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太阳,西边出来

    他眼角渐渐湿润,目光悲伤不已的睨着她,“曼曼,我只是想为你做点什么,难道连这都不可以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后悔,有多想弥补我的过错?我每天都活在悔恨和痛苦之中,我只是希望能够为你做点什么来弥补我对你的亏欠,我只是想通过为你做点什么来减轻我心里对你的愧疚,我只想能好过一些,为什么你就不肯成全我?你当是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你让我为你做点事好吗?”

    话落,他双手抱住了黎晓曼的双肩,双眸中蓄满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顺着他的俊脸滑落,语带悲伤和悔恨,“曼曼……我求你,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好吗?我并不是一定要你再接受我,你哪怕只是让我送送你,关心你一下,我也能好过很多,我知道我做了太多的错事,我知道我伤透了你的心,我不值得你原谅,你就当是可怜我,施舍我好吗?我不想活在悔恨和愧疚自责之中,你这么善良,为什么就不能发发善心,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他终日都活在悔恨,痛苦,愧疚,自责,悲伤之中,他已经快喘不过气了,他只想能够有一个赎罪的机会,这样他至少不用再那么悲伤,那么愧疚,那么自责了。

    最让他悔恨不已的是他亲手把深爱的她推给了别的男人,他恨不得将他自己碎尸万段。

    黎晓曼因为他的这一番痛不欲生的话,抬眸怔怔的睨着他,见他那张俊脸已被悔恨愧疚的泪水打湿,她的秀眉轻蹙了下,将他冷冷的推开。

    如果换作是一年前,他这番话足以撼动她的整个心扉,还会令她心疼不已,可是现在,她除了觉得他真的很可悲可怜可憎以外,就没有别的情绪了。

    他已经无法令她动容了。

    她的心已经完完全全被龙司昊占据了,此生此世,她所有的情绪,喜怒哀乐都只为龙司昊。

    她的笑容只为他绽放,只为他快乐。

    她清丽的小脸上表情冷漠,目光清冷的睨着他,“我有司机送我,我不需要你送。”

    话落,黎晓曼便不再理会霍云烯,转身径直离开。

    当她走到安泰墓园停车场时,她扫视了一圈后,发现刚刚送她来的司机竟然不在,连停车位上的那辆车也没了。

    她秀眉轻轻蹙起,难道司机已经先回去了?

    随后跟来的霍云烯见她站在原地蹙起眉,墨眸睨着她疑惑的问:“曼曼,怎么了?没看见送你来的司机吗?”

    黎晓曼眯起眼眸睨了眼霍云烯,依然没有理会他,自己走出了安泰墓园,去路边拦车。

    霍云烯见状,立即开着他的黑色宾利出了安泰墓园,停在等车的黎晓曼身旁。

    他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推开,如墨的双眸温柔的睨着她,“曼曼,上车,你的司机不在,你又怀着身孕,一个人打车不安全,你现在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黎晓曼住在水鹭湖,霍云烯并不知道,他以为她住在红花苑,曾去那里找过她,但去了后才知道,她已经不住在那里了。

    而黎晓曼住进水鹭湖别墅后,就很少出来,其他人没有通行证也进不去那里,霍云烯自然不知道她住在那里。

    黎晓曼并没有坐进霍云烯的车里,她不会再和霍云烯有任何的瓜葛,而她也知道龙司昊很介意霍云烯,所以她更不会和霍云烯再扯上一点点的关系。

    等了一会,见有车过来了,她招停后,便直接坐了进去,她先给黎振华打了个电话,确定他现在的住址后,才让的士司机送她去。

    从黎素芳的葬礼过后,这半个月她一直在水鹭湖没有去看过她舅舅,所以她趁今天出来了,正好再去看看她舅舅。

    毕竟现在,她的亲人除了龙司昊和肚子里的宝宝,就只有黎振华这个舅舅和表哥黎文博了。

    霍云烯在见黎晓曼宁愿打车也不肯坐进他的车里,他悲伤心痛的一拳砸到了挡风玻璃上,心无法言喻的痛。

    随即他发动车子,跟了去。

    因为黎素芳的事,黎文博辞了在御宴楼的理财经理职位。

    黎振华还没从黎素芳逝世的悲痛中走出来,也就没在御宴楼做面食了。

    他收的几个徒弟都让他给放了假。

    不过在御宴楼的这短短几个月,黎家面食的名头不但打响了,还赚了一些钱。

    原本黎振华和黎素芳是想着用这些赚来的钱加上他们的积蓄在市中心买一套公寓,但还没去看房子,黎素芳就逝世了,这件事也就搁下了。

    半个月前,黎振华和黎文博就搬出了御宴楼,两个人在外面租了一间三室两厅的套房,就在御宴楼附近,相距不足两百米。

    120平的套房还算宽敞,而且价格也不是很贵。

    因为黎晓曼提前打了电话,知道她会来的黎文博提前便在约定好的地点等她。

    见黎晓曼从的士车里下来,他立即走上前,伸手去扶了她一下。

    黎晓曼站稳身后,抬眸睨着他抿唇浅笑,“文博哥,谢谢。”

