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疯喊,夏琳疯了

    误会解除了,龙司昊近半个月都在调查黎素芳被杀的这件事。

    但是半个月下来,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每当他即将要查出一些端倪的时候,线索就突然断掉了,这不禁让他怀疑杀害黎素芳的凶手很有可能就潜伏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由于霍云烯的身体差不多已经恢复了,他也就没再管理霍氏了,这半个月他一直都在te坐镇。

    他白天在公司,但是每天晚饭之前必准时回别墅陪黎晓曼用晚餐,散步。

    每晚睡觉之前,必定会用听诊器亲自听胎心,确定黎晓曼肚子里的胎儿正常后,才会拥着她入睡。

    他是一个很负责很用心的好爸爸,对宝宝很用心,对黎晓曼更用心。

    虽然杀害她妈妈的凶手还没找到,但是她这半个月一直保持着健康的心态孕育她和龙司昊的宝宝。

    因为他的爱,她很幸福,没有了妈妈,她还要他。

    总裁办公室里,龙司昊坐在真皮座椅上,头微微后仰,微微阖着狭长的眸子,目光深沉的令人琢磨不透。

    “总裁……”

    随着总裁办的门被推开,洛瑞,凌寒夜,以及苏奕三人走了进来。

    龙司昊睁开眸,幽沉晦暗的目光睨向了进来的三人,沉声问:“查的怎么样了?”

    洛瑞耸了耸肩,凌寒夜和苏奕也蹙起了眉。

    一看他们的表情,龙司昊就知道黎素芳的死还是没有进展。

    他敛紧眸,目光变的肃杀而凛冽。

    洛瑞走上前,俊眸笑眯成一条线,挑了挑眉,“总裁,黎素芳的事先放一边,夏琳来了,说想见你一面,不知道总裁是见还是不?”

    闻言,龙司昊目光一寒,薄唇冷戾的勾起,声音沉冷,“让她进来,顺便给精神病院打个电话。”

    洛瑞挑了挑眉,“总裁要把她送进精神病院去?不过我看她是有点像个神经病。”

    话落,他便亲自出了总裁办,将等在外面的夏琳带了进来。

    自从上次婚礼被取消过后,夏琳就被夏青荣赶出了夏家,不许她再踏进夏家一步。

    刘茹华也因为她丢尽了颜面,在其他豪门太太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在她被夏青荣赶出家门时,也没替她说什么好话。

    不过刘茹华虽气愤夏琳丢尽了她的颜面,还是在夏琳被刚出来后偷偷塞给了她一张卡,让她住在了酒店。

    但是现在刘茹华给她的那张卡被夏青荣给冻结了,她取不出钱,身上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住在酒店里每天都要用钱,霍云烯她是不能找他借,于是就来找龙司昊了。

    原来的她是一身的名牌,化着浓艳的妆,但被赶出夏家时,什么都没能带出来。

    所以,今天的她穿着一条长袖,能遮住脚裸的淡黄色针织连衣裙,还戴着蓝色围巾,将她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连头都包住了。

    她素颜没有化妆,头发没有像以前那样打理,只是用一根皮筋绑着,松松垮垮的,额前的刘海遮挡住了眼角,两鬓的头发也挡住了半边脸,而且头上还包着围巾,露出小半张憔悴苍白的脸,整个人看上去瘦了很多,完全失了以往名门千金的气质,很像是一个山野里来的村姑。

    洛瑞打量了她一番,眉眼带着笑意,挑了挑俊眉,“夏小姐,你这是角色扮演吗?还别说,你这村姑扮的可真像,要不是早就认识你,知道你是夏氏集团掌权人夏总的千金,我还以为你就是从乡野来的村姑呢,嗯,好看,太特么好看了,夏小姐,就你这杠杠的气质,实在太适合你身上这套衣服了,你要是不这么打扮,不这么穿,就太对不起你自己太对不起这身衣服了,真不是谁都有本事能把这件衣服穿出乡土味道的,你很棒,真的。”

    他话音落下,一旁的凌寒夜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他朝着洛瑞竖起了大拇指,“洛瑞,真有你的,说的太对了,哈哈……”

    洛瑞带着暗讽损人的话以及凌寒夜放肆的笑声都令夏琳心里头气愤不已,但她掩饰了下去,没有发作出来。

    她睨向了龙司昊,低垂下了头,一双暗淡无神的眼眸瞬间便湿润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一脸的委屈,咽声道:“龙总,我有话想和你私下说,你可不可以让他们先出去?”

