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要他,血债血偿

    原本单凭凌黛娜说的话,他是不会放在心上,但他见洛瑞,凌寒夜,苏奕三人刚刚都似乎要阻止凌黛娜说下去,便觉得一定什么有事情发生。

    洛瑞见龙司昊问起,俊眉深蹙起来,神色凝重,“总裁,你一定要知道吗?我觉得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我觉得这件事也太……”

    顿了顿,洛瑞才继续说道:“出乎我的意料了。”

    听洛瑞这样说,龙司昊敛紧了狭眸,目光深沉的睨着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洛瑞紧紧蹙起眉,眼神闪烁,“总裁,你就别问了,又不是什么好事,你知道了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龙司昊目光森寒的睨着他,“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直觉告诉他,他的晓晓突然早产,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洛瑞知道龙司昊的性子,他既然说是给他一次机会,他如果再不说,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他深蹙起眉,神色凝重的睨着龙司昊,“总裁,黎小姐早产是因为在酒店私会……她的前夫霍云烯……”

    听到洛瑞的话,龙司昊眯紧的狭眸中折射出冷戾骇人的肃杀光芒,“你再说一次,晓晓私会谁?”

    见龙司昊的脸色骇人,洛瑞低垂着头,“总裁,我……”

    一旁的凌寒夜看了看洛瑞,随即神色凝重的睨向龙司昊,俊眉也深蹙起,“司昊,你的晓晓和她的前夫被记者拍到在酒店,今天报纸的头条就是他们。”

    闻言,龙司昊目光一寒,白皙的大手紧握,喉咙一阵干痒的他强忍着没咳出来。

    他正准备出病房去看黎晓曼,先前离开的凌黛娜便返了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份她刚买的报纸。

    “司昊哥,你自己看清楚你的晓晓背着你做了什么事。”

    话落,她将手里的报纸塞进了龙司昊的怀里。

    见状,龙司昊敛紧了眸,如画的眉宇间掠过复杂的神色,犹豫了好一会,才将报纸打开,入眼的标题便是“霍氏集团总裁霍云烯与前妻与帝华酒店私会,太过激情致前妻早产。”

    这条新闻说的便是黎晓曼怀胎将近九个月在酒店私会前夫霍云烯,两人旧情复燃,不顾及自己怀孕的身子,与前夫激情纠缠,导致早产。

    这条新闻还配上了几张照片。

    这几张照片都是黎晓曼和霍云烯在帝华酒店套房里,记者闯入时拍到的。

    由于记者闯入时,霍云烯及时用被子盖住了黎晓曼的头,因此,霍云烯的脸看的很清楚,而黎晓曼则是因为被霍云烯用被子蒙住了头,看不到她的脸。

    有两张照片,被子和床上都有血迹。

    其中有一张照片,地上有一条显眼的12克拉的粉钻戒指,这足以证明照片中的被霍云烯紧紧搂在怀里,蒙住头的女人是黎晓曼。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紧紧的凝视着照片上12克拉的粉钻项链,目光锐寒如冰,似开了封的利剑一般犀利,似能将薄薄的纸看出一个窟窿。

    那条12克拉的粉钻项链他自然认识,正是他送给黎晓曼的那条。

    他俊美的脸上覆盖着千年冰霜,神色阴沉的骇人,报纸在他白皙的大掌中被揉成了一团。

    凌黛娜见龙司昊神色骇人,棕眸担忧的睨着他,“司昊哥,别太生气了,为了一个背叛你的女人不值得,没有了黎晓曼你还有我。”

    “你别添乱了。”洛瑞眯起眼眸瞪了凌黛娜一眼,随即俊眉深蹙,睨向了龙司昊,“总裁,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应该先去问问黎小姐是怎么回事比较好,看黎小姐是怎么解释的?”

    被捏成一团的报纸在龙司昊的大掌中掉落,他目光一凛,神色阴戾骇人的如同地狱来的修罗。

    随即他便阔步离开了病房。

    “司昊哥……”

    “总裁……”

    “龙少……”

    凌黛娜,洛瑞,凌寒夜,苏奕四人见状,立即跟了出去。

    刚刚才醒过来的黎晓曼因为知道失去了孩子,现在还在昏迷。

    黎振华,黎文博,霍云烯三人都守在她的病床旁。

    三个人的神色都非常凝重,满眼心疼的睨着晕过去的黎晓曼。

    突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病房里的沉静。

    黎振华见霍云烯的手机响了,他却没接,如墨的双眸一直紧紧的睨着黎晓曼,他看向他说道:“云烯,曼曼有我们看着,你先接电话吧!”

