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帅的,人神共愤

    抬眸睨着龙司昊阴沉下来的俊美脸庞,黎晓曼的心颤了颤,有些后怕的蹙起眉,“司昊,你……你怎么来了?”

    龙司昊敛紧了狭眸,目光沉幽幽的盯着她,唇角勾勒出的那抹笑充满了危险气息,“我不来怎么知道你和你前夫在一起。”

    他特意加重了前夫两个字。

    “我……”

    黎晓曼正欲解释,龙司昊便放开了她,依然阴沉着脸,目光锐沉的睨着她,“你最好给我一个最完美的解释。”

    话落,他突觉喉咙处一阵干痒,像是害怕黎晓曼看出端倪,他立即转过了身,以拳头抵住双唇,以不让他自己咳出声来。

    他没有停下,径直阔步走向他的劳斯莱斯。

    坐进去之后,猛的发动车子,“轰”的一声就消失在了黎晓曼的眼前。

    见状,黎晓曼撑大了澄澈的瞳孔,有些不敢置信,他竟然就这样走了?

    他就这样走了?

    他真的走了?

    她一整晚没见到他,好不容易见到他人了,话还没跟他说上一句,他就这样走了?

    她眨了眨眼眸,心里觉得有些委屈,好想哭上几秒钟。

    司昊……

    她就像是被丢弃的孩子一样站在原地,双眸可怜巴巴的睨着龙司昊离开的方向。

    霍云烯见她一脸失落的睨着龙司昊消失的方向,他俊眉深蹙,“曼曼……”

    黎晓曼目光一冷,“shutup!”

    随即她便前走去,没走几步,便见一辆熟悉的车由远及近的奔来,随即在她的身前停下。

    坐在车里的人是洛瑞,他推开了车门,挑眉笑睨着黎晓曼,“黎小姐,上车。”

    随即他又眯起眼眸睨向了霍云烯,“霍总,请你离黎小姐远些,她注定会成为你的大嫂。”

    霍云烯冷冷勾了下唇角,墨眸目光凌厉的睨着洛瑞,“是吗?等着瞧。”

    洛瑞瞥了霍云烯一眼,没再与他说什么,而是又睨向了黎晓曼,“黎小姐,先上车吧。”

    “嗯!”黎晓曼睨着洛瑞轻点了下头,便坐进了他的车里。

    洛瑞伸手替她关上了车门,又替她系好了安全带,才发动了车子。

    边开车,他边睨着黎晓曼问:“黎小姐,你怎么会和那个姓霍的在一起,还来了你舅舅家?”

    黎晓曼拧紧了秀眉,将她是怎么遇到霍云烯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洛瑞听完后,眯起了眼眸,“原来是这样,那个霍云烯还真是不要脸,阴魂不散啊!黎小姐放心,只要你给总裁说清楚了就没事了。”

    黎晓曼睨着洛瑞再次点了下头,有些疑惑的问:“洛特助,你和司昊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洛瑞挑眉睨着黎晓曼笑的有些神秘,“这个黎小姐就不用多问了,山人自有妙计,只要黎小姐你是在这个地球上,总裁就一定能找到你,外面风大,我先送黎小姐回去。”

    话落,洛瑞想到龙司昊身体有些不对劲的事,本想告诉黎晓曼,龙司昊有可能中了芥子毒气。

    但话到嘴边,他转念一想,又觉得检查结果还没出来,还没确定的事如果现在告诉她,只会让她担心。

    而且他们总裁也下命令了,不许他们向黎晓曼透露半句他身体不适的事,他也不敢违抗命令。

    黎晓曼见他突然不说话了,睨着他问:“洛特助,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洛瑞挑了挑眉,眯起眼眸睨着她,“黎小姐,总裁应该是去公司了,我先送你回去。”

    霍云烯见黎晓曼坐洛瑞的车离开了,他因为想知道黎晓曼的具体住址,便跟踪在洛瑞的身后。

    但洛瑞似乎早就察觉到有人跟踪他,他在市区里转了一大圈,甩掉霍云烯后,才送黎晓曼回水鹭湖。

    这期间,黎晓曼知道他在故意绕圈子,但也没有问他原因,因为她的心思一直都在龙司昊的身上。

    龙司昊说要她给他一个最完美的解释,她正在想,要怎么解释才算完美。

    洛瑞将她平安送回水鹭湖岛别墅后,便离开了。

    回到别墅后,黎晓曼听管家说了才知道之前送她去安泰墓园的那个司机并不是提前回来了,而是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走开了一下。

    恰巧的是那个司机刚开着车走开了一会,她和霍云烯就去了停车场。

    而霍云烯则是趁机说要送她。

    现在想起来,她觉得司机突然的离开或许与霍云烯有关,更或者,霍云烯今天会出现在安泰墓园根本就不是一个巧合。

    这些事她并没有想太多,因为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等龙司昊回来,然后给他一个最完美的解释。

