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见红,快要生了

    之后的龙司昊是三天回来一次,有时候是一个礼拜回来一次,越到后面,他回来的次数越少,间隔的时间越久。

    唯一让她安心的是他隔两天就会给她打一次电话,每晚会发信息让她早睡。

    她每天都在思念他中度过,而他每次回来待的时间都不长。

    她有时候会觉得她像某个童话故事里的女主人公,她的王子只会在晚上出现,白天就不见人。

    转眼三个多月过去,她的肚子大的像一个球,早已立春了,天却还很冷,今天还在下雪。

    此时已经怀孕将近九个月的她挺着大肚子,穿着厚厚的大款衣服,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清澈的水眸一瞬不瞬的睨着落地窗外还在飘飞着的雪花,即使是在温暖的室内,可她的心却是凉的。

    没有龙司昊在身边的时候,她少言少语,每天除了按时吃饭,就是站在这落地窗前,望着楼下龙司昊回来必经的一条路,可是望了快将近一个月了,熟悉的俊挺身影却一直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渐渐红了眼眶,澄澈的眸底氤氲起了一层水雾,纤细的双手紧紧的捏着,心中非常的失落。

    司昊,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只给我打电话只给我发信息却不见我?

    泪水终是没能忍住,一滴接一滴的滑落,她纤细的小手撑在落地窗上,紧蹙起眉,清丽的小脸上表情悲伤而失望。

    这时,卧室的门被人推开,她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闻声,她心中一喜,立即转过了身,“司昊……”

    “少夫人,是我!”进来的人是李雪,她见黎晓曼叫她司昊,微微愣了下,才看着她说道:“少夫人,少爷还没回来,这是您要的蜂蜜柚子茶。”

    李雪走上前,将手里的蜂蜜柚子茶递给了黎晓曼。

    黎晓曼接过蜂蜜柚子茶,凑到唇边慢慢喝着,澄澈的眸子中溢满了浓浓的失落。

    见她喝完后,李雪恭敬的接过空了的杯子,看着她说道:“少夫人,我出去了。”

    黎晓曼正欲点头,便听到她放在圆形大床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以为是龙司昊打来的,她有些急切的走向那圆形大床。

    李雪见状,担忧的看着她,“少夫人,我去帮你拿,你小心一些,别摔到了。”

    话落,李雪便急忙走向那圆形大床,先黎晓曼一步拿起了手机。

    然后又急忙走向黎晓曼,将手机递给她。

    “少夫人,手机。”

    黎晓曼有些急切的拿过手机,却见打来电话的并不是龙司昊而是一个陌生号码。

    澄澈眸子中溢满的失落更甚,怔了几秒,她才接了。

    一接通,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道苍老的熟悉声音。

    “曼曼……快来安泰墓园,你妈妈的墓被人破坏了,墓碑被人挖了出来,已经碎裂了……”

    “什么?怎么可能?”黎晓曼闻言,神色大变。

    电话是霍业宏打来的,她听声音就听出来了,只是霍业宏是怎么知道她的号码的?

    顿了几秒,她秀眉紧紧蹙起,“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

    挂断电话,黎晓曼便神色凝重的睨向李雪,“我要马上去安泰墓园,让成叔安排司机。”

    李雪见黎晓曼神色凝重,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她什么都没问,应了一声,便立即奔出了卧室。

    管家成叔听李雪说黎晓曼要去安泰墓园,安排了司机,并让李雪以及两名保镖跟着她一起去。

    原本成叔是想多安排几名保镖跟着,但黎晓曼并不想有太多人跟着她,便没让太多保镖跟着。

    因为雪越下越大,黎晓曼又怀着身孕,司机把车开的很慢。

    坐在后座的黎晓曼又有些心急和担忧,便让司机把车开的快些。

    “少夫人,雪下大了,路滑,开快了会有危险。”

    司机担忧的看着黎晓曼说完,只是提了一点车速。

    坐在黎晓曼身旁的李雪见她坐立不安,清丽的小脸上似乎很是担忧,她看着她疑惑的问:“少夫人,你去安泰墓园做什么?”

    黎晓曼没有回李雪的话,秀眉紧蹙,一直想着霍业宏说的话。

    她妈妈的墓怎么突然就被人给破坏了?

    是谁这么做的?

    安泰墓园是有管理人员的,照常理说,要是有人破坏她妈妈的墓,墓园的管理人员是会阻止的。

    可是,到底是谁竟然敢这么做?

