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昨晚,她和司昊

    黎晓曼被他吻的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本就意识不清,这会被他狂热的吻,吻的更加头晕目眩,辨不清方向了。

    她就像是火药,被他点燃了。

    他的吻,令她觉得很舒服,仿佛能缓解她体内的那股燥|热。

    意识越来越不清晰,只能跟着感官走。

    她纤细的双手环上他的脖子,深深的热切的回应起他的吻来。

    既然是梦,就让她抛开所有的一切,放纵一次。

    两人越吻越激烈,呼吸渐渐急促,暧昧的气息在房里晕染开。

    即使被吻的透不过气了,黎晓曼也不想推开龙司昊,反而想要获取的更多。

    当两人身上的衣服都被褪尽后,龙司昊将她横抱起,压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炽热的吻沿着她的眉眼唇,一路滑下。

    他吻的很重,很用力,她细腻如玉的肌肤上被他烙印下了大大小小的红色印记。

    在即将进入她时,他突地停了下来,半眯起的狭长眸子紧紧的凝视着身下的她,像是要确定在他身下的女人是不是黎晓曼。

    “晓晓……”他声音低沉沙哑,似在呢喃,似在低唤。

    意识模糊不清的黎晓曼见身上的龙司昊紧紧的凝视着她,她纤细的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低唤一声,“司昊……”

    龙司昊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他再次附身攫住了她粉嫩诱人的唇瓣……

    当木已成舟,黎晓曼的意识有片刻的清醒,但只一瞬,她便因为身上龙司昊疯狂的驰聘,回归的意识又消失殆尽,大脑一片空白。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颤抖。

    龙司昊就像是被关了许久的猛兽,突然被放出了,凶猛而又狂野的掠夺。

    一次又一次,他变着花样的在她的身上掠夺。

    没有意识的两人在情海里沉沦,激|情,抵死纠缠。

    ……

    翌日

    阳光透过薄纱落地窗帘一点一点的渗进卧室里,温暖了柔软大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

    铺着厚厚地毯的地上,散落着男人和女人的衣服,为卧室里增添了浓浓的暧昧气息。

    空气中似乎还飘荡着激|情|欢愉过后的情|欲味道。

    体力严重透支的黎晓曼头痛欲裂的醒来,一睁眼,一张熟悉的俊美脸孔便闯进了她澈亮的眸子中。

    她倒抽了一口气,澄澈的眸底溢满了震惊和疑惑,不敢置信她醒来竟然会看见龙司昊。

    她抬眸巡视了下四周,发现他们竟然在一间陌生的房里,她和龙司昊竟然躺在一张床上。

    她被他修长结实且光|裸的手臂紧紧的圈在他怀里。

    她下意识伸手掀了下被子,发现她和龙司昊都是一丝不挂。

    要命的是她身上全是欢爱过的痕迹,殷红的吻痕遍布她的全身,尤其胸前最多。

    她昨晚和龙司昊,他们竟然……

    怎么会这样?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她对昨晚的事没什么印象?

    她只记得她好像在做梦,她梦见了龙司昊,怎么醒过来就变成了现实了?

    她是怎么来这里的,她完全想不起来。

    她目光复杂的睨着睡的很沉稳的龙司昊,抬起纤细的小手本欲抚上他俊美的脸,但在即将触碰到他时,她停了下来,秀眉深蹙,心滴血般抽痛了起来。

    她试了三次,才把龙司昊缠在她腰间的手拿开。

    坐起身,她睨着龙司昊想着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昨晚很明显是被下了药,但她能肯定这个下药的人绝对不是龙司昊。

    以他的性格,他真想和她怎么样,根本不需要下药,他都是用强的。

    而他们既然分开了,他是不会这样做的。

    所以,如果她没猜错,不止是她被下了药,龙司昊也一定被下了药。

    而这个下药的人会谁?

    她突地想起昨天洛瑞端给她的咖啡的事,立即便明白了过来,一定是洛瑞下的药,他是想撮合他们吧。

    可是龙司昊都不要她了,都说不爱她了,都说只是把她当成给他生孩子的工具,他的撮合有用吗?

    她红了眼眶,心中悲痛不已,凝视了龙司昊好一会后才忍着下身激战过后剧烈的疼痛,慢慢下了床。

    随即她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不等龙司昊醒来,逃也似的离开。

    既然是洛瑞撮合的他们,那么就不是他自愿的。

    如果他醒过来看见她在他的身旁,他会是什么态度她不确定,而在清醒的情况下,她暂时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毕竟他都亲口跟她说他们的关系结束了,还支付了她违约金,他这么的决绝,不留一丝转圜的余地,她如果还厚着脸皮等他醒过来,是自取其辱吧。

    她刚离开,一道隐藏在隐秘处着的黑色身影便进入了房里。

    黑色身影一袭长款黑色风衣,戴着一副遮住了大半边脸的黑色墨镜。

    黑色身影进入了卧室,见地板上散落着龙司昊的衣服,黑色身影墨镜下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寒光,随即走到了龙司昊的床前,见他还没醒来,黑色身影微微勾起了一侧唇角,弧度阴测诡异。

    随即黑色身影离开了卧室,再回来时,带回来一个昏迷了的女人。

    昏迷着的女人被黑色身影脱光了之后扔到了床|上。

    目光透着寒气的睨了那女人一眼,黑色身影走到了还没醒过来的龙司昊的身旁,笑的阴测诡异。

    司昊,我不会让你知道昨晚和你在一起的女人是黎晓曼。

    在卧室待了一会,黑色身影才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

    黎晓曼从房间里跑出来后,才知道她所在的位置是帝华国际大酒店。

    她紧蹙眉,忍着下身某处的疼痛边走向电梯,边揉着眉心。

    她一直往电梯的方向走,因为低着头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到走廊上迎面有人快步走来,而迎面走来的人也没有要避开她的意思,其结果便是她撞到了人家的胸膛。

    男人因为经常锻炼,肌肉结实,胸膛硬朗,刚劲有力。

    她被撞痛了鼻子,退开一步正欲伸手摸向鼻子,男人低沉醇厚夹带着一丝薄怒的声音传进她耳里。

    “你走路眼睛放哪了?”