    黎文博正欲出声,突地一辆黑色宾利在黎晓曼身后不远处停下,从车里下来的人正是霍云烯。

    见到霍云烯,黎文博的俊眉深蹙了下,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曼曼……”听到身后响起霍云烯的声音,黎晓曼转过了身,见下车后的他正朝着她走来。

    她神色微惊,眯起眼眸目光清冷的睨着他,“你来做什么?”

    不管黎晓曼的脸色有多冷,霍云烯依然笑的温柔,“曼曼,我来看看舅舅。”

    话落,他又睨向了黎文博,礼貌的一笑,“文博,舅舅在家吧?”

    黎文博睨着霍云烯礼貌的点了下头,“在,霍总,你这是……”

    霍云烯睨着黎文博又是礼貌一笑,“文博,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不用这么客气,还是叫我名字云烯。”

    黎文博和霍云烯同年,霍云烯只比黎文博大了三个月,两个人小时候因为黎晓曼也有些交集。

    只不过黎文博个性比较内敛,且自顾自学习,很少与人为伍。

    他是个学霸,在学习方面非常优秀,原本是有机会出国留学深造的,但他却放弃了。

    若问原因,不外乎是因为放心不下他嗜赌成性的爸爸黎振华,以及姑妈黎素芳。

    最重要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放心不下他所谓的“表妹”黎晓曼。

    黎文博见以往毕竟冷傲的霍云烯此时却放低了姿态,笑脸迎人,他俊眉轻蹙,礼貌的道:“霍总,既然来了,上去坐坐。”

    霍云烯见黎文博让他上去坐坐,心里自然是很乐意的。

    他正欲说好,一旁黎晓曼便语气淡漠的道:“文博哥,你让不相干的人上去做什么?”

    话落,她便目光越发清冷的睨向霍云烯,“霍总,你就别上去了。”

    “曼曼,我只是去看看舅舅而已,这都不行吗?”霍云烯满眼的悲色,一双墨眸紧紧的睨着黎晓曼。

    黎晓曼没有理会他,而是睨向了黎文博,“文博哥,我们上去。”

    随即她走在了前面。

    黎文博则是睨着霍云烯礼貌的颔了下首,便转身追上了黎晓曼。

    黎文博和黎振华所租的套房在十楼。

    知道黎晓曼会来的黎振华早就等在门外,所以一出电梯门,黎晓曼便见到了等候在门外的他。

    才短短的半个月而已,他就憔悴了不少,人也似乎老了许多,双眼红肿,很明显是哭久了的缘故。

    “舅舅……”见到黎振华,黎晓曼鼻头一酸,水眸中氤氲起一层水雾。

    黎振华见她红了眼眶,立即走上前,拉着她的小手,“曼曼,先进来。”

    就在黎晓曼随着黎振华进门时,霍云烯的声音又在她的身后响起。

    “舅舅……”

    又听到霍云烯的声音,黎晓曼的眸底腾出了一丝怒气和对他的厌恶。

    他怎么就阴魂不散了?

    黎振华转身见霍云烯竟然也来了,他有些意外。

    “霍总……”他惊讶的看着霍云烯,“你怎么来了?”

    霍云烯见黎振华客气的唤他霍总,他有些不适应,以前是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他不想在黎晓曼的亲人面前摆架子,不想再在黎晓曼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墨眸笑睨着黎振华,客气又亲切,“舅舅,你和文博一样,叫我云烯就可以了,你叫霍总,叫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黎振华见他变得很亲和,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他又是一阵惊讶和意外。

    以前的霍云烯,可是从来都不会理会他们这些在李雪荷口中所谓的“穷亲戚”的,更别说是这么亲切随和的和他说话,让他直接叫他名字了。

    霍云烯见黎振华惊讶且意外的看着他,他心里觉得十分尴尬,以前的他那是因为对黎晓曼心存误会,所以才会对她的亲切家人都很冷淡,甚至是有些看不起。

    但是现在误会解除了,他自然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他深睨了眼黎晓曼,随即睨向了黎振华,尴尬且愧疚的道歉:“舅舅,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好,我对你的不敬之处,还请你原谅。”

    黎振华没想到霍云烯竟然会放下他的总裁架子来跟他道歉,他更是意外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以前心高气傲,冷漠待人的霍家少爷,霍氏的总裁竟然给他道歉了,他是不是听错了?

    还是他看错了,站在他眼前的不是霍云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