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我要,我的孩子

    怀里的小人紧闭着小眼睛,皮肤发紫,而且皱皱的,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头皮,头和脸都很小,还没有他手掌的一半大。

    孩子刚出生,还没长开,看不出来像谁,但从她漂亮的五官可以看出,小小的她长大以后一定是个大美女,只可惜她没有这个机会长大了。

    睨着怀里没有一丝生命气息的小人,龙司昊狭长的眸子中盈满了悲痛不已的泪水,顺着他苍白俊美的脸滑落。

    心,痛如刀绞。

    他颤抖着手,轻抚着怀里小人已经冰凉的稚嫩小脸,噎声唤着,“妍妍……你睁开眼看看爹地……妍妍……你看看爹地……”

    龙司昊紧抱着没有气息的小人,俊美的脸早已被悲痛的泪水打湿。

    他一直盼着这个孩子出世,从知道黎晓曼怀孕开始,他就在期待着,因为这是他和黎晓曼的第一个孩子。

    可是盼了这么久,以为终于要当爸爸了,以为和她的晓晓有了共同的血脉了。

    可,老天为什么要夺走他女儿的生命?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洛瑞见龙司昊抱着已经没有气息的婴儿悲痛欲绝,他俊眉紧蹙,双眸也湿润了,“总裁,你……你要节哀。”

    凌寒夜也走上前,神色凝重的睨着龙司昊,安慰道:“司昊,别太伤心了,你和黎小姐还很年轻,你们还可以再生……”

    凌黛娜见龙司昊悲痛,伤心不已,她皱眉走上前,也安慰道:“司昊哥,哥哥说的对,你还年轻,孩子没了可以再生……”

    她本想说只要他愿意,她可以给他生上十个八个,但见他处在丧女之痛中,也就没说。

    她这个时候说这话,也太不顾及他的心情了。

    霍业宏,霍云烯,黎振华,黎文博这是第一次见龙司昊如此的悲痛和伤心。

    见他紧紧的抱着没有气息的小人,泪如雨下,极度悲伤的样子,几个人也是神色凝重,都没有出声。

    黎振华红了眼眶,悲伤的哭道:“我们黎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一个接一个的……”

    黎文博的双眸也湿润了,俊脸上神色凝重,安慰着黎振华。

    霍业宏杵着拐杖,走到龙司昊的身前,神色凝重的看了眼他怀里没有气息的小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唉!司昊,别伤心了。”

    霍业宏也是满脸的悲伤,本以为可以看到曾孙子了,结果看是看到了,却已经死了。

    “晓晓……晓晓……”处于丧女之痛的龙司昊没有理会霍业宏,他突地抱着没有气息的小人担忧的喊着,步伐有些不稳的冲进了抢救室。

    “总裁……”

    “司昊哥……”

    “司昊……”

    凌寒夜,洛瑞,凌黛娜,黎振华,黎文博等人也追了进去。

    护士正在为黎晓曼打吊针和清理,见有人闯了进来,便将他们赶出去,但是龙司昊怎么都不肯出去,护士拿他也没办法,只能让他留下。

    当他见到全身是血,脸色惨白憔悴,闭着双眸的黎晓曼时,他心疼不已,担忧不已。

    他们的女儿没有了,他只希望她不要有事。

    他由于悲痛过度,再加上重病在身,一下飞机就赶来医院,一直强撑着才没倒下。

    这会他再也撑不下去,晕倒在了抢救室,怀里依旧紧紧抱着他和黎晓曼的女儿。

    ……

    翌日

    昏迷了一天一夜的黎晓曼这才醒了过来。

    她睁开双眸,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想起什么似的突地抬手抚上自己的小腹,那里平平坦坦的,什么都没有。

    她再也感觉不到孩子的胎动。

    心撕扯般的痛了起来,悲痛的泪水抑制不住的从她澄澈的眸子中滑落。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去哪里了……我的孩子去哪里了……”

    她突地哭着大喊起来,守在病房门口的黎振华,黎文博,霍云烯见她醒了,立即进了病房,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曼曼……你终于醒了。”

    “曼曼……”

    黎晓曼瞪大盈泪的双眸,目光带着一丝期待的睨着黎振华,“舅舅……我的孩子呢?我为什么没看见?”

    她左看了看左边又看向右边,泪水簌簌而落,情绪有些激动起来,“我的孩子呢?孩子去哪里了?我的孩子去哪里了?”

