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让她,一夜暴富

    此时的黎晓曼觉得非常的压抑,很想出去透透气。

    她是不可能坐下来和龙司昊慢慢谈的了。

    她挑眉睨向了洛瑞,勾唇浅笑,“我还有很重要的事,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你们慢慢谈。”

    话落,黎晓曼站起身正要走,洛瑞俊眸微眯,睨着她挑了挑眉,“黎小姐,先喝完咖啡再走也不迟啊!这咖啡可是我亲自冲的,黎小姐不会不给面子吧?”

    黎晓曼瞥了眼她放在茶几上热气腾腾的咖啡,睨向洛瑞勾唇一笑,“洛特助的面子,我当然给。”

    随即她便端起那杯咖啡,一口气就给喝光了。

    咖啡杯一搁,提起包包就走人。

    龙司昊见她毫不犹豫的离开,狭长的幽眸敛的更紧。

    他气质优雅的站起身,目光深沉无比的睨着正欲拉开包厢门的黎晓曼,薄唇轻抿,声音低沉清润,“你要我三分之二的财产,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你,另外,违约金我会让人直接打进你的账户。”

    闻言,黎晓曼纤细的身子微颤,她努力保持着微笑,转身目光平淡的睨着龙司昊,“我开玩笑的,你竟然还当真了?你三分之二的财产我不要了,违约金你照打不误,希望三天之内,你能让我一夜暴富。”

    话落,她拉开了包厢门。

    见状,龙司昊白皙的大手紧握,敛紧了狭长的眸子,目光幽沉晦暗,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掩饰不住的痛楚,俊美的脸上却表情淡然。

    他目光悲痛的睨着她的背影,声音低沉,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既然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我就不说再见了,保重。”

    他的话令黎晓曼的心猛的跌入了谷底,瞬间便红了眼眶,泪如雨下。

    她贝齿紧咬着下唇,努力让她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很正常,低声回了一句,“你也保重。”

    话落,她不走快也不走慢,用最正常平常的速度,姿态高雅的一步一步的离开。

    而她清丽的小脸早已被泪水湿透。

    他连再见都不说了,他真的真的不愿再见她了吗?

    他真的不爱她了吗?

    他们真的就这样了吗?

    心,痛如刀绞,可她知道,她绝不能回头。

    输了爱情,她不能再输了最后的尊严。

    司昊,为什么要在我陷得这么深以后才来跟我saybyebye?

    为什么你要先离开?

    为什么你抽身抽的那么无情?

    龙司昊站在包厢门口,看着她一步一步的离开。

    他狭长的幽眸紧紧的凝视着她纤细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内,他还如同一座屹立不倒的大山一般站在原地,久久都没有收回视线,而他俊美的脸早已被泪水打湿。

    他身后的洛瑞端着一杯咖啡出来,蹙了蹙眉,才抬眸睨向他,“总裁,你真的舍得放弃黎小姐吗?我觉得黎小姐和霍云烯……”

    龙司昊不等洛瑞说完,便收回目光,转身进入了包厢。

    洛瑞见状,端着咖啡跟了进去,“总裁,你的咖啡还没喝,趁热喝,凉了就不好喝了。”

    黎晓曼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御宴楼的,她就像是被抽走了魂魄,目光呆滞的走了出来。

    出了御宴楼,她就觉得头有些晕,视线恍惚,走路时步伐不稳,摇摇晃晃的。

    此时的她双眸红肿,清丽的小脸已被泪水湿透,神色悲楚落寞,但她贝齿却紧咬着下唇,努力不让她自己哭出来。

    这时,先前领她去包厢的那名御宴楼的服务生走了出来,见她走路摇摇晃晃的,便立即上前扶住了她,担忧的问:“黎小姐,你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替你叫车吧。”

    黎晓曼秀眉紧蹙,抬眸睨着服务生说了一句谢谢,便伸手揉着眉心,只觉头越来越沉。

    她想不通她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头晕了?

