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芥子气,毒剂之王

    龙司昊办公桌上的文件全被她给扔到了地上,就在她准备砸电脑时,总裁办的门被人推开,洛瑞,凌寒夜,苏奕走了进来。

    “就是她,她是个神经病,把她带走。”

    洛瑞进来后,侧身睨着随后进来的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说道。

    这几个男人自然是来自本市的精神病院。

    几个人上前,向龙司昊微微颔首过后,便将正要砸电脑的夏琳已经拖走。

    “放开我……你们做什么?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砰……”

    办公室的门被洛瑞一脚踢过去关上,夏琳的疯吼声被阻断在了门外。

    随即他走到龙司昊的身前,笑睨着他问:“总裁,夏琳解决了,那雷洋怎么处置?”

    “你自由发挥,这里交给你们,我回去看看晓晓。”

    龙司昊目光沉沉的睨着洛瑞说完,便站起了身,往办公室外阔步走去。

    可他刚走几步,突然一阵眩晕袭来,视线一阵模糊,顿下脚步的他身躯摇晃,眼看着就要倒下去,洛瑞,凌寒夜,苏奕三人见状,神色担忧的立即走上了前。

    洛瑞和苏奕同时伸手扶住了他。

    “总裁,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要不你歇会再回去看黎小姐不迟。”

    洛瑞神色担忧的睨着龙司昊说完,便和苏奕一起扶着他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洛瑞就伸手指着龙司昊的鼻间,惊讶的出声,“总裁,你怎么流鼻血了?”

    闻言,脸色依旧苍白的龙司昊微微蹙眉,察觉到他的鼻间似有温热的红色液体流出,他目光微沉,正欲伸手去抽纸巾,身旁的苏奕快速的抽出纸巾给他。

    坐在他对面的凌寒夜俊眉蹙起,棕眸目光略带一丝疑惑的睨着他,“龙少,你怎么会突然流鼻血?上火不可能,现在已经入冬了,因为太累了,这也不太可能,你以前又不是没累过,再累的时候你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你的身体可是一向都很好,从来没出现过晕倒的情况,更不会无缘无故流鼻血,我觉得,为了安全起见,你应该去检查下。”

    洛瑞睨着脸色苍白,精神状态一下子差了许多的龙司昊,蹙眉说道:“总裁,我也觉得你应该去检查下,你突然流鼻血的确是有些怪异。”

    闻言,龙司昊俊眉深蹙,想要起身,却还是有些全身无力。

    他自己的身体他很清楚,最近这段时间,他都会出现头晕,偶尔很想咳嗽,身体无力的情况。

    但这几天都是很轻微状况,他也没在意,只是今天要严重一些。

    坐在他身旁的苏奕神色凝重,想到什么似的睨着他说道:“司昊,难道是因为你体内的芥子毒气没有清除干净?”

    “芥子毒气?”洛瑞和凌寒夜闻言,同时睨向了苏奕。

    “苏少,你说清楚点,总裁怎么会中了芥子气的毒?芥子气可不是小玩意,芥子气病毒会在人的体内不断分裂癌细胞,还会加快癌细胞的扩散速度,妈呀!这可是会死人的,总裁,你不会得了绝症吧……”

    说到这,洛瑞一脸哭相的睨向了龙司昊,“总裁,你可不能死,我可不想白发……哦不!我可不想黑发人送黑发人。”

    如洛瑞所说,芥子气是要人命的致癌物,被称为“毒剂之王”,人体内摄入芥子气,红细胞和血小板会不断减少,导致人的身体基因突变,发生癌病变,还会加快癌细胞的扩散速度。

    癌症不比感冒,就算是在今天这个高科技的发达社会,癌症仍然属于绝症。

    听到洛瑞的话,凌寒夜抽了抽唇角,棕眸瞥向了洛瑞,“又不确定是芥子气引起的,你别在这里乱说,吓到龙少就不好了。”

    话落,他抬眸睨向神色凝重的苏奕,蹙眉问:“司昊怎么会中了芥子气的毒?”

    他话音落下,精神状态恢复的差不多的龙司昊从沙发上站起了身,眯起的狭眸目光深沉的睨着沙发上的另外三个人说道:“我先回去看晓晓。”

    “总裁,你的身体没事了吗?要不我送你。”洛瑞也站起了身,俊眸担忧的睨着他。

    龙司昊则是连头都没回,径直离开了总裁办。

    洛瑞和凌寒夜见他完全不把他身体出现异常这件事当回事,两人都深蹙眉,睨向了坐在沙发上同样神色凝重的苏奕。

    “苏少,你还没说总裁怎么会中了芥子气的毒的?”

