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他是,怎么进来的

    “是!”洛瑞应声,一本正色的睨着龙司昊,“总裁给我五分钟,我现在就去调查黎小姐的落脚点在哪。”

    话落,他便转身往外走去,但走到房门口,他又停了下来,蹙眉睨着龙司昊说道:“总裁,我是说真的,我刚刚看见的那个小男孩真的很像你,真的很像你的缩小版,我在想,那个小男孩说不定就是总裁你的儿……”

    不等洛瑞说完,龙司昊目一沉,冷声道:“不可能。”

    他这辈子碰过的女人就只有黎晓曼,所以,别的女人是不可能怀他的孩子。

    可他和黎晓曼的第一个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呼吸了,这个世上,哪还会有他的孩子。

    他和黎晓曼共同的血脉没了,这是他心中一生都无法愈合的伤痛。

    一想到这,他的心就揪痛不已。

    五年前,当知道黎晓曼怀了他的孩子,他心里的那种喜悦是无法言喻的。

    他高兴,不仅仅是因为他要当爸爸了,更深的一层原因是有了这个孩子,他和黎晓曼这一辈子都会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因为,这是他们共同的血脉,孩子的身上流着他和黎晓曼的血。

    这个世上只有孩子才能将他和黎晓曼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即使是受到法律保护的结婚证也不能真正的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结了婚可以离婚,解除关系,但他们拥有了共同的孩子,这层关系就永远也解除不了。

    对这个孩子,他有很大的期待,所以在失去以后,才会那么心痛,那么悲伤。

    洛瑞,凌寒夜,苏奕,三人见龙司昊又陷入了失女之痛中,三人都皱眉没有出声。

    洛瑞向一直没出声的季雨晴使了下眼色,示意她照顾好龙司昊,便离开了。

    季雨晴在洛瑞离开后,看向了龙司昊,担忧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右手上,见被他简单处理了下的手还在流血,伤口还不浅,她走上前,低垂眼敛说道:“龙先生,你的伤口又流血了,还是我帮你处理一下。”

    “不必!”龙司昊微微敛眸,声音低沉清冽的睨着季雨晴说完,便在这间套房客厅的沙发坐了下来等着洛瑞回来,他现在最关心最在乎的就是关于黎晓曼的所有事。

    至于他手上的伤,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这点伤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即便是手断了也不在他的关心范围内。

    他手上的伤口是在等洛瑞带回黎晓曼在哪下榻的消息后才又自行处理的。

    ……

    广场酒店

    黎晓曼的下榻点是在美国纽约知名的广场酒店,这里有世界上少有的水疗温泉,还可以享受到红酒浴。

    此时,黎晓曼和小妍妍,以及韩瑾熙已经回到了广场酒店的订好的套房。

    黎晓曼先去浴室洗澡,她洗完出来时,韩瑾熙还在客厅和小妍妍看电视没有离开。

    他们回到酒店时天都已经黑了,她又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澡,现在早过了十二点了。

    穿着雪白浴袍的她直接关了电视。

    小妍妍见状,皱起了小眉,“妈咪,再让我看一会嘛!”

    黎晓曼清丽动人的脸上浮出了温柔的笑,走到小妍妍的身前,目光柔和的睨着她,“妍妍乖!去睡觉了。”

    “哦!”小妍妍垂下小脑袋,应了一声便站起了身,“爹地晚安,妈咪晚安!”

    看着黎晓曼和韩瑾熙说完,她便回了卧室。

    每次只要她的妈咪很温柔的笑着让她去睡觉时,她都会乖乖的去睡觉。

    若问原因,一便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二便是怕她妈咪生气发火,三便是她想做一个听妈妈话的孝顺女儿。

    黎晓曼见小妍妍听话的回了卧室,心里很欣慰,眉宇间染上了一抹笑意。

    待见小妍妍关上卧室的门后,她才挑眉睨着还端坐在沙发上的韩瑾熙,优雅一笑,“韩总,时间不早了,你该回你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端坐在沙发上的韩瑾熙微微抬眸,慵懒的目光带着几分犀利的睨着黎晓曼,“我今晚可是帮了你很大的忙,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闻言,黎晓曼深睨了韩瑾熙一眼,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勾唇问:“今晚妍妍展示的那套珠宝是你让人按照我的设计风格和样式为妍妍特别定制的?”

