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不会,消沉下去

    苏奕跟在两人的身后,听到两人的话,眉头也稍稍蹙起,表情深邃,令人猜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黎晓曼见龙司昊就那样离开了,逼退的泪水终是没能忍住,冲眶而出,止不住的滑落。

    她闭上双眸,任凭悲痛的泪水滑落,纤细的双手捏紧,贝齿紧咬着因为心痛而颤抖的下唇,跌坐在了地上,无声的哭泣。

    司昊……为什么?为什么你变的这么快?

    为什么我在你眼里看不到你对我一丝一毫的柔情?

    你对我的爱都到哪里去了?

    你真的真的只是把我当成生孩子的工具吗?你真的从来都没有真正爱过我吗?

    如果你一直都在骗我,你为什么要骗的那么认真?为什么要为我做那么多事?

    为什么要让我误认为你有多爱我?

    黎文博见黎晓曼跌坐在了地上,他蹙眉走上前,蹲下身,双眸紧紧的凝视着她被泪水湿了的小脸,伸手替她擦拭着泪水,声音清朗,夹杂着心疼,“曼曼,别再哭了好吗?你还在月子期,哭多了眼睛会瞎,难道你想变成瞎子吗?”

    黎晓曼抬眸睨了眼正满眼心疼睨着她的黎文博,随即又睨向了身后的墓碑,泪水涌落的更加汹涌,澄澈的眸底溢满了愧疚和自责。

    “对不起!是妈咪对不起你,是妈咪没保护好你,是妈咪没用,对不起……对不起……”

    黎文博见黎晓曼还跪坐在地上,担忧的睨着她,“曼曼,地上凉,我先扶你起来。”

    “不……”黎晓曼睨着黎文博,哭着摇头,“我不起来,文博哥,你不要管我好吗?我想和我的女儿多说说话,我要向她忏悔,是我没有力气生下她,她才会还没出生就窒息而亡了,我……我太没用了,我没用,我没用……”

    “啪……”

    “我没用,啪……”

    黎晓曼满眼的愧疚和自责,边哭着说着,边扬起纤手狠狠的扇她自己的巴掌。

    “曼曼,你做什么?”黎文博见状,急忙捉住她纤细的手腕,溢满心疼的双眸紧紧的凝视着她,“曼曼,我不许你这样伤害你自己,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好吗?”

    “不……不是的,就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力气生下她,她才会因为缺氧窒息而亡,是我害死了她,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我连生孩子都不会,我没用,我是个废物……我该死……”

    此刻的黎晓曼情绪十分的消极,她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在了她自己的身上,认为她是因为没有力气了,才害得她和龙司昊的女儿窒息而亡了。

    黎文博见黎晓曼情绪十分的低落消极,害怕她这样下去会得抑郁症,更怕她会想不开。

    他白皙的大手紧紧的抓住她纤细的双手,双眸心疼的睨着她,“曼曼,孩子的死或许只是个意外,你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你自己的身上,这样你会很痛苦,我相信你,你那么善良,一定不会害死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你和霍云烯……”

    顿了下,他才紧睨着她说道:“总之,曼曼,我相信你。”

    黎晓曼见黎文博也提到她和霍云烯,想到之前龙司昊也提到她和霍云烯,她盈满泪水的双眸怔怔的睨着他,“我和霍云烯怎么了?”

    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都把她和霍云烯扯在一起?

    因为她生完孩子后很虚弱,再加上孩子没了,龙司昊的转变,这些事情都让她一直处于悲痛和伤心绝望中,因此,她还不知道她和霍云烯上了k市头条的事。

    当龙司昊说她怀着他的孩子和别的男人恩恩爱爱,把她和霍云烯扯在一起时,她就开始疑惑了,只是刚失去孩子的她没有刻意去想这件事,觉得疑惑也没问。

    现在再听黎文博这样说,她心中的疑惑更甚。

    见她问起,黎文博猜测她是还不知道她和霍云烯上了头条的事,于是便深睨着她道:“曼曼,等回去我再慢慢告诉你。”

    闻言,黎晓曼没再问下去,而是睨向了墓碑,含泪说了很多自责,愧疚的话。

    直到她在墓前待了一个多小时,天空开始飘雪了,她才在黎文博的搀扶下站起来。

    离开安泰墓园之前,她去看了她妈妈黎素芳,却发现她妈妈的墓碑并没有像霍业宏所说的那样,被人给挖出来了,但她仔细检查后发现她妈妈的墓碑的确是有碎裂的痕迹。

    这说明霍业宏没有说谎,她妈妈的墓碑的确是被人破坏过。

    在黎素芳的墓前也待了很久,直到雪越下越大了,她才和黎文博离开。

    先前离开的龙司昊一直坐在车里,见黎晓曼和黎文博离开后,他才让洛瑞开车。

    坐在驾驶座前的洛瑞睨了眼龙司昊,蹙眉问:“总裁,你真的不打算接黎小姐回水鹭湖了吗?”

    坐在龙司昊身旁的凌黛娜眯起眼眸瞪了他一眼,语带不悦,“死洛瑞,你不提那个黎晓曼不行吗?司昊哥跟她已经彻底的结束了,不会再和她有什么关系了,是吧司昊哥。”

    凌黛娜睨向神色深沉的龙司昊,棕色的双眸中带着一丝期待。

    龙司昊并没有回她的话,单手握拳抵住薄唇低低的咳嗽了两声,才目光深沉的睨着洛瑞,沉声问:“我让你找的项链找到没有?”

