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惊慌,你别乱来

    见龙司昊的态度突然软了下来,黎晓曼有些诧异,双眸怔怔的睨着他,对上了他带着一丝自责和心疼的目光。

    她心头微颤,这样的他令她想起了五年前那个温柔体贴的龙司昊。

    但转瞬间,她便又想起了五年前她失去了女儿后,龙司昊冷漠无情的样子,耳边似乎又回响起了他说过的那些冷漠无情的话。

    “黎晓曼,我有没有爱过你重要吗?既然你想知道,我就跟你说实话,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一直都在玩弄你,我只是把你当成给我生孩子的工具,你害死了我的女儿,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他五年前决绝的说永远不会原谅她,她放弃尊严,哭着求他不要离开她,可他还是狠心的离开了她。

    现在他又回来纠缠她,他以为她黎晓曼是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吗?

    爱她?

    呵呵……既然爱她为什么要离开她?那他五年前说那些伤害她的话又是什么用意?

    她眯紧的水眸目光淡漠的睨着他,唇角冷冷勾起,“龙司昊,你一会说爱我,一会说不爱我,在我生命里消失了五年又跑来说爱我,你觉得我会信你吗?你以为我还像五年前一样懵懂无知吗?”

    她眸子中溢满了悲痛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而她的心,痛如刀绞。

    龙司昊见她哭了,他心疼不已,也悔恨不已,恨不得掐死他自己。

    他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说了那些伤害她的话。

    离开她虽然是迫不得已,可也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

    在他伤害她以后,他想要赢回她的心,还有机会吗?

    他伸手动作温柔的替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目光心疼愧疚的睨着她,“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

    听到他的话,黎晓曼微怔,抬眸对上了溢满愧疚和心疼的眸子。

    短暂几秒后,她便先移回了目光,然后推开他坐起身来,语气淡漠,“我原不原谅你没有任何意义。”

    话落,她便准备下床,龙司昊见状,一把箍住她纤细的手腕,敛紧的狭眸目光沉沉的盯着她,“又想去见韩瑾熙?”

    刚刚在珠宝晚宴上时,韩瑾熙将她拉进他怀里的一幕,始终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尤其是看到她和她的女儿,以及韩瑾熙,他们三个人就像是一家人一样的坐在一起,那和谐温馨的一幕令他既心痛又愤怒。

    一想到这,他胸腔内就有一股滔天的怒火在燃烧,他有力的大掌扣紧了她的手腕几分,幽深的眸底风起云涌,盯着她的目光锐利似剑,“女儿是韩瑾熙的对不对?”

    再次听到他怀疑妍妍是韩瑾熙的女儿,黎晓曼的心里也激起了一团怒火,她眯眼睨着他,语带怒气,“是,恭喜你,你猜对了,就是韩瑾熙的。”

    听到她的回答,龙司昊放开了她的手,渐渐变得赤红的狭眸盯紧了她,浓浓的痛楚掩藏在了他幽深的眸底,“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黎晓曼偏过了头,不想去问答他这个问题。

    龙司昊见她不回,目光微沉,大手扣住她的下颚,迫使她转过头面对他。

    他狭眸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目光沉幽幽的盯着她,“回答我。”

    见他的神色异常,眼眸赤红,黎晓曼微微垂下了眼帘,勾起一侧唇角,“龙司昊,既然五年前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男婚女嫁都很正常,我跟谁生女儿也很正常。”

    “所以在我们分开以后还不到一年你就和韩瑾熙在一起了。”龙司昊盯紧了她,眼眶赤红的骇人,而他的一只大掌紧握成拳,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宣示着他的愤怒和心痛。

    此刻,他的心,痛的痉挛,每抽痛一下都深入了他的骨髓。

    他无法接受她和别的男人有了共同的血脉,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在床上亲热的一幕幕,他就心痛,愤恨。

    突地,他将她压倒在床|上,双手捉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反抗,散发着戾气的赤红狭眸盯紧了她,“你和韩瑾熙在一起过多少次?”

    听到他的话,黎晓曼怔怔的睨着他,眸底闪过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龙司昊目光一寒,低吼道:“你们亲热过多少次?”

    他竟然这样问她?

