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总裁,威武霸气

    随着走秀音乐,小妍妍走着最标准的模特步,展示着她身上戴着的婚嫁珠宝。

    粉雕玉琢的小脸,纯澈如星的小眼眸,樱桃般的小嘴,再加上她甜美萌呆了的笑容,以及小小的她周身散发着大腕一般的气质,瞬间便成为了全场的亮点。

    小小年纪的她却一点也不怯场,比专业的模特还更有气场,每一个眼神,每一个pose都摆的很到位,仿佛她就是经过训练的专业模特。

    因为她年纪小,因此她身上戴着的婚嫁珠宝很明显的是改小了尺寸。

    戒指,手链,都是依照她的尺寸定制的。

    但设计风格和款式不变,完全保留了黎晓曼的设计风格,她戴着的婚嫁珠宝相当于是黎晓曼作品的缩小版复制品。

    她充分的展示出了这婚嫁珠宝“五件套”的魅力,时尚惊艳,传统且又新颖。

    尤其是这婚嫁珠宝“五件套”,极好的营造出了喜庆的气氛,新娘皇冠上有一只美丽的凤凰,给人高贵不凡的感觉,一对耳环的耳坠是一对鸳鸯,项链是射箭的丘比特造型,寓意新娘被丘比特爱神一箭穿心,以及寓意幸福的四叶草红宝石镶钻戒指和手链……

    亮眼的红色,独特的设计风格,给人一种视觉享受,是婚嫁珠宝市场的又一艺术佳作。

    现场的嘉宾,无论是来买珠宝的商客,还是珠宝界的专业人士,都对小妍妍展示这套特意改小了尺寸的珠宝露出了惊艳和赞许的目光。

    不少女嘉宾更是觉得戴着这套婚嫁珠宝结婚,惊艳,时尚,高贵,喜庆,幸福。

    红色如果运用的不当,便会显得恶俗,但如果运用得当,便会惊艳无比,使人眼前一亮。

    红色代表着喜庆,能渲染人的心情,使人变得喜悦。

    而最为亮眼的颜色也最属红色。

    小妍妍展示的这套珠宝是全场最为亮眼和抢眼的。

    台下的嘉宾在她的展示中已经是跃雀不已,想要立即预定一套成人款的。

    此时的龙司昊也站起了身,一双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睨着秀台上的小妍妍和她身那套显眼的珠宝。

    小小年纪的她在秀台上表现的非常的镇定和自信,让他很震撼和意外。

    他不得不说黎晓曼生了一个好女儿。

    现在他知道了,黎晓曼就是many首席珠宝设计师。

    他不禁想起了她五年前说过想要成为国内外赫赫有名的首席珠宝设计师的梦想,现在她终于成功了。

    她设计的珠宝传递着幸福,美好而又独特,让人赏心悦目,他非常喜欢她设计的作品,也很欣赏她的能力。

    这时,他的身旁响起洛瑞惊赞的声音,“oh!太棒了,黎小姐太棒了,设计出的婚嫁作品很喜庆很有style,这小不点也棒极了,没看出来,她还会走秀,还走的这么有范,不愧是黎小姐的女儿啊!她的作品都很丰富啊!就是不知道这个小不点是她和谁的“作品”,基因太强大了。”

    他因为心思都在秀台上,因此没有发现他说了不该说的话。

    等他反应过来看向龙司昊时,却见龙司昊阴沉着脸,神色骇人,周身散发着肃杀的凛冽气势。

    洛瑞蹙了蹙眉,俊眸笑眯成一条线,“总裁,那个……我……我口误,你别往心里去啊!”

    凌寒夜睨了眼神色骇人的龙司昊,又挑眉睨向了蹙起眉的洛瑞,“哪壶不开提哪壶。”

    洛瑞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小声嘀咕道:“我是一个不小心给忘记了,黎小姐也真是的,干嘛要和别人生孩子嘛?虽然这个孩子很可爱,可不是和总裁生的,可惜啊!”

    季雨晴听到洛瑞和凌寒夜的话,抬眸睨向了龙司昊,见他神色阴沉,眉宇间现出悲伤之色,她不由得蹙起了眉。

    虽然她依然什么都不知道,但她却感觉的出来,龙司昊很落寞。

    从他见到那个黎晓曼开始,她就感觉到了,他的心里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悲伤和失落。

    秀台上的走秀已经结束了,所有的模特包括小妍妍都已经退场。

    见状,黎晓曼正准备去后台找小妍妍,便见对桌的龙司昊阴沉着脸,阔步走向了她。

    他的周身凝聚着一股肃杀的迫人气势,黎晓曼微微眯起眼眸,睨看了下四周,有这么多人在,料定龙司昊不敢乱来,也就没有退离,站在原地等着他走过去。

    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龙司昊阔步走到她身前,抿紧薄唇没有说一句话,毫无预兆的直接弯腰将她横抱了起来,然后阔步往会场外走去。

    黎晓曼完全被他突然的举动惊到了,撑大了澄澈的眸子,怔怔的睨着脸色阴沉骇人的他。

    等她反应过来时,龙司昊正抱着她走在宴会场中央的红地毯上,两旁都是嘉宾,个个都把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神色各异。

    因为有那么多的嘉宾在,黎晓曼也不好反抗的太厉害,她眯起眼眸,目光淡漠的睨着龙司昊,用他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龙司昊,你放我下来,不然……”

    龙司昊目光微沉,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睨着她,薄唇轻勾,“不然你就叫非礼?那你就叫,你敢叫,我就敢在这里非礼你一百次。”

    “你……混蛋……”黎晓曼暗自倒抽一口气,撑大的眸子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低声说道:“龙司昊,你三观去哪里了?放我下来。”

    龙司昊敛紧了狭眸,目光沉幽幽的盯着她,薄唇弯出不悦的弧度,“不放,我放了你五年1826天157680000秒已经够了。”

    黎晓曼听到他这霸气的话语,张大的嘴巴半天都合不拢,这男人要不要每次都这么man?