    她甩了甩头,视线依旧模糊,她的意识在一点点消退,直到完全失去意识……

    体内像是被人放了一把火,燥|热不已。

    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被人下了药。

    “热……好热……”

    黎晓曼口干舌燥的低喃着,清丽的小脸红的异常,她纤细的双手用力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原本盘着优雅发型的长卷发散了下来,她燥|热的身子不停的翻滚,却没发现她此时已经不是在御宴楼外,而是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好热……我要喝水……水在哪里?我要喝水……”

    体内燥热的难受,在大床上翻滚着的黎晓曼突地坐起了身,迷离的目光扫视着四周,映入她眼帘的是陌生。

    “这是哪?”

    她秀眉紧蹙,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然后慢慢下了床。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正要抬步,便因踢到了某物,整个人摔到了地上。

    而她这一摔,倒令她的意识恢复了一些。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她倒是没摔疼。

    紧皱起眉,她侧过头去看她刚刚踢到了什么,却见到了龙司昊。

    她目光迷离的眼眸中盛满了震惊和意外,意识本来就不是很清晰的她脑袋开始犯迷糊。

    她看到了龙司昊?怎么可能啊?

    他们不是不再相见了吗?

    她不是离开御宴楼了吗?这里是哪里?她怎么没来过?

    龙司昊怎么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迷迷糊糊的,她脑袋了冒出了很多疑问。

    难道她是在做梦吗?梦到了龙司昊?

    甩了甩头,她的意识还是不清晰,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她的迷离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龙司昊的身上,见他坐在地板上的地毯上,后背依靠在床尾,俊美的脸有些红的异常,狭长的幽眸闭着,像是睡着了。

    睨着他那张俊美的令人窒息的脸,黎晓曼越是口干舌燥,体内的火越烧越旺。

    好难受,好难受。

    是梦吗?

    司昊,我是不是梦见你了?

    黎晓曼目光迷离的睨着他,眸底闪烁着泪花,却没有上前。

    她以后是不是只能在梦里见到他了?

    抛去他们女儿的死,抛去他对她造成的伤害,她的心里还是爱他的。

    他们之间为什么阻隔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

    这时,依靠在床尾的龙司昊像是醒了,渐渐睁开了狭长的眸子。

    当黎晓曼那张红润的清丽小脸撞进他墨色的瞳眸中时,他的心颤了颤,还以为看见了幻觉。

    他觉得头很沉,身体燥|热难耐,意识朦胧,弄不清楚他是不是在做梦。

    他再次抬眸,睨向了正看着他的黎晓曼,见她泪眼朦胧,他的心紧了紧,眸底映满了对她的心疼。

    黎晓曼离他并不远,突地,他长臂一伸,将黎晓曼拉进了他的怀里。

    “嗯……”由于龙司昊的力度不小,黎晓曼撞进他怀里时,低呼出声。

    娇躯入怀,熟悉的沁香缭绕在鼻间,令身体燥|热难耐的龙司昊越发情动不已。

    他狭长的眸子中盛满了情|欲之火,灼热的似能将黎晓曼化为灰烬的目光紧紧的凝视着娇媚动人的她。

    “晓晓,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他轻喘气,声音沙哑诱人的低喃着,灼烫的白皙大手轻抚到了她滚烫的小脸上,指腹摩挲着她的小脸蛋。

    他的触碰令全身燥|热的黎晓曼感觉到了舒适,她贪恋的紧紧靠在他的怀里,娇躯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

    她越是扭动,龙司昊身体越是燥|热难受,仅仅只是抱着黎晓曼,并不能缓解他的燥|热。

    他白皙的大手摩挲着她的身子,灼热的目光落在了她粉嫩诱|人的唇瓣上。

    他抑制不住的低下了头,攫住了那诱|人的粉嫩双唇,长舌长驱而入,吻的深入而急切,勇猛而热情,如同突然袭来的狂风暴雨。

    意识消退的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意念,他要她,想亲她,想尽情的去疼爱她。

    ——萱萱有话说——

    谁下的药呢?毫无疑问,是洛瑞下的药哈!他要撮合晓晓和龙少。

    小女主龙安妍,龙少和晓晓的宝贝女儿要上场了哈!谢谢宝贝们的支持哈!

    萱萱提示一下,宝贝们不要搞混了,龙安妍是龙少和晓晓的第二个女儿,不是被偷龙转凤的那个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