    她设计的“红色浪漫”系列的婚嫁珠宝五件套是按照成年人的尺寸定制的,小妍妍才四岁多,就算项链和手链她能戴上,但戒指她是不能戴上的。

    所以,今晚小妍妍展示的婚嫁珠宝五件套应该是按照小妍妍的尺寸特意定制的。

    但除了尺寸改小以外,不管是项链,手链,戒指等的设计风格以及样式和她设计的“红色浪漫”系列的婚嫁珠宝是一模一样的。

    韩瑾熙凝眸睨着她,慵懒而又锐利的目光在她清丽动人的脸上流转,嫣红的唇角勾出艳丽的笑,“是我提前让人按照你设计的婚嫁珠宝样式为amber定制的,为的就是在今晚的珠宝展开幕晚宴上展示。”

    闻言,黎晓曼睨向了韩瑾熙,眸底带着一丝感激。

    虽然他和小妍妍都瞒着她了,但她心里还是很感激,在走向首席珠宝师的这条成名路上,韩瑾熙真的帮了她不少忙。

    如果没有他,仅凭她一个珠宝界的新秀,是没有这个机会接收到这次纽约珠宝展的邀请函的,更别说她设计的珠宝作品有机会珠宝展开幕晚宴的珠宝秀台上展示了。

    每一位设计者,不管他是设计什么东西,他都希望自己设计的作品能够得到展示的机会。

    而她也一样,作品能被展示和认可,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她清丽动人的脸上染上了笑意,目光带着感激的睨着韩瑾熙,“我知道你赖着不回房,就想听我说一句废话,韩总,谢谢你了,谢谢你为你自己所做的一切。”

    她的最后一句话有一个很明显的语病,韩瑾熙自然是听出了,而黎晓曼是故意这样说的。

    因为她知道以韩瑾熙的性格,她如果说谢谢他为她所做的一切,韩瑾熙一定会说他只是在帮他自己,所以她索性就那样说了。

    认识韩瑾熙这么久,她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bt的男人,还喜欢口是心非,总之,对付他,就不能用太正常的思维。

    听完她话的韩瑾熙眯起魅惑的蓝眸,凝视了她好一会,才收回了目光,声音低沉醇厚,“看来你开始了解我了,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堵住我的嘴了。”

    黎晓曼弯眉一笑,“好了,我谢也谢过了,你也该回去睡了,我也困了。”

    话落,她站起了身,一副要送客的样子。

    韩瑾熙微微阖眸,潋滟的目光又落在了她的身上,幽蓝如大海般深不可测的眸底闪动着若有似无的寒光,声音低沉醇厚听不出喜怒,“开幕晚宴上,你无缘无故失踪了一段时间,是去见龙司昊了?”

    听他提到龙司昊,黎晓曼便深蹙起了眉,表情有些失落。

    韩瑾熙见她一提到龙司昊就表情悲伤和失落,他倏尔眯紧了魅惑的蓝眸,从沙发上站起身,目光带着几分寒意的睨着她,“黎晓曼,你心里在想着谁跟我没有关系,不过别在我的面前想,我不喜欢变成第三者,在我面前,你可以不想我,但你眼里绝不能出现第二个男人,下次你如果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话落,他便转身往外走去。

    走到房门口时,他微顿了下,声音低沉醇厚,依然听不出喜怒,“忘不掉的人不需要刻意去忘记,你越是刻意去忘,只会记得更深,如果我是你,不会刻意去忘,只会不停的去想,想到腻,想到烦,想要反胃,想到忘为止。”

    闻言,黎晓曼抽了抽唇角,眯起眼眸睨着他,“韩总,我不是你,达不到你那种境界,你回去睡吧!晚安!”

    想一个人想到忘记,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她完全领会不到,也达不到。

    “晚安!”难得的,韩瑾熙语气还算柔和的说完这两个字才离开。

    黎晓曼在他离开后,关好了房门,才回到了卧室。

    小妍妍已经睡着了,而她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她一夜无眠,到了天亮才有了睡意。

    昨晚是珠宝展开幕晚宴,真正的珠宝展要在三天后。

    展出地点在纽约国际会展中心。

    难得来纽约一趟,小妍妍自然是让韩瑾熙带着他去游玩。

    而这三天,黎晓曼哪都不想去,便在韩瑾熙带着小妍妍去游玩后,自己一个人在酒店里待着。

    准确的说她是在床上睡了三天。

    第三天傍晚,她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看到了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俊美男人坐在她的床旁。

    当看清俊美男人是谁后,她立即便清醒了过来,倏尔坐起了身来,澄澈的眸底映满了震惊与不敢置信。

    她是不是看到幻觉了?

    他怎么看到龙司昊了?

    他是怎么进来的?

    还是她在做梦?

    坐起身的她怔怔的睨着坐在她身旁的俊美男人,慢慢伸出了纤细的小手,抚到俊美男人的脸上,然后用力的掐了他的脸一把,眯起眼眸问:“痛吗?”

    被掐了一把的男人正是龙司昊,他几不可查的抽了下唇角,敛紧的狭眸目光沉沉的睨着睡的似乎三魂不见了七魄,迷迷糊糊的女人。

    倏尔,他的大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骨节分明的五指插~入了她散乱的长卷发中,低下头狠狠的啃咬了下她的唇瓣,在她吃痛之际,长舌迅速的钻进她的唇腔,扫遍她的每一寸领域,允吸住她香软的滑舌重重的咬了下,眯起眼眸问:“痛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