    龙司昊垂眸睨着张大嘴的她,眯紧了狭眸,“嘴张这么大想吞了我?”

    话落,他抱着她,阔步离开了会场。

    洛瑞睨着龙司昊抱着黎晓曼离开的方向,他张大的嘴也好半天才合上,“总裁也好有范,够威武霸气。”

    随即他蹙起眉,做思考状,“我怎么突然觉得那个小不点的行事风格很像总裁呢?尤其是他们那霸气的气势像极了,虎父无犬女,是这个意思吧!难道那个小不点就是总裁的女儿?不过不可能啊!总裁和黎小姐分开后,就没和黎小姐在一起过啊!总裁没碰过黎小姐,黎小姐怎么会怀总裁的孩子?”

    突地,他眸光一亮,继续说道:“难道是黎小姐和总裁在一起的时候偷了总裁的精|子冷藏?试管婴儿?人工受孕?如果是这样,那黎小姐怀了总裁的孩子就有可能了,那个小不点是总裁的女儿就说得通了。”

    凌寒夜见洛瑞又开始啰里啰嗦的说个没完,他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棕眸微微眯起,睨着他勾唇一笑,“洛瑞,我看dinah说的没错,你就是个女人变的,比女人还啰嗦。”

    提到凌黛娜,洛瑞挑眉睨着凌寒夜问:“你妹妹跑去非洲旅行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吧?到现在还没回来难道是嫁给非洲野人了?”

    凌黛娜因为五年前在帝华国际大酒店撞见龙司昊的房里有除了黎晓曼以外女人的事,伤心悲痛之下,便出走旅行,去了很多国家,一直没有回来,但一直有和她的哥哥凌寒夜联系。

    凌寒夜想到自己一根筋的妹妹是在五年前伤透了心才出走的,俊眉不由得深蹙了起来。

    为什么女人都爱出走?

    因为想到凌黛娜的出走,他不禁想到了林陌陌,棕色的眼眸中不自觉的划过一抹落寞。

    他是外人眼里的花心大少凌少,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他的心里驻留过,只有那个不听话的死女人,只有她即使过了五年,还驻留在他的心里。

    他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五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而她却在五年前无缘无故消失后至今都没有消息。

    凌寒夜俊美的脸上戏谑的笑容渐渐敛去,棕色的眸底映出一片浓浓的落寞。

    就在他抬眸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纤细的身影往宴会场外走去。

    林陌陌?

    他眸底闪过一抹喜色,立即动身追了出去。

    洛瑞和苏奕见状,不明所以的互看一眼。

    洛瑞则是眯起眼眸,“凌少这是怎么了?见鬼了?”

    ……

    龙司昊将黎晓曼抱着离开宴会场后,直接将她抱进了电梯。

    出了电梯后,黎晓曼才知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在这家酒店订了一间总统套房。

    龙司昊神色阴沉的抱着她径直进入了总统套房的卧室,随即不是很温柔的将她扔到了卧室柔软的大|床上。

    “啊……”被不是很温柔的抛到床上的黎晓曼尖叫一声,正准备起来,龙司昊高大的身躯便压了下来。

    见状,她准备翻身滚到一边去躲开,龙司昊却眼疾手快的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压下来的高大身躯紧紧覆盖着她娇小纤细的身子。

    她扭动着身子挣扎了两下,却根本挣扎不开。

    眯起眼眸,她目光犀利的睨着他,语带怒气,“龙司昊,你做什么?”

    龙司昊半眯起狭长的眸子,眸底闪烁着怒气,薄唇里吐出两个字,“做~爱。”

    “你……”黎晓曼奋力扭动着被他箍住的手腕,水眸中燃烧着怒火,“龙司昊,你这样左右逢源是不是很好玩?当着你女人的面你竟然把我抱来这里……”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打断了她的话,白净有力的大手捏住了她的下颚,目光沉沉的盯着她,“除了你,还有谁是我女人?”

    黎晓曼一把扯开他的大手,眯眼睨着他,“你当我眼瞎吗?不要告诉我坐在你旁边的是你认的干女儿。”

    龙司昊唇角轻抽,眯紧的狭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薄唇轻抿,“你在吃醋。”

    他同样用的是肯定句。

    黎晓曼像是被说中心事一般,偏过头不去迎视他过于敏锐犀利极具穿透力的目光,她不想再被他一眼看穿她所有的心思。

    她敛去了眸底的怒气,神色平淡下来,语气温和,就像是在和他商量一样的说道:“龙司昊,你有了你的生活,我有了我的生活,别再闯入我的生活了行吗?”

    她话音落下,龙司昊没有半丝犹豫,秒回道:“不行,你想我不来打扰你的生活,你做梦。”

    听到他的话,黎晓曼的水眸眯紧了几分,“龙司昊,五年前是你先离开我的,你忘了你说过的话了,你说我害死了你的女儿,你说你永远不会原谅我,你说你从来没有爱过我,你说你只是把我当成生孩子的工具,既然你都离开了五年,既然你都不爱我,你还来纠缠我做什么?”

    她的话里充满了失落与悲伤,还有对龙司昊的指控。

    龙司昊垂眸睨着神色悲伤的黎晓曼,敛紧的狭眸中缀进了一丝心疼和自责。

    他深沉的目光染上了几分柔和,低沉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愧疚,“晓晓,如果我说,我五年前后悔离开你了,你信吗?如果我说,我五年前离开你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信吗?如果我说,我还爱你,你信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