    他在侮辱她。

    眸底氤氲起了一层水雾,黎晓曼紧咬着下唇,努力不让悲伤的泪水涌出,心底深处的疼痛蔓延至了全身。

    龙司昊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她的沉默,他逼视着她,“回答我的话。”

    对上他赤红骇人的狭长眸子,黎晓曼只是弯了下唇,淡淡的吐出一句话,“我不知道有多少次。”

    “再说一次。”

    “我不知道。”

    “有种再说一次。”

    “我不知……唔……”

    龙司昊突地俯下了身,狠狠的攫住了她诱人的双唇,狂肆的噬咬,令她痛的皱紧了眉。

    她扭动着身子想要挣扎,可他却稳如泰山,她被他压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舌头被他狠狠允吸的都快要掉了。

    他像是要吻的她窒息,不给她半丝喘气的机会。

    她窒息的难受,嘴里发出破碎的呜呜声,他却不肯离开她的唇瓣半分。

    就在她悲哀的以为她被被龙司昊吻的窒息而亡时,他却突然离开了她的唇瓣,然后直起了身。

    见他直起身,黎晓曼以为他是放过她了,却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方便脱衣服。

    他霸气的一扯衬衫,上面的钻石纽扣便悉数崩落,露出了他强健性感的胸膛。

    见状,黎晓曼瞪大了双眸,澄澈的眸底闪过一抹慌色,“龙……龙司昊,你别乱来。”

    龙司昊再次俯下身,敛紧的赤红狭眸盯紧了有些惊慌的她,结实修长的手臂撑在了她的两旁,沉声道:“我不乱来怎么再一次把你变成我的女人?”

    话落,他便伸手去脱她的礼服。

    黎晓曼则是立即去阻止他,她睨着他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清冷,“龙司昊,你不要逼我说出更难听的话来,你这样的行为属于强x。”

    龙司昊寒戾勾起了唇角,目光锐利的睨着她,“我不介意你在我们亲热完以后就去告我。”

    他一只手箍住她的双手,另一只手则是撩起了她的礼服,露出了她平坦的小腹。

    而他锐沉的目光也落在了她的小腹上。

    因为黎晓曼生小妍妍时坚持的剖腹产,因此她的小腹上自然会有手术后的痕迹。

    一条不是很清晰的痕迹,不注意看是看不出来的。

    但是此刻龙司昊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小腹,自然是看见了。

    那条不清晰的手术刀痕迹,证明她果然生过孩子。

    黎晓曼见龙司昊一直盯着她的小腹看,神色阴沉,她试着扭动手腕,试图去挣脱开他的钳制。

    龙司昊则是因为她的挣扎,回过了神来,一双赤红的狭长眸子紧紧的盯着她,心中的悲痛像翻涌起的潮水一般吞噬着他。

    他语带悲腔,苍凉的一笑,“晓晓,你真的爱过我吗?”

    如果她真的爱他,为什么可以在和他分开还不到一年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生儿育女了?

    只要一想到这点,他就痛苦不已,恨不得毁灭世间所有的一切。

    突地,他起身下床,阔步进入了浴室。

    黎晓曼则是因为他刚刚问的那句话,眼泪终是没能忍住,不断的滑落下来。

    龙司昊,我如果不爱你,又怎么会被你伤的痛彻心扉。

    她伸手拭去簌簌而落的泪水,然后起身下床,拿着包包准备离开。

    她刚到门口,便听到浴室里传来了一声巨响,像是玻璃被击碎的声音,紧接着又是“砰砰砰”的巨响传来。

    她心头一颤,回眸睨向了浴室的方向,秀眉深蹙起来。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进浴室去看看时,她包里的手机正好响了。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惊了下,随即拿出手机,见是小妍妍打来的,便立即接了。

    “妈咪,你去哪了?我和爹地都在找你。”

    浴室里还在传来声音,黎晓曼睨了眼浴室的方向,犹豫了下才说道:“我有点事,一会去找你们,我先挂了。”

    挂完电话,将手机装回包里,放到床头后,她便走到了浴室门口,蹙了下眉才推门进去,却见整个浴室一片狼藉,像是刚被人投了炸弹一般。

    盥洗台被砸坏了,浴缸也砸裂了,上面都有血迹。

    满地都是碎玻璃,而龙司昊本就染满鲜血的拳头还一拳接一拳的砸到了碎玻璃上。

    他的血已经将玻璃染红。

    见状,黎晓曼惊的瞪大了双眸,眸底溢满了心疼和担忧。

    此刻,她再也顾不上其他,立即冲上了前去,纤细的双手抓住龙司昊捶打着碎玻璃的手,水眸紧紧的睨着他,“龙司昊,你是不是疯了?”

    话落,她的目光落在了他伤痕累累,被鲜血染红的拳头上,眸底氤氲起的泪水瞬间便涌落而出,哭着吼道:“龙司昊,你不疼吗?不疼吗?”

    龙司昊赤红的狭眸对上她盈泪的眸子,薄唇紧抿,“为什么不离开?还进来做什么?”

    说到这,他染血的修长手指轻拭着眼角的泪水,“为什么要落泪?同情我还是可怜我?”

    倏尔,他目光一凛,低吼道:“出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