    带着心里的疑问,黎晓曼侧眸睨向了车窗外。

    此时大雪飘飞,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披上了一件白色的雪衣。

    安泰墓园在郊区,道路两旁都是披上银霜的大树,一路上的雪景都很好,只是她此时根本没有心情去看。

    突地,车子像是撞上了什么,司机一个紧急刹车,黎晓曼的身子不由得往前倾,若不是她身旁的李雪及时扶住了她,她挺着的肚子一定会撞到前座上。

    “少夫人,你怎么样?没事吧?”扶住她的李雪担忧的看着她问。

    定了定心神,黎晓曼才看向了李雪,纤细的小手抚上隆起的肚子,“李雪,谢谢你,我没事。”

    虽然嘴上说没事,可是刚刚她的身子往前倾,肚子差点撞到前座座椅上时,她被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脸色煞白,额间脸上都渗出了冷汗。

    到现在她的心还在砰砰砰的狂跳。

    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将近九个月了,胎动非常的明显。

    她每天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她)在她的肚子里闹腾。

    就像在她的肚子里游泳似的,有时候在左边,有时候在右边,有时候还会把她的肚子顶的高高的。

    虽然孩子还没生下来,但是她已经在每天的胎动中和他(她)建立起了情感。

    所以她不希望这个孩子出什么事,否则,她一定会痛苦悲伤死的。

    幸好李雪及时扶住了她,幸好孩子没事。

    此刻对于李雪,她是非常感激的。

    李雪见她向她道谢,她有些不好意思,“少夫人,你太客气了,我扶你是应该的。”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睨着李雪说完,黎晓曼便睨向了一直把车子打不着的司机,疑惑的问:“怎么了?”

    司机转过头来看向黎晓曼,“少夫人,你稍等一下,车子好像出了点问题,我看下。”

    话落,司机便下了车。

    由于雪大,黎晓曼和李雪就一直在车里坐着等。

    只是等了好一会了,司机都没回到车里来。

    而黎晓曼却突然觉得头有些晕,眼皮也越来越重,莫名其妙的犯起困来。

    坐在她身旁的李雪见她精神状态有些不佳,担忧的问:“少夫人,你怎么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黎晓曼伸手扶着自己的额头,睨着李雪轻轻摇头,“我没事,司机怎么还没来?”

    “是啊!都半天了。”李雪看了看车窗外,随即又看着黎晓曼说道:“少夫人,我下车去看看,外面雪大,你怀着孩子不要下来。”

    话落,李雪便下了车,并替黎晓曼关好了车门。

    黎晓曼在李雪下车后,头越来越沉,目光迷离,视线渐渐模糊。

    在她闭上双眸的最后一刻,她见到有人拉开了车门。

    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拉开车门的人是谁,可是却抵不过越来越沉重的眼皮,没看清就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刻入她脑海中的就只有那拉开车门那个人唇角挑起的带着阴险的诡异弧度。

    那个人的身形她有些熟悉,但又觉得十分的陌生,无论她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是谁。

    黎晓曼再醒过来时,是在一阵疼痛中醒过来的。

    而这种疼痛一阵一阵的,就像是快要生了的感觉。

    “唔……痛……肚子好痛……好痛……”

    黎晓曼秀眉紧蹙,脸色苍白,额间,脸上都渗出了汗,颤抖的唇里低喃着痛,当她抬眸看清周围的一切后,她澄澈的眸子中溢满了震惊和疑惑。

    她明明是在车里的,是在去安泰墓园的路上的,什么时候到了房里了?

    而且这房间一看就像是酒店的套房。

    她怎么在这里?

    是谁把她弄来这里的?

    黎晓曼打量着这陌生的套房,这才发现她不止是在房里,而且还是在床上。

    她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突地卧室的门被人推开,一脸急切的霍云烯快速的走了进来。

    “曼曼,原来你真的在这里?你没事吧?”

    霍云烯径直走到了黎晓曼的身旁坐下,双眸担忧的睨着她。

    霍云烯?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太诡异,黎晓曼完全搞不懂是怎么回事,而她的肚子一阵阵的剧痛,她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腹部难以忍受的剧痛令黎晓曼脸色苍白,紧皱起眉,额间,清丽的小脸上汗如雨下,纤细的双手紧紧的捏起,尖锐的指甲抠着手心。

    她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双唇痛的颤抖,语气无力的问:“霍……霍云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霍云烯墨眸疑惑的睨着她,“曼曼,你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吗?”

    他本来是在公司,但是突然接到了帝华酒店前台小姐打来的电话,说她在帝华酒店出了点事,让他来接她,因为事情与她有关,他当时什么都没想,便立即赶来了。

    他见黎晓曼脸色苍白,紧皱起眉,身子瑟瑟发抖,墨眸担忧的睨着她问:“曼曼,你怎么了?脸色怎么会这么差?”

    此时黎晓曼没多余的心思和精力去想其他的问题,她秀眉紧蹙,下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语气无力的道:“我……我肚子好痛……好痛……”

    听她说肚子痛,霍云烯伸手掀开了被子,见床单上有血,他心一惊,墨眸蓄满担忧的睨向痛的汗如雨下的黎晓曼,惊慌地问:“曼曼,你……你见红了,是不是快生了?”

    肚子越来越痛,黎晓曼快要承受不住了,她伸出纤细的双手抓紧了霍云烯的胳膊,澄澈的双眸紧紧的睨着他,轻轻摇头,“我……我不知道,还……还没到预产期……我……啊……好痛……啊……”

    ——萱萱有话说——

    晓晓要生了,龙少爷也会赶回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