    洛瑞重新坐了下来,俊眸担忧的睨着苏奕问。

    苏奕则是深蹙起眉,神色越发凝重的说道:“是前段时间在摩尔多瓦对付奥古斯特的时候,他手底下的人投的烟雾弹是经过改良的芥子气爆弹。”

    “芥子气爆弹?”洛瑞拧起俊眉,俊脸上写满了担忧,他没想到他上次担忧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

    奥古斯特是比多雷斯这个国际罪犯还要危险的人物,奥古斯特贩毒,走私军火,还私藏了化学武器,没想到是真的。

    芥子气不是小玩意,能被称为“毒剂之王”,绝对不能小看了它。

    凌寒夜睨着神色凝重的洛瑞和苏奕,蹙眉说道:“等龙少回来公司,必须让他先去医院检查一下。”

    洛瑞和苏奕点头,赞同凌寒夜所说。

    水鹭湖别墅

    此时的黎晓曼正在午睡,龙司昊白天在公司,她除了吃饭散步,就是睡觉。

    从公司回来的龙司昊直奔三楼他和黎晓曼的卧室。

    与在公司里不同的是,此时的他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样子,整个人看上去和以往一样神采奕奕的。

    一袭阿玛尼银灰色修身西服,卡其色斜条纹领带,气质高雅,举手投足间贵气十足,俊美绝伦,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足以令全天下女人都为他疯狂的迷人气息。

    听到卧室里突然响起沉稳的脚步声,睡的不是很熟的黎晓曼立即醒了过来。

    当她睁开双眸坐起身,见进来的人是龙司昊时,她有些惊讶的瞪大了双眸。

    “司昊,你不是在公司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龙司昊径直阔步走到她的身旁坐下,狭长的幽眸紧紧睨着她,弯唇一笑,语气温柔,“我想你了,回来看看你。”

    他简短的一句话令黎晓曼的心里就像是被灌了蜜一般,甜丝丝的。

    她纤细的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抬眸目光温柔深情的睨着他,“司昊,我也想你。”

    龙司昊狭眸中缀满了笑意,低下头亲吻了下她的唇瓣,声音低沉清润,“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去公司去了。”

    黎晓曼微微蹙眉,满眼的不舍,“你不是刚回来的吗?不多待一会吗?”

    将她眼眸中的不舍收进眸底,龙司昊微微敛眸,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抚平她皱起的眉,唇角噙着宠溺的笑,“晓晓,我回来就是想看看你,现在看过了,我当然要回公司去了,怎么?你很舍不得我?”

    黎晓曼不想隐藏对他的情感,她睨着他用力的点了点头,“不舍得。”

    见她点头承认,龙司昊缀进狭长幽眸中的笑意更浓了几分,他将她拥进怀里,低下头与她额间相抵,目光温柔宠溺的睨着她,“那我再多陪你一会。”

    “嗯!”黎晓曼抬眸目光温柔的睨着他,凑上双唇在他的唇上印了一吻。

    她正欲离开他的唇瓣时,龙司昊突地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紧紧压迫着她的唇瓣,加深了这个吻。

    就在两人吻的正激烈时,龙司昊突觉喉咙处一阵干痒,他俊眉轻蹙,迅速离开了黎晓曼的唇瓣。

    黎晓曼见龙司昊突然放开了她,她迷离的目光有些不解的睨着他,“司昊,怎么了?”

    龙司昊单手握拳,轻轻抵住他的薄唇,不让他咳出声来,但是他越是忍耐,喉咙越发痒的难受。

    他极力忍着,不让黎晓曼看出端倪,睨着她宠溺一笑,“晓晓,我没事,我去下浴室。”

    话落,他起身大阔步往浴室走去。

    黎晓曼见状,秀眉紧紧蹙了起来,不明白他怎么了。

    她也下了床,走到了浴室门前,推了推门,却发现龙司昊在里面把浴室的门锁住了。

    “司昊……”她轻唤了一声,蹙起眉,担忧的问:“你到底怎么了?”

    浴室里,龙司昊双手撑在盥洗台上,俊眉紧皱,以拳抵住菲薄的双唇,不让他自己咳嗽出来。

    因为他知道黎晓曼就站在浴室门外,他不想她担心。

    “晓晓,我没事,我一会就出去。”

    话落,他没能忍住,一连低咳了好几声,等他平息下来,抬眸睨向盥洗台上的镜子时,却发现他的唇瓣上竟有血迹。

    他心中暗自一惊,垂眸见他的白皙的手上也染上了血。

    他狭长的幽眸中暗潮涌动,俊美的脸略显苍白,如画的眉宇间掠过一抹复杂与悲色,难道真的是芥子毒气残留在了他的体内?

    他突觉身子有些无力,双手用尽全力的撑在盥洗台上,以确保他自己的身子不会像在公司时突然倒下。

    他微微侧过身,狭长的幽眸紧紧睨着浴室外的方向,幽沉的眸底划过一抹悲痛和慌色,如果真的是芥子毒气残留在他体内,那他还能活多久?

    ——萱萱有话说——

    宝贝们对夏琳的下场还满意吧?很感谢为萱萱打赏和投**的宝贝们,祝宝贝们幸福快乐每一天,为了不浪费宝贝们的阅饼,萱萱就不在正文里感谢宝贝们了,么么,多出来的这点题外话没有超过三百字,是免费的,所以宝贝们放心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