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你是,我的全部

    “妈,你不要生气,妈……妈……对不起……”

    ……

    黎晓曼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整天,还发高烧一直说胡话,原本说可能不会回来的龙司昊听到管家说黎晓曼生病了,在医院做完检查的他不等结果出来,便立即赶了回来。

    他赶回来时天已经黑了,此时正坐在黎晓曼的身旁。

    见她紧皱起眉,眼角已经湿润,表情悲伤,在梦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妈,他的心狠狠的揪起。

    他知道她妈黎素芳的死带给了她很大的打击,而他也一直都在调查黎素芳的死,却依旧没有结果。

    像是有人在暗中捣乱,刻意不让他调查出究竟是谁杀死的黎素芳。

    “晓晓……”他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睨着睡的极不安稳的黎晓曼,眸底缀满了心疼。

    伸出手,他正欲抚上她因为发高烧而贴着退烧贴的额头,突地喉咙一阵干痒,他急忙收回手,转过了身,用拳头抵住双唇,轻轻咳嗽了两声。

    黎晓曼因为怀孕的关系,感冒发烧了不能随意用药,因此下午管家让医生来看过之后,给她用的是外用的退烧贴。

    但这退烧贴的效果不是很明显,到了晚上这烧还是没退去。

    摸到原本冰冰凉凉的退烧贴都因为她滚烫的额头而变热了,他俊眉深蹙,替她换了退烧贴,又用温水打湿毛巾后为她擦拭。

    这样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她的高烧才退下来,体温才也慢慢降下来。

    虽然烧退了,可是她依旧睡的不安稳,有时候还会很伤心的低泣。

    龙司昊紧握着她渐渐冷下来的小手,狭长的幽眸一直担忧的睨着她,目光没有离开过一瞬。

    到了后半夜,他的咳嗽开始加重,时不时的就会咳嗽出声,未免吵到黎晓曼,他替她掖好被子后,便起身去了临近卧室的书房。

    翌日一早,他才又回到卧室,坐在黎晓曼的身旁,紧握着她的小手,狭眸紧紧的凝视着她。

    虽然睡了一天一夜,但是她又是发高烧,又是说梦话哭泣,她醒来时便觉得有些累,全身有些无力。

    龙司昊见她醒来,狭眸中划过一抹欣喜,低唤了一声,“晓晓……”

    一睁开眼就看见龙司昊,黎晓曼显得很惊讶和意外,也很欣喜。

    “司……司昊……”

    她准备起来,龙司昊便立即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并把枕头塞到她的身后让她靠着。

    他紧握着她纤细的双手,狭眸担忧的睨着她,“晓晓,你想担心死我吗?”

    见他满眼的担忧之色,黎晓曼心生愧疚,紧蹙起眉,“司昊,对不起,我不会让你担心了。”

    龙司昊伸手轻捋她额前的刘海,目光温柔的睨着她,“还有哪里不舒服?”

    黎晓曼轻摇头,眸带笑意的睨着他,“看见你我哪里都很舒服。”

    “晓晓……”龙司昊眸光动容的睨着她,心却揪痛不已,因为他不能像以前一样每天陪着她。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我还不饿,我想起来了。”黎晓曼睨着他说完,便准备下床。

    龙司昊没有阻止她,伸手将她扶下了床。

    他原本是要陪她去浴室的,但他感觉到了不适,便没陪他进去。

    他一直站在浴室外等着她,狭长的眸子中溢满了痛楚和愧疚,他很想进去帮她,可他又怕突然在她的面前倒下。

    他想给她的是幸福和快乐,他不想把担忧给她。

    突地,他的手机响了,拉回了他的思绪。

    见是洛瑞打来的,他才接了。

    “总裁……”电话里洛瑞的声音是难得的凝重,他唤了一声“总裁”,便停下来不说话。

    听出他的语气不对,像是有很重要的事发生,龙司昊微微敛眸,沉声问:“怎么了?”

    “检查结果出来了,总裁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洛瑞的语气依旧凝重,而且说的小心翼翼的。

    听到检查结果出来了,龙司昊的心里像是突然压进一块大石,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害怕听到检查结果。

    他在乎的不是他的生死,只是害怕他不能陪黎晓曼一辈子。

    他拿着手机的白皙大手一紧,俊美的脸上表情深邃,令人琢磨不透,目光平淡,毫无波澜,声音更是平淡如水,“结果是什么?”

    “是……”电话里的洛瑞十分犹豫,吞吞吐吐的道:“是……晚……晚期,总裁你需要尽快的接受治疗,否则……”

    龙司昊不等他说完,沉声问:“什么晚期?”

