和韩瑾熙在一起,更不会让你再见他,你想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双宿双栖,你做梦。”

    随即他的大手滑到了她的腰间,解开了她身上浴袍系好的带子。

    见状,黎晓曼神色微惊,正要推开他,他的大掌便用力将她身上的睡袍扯掉。

    “龙司昊,你做什么?”

    黎晓曼水眸微眯,慌忙伸手去阻止龙司昊再脱她的衣物,可龙司昊眼明手快的捉住她的双手,另一只大掌有些粗bao的扯下了她的贴身衣物。

    “啊……不要……”

    黎晓曼澄澈的眸底掠过一抹惊慌,奋力的挣扎,可还是没能阻止龙司昊。

    随着“呲呲”的声音响起,她的蕾丝类衣|裤被他大力的扯烂,她诱|人的娇|躯就这样赤果果的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睨着她姣好诱|人的身子,龙司昊漆黑如墨的瞳孔一阵阵紧缩,眸光十分暗沉,胸膛一阵阵起起伏伏,呼吸开始发紧变得急促,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一股股的热流窜向小|腹,令他的yu望迅速的膨胀。

    **!

    他一定是太久没有碰过女人了,所以才……

    倏尔,他眸光一暗,倾身上前。

    见状,黎晓曼拉过被子盖住她自己的身子,往床里头退去。

    她眼眶赤红的吓人,捏紧了双手,“龙司昊,你不要乱来……你……”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腾地扑上前,大手箍住她纤细的手腕,用被子将她裹好,随即连人带被子的将她横抱了起来。

    “龙司昊,你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她在龙司昊的怀里奋力的挣扎,纤细的小手“啪啪啪”的拍打在了他健硕的胸膛上。

    龙司昊目光微沉,深睨了她一眼,薄唇紧抿成坚毅的弧度,什么都没说,任凭她打,强行抱着她离开了卧室。

    黎晓曼见他抱着她出了这间套房,她停止了挣扎,眸带怒气的睨着他,“龙司昊,你究竟想怎么样?你要带我去哪里?”

    龙司昊垂眸睨着她,声音沉冷,“去你该去的地方。”

    闻言,黎晓曼眯紧了水眸,目光犀利的睨着他,“什么地方才是我该去的?”

    龙司昊低下头,薄唇附至她的耳后,声音低沉清冽的吐出三个字,“我的床。”

    话落,他抱着她阔步离开了这间套房,然后乘坐他的私人飞机回到国内k市。

    k市水鹭湖别墅

    龙司昊像是害怕黎晓曼会想办法逃脱,特意脱了她的衣服,用被子裹着。

    从国外飞回国内,十多个小时,他一直抱着她,没有放下一刻,也一直没给她穿上衣服。

    到了水鹭湖别墅后,他抱着她径直进入豪华壮阔的大厅。

    时过五年,再次进入这里,黎晓曼心中的情绪复杂,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抱着她的龙司昊垂眸深睨了她一眼,抿紧的薄唇依然是什么话都没说,随即抱着她通过旋转楼梯,直接上了三楼,进入他们五年前住过的那间帝王级别的奢华卧室。

    卧室的一切如初,那张圆形的豪华大|床依然摆放在原来的位置,床|上的枕头,床单,被子等都是和五年前的一模一样。

    卧室里独属她的办公桌也依旧摆在原来的位置,上面还搁放着她五年前用过的笔和设计图纸。

    五年前,她用过的笔和设计图是摆放在什么位置,现在依旧摆放在什么位置。

    就连她无聊时画的废稿以及她画了一半还没完成的设计图都在。

    龙司昊将她抱到了那圆形的大床|上,狭长的幽眸目光深沉的睨着她,声音低沉清润,“这里还和以前一样,你用过的东西,哪怕是一张废纸都还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