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威胁,吻到你窒息

    闻言,洛瑞立即应道:“是!我一定尽快查清楚……”

    顿了下,他又睨着龙司昊说道:“总裁,那个我觉得,事情查清楚了又怎么样?黎小姐都已经嫁人了,还有了女儿,难道总裁你想喜当爹?”

    听到黎晓曼有了女儿,龙司昊的心就一阵痉挛,狠狠痛了起来,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捏成拳。

    这是他最无法接受的,他无法接受她和别的男人有了女儿。

    在他悲痛之时,还有一股滔天的怒火在他的胸口蔓延,恣意燃烧。

    洛瑞见龙司昊的神色冷戾而又悲沉,他不再多问,而是睨向了季雨晴,俊眉深蹙了下,“季小姐,麻烦你照顾好总裁,记得给他多喝几杯凉茶,以免他火山爆发。”

    季雨晴轻轻点了下头,抬眸睨向了龙司昊。

    “龙先生……”

    她刚出声,龙司昊便神色阴沉的坐进了车里,她微怔了下随后坐进车里。

    一路上,龙司昊不说话,她也不敢出声,车里的气氛非常的压抑。

    到了水鹭湖别墅,龙司昊让管家成叔将季雨晴安排在了别墅主楼二楼的一间卧室,而他的卧室则是在三楼。

    五年没有回来,因此他一回别墅就直接上三楼进入他和黎晓曼曾经住过的的豪华卧室。

    卧室里每天都会有佣人打扫,即便是五年没有住过人,也是一尘不染,富丽堂皇。

    凝视着卧室里的一切,龙司昊不禁想到了五年前和黎晓曼在这里发生过的点点滴滴。

    她生气时的模样,娇羞时的模样,任性时的模样,感动时的模样,高兴时,伤心时,点滴都刻在了他的心头,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黎晓曼和他分开后,并没有带着他给她买的所有衣物,因此,衣橱里有黎晓曼穿过的衣物,浴室里有她用过洗漱用品,浴巾,牙刷,漱口杯等等。

    他先是打开了衣橱,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抚过她穿过的衣物。

    当他的手指停在她穿过的一套孕妇装上时,他眼前浮现出了她挺着大肚子怀着他们孩子时的样子。

    他强劲有力的大手揪紧了黎晓曼穿过的那套孕妇装,紧紧捏住,狭长的幽眸渐渐赤红和湿润开来,眸底溢满了浓浓的悲痛之色。

    他们的第一个女儿没了,她却给别人生了女儿。

    他的心在滴血。

    五年前放开她的手,是他的错,可他不愿就这样放弃了她。

    他已经忍受了五年失去她的日子,他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

    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再也做不到。

    因为他已经拥有过了她,因此他再也做不到。

    没有几个人能爱的那么伟大,爱都是自私的,他的爱也是自私的。

    所以,这一次,就算是抢,他也要把她再抢回来,哪怕她已经再为人qi,再为人母。

    突地,他的手机响了起来,见是洛瑞打的,他没做一丝犹豫,立即接听了。

    “总裁,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电话里,洛瑞的声音带着一丝欣喜,带着一丝试探。

    龙司昊并没有说是要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薄唇里只吐出了一个字,“说。”

    洛瑞没再废话,这才说道:“总裁,好消息就是黎小姐根本没有结婚,坏消息就是……”

    闻言,龙司昊悲沉的俊美脸上涌出了几分欣喜和庆幸,“她没有结婚?”

    “总裁,千真万确,黎小姐这五年一直没有结婚,坏消息就是黎小姐的女儿是从哪里来的还没查到,总裁,我在怀疑,那个小不点是黎小姐亲生的吗?依照黎小姐的性格,她应该不是会随便和别人生孩子的女人啊!除非是和总裁生,不过这也绝对不可能,总裁和黎小姐都分开五年了,总裁在黎小姐早产之后又没和她在一起过,所以,这个孩子不可能是总裁的,但是那个小不点长得那么像黎小姐,如果不是她的女儿,那也不可能,问题出在哪了?”

    龙司昊俊眉深蹙,敛紧了狭眸,沉声道:“继续查。”

    “是!”洛瑞应声挂断了电话。

    知道了黎晓曼并没有再婚,他更加坚定了要将她再抢过来的想法。

    而此时黎晓曼和小妍妍已经回到了黎文博和黎振华的住处。

    三年前,黎文博就在k市繁华地段的一个小区里买了一套房,有四室两厅,外加花园阳台,差不多有四百平。

    房子早就已经装修好了,而且装修的很漂亮。

    一进门,黎晓曼就说今天她掌厨,然后直奔厨房。

    此时她正在厨房里忙碌,仿佛只有这样忙着,她才不会去想起今天遇到了龙司昊的事。

    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暂时忘记龙司昊带给她的那些伤痛。

    因为她坚持要掌厨,黎振华陪着小妍妍在外面客厅里玩,而黎文博则是进了厨房帮她。

    见她面无表情,洗菜,切菜,洗菜,切菜,一直重复着做这两件事。

    他俊眉深蹙,掩下了眸底的一抹失落,走到她的身前,伸手拿过了她手里的菜刀。

    见状,黎晓曼抬眸睨着黎文博,不解的问:“文博哥,你干嘛?把刀给我,我要切菜。”

    黎文博瞥了眼堆满了菜的砧板,“曼曼,你今天中午是要做大杂烩吗?切这么多菜,我们吃的了吗?你刚回来,怎么能让你做饭?还是让我来。”

    “大杂烩?”黎晓曼垂眸睨着砧板上切好的菜,这才发现上面已经有好几样,青菜,西红柿,大葱,蚕豆……

    这几样切好的菜还全都被她给搀和在了一起。

    她蹙了蹙眉,伸手将自己耳边的一缕发撩到了耳后,抬眸有些尴尬的睨着黎文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文博哥,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太久没有做饭了,所以……,要不,就做大杂烩吧。”

    话落,她拿了一个菜篮,将砧板上被混合了的菜装到了菜篮里,然后又拿了别的菜出来洗。

    黎文博深睨了她一眼,走上前,动作轻柔的将她手里的菜拿走,目光温和的睨着她,声音温润清朗,“曼曼,你是因为今天遇见了龙司昊心情不好想找点事做是吗?”