    闻声,黎晓曼这才抬了起头,澄澈的眸子对上了一双微蓝魅惑的熟悉眼眸。

    睨着男人风华绝代的脸,黎晓曼怔了下,眸底闪过一抹惊讶,“你……韩……韩瑾熙,你怎么在这?”

    被她撞到的男人正是韩瑾熙,他魅惑的蓝眸眸微敛,慵懒的目光带着几分锐利的睨着撞到他的女人,一眼便将她认了出。

    眸底的那一丝薄怒因为见到是她而渐渐褪去,被一抹惊讶和意外替代。

    他勾了勾嫣红似火的唇角,唇边荡漾着的依然是那风华绝代的笑,声音醇厚动听,“地球是你家的?”

    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问,黎晓曼睨着虽然笑的风华绝代,但眸底却一片清冷的绝美男人,粉唇轻抿,“不是。”

    韩瑾熙俯下身,蓝眸半眯起,目光慵懒的睨视着她红润的如同樱桃一般诱人的小脸,嫣红唇角的笑敛去了几分,多了一抹深沉,“你觉得我不能出现在这里吗?”

    黎晓曼抬眸睨着他,正欲出声,余光便瞥见韩瑾熙身后不远的电梯门一开,出来了三个人。

    而这三个人正是洛瑞,凌寒夜,凌黛娜。

    因为怕被他们三个人看到,她水眸中闪过一抹慌色,下意识的拉着韩瑾熙一个转身,利用他的身体来挡住她,以不被洛瑞他们发现。

    从电梯里出来的洛瑞,凌寒夜,凌黛娜三个人因为心思在龙司昊身上,也就没有发现她。

    黎晓曼见他们没有发现她,暗自松了一口气。

    韩瑾熙的助理米西走上前两步,俊脸上表情冷酷,“boss,渔岛的开工仪式就快开始了。”

    韩瑾熙垂眸睨着紧抓着他的黎晓曼,幽蓝的眸底荡漾着几分意味不明的潋滟光芒,声音低沉醇厚的问:“你很怕见人?”

    “哪有?”黎晓曼抬眸睨了他一眼,随即便放开了他,“刚刚撞到你不好意思,你有事要忙吧,我不耽误你时间了,拜拜。”

    话落,她便转身走向电梯,还没进去,身后便传来韩瑾熙充满了磁性的声音。

    “还记不记得你给我做的那份策划案?”

    闻言,黎晓曼转身睨向他,微眯的水眸带着几分疑惑的,“当然记得,那份策划案还有什么问题吗?”

    她记得他当时可是很满意,不会现在来告诉她策划案有问题吧。

    韩瑾熙微微阖眸,目光意味深长的睨了她一眼,却勾唇只说了一句话,“我今天正好去渔岛。”

    话落,他便转身,只示意了下米西,没再多说一句话,径直往前走去。

    米西则是走到黎晓曼的身旁,冷酷的伸出了右手,“请。”

    黎晓曼睨了眼米西伸出的手,语带一丝不解,“什么意思?去哪?”

    米西俊脸依旧冷酷,惜字如金,“天台。”

    闻言,黎晓曼越发诧异不解,“去天台做什么?”

    “坐飞机。”米西依旧是惜字如金,冷酷的吐出这三个字。

    他的语气认真,冷酷,就像是在陈述一件事情,不带半点开玩笑的意味。

    黎晓曼正要问他去坐什么飞机,便被他强制性的拉着往前走去。

    她因为昨晚经历了激战,每走一步路都很难受。

    她秀眉紧蹙,睨着箍住她手腕的米西,边挣扎着边问:“去天台坐什么飞机?我不去?”

    米西停了下来,侧眸睨着走路有些不正常的她,语气冷漠且冷酷,“你脚有问题?”

    闻言,黎晓曼红了脸,她哪是脚有问题,是昨晚和龙司昊太放纵了。

    米西不等她出声,继续声音冷酷的道:“boss不喜欢等人太久。”

    黎晓曼还没完全理解过来米西话里带有的意思,米西便放开了她的手,然后突地倾下身,将她一把横抱起来,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黎晓曼因为他的举动征愣了下,随即伸手拍打着他的胸膛,“喂!你干嘛?你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们很熟吗?喂……你放我下来,男女授受不亲……放我下来……”

    她发现韩瑾熙和他身边的人都是外星人,说话做事都让人琢磨不透。

    帝华国际大酒店天台建有停机坪,韩瑾熙的私人飞机就停在此处。

    当然,这天台上不止一架私人飞机。

    去天台是另一部专属电梯,米西直接将黎晓曼抱到了天台上韩瑾熙的私人飞机里。

    飞机内部非常宽敞,装潢无比豪华,如同星级酒店总统套房。

    韩瑾熙已经进了他的私人飞机里,此时正坐在豪华的大号沙发床上。

    当他见到米西抱着黎晓曼进来时,他几不可查的蹙了下眉,魅惑的蓝眸敛紧了几分。

    米西敏锐的目光察觉到了韩瑾熙几不可查的举动,立即将黎晓曼放了下来,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当木偶人,表情冷酷,不言不语。

    被放下来的黎晓曼没有心思去打量着飞机内部构造,而是眯起眼眸睨向了端坐着的韩瑾熙,勾唇问:“你什么意思?你要带我去哪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