    闻言,霍云烯深睨了黎晓曼一眼,才起身出了病房。

    他将手机拿出来见是龙君澈打的,如墨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疑惑,目光带着几分警惕的睨了下四周,见没有其他人,才接了。

    随即便直截了当的问:“昨天的事是你设计的?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那些记者是你叫来的?你的目的是什么?”

    电话里传来龙君澈低沉醇厚的声音,“你怎么会认为昨天的事是我设计的?倘若真是我,你觉得我会事先不告诉你吗?”

    霍云烯闻言,如墨的双眸紧紧的眯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昨天的事情与你无关?不是你那会是谁?”

    顿了下,他突地想到什么,勾唇问:“难道又是那个神秘人?那些记者是他安排的?”

    “呵呵……”电话那头的龙君澈勾唇一笑,“一点就通,你倒是比我想象中要聪明的多,看来我找你合作,真没找错人。”

    霍云烯从龙君澈的话里听出了一些端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为什么没告诉我?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电话里传来龙君澈听不出任何语气的声音,“和上次黎素芳的死一样,是那个神秘人故意让我知道的,而且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就是告诉你也已来不及了,你不是一直想得到黎晓曼吗?难道你要我告诉你会有记者来,让你提前离开?”

    闻言,霍云烯深蹙了下眉,眯起眼眸问:“那你特意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我是特意提醒你,龙司昊已经知道了昨天你和黎晓曼在帝华国际酒店被记者闯入拍照的事,如果他要是向你动手,你记住就算是被他打死,你也绝不能还手,不仅如此,你还要让他以为黎晓曼背叛了他,如果你想得到黎晓曼,就按照我说的话去做。”

    龙君澈的话令霍云烯俊眉蹙的更紧,他白皙的大手紧握着手机,如墨的眸底闪过一抹犹豫和复杂的情绪。

    随即他勾唇问:“曼曼为什么会突然早产?”

    “这就要问那个神秘人,看来今天的报纸你一定没看。”

    龙君澈顿了会,说了句“记住我刚刚说的话”便先挂断了电话。

    霍云烯则是在他挂断电话后,立即用手机打开了娱乐新闻站,果然见到他和黎晓曼上了头条。

    当他看到“霍氏集团总裁霍云烯与前妻于帝华酒店私会,太过激情致前妻早产”这段标题时,他如墨的双眸紧紧的眯了起来,眸底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就在他去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时,神色阴戾骇人,周身散发着慑人戾气的龙司昊由远及近的阔步走来。

    “龙司昊……”见状,霍云烯收起了手机,目光冰冷凌厉的睨着阔步走近的龙司昊。

    猜测他是要进病房去看黎晓曼,他先一步挡在了病房门口,待龙司昊走近后,冷魅的双眸冷冷的睨着他,“龙司昊,你来做什么?”

    龙司昊见霍云烯挡在病房门口,敛紧的狭眸目光凛冽的睨着他,略显苍白俊美脸上神色阴沉,白皙的大手一把揪住了霍云烯的衣领,“昨天的事……是你设计的?”

    见龙司昊问起了昨天的事,霍云烯冷冷的眯起墨眸,目光凌厉的睨着他,“龙司昊,曼曼本来爱的就是我,是你强行把曼曼留在你的身边,难道你不知道曼曼的心里一直有我吗?昨天的事不是我设计的,我和曼曼是两情相悦的。”

    “两情相悦?”龙司昊目光一寒,声寒如冰,“你说晓晓爱的是……”

    他的喉咙极为的不适,但他竭力忍了住。

    霍云烯目光冷魅的睨着脸色苍白的他,勾唇冷笑,“如果不是,曼曼昨天怎么可能和我在酒店里幽会?怎么可能让我碰……”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龙司昊突然挥起的一拳击中俊脸。

    “你碰了她?”龙司昊此刻狭眸赤红,幽沉的眸底散发着暴戾之气。

    被狠狠击中一拳的霍云烯脸部发青,只觉鼻间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他伸手擦了擦,见白皙的手背上染上了鲜红的血,他目光一冷,紧紧捏住了双手。

    想到龙君澈说的话,他才竭力控制住了想还手的冲动。

    睨着神色阴戾骇人的龙司昊,他声音冰冷,“龙司昊,这一拳就当是我还给你的女儿的,如果不是因为我等不及曼曼生完孩子,不是因为我们情不自禁,曼曼就不会早产,你如果想替你的女儿报仇就尽管动手,我不会还手,但是你记住,过了今天,只要我不死,我绝不会再让你动我一根手指头,更不会再让你纠缠曼曼,她是我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再有机会拆散我们。”