    洛瑞蹙起眉,“找到了,如总裁所料,项链果然在黎小姐和霍云烯被记者闯入的那间套房里。”

    凌黛娜睨了睨龙司昊,又睨向了洛瑞,疑惑的问:“什么项链?是司昊哥送给黎晓曼的12克拉的粉钻项链吗?”

    话落,她又睨向了龙司昊,红唇不悦的嘟起,“司昊哥,我对你这么好,你都没送过我礼物,却送了那么贵重的礼物给那个黎晓曼,她呢,有珍惜你送给她的东西吗?”

    龙司昊敛眸,眸光深沉的令人琢磨不透。

    失去了黎晓曼,他觉得多活一天都是多余。

    无法言喻的悲痛如同滔天巨浪一般淹没了他的整个心扉。

    他闭上了狭长的眸子,竭力将痛苦的源泉逼退,心痛的承受着失去黎晓曼的痛苦。

    他以为上天给了他一次机会,在他终于赢得她的心后,上天却又要收回他的性命。

    回去后,黎文博便将他所知道的告诉了黎晓曼。

    黎晓曼听完后,才知道她和霍云烯竟然上了头条,怪不得龙司昊会说那些话,怪不得他会问她项链去哪里了。

    她听完黎文博说完之后,就用手机看了那天的新闻,看到了那条她一直戴着不离身的12克拉的粉钻项链。

    当她盯着手机看时,黎文博就在她的身旁。

    见她看了新闻之后没有任何的言语,不气不恼,他担忧的唤着她,“曼曼……曼曼……”

    听到耳边响起黎文博的声音,黎晓曼这才将目光从手机上移开。

    对上黎文博担忧的目光,她温和一笑,“文博哥,不用担心我,我没事,我不会再消沉下去了,更不会再让自己继续活在悲伤中……”

    说到这,她握住黎文博的手,目光带着坚定的睨着他,“文博哥,你放心,我会振作起来的,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做,我要查出是谁在设计陷害我,我不会放过那个人。”

    见她清丽的小脸上神色坚定,再没有前几天的悲伤和消极,他心里的大石总算是落下了。

    反握住她的小手,他如星的双眸目光温柔的睨着她,温润一笑,“曼曼,我会尽我所能的帮你,我就知道你不会一直消极下去,我心里的曼曼一直是坚强的,坚韧的。”

    黎晓曼见黎文博反握着她的手,看她的目光带着几分她读不懂的炙热,她有些尴尬的抽出了被他握着的手,低垂下眼帘,“文博哥,谢谢你。”

    在她抽出手之时,黎文博眼眸中闪过一抹失落,但很快便被他掩了下。

    他目光温柔的睨着她,伸手动作轻柔的捋了捋她乱了的刘海,声音清朗温润,“不用谢,我说过,你……”

    顿了下,他才温和一笑,继续说道:“你和我爸都是我最亲最爱的人,如果真要谢我,就做到你说的,好好的振作起来。”

    黎晓曼睨着黎文博郑重的点了下头,“我会的。”

    经历了这么多,失去了这么多,她也该成长了。

    她就是一颗坚韧不拔的白杨,就算经历了再多的风吹雨打,也不会轻易的倒下,更不会轻易折腰。

    而她的心志,也因为这些种种的磨练,而变得更加的坚韧。

    她出现在帝华国际酒店的房间,这分明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她的。

    而设计陷害她的人不是霍云烯就是其他人。

    她突然早产,也一定事出有因。

    所以,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查清这件事。

    不管幕后策划人是谁,她都会竭尽全力让那些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从今天来开始,黎晓曼再也不会是以前那个只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柔弱善良,任人欺负的黎晓曼。

    从今以后的黎晓曼,别人敬她一尺,她便回一尺,别人若再敢设计陷害她,她必加倍奉还。

    五个月后御宴楼

    “黎小姐,龙总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

    御宴楼的一名服务生带着黎晓曼上了二楼站在一间名为“花好月圆”的包厢外。

    服务生看着她说完,便离开了,她则是站在“花好月圆”的包厢门口踌躇着要不要进去。

    经过五个月的调整,她无论是心情还是气色都好了很多。

    今天一早,她很意外的接到了龙司昊亲自打给她的电话,约她来御宴楼。

    当时她没有半刻的犹豫,直接答应了。

    她答应的越快,才能越证明她放下了。

    深吸了一口气,她挺直了背,清丽的小脸上带着温雅的笑容,伸手推开了包厢的门。

    这是她第二次进“花好月圆”这个包厢。

    第一次,龙司昊在这里砸钱帮她的家人笼络她的心,也是在御宴楼,龙司昊向她求的婚。

    那时的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

    无法言喻的苦涩在她的心底蔓延开,但她清丽的小脸上依旧带着温雅的笑容,踩着七寸高跟鞋,迈着优雅的步子,气质高雅的走了进去。

    包厢里坐着的不止龙司昊一个人,还有洛瑞和一个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

    她一眼就扫到了坐在沙发上依旧优雅尊贵的俊美男人。

    他一身卡其色的修身西服,气度不凡,只是那张俊美的脸有些苍白,眉宇间略显病态,但却一点也不影响他的俊美和王者般的气势。

    相隔了五个月,再见到他,黎晓曼的心还是颤了颤,无法言喻的酸涩在她的心间蔓延。

    刻意压下了那份怎么也消不去的悲痛,她带着笑容气质优雅的走上前,直接在龙司昊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