    黎晓曼又有些不自在的将她遮挡住脸蛋的一缕发撩到了耳后,挑眉笑睨着他,语气轻松柔和,“文博哥,已经过了五年,以前的事我都忘的差不多了,你猜错了,我没有因为他心情不好。”

    黎文博轻蹙眉,神色复杂的睨着她,“曼曼,你骗得了我,你骗不了你自己,如果他真的影响不了你的心情,今天在安泰墓园,你就不会不敢转身看他了……”

    不等黎文博说完,黎晓曼便笑着打断了他,“文博哥,先不说这些了,先做饭。”

    话落,她便不再多言。

    黎文博睨着她,眸底闪过复杂的神色,语气带着肯定,“曼曼,你还没忘记他。”

    正在洗菜的黎晓曼手上的动作一滞,随即挑眉睨着黎文博,扬唇一笑,语带玩笑的意味,“文博哥,你的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了,你很像我妈耶!”

    提到“妈”这个字,她秀眉轻蹙了下,顿了下,掩去了眸底的悲伤,她又继续语气温和的道:“我看文博哥你真的该交女朋友了,要不然,你都快变成女人了。”

    黎文博因为她的这句话目光黯淡了几分,紧抿着双唇,没再说什么,默默的帮她做饭。

    能够在她的身旁,默默的帮她做一些事,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吃过饭后,黎晓曼又打了水开始打扫本就很干净整洁的房间。

    她不想让她自己闲下来,做完这件事又做那件事。

    饭后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小妍妍见她的妈咪从进门开始就忙个不停,她疑惑的睨向了坐在她身旁的黎振华,小声的问:“舅姥爷,妈咪是不是得了多动症啊?”

    黎振华看了看正在拖地的黎晓曼,皱了下眉,随即笑看着小妍妍,语气温和,“妍妍,你妈咪从小就勤快,就爱收拾屋子,你妈咪肯定是觉得舅姥爷把屋子收拾的不够干净。”

    其实,他是知道黎晓曼为什么不让她自己闲下来的原因,刚刚那样说,是不想让小妍妍多想。

    他和黎文博都没阻止黎晓曼。

    小妍妍虽然觉得她的妈咪行为怪异,但也没有多问,而是去打电话,将情况汇报给韩瑾熙,让韩瑾熙给她出主意。

    尽管韩瑾熙不是她的亲爸爸,但从她懂事开始,韩瑾熙就像一个亲爸爸一样的疼爱她,所以她对韩瑾熙是有一些依赖的。

    黎晓曼收拾了一天的屋子,地拖了n多遍,房间也擦了n多遍,即使累了也没停下来。

    她一直忙到了天黑,洗完了澡,准备去睡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对方只说了两个字,“下来。”

    虽然仅仅只有两个字,但她听声音就能听出来电话是龙司昊打的。

    她没有回话,直接挂了电话。

    但是隔两分钟她的手机就会响起。

    在电话响起n遍后,她才接了,只是还不等她出声,电话那头龙司昊低沉清冽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再不下来我就上去,当着你女儿和你舅舅的面吻到你窒息为止。”

    “混蛋。”

    听到他和五年前一样混蛋的话,黎晓曼真想多骂他几句,挂断电话后,她在房里坐了一会,才找了个理由给妍妍和黎振华说了一声,便下楼了。

    “你舍得下来了?”

    刚到楼下,她就听到了这道令她熟悉的低沉声音。

    龙司昊就站在这栋大楼外,黎晓曼出了一楼大门便见到了他。

    他上身一袭浓墨色彩的黑色真丝修身衬衫,修饰着他俊挺的身体,下身是卡其色休闲西裤,衬的他那双长腿更加修长笔直迷人。

    一个男人的腿长的这么修长好看,也真是绝了。

    虽然五年前没少欣赏他俊朗的身姿,此时再见到他,黎晓曼还是忍不住多看他两眼。

    她的目光从他的腿上移到了他的上身。

    他没有系领带,胸前解开了两颗钻石纽扣,露出一小片性感健美的胸膛,狂野而诱人。

    再往上,他那张脸和还五年前一样俊美迷人。

    龙司昊见她一下楼就盯着他的身体看,他敛紧了狭眸,幽深的眸底缀进了几分柔和的笑意,薄唇轻扬,声音低沉清润,“今天在安泰墓园没看够?是不是觉得五年不见,我帅的都掉渣了?”

    听到他语气戏谑的话,黎晓曼瞥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今天在安泰墓园的情况不同,她根本就没有细细看他,而且也没有那个心情。

    她看向了别处,清丽的脸上带着疏离和一丝冷漠,“你来做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龙司昊没有回她,阔步走到了她的身前,眯紧的狭眸目光沉沉的盯着她冷漠的脸,眸底闪过一丝痛楚,“谁是那个野男人?是不是韩瑾熙?”

    问完这话,他暗自捏紧了白净的大手,心头似利刃凌迟一般的痛了起来。

    那股滔天怒潮又在他的心底翻涌,但他竭力压制了住,他怕他会被愤怒和悲痛淹没了理智,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