    黎振华,黎文博,霍云烯见她情绪十分激动,三个人的脸色都十分凝重,眼中尽是对她的担忧和心疼。

    黎振华双眼湿润,心疼的看着她说道:“曼曼,你刚醒来,好好休息,其他的就别问了。”

    “不……”黎晓曼哭着摇头,盈满泪水的澄澈眸子紧紧的睨着黎振华,哭着央求,“舅舅,我要看我的孩子,你帮我把孩子抱过来好吗?舅舅,我求你了,我要我的孩子……”

    黎振华紧皱起眉,神色凝重的看着她,“曼曼,你这个孩子怎么不听舅舅的话?你刚生完孩子,身体还很虚弱,还在坐月子,是不能哭的,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就不要问了。”

    黎晓曼见黎振华不说,泪眼朦胧的睨向了黎文博和霍云烯,哭着央求,“文博哥,你们告诉我,我的孩子去哪里了?你们去帮我把我的孩子抱过来好不好?”

    黎文博紧皱起眉,低头不语。

    霍云烯如墨的双眸心疼不已的睨着她,“曼曼,孩子……孩子……”

    见霍云烯吞吞吐吐,黎晓曼心脏一阵阵紧缩,全身发寒,眸底的泪水滑落的更加汹涌。

    “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是不是没了啊?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我要去找我的孩子……”

    她情绪越来越失控,哭喊着坐了起来,下了病床就往病房外跑。

    由于她还打着吊针,这猛的一下床,手背上的针头自然被她拔出了,但她却浑然不知。

    她没跑几步,便因为身体还很虚弱,往地上倒去。

    “曼曼……”

    霍云烯见状,立即上前将她接住,如墨的双眸心疼的睨着她,“曼曼,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呼吸了,你别太伤心了。”

    听到霍云烯的话,黎晓曼僵硬着身子,盈满泪水的双眸怔怔的睨着霍云烯,情绪失控的哭喊着摇头,“不会的,我的孩子怎么会没有呼吸?不会的……你胡说……你胡说……我要去看我的孩子……”

    黎振华盈满泪水的双眼心疼不已的看着黎晓曼,“曼曼,云烯没有骗你,医生说孩子是因为缺氧而窒息的……”

    闻言,黎晓曼泪如雨下,清丽的小脸上表情悲痛不已,失声力竭的哭喊了出来,“不——!”

    她纤细娇小的身子瑟瑟发抖,哭的悲痛欲绝,她才失去妈妈没多久,又失去了孩子,这一连串的打击令她承受不住,哭晕了过去。

    霍云烯,黎振华,黎文博见状,立即喊来了医生。

    而昨天晕倒过去的龙司昊也是此时才醒过来。

    “晓晓……晓晓……”

    他醒来时嘴里一直喊着黎晓曼,狭长的眸子中也蓄满了悲痛的泪水。

    守在他身旁的凌寒夜,洛瑞,凌黛娜,苏奕四人见他醒来,也立即走上前。

    “司昊哥,吓死我了,你总算是醒了,都说了你的治疗不能耽误,你就是不听,非要赶回来,这下好了吧,得不偿失,我都替你不值,你那么爱那个黎晓曼,可是她却……却……害死了你的女儿……”

    龙司昊听凌黛娜这样说,狭眸紧眯,目光凛冽的睨着她,“不许你这样说晓晓,妍妍的死,不关她的事。”

    凌黛娜见龙司昊护着黎晓曼,不满的嘟起嘴,“谁说不关她的事啊!你问问哥哥,问问洛瑞,问问苏奕,要不是她私会她的前夫,你的女儿又怎么会……”

    龙司昊目光一沉,神色阴戾骇人的睨着她,“你说什么?”

    洛瑞俊眉深蹙,见龙司昊神色不对,瞪了凌黛娜一眼,示意她别再说下去。

    凌寒夜也睨向了凌黛娜,示意她不要说下去。

    凌黛娜见状,则是棕眸眯起,不满的瞪了洛瑞和凌寒夜一眼,“我知道你们关心司昊哥,怕他受到刺激,可是那个黎晓曼根本就不值得司昊哥爱,司昊哥那么爱她,可是她背着司昊哥做了什么?”

    话落,凌黛娜站起了身,气呼呼的说道:“你们不让我说我就不说,反正纸是包不住火的,司昊哥总有一天会知道,你们就继续替那个黎晓曼隐瞒,让她继续伤害司昊哥,司昊哥有你们这三个损友真是三生有幸。”

    凌黛娜气冲冲的说完,便离开了病房。

    她是真心想要关心龙司昊,真心爱着他,虽然她嘴上说要不惜一切得到他,可她心里还有一个更坚定的信念,那就是只要她的司昊哥真的幸福,就算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很嫉妒,也很不爽,但她也不会存心破坏,她只希望她的司昊哥真的幸福就好。

    她以为那个黎晓曼是能令她的司昊哥幸福的女人,可是她却竟然背叛了她的司昊哥,还害死了她司昊哥的女儿,她根本就不值得她的司昊哥爱。

    病房里,龙司昊下了床,狭长的幽眸紧眯,目光深沉锐利的睨着洛瑞,凌寒夜,苏奕三人,沉声问:“dinah的话是什么意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