    “癌症晚期。”

    简短的四个字就像是宣判了龙司昊的死刑,听到这四个字的他目光一滞,俊美的脸上深邃的表情被浓浓的复杂和悲哀替代,白皙大手中的手机顷刻间便滑落到了地上。

    “砰”的一声,他的心似乎也跟着碎裂了。

    癌症晚期,癌症晚期……

    他的耳边似乎还回响着洛瑞的这四个字。

    他狭眸赤红,唇角悲凉的勾起,原来想要拆散他和黎晓曼的不止是人,还有老天……

    癌症晚期,他还有这个机会和黎晓曼白头偕老吗?还能一直陪着她吗?还能和她一起看着他们的孩子长大吗?

    他想和她相守为什么就这么难?

    在浴室洗漱好的黎晓曼出来见他站在浴室门口,手机却在地上,双眸赤红的吓人,俊美的脸上是从没有过的悲伤和痛恨……

    睨着像是被定了魂站在原地不动的他,黎晓曼眸中溢满了担忧,“司……”

    她正要出声,龙司昊却突地一把将她扯进了怀里,收紧双臂,紧紧的拥着。

    黎晓曼因为他突然的举动微微一怔,她抬眸睨着他还没来得及问他怎么了,他的薄唇倏尔压了下来,急急的吻着她。

    直到吻的她快岔气了,他才离开了她的唇瓣。

    睨着她被吻的红肿的唇瓣,龙司昊微微敛眸,幽深的目光带着迷恋和不舍,以及心疼。

    黎晓曼见龙司昊一直睨着她,她蹙眉担忧的问:“司昊,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龙司昊低下头,与她额间相抵,狭长的幽眸紧紧的凝视着她,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晓晓,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了,你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吗?”

    听着他的话,黎晓曼的心底窜出一阵凉意,莫名的惊慌害怕。

    此时的气氛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令人十分的压抑。

    她抬眸紧紧的睨着表情深邃的龙司昊,轻咬下唇,“司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听好了,如果你敢离开我,我一定不会好好生活,如果你敢死,我就先死给你看。”

    睨着神色坚定的黎晓曼,龙司昊俊美的脸上虽依然表情深邃,但他的心底却是担忧不已,他最担心的就是如果他离开了,她会不好好的生活。

    他白皙的大手轻抚上了她清丽的小脸,目光沉沉的睨着她,“我去公司了,照顾好自己。”

    话落,他慢慢放开了她,敛紧的狭眸目光复杂的睨着她,薄唇轻抿,“晓晓,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他话里透着一股很怪异的语气,黎晓曼很不喜欢很不喜欢他这样的语气。

    他完全放开了她,转身阔步往卧室外走去。

    见状,黎晓曼心一慌,立即喊住了他。

    “司昊……”

    听到身后的声音,龙司昊微顿了下脚步。

    黎晓曼则是见他停下来了,小跑上前从背后抱住了他。

    她眼眶微红,语带哭腔,“司昊,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你为什么总是说那些奇奇怪怪的话?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还是你……”

    龙司昊转过了身,见她红了眼眶,他心疼的拥紧她,“晓晓,别瞎猜,我是什么性格你还不清楚吗?我故意让你紧张一下而已,因为看你紧张我,我会很有成就感。”

    黎晓曼抬眸睨着笑的温柔宠溺的他,眼泪一下子就涌落了出来,“司昊,你不要离开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你是我生命的全部,你如果离开了,就等于带走了我的生命,我即使活着也只是行尸走肉了。”

    见她哭了,龙司昊的心痛的滴血,他拥紧了她,眼眶也湿润了几分,他尽量让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正常,“好,我不离开你,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离开你?我费了不少心,费了不少力,好不容易才把你追到手,我怎么也得让你先伺候完我一辈子才放手。”

    话落,他垂眸目光宠溺的睨着她,伸手替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好了,傻丫头,别哭了,我今天也哪都不去了,陪着你。”

    黎晓曼抱紧了他,微微蹙眉,“司昊,我是不是太粘人了?”

    龙司昊弯唇一笑,“这说明你很爱我离不开我,我陪你下去吃早餐。”

    “嗯。”黎晓曼睨着龙司昊轻点了下头,心里想着既然他不肯说,她就去问洛瑞。

    龙司昊没有食言,又陪了她一天,但是第二天,黎晓曼醒来的时候,他就不在她的身旁了。

    她打给了洛瑞,洛瑞却说龙司昊很好,好得不得了,只是公司太忙了,没办法每天陪着她,让她要体谅一下,男人忙是正常的。

    不相信洛瑞的话,随后她又打给了凌寒夜,结果凌寒夜和洛瑞的说法差不多,都说没什么事,就是公司有点忙。

    后面她还打给了苏奕,结果也是差不多的说法。

    他们的说法越是一致,她便越是觉得可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