    等人是最痛苦的。

    她左等右等,等到了天黑也没能等到龙司昊回来,期间她也打过电话过去,和昨天一样又是龙司昊的秘书接的,并告诉她,龙司昊亲自在接见一个重要客户。

    连续两天龙司昊都没回别墅,而黎晓曼每次打过去都不是他本人接的。

    第三天她便开始故意绝食,并放言龙司昊不回来,她就不吃饭,他什么时候回来,她就什么时候开始吃饭。

    其实,为了肚子里的宝宝着想,她偷偷吃过了,她只是以绝食来逼龙司昊回来。

    此时,她正坐在她和龙司昊卧室里的圆形大床|上,在她的身前站在六名女佣。

    这六个人,每个人手里都端着吃的。

    除了她们,还有别墅的管家成叔。

    七个人正在劝她用餐,而不管他们怎么说,她就是不吃。

    管家成叔神色凝重的看着她,“少夫人,我已经打电话给洛特助了,少爷应该马上就会回来,你先吃一点,你还怀着孩子,不吃饭怎么行?”

    黎晓曼微微蹙眉,地垂下了眼帘,“成叔,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不见到司昊的人我什么都不会吃。”

    六名女佣听到她的话,面面相觑,神色各异。

    其中一名女佣叫李雪,与先前千方百计的想勾|引龙司昊的陈兰十分友好。

    她见黎晓曼怎么都不肯用餐,胆小的她低着头,颤颤巍巍的劝道:“少……少夫人,你……你要是不吃,少……少爷会辞了我们的,我……我们好不容易才能进来这里,少夫人,请你体谅我们一下。”

    另一名女佣也低着头,劝道:“少夫人,你就吃一点吧!你要是不吃,少爷会生气的。”

    “少夫人……你就吃一点吧!”

    “少夫人……”

    ……

    六名女佣又七嘴八舌的劝了起来。

    见那六个女人又开始轮番的劝起来了,黎晓曼依然不吃,澄澈的水眸则是一直睨着卧室门口的方向。

    女佣李雪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补血安胎乌鸡汤走到黎晓曼的身前,颤颤巍巍的喊道:“少夫人,这是厨房炖的乌鸡汤,你喝一点。”

    “我不喝,拿走。”

    由于黎晓曼一直看着卧室门口,因此没注意到李雪端着的补血安胎乌鸡汤递到了她跟前来,她说着纤细的小手下意识的挥了下。

    “啊……”

    因为她这一挥手,李雪手里端着的补血安胎乌鸡汤被打翻,热腾腾的补血安胎乌鸡汤洒落在了她的双手和双脚上。

    听到李雪的尖叫声,黎晓曼立即将目光收了回来,睨向了李雪。

    此时的李雪紧皱起眉,表情痛苦,被打翻的补血安胎乌鸡汤泼洒到了她的手脚上,因为乌鸡汤还很烫,因此,她的双手已经被烫红了。

    见状,黎晓曼站起了身,澄澈的水眸中划过一抹愧疚,秀眉紧蹙,“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看看你的手。”

    随即她便要去看李雪的手,李雪见状,则是连连后退,满是歉意的说道:“少夫人,不……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黎晓曼眸带歉意的睨了她一眼,随即又睨向了管家,“成叔,麻烦你送她去看一下医生。”

    李雪闻言,看着黎晓曼很不好意思的连连说道:“少夫人,不用了,不用去看医生了,我真的没事,我自己抹点药就好了。”

    黎晓曼见她紧皱起眉,又睨了眼她烫红的双手,深蹙起眉,“成叔,麻烦你了。”

    管家看了看李雪,随即看着黎晓曼微微颔首,“少夫人不用担心,我马上送她去医院。”

    成叔刚带着李雪离开卧室,听说她绝食的龙司昊就阔步走了进来。

    见到龙司昊,黎晓曼的眼眶红了几分,她站在原地,一双澄澈的水眸紧紧的睨着他那张令她这两天想的都快要发疯了的俊美脸庞。

    在卧室里的五名女佣在见到龙司昊回来后朝着他恭敬的颔了下首便自觉的出了卧室。

    龙司昊阔步走到黎晓曼身前站点后,狭眸深睨着她。

    见她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他突地倾下了俊挺的身躯,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挑她的下颚,目光温柔的睨着他,弯唇一笑,“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是不是觉得我比前几天更帅了?”

    熟悉的脸,温柔的目光,温柔的声音,温柔的笑容,令黎晓曼没抑制住的眼泪瞬间便掉了下来。

    “是很帅,帅的人神共愤,帅的天地都失色了。”

    话落,她便扑进了龙司昊的怀里,纤细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他,“司昊,我错了,我不该不等你回来,不该不跟你说一声就去安泰墓园,不该在霍云烯跟去我舅舅家里后,没有赶他走,我不该跟他说话,不该让他出现在我三步之内,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吗?不要再不回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