    “你的女人?”龙司昊目光阴鸷慑人,薄唇冷戾的勾起,带着嗜血的味道,“霍云烯,既然你承认是你害死了妍妍,我就让你血债血偿。”

    尽管他重病在身,但对付霍云烯还是绰绰有余。

    倏尔,他目光一凛,白皙的大手掐住霍云烯的脖子,用力的将他扔了出去。

    霍云烯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到了医院走廊的墙壁上,随即便又重重的摔到地上。

    他白皙的大手捏紧,全身的疼痛令他紧蹙了下眉,俊脸上却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他抬起头,冷魅的双眸目光凌厉的睨向龙司昊,勾唇挑衅性的一笑,“呵呵……龙司昊,你就这么点本事吗?看来我以前太高看你了,你也不过如此。”

    他伸手擦了擦唇角溢出的血,白皙的大手撑在地上正欲起身,突地,背上中了一脚,他撑起的身子又匍匐在地上,唇角溢出的血更多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脖子就又被神色阴戾骇人的龙司昊给狠狠的掐住了。

    强烈的窒息感令他皱紧了眉,脸色涨红,唇腔内满是血,染红了他皓白的牙齿。

    “呵呵……”他墨眸目光冷魅的睨着龙司昊,又是一阵冷笑,因为受了伤,语气有些断续无力,“龙司昊,就算你……杀了我,你的女儿……也回……不来了,不过你却要……背上杀人……的罪名,我……我霍云烯……就算死了,有你陪葬,也……值了。

    龙司昊唇角噙着嗜血的冷笑,“就凭你还没这个资格让我为你陪葬。”

    他掐住霍云烯脖子的大手正欲用力,突地他的身后传来阻止的声音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司昊哥,你做什么?不要冲动。”

    随后跟来的凌黛娜睨了眼满嘴是血的霍云烯,立即走到了龙司昊的身旁,纤细的双手抱住他修长结实的手臂,棕眸担忧的睨着他,“司昊哥,你别冲动,你这样名目张扬的杀了他,对你不好,对付这种人,你随便安排几个人暗杀了不就行了,你何必亲自动手?”

    随后跟来的凌寒夜和苏奕也神色凝重的上前。

    苏奕双眉深蹙,黑白分明的瞳眸紧睨着龙司昊劝道:“司昊,黛娜说的对,杀他不需要你亲自动手。”

    凌寒夜睨了眼霍云烯,随即睨向龙司昊,正欲劝他,一道有些苍老但却威严不减的愤怒声音传来。

    “司昊,你给我住手。”

    闻声,凌寒夜转过了身,见出声的是杵着拐杖在管家霍严的搀扶下而来的霍业宏。

    他神色阴沉,精锐的双眼愤怒的看着龙司昊,厉声道:“司昊,云烯再不对,也是你的亲弟弟,你教训教训他也就是了,但你如果想杀了他,那你就先杀了爷爷。”

    见霍业宏来了,龙司昊苍白俊美的脸上表情深不可测,白皙的大手掐住霍云烯的脖子并没有松手,薄唇冷戾的勾起,“他害死了我的女儿,我要他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霍业宏神色阴沉的冷哼一声,“哼……那你是不是也要杀了曼曼?”

    听霍业宏提到黎晓曼,龙司昊目光暗沉几分,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渐渐松开了手。

    他站起身时,身形有些摇晃,险些没站稳,还好的是离他近的洛瑞和凌黛娜扶住了他。

    霍业宏见龙司昊有些不对劲,神色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问:“司昊,你怎么了?”

    龙司昊没有回霍业宏的话,而是目光深沉的睨向了黎晓曼的病房。

    凌黛娜见状,轻蹙了下眉,棕色的双眸担忧的睨着他,“司昊哥,你怎么样?要不我们先扶你去休息一会?”龙司昊推开了凌黛娜,转身走到黎晓曼病房前,顿了下,才伸手推门走了进去。

    黎振华和黎文博在病房里守着黎晓曼,见他进来,正欲出声,龙司昊便让他们先出去。

    待两人出去将病房的门关上后,龙司昊在黎晓曼病床前坐了下来,一双深邃的狭眸紧紧的凝视着她苍白憔悴的脸。

    刚刚对付霍云烯,他耗费了不少体力,本就重病在身的他这会脸色越发苍白,体力有些不支,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他伸出手正欲抚上黎晓曼的脸,却突地咳嗽了起来。

    “咳……咳……”

    他立即收回手,以拳抵住双唇,不让他咳嗽的太大声。

    而黎晓曼像是听到了他的咳嗽声,倏尔睁开了双眸。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