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视频,永久删除

    沉默了好一会,霍业宏才目光谨慎的看着黎晓曼,神色比刚刚更加凝重,“曼曼,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与司昊有关,爷爷都希望你不要让别人知道,尤其是你的舅舅,不要让他们乱说,这会对司昊不利,我想你也不希望司昊被警局调查!”

    听到霍业宏的话,黎晓曼抬眸怔怔的睨着他,澄澈的眸底闪烁着复杂的情绪,依旧紧抿着粉唇没有出声。

    见她不说话,霍业宏拿起她纤细的小手,轻拍着她的手背,“曼曼,爷爷知道这样说很自私,也对你的妈妈很不公平,请你体谅爷爷的心情,爷爷就司昊和云烯两个孙子,爷爷不希望他们出事,在这件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爷爷希望你暂时不要对外人提起你妈妈的死因,你不是很爱司昊吗?你肚子里还有司昊的孩子,你不希望司昊去坐牢吧?”

    黎晓曼低垂下眼帘,“爷爷,就算我不说,文博哥不说,你能保证医院那些人不说吗?”

    霍业宏深看着她,“曼曼,只要你答应爷爷不说,至于医院那些人的嘴,爷爷自会想办法封住。”

    闻言,黎晓曼一震,清澈的水眸惊讶且悲伤的睨着他,哭着说道:“爷爷,可那是我的妈妈啊!她死的不明不白,我如果连她的死因都不去查清楚,我还配为人子女吗?”

    “唉!”霍业宏又深叹一口气,神色无比凝重的看着黎晓曼,“曼曼,爷爷问你,如果你妈妈的死真的与司昊有关,你会把司昊告上法庭吗?你舍得让他身败名裂吗?”

    霍业宏的话把黎晓曼问住了,她的脸色瞬间煞白几分,紧咬着粉嫩的唇瓣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真的与龙司昊有关,她会怎么做?

    之前她没想过这个问题。

    一边是养育她的妈妈,一边是深爱着她,她也爱着的男人,而且还是她肚子里宝宝的爸爸。

    妈妈和龙司昊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舍一不可。

    可如果她明知道自己的妈妈死的不明不白,也不查清楚,她怎么对的起生她养她的妈妈?

    但如果事情查清楚了,与龙司昊有关,她难道要将他告上法庭吗?她又怎么忍心让他身败名裂,怎么忍心和他对薄公堂?

    此刻的她陷入了从没有过的两难之中,她回答不了霍业宏的话,只是无声的哭泣着。

    霍业宏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轻拍着她的肩膀,“曼曼,好了,爷爷也不多问了,爷爷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做,你好好保重身体,医院的事,爷爷会处理好,你的表哥,爷爷就拜托你让他不要乱说话了。”

    话落,他站起了身,杵着拐杖出了病房。

    出来后的他神色凝重的看着脸色憔悴了许多的龙司昊,“进去好好安慰曼曼吧!其他的事,爷爷会替你处理好。”

    闻言,龙司昊微微敛眸,目光深沉的睨着他,“处理什么?”

    霍业宏双手握着拐杖,神色严厉几分的看着他,“还能是什么事?”

    顿了下,他才又语带深意的说道:“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霍家的子孙,我不会让人败坏你的名声。”

    随即他在随同他来的林嫂的搀扶下离开了医院。

    洛瑞在霍业宏离开后,蹙眉睨向了龙司昊,“总裁,你爷爷这意思,好像也以为你是杀了黎小姐妈妈的凶手?”

    龙司昊敛紧了眸,目光深沉幽暗的睨着洛瑞,神色冷魅渗人,“这件事苏奕查的怎么样了?”

    洛瑞眉头蹙的更紧,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还没进展,对了,有件事有进展了,医院的监控系统恢复正常了,视频录像可以调出来了,总裁是要现在去调还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道清细且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就现在……”

    闻声,他侧过了身,见黎晓曼正站在病房门口,他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问,“黎小姐,你怎么出来了?”

    黎晓曼深蹙了下眉,抬眸睨向了表情深邃的龙司昊,粉唇轻抿,没有出声。

    龙司昊微敛的狭眸凝视了她一会,才拉起她的纤细小手,眸光柔情的睨着她,弯唇一笑,“好,我们现在就去。”

    对上依旧温柔深情的目光,黎晓曼的心微微一紧,低垂下了眼帘,紧紧回握住了他白皙的大手,冲着他轻轻点了下头。

    原本普通人要在医院的监控室调取录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须得由院长,医生,监控系统专家等人许可才行,但龙司昊不是普通人,因此他们没有经过院长,便直接进入了监控室。

    他们进去后,监控人员才告诉龙司昊医院的监控系统虽然已经恢复正常了,但是监控画面不是很清晰,而且监控画面还断断续续的并不完整。

    当监控人员正在调取黎素芳出事前她的病房里和走廊上的视频时,黎晓曼纤细的小手捏了起来,清丽的小脸上渗出了冷汗,心里有些慌张起来,她害怕一会看见她不想看见的。

    他身旁的龙司昊察觉到她绷紧了神经,十分紧张,他狭眸紧紧的凝视着她,俊眉深蹙,低唤一声,“晓晓……”

    听到他低沉清润的温柔声音,黎晓曼睨了眼调取视频的监控人员,深蹙了下眉,才抬眸睨向了龙司昊和洛瑞,“司昊,洛特助,你们可以先出去一下吗?我想先看,然后你们再看。”

    闻言,龙司昊英挺的俊眉蹙的更紧,幽沉的眸底闪过一抹失落,目光深沉的睨着她,沉默了好一会,才沉声应道:“好,洛瑞,我们先出去。”

    洛瑞深睨了眼黎晓曼,什么都没说,随着龙司昊离开了监控室。

    黎晓曼则是在他们出去后,便仔细的问了监控人员,她妈妈出事前的视频是保存在哪个文件目录,视频名称是什么,要怎么永久的删除。

    她在问这些的时候都是从侧面问的,监控人员并没有起疑。

    她问这些只有一个目的,因为她害怕一会看见对龙司昊不利的东西。

    了解情况后的黎晓曼说想自己一个人看,监控人员因为她和龙司昊的关系,也没强硬的非待在她的身边盯着她,立即说是去冲杯咖啡,走开了一下,但并没有离开监控室。

    黎晓曼则是趁他走开了,立即将他先前调取出来的视频打开了播放。

    如那个监控人员所说,监控画面很不清晰,模模糊糊的,全是雪花,走廊的视频根本就完全看不清楚。

    她没作多想,立即将她妈妈在病房里出事前的视频打开。

    不是很清晰的监控画面里龙司昊和她妈妈好像在说什么,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医院的监控系统没有装监听器的原因,她听不到声音,因此也不知道龙司昊和她妈妈究竟在说