    龙司昊微微敛眸,幽深暗沉的目光睨向了洛瑞,凌寒夜,苏奕三人,示意他们先出去。

    三人会意,什么都没说,转身先离开了总裁办。

    夏琳见办公室里只剩下她和龙司昊了,她走到龙司昊两米长的檀木办公桌前,突地跪了下来,泪如雨下的哭道:“龙总,我被我爸爸赶出来了,你可不可以帮我……”

    不等她说完,龙司昊目光一凛,森寒冰冷的声音响起,“我凭什么要帮你?”

    见他神色冷漠,目光讳莫如深令人琢磨不透,夏琳微怔了下,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龙总,我们可是站在一条线上的,你不帮我谁帮我?”

    龙司昊眯紧的狭眸目光锐寒冰冷的睨着她,冷冷勾唇,“我什么时候和你站在一条线上过,我怎么不记得?”

    夏琳又是一怔,双眸有些不敢置信的睨着冷魅无比的龙司昊,“龙总,是你说要帮我得到霍云烯,是你教我怎么改变,霍云烯他才会喜欢,我中枪,在医院天台上跳楼,这些都是你教我做的,这还不算是站在同一条线上吗?既然你可以无条件的帮我得到霍云烯,你为什么不可以继续帮我回到夏家?只要你肯帮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只要我能做到,真的,龙总,你相信我,只要你帮我,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什么都可以做,我可以帮你擦办公桌……”

    夏琳越说越激奋,站起身从包里拿出一条手巾就在龙司昊身前那张两米长的檀木桌上使劲的擦。

    她的神色有些异常,边使劲的擦着办公桌,还边看着龙司昊笑,“龙总,你看我,我擦的很干净,我还可以帮你整理文件,我做过霍云烯的秘书,这些我都会。”

    随即她又手忙脚乱的整理着龙司昊办公桌上本来就整理的很整齐的文件。

    她这一动手整理,倒还整理的乱七八糟。

    期间,她包住头和脖子的围巾散下来了,她神色惊慌的停下来,立即又用围巾包裹着她自己的脸。

    她神色异常,穿的严严实实的,就像是怕被人看到她哪里似的。

    她这样的举动如果和前不久她和霍云烯婚礼上的那段被龙司昊曝光的不雅视频联系起来,就想的通了。

    不雅视频里的她和雷洋都是一丝不挂,被所有的宾客都看光了,现在神色异常的她觉得没脸见人,把她自己从头到脚裹的严严实实的,生怕再被人看到她哪个部位。

    龙司昊端坐在真皮座椅上,狭眸目光冷漠的睨着精神似乎已经有些失常的夏琳,优美的薄唇冷戾的勾了起来,声音冰冷,“你真以为我在帮你?”

    正在整理自己围巾的夏琳听到他的话,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没说话。

    龙司昊冷魅的眯起眼眸,目光阴鸷森冷的睨着她,唇角勾出嗜血的冰冷弧度,“从一开始我就在算计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嫁给霍云烯吗?因为我要在你最幸福的时候将你送入万丈深渊,让你尝尝从天堂跌下地狱的滋味。”

    夏琳闻言,瞪大了瞳孔,怔了好一会,才疯了似的怒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龙司昊目光阴鸷骇人的睨着她,也不隐瞒她,冷冷勾起唇角,“你觉得呢?我就是要你失去所有,痛不欲生,身败名裂,这就是你伤害晓晓要付出的代价……”

    说到这,他冷冷的站起身,凛凛的身躯气势迫人的逼近她,白皙的大手突地箍住了她的脖子,阴鸷骇人的目光盯紧了她,“你的噩梦才刚刚开始,我会让你这辈子都不得安宁,直到死为止。”

    话落,他白皙的大手一松,夏琳就像个被抽走了魂魄的破碎娃娃一样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龙司昊无情森冷的冷漠话语令她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恐惧,彻骨的寒意从她的脚心袭上头顶。

    她身子瑟瑟发抖,满眼惊恐的看着龙司昊,颤抖着苍白的双唇,“你……你……我……我知道了,是你……是你陷害我的,我和霍云烯婚礼上的视频是你搞的鬼,是你毁了我,是你……是你……”

    夏琳的情绪开始失控,大喊大叫起来,双眼腥红,一副恨不得要把龙司昊生吞活剥的样子。

    突地,她从地上爬了起来,疯了似的冲向龙司昊,“是你……是你毁了我,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是你陷害我的,你毁了我,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我要杀了你……”

    龙司昊见她冲过来,身形微微一闪,便躲了开。

    夏琳见状,不死心的再次扑向龙司昊,嘴里疯喊着“我要杀了你”,但她根本就靠近不了龙司昊,更别说是对龙司昊动手。

    见根本就碰不到龙司昊,她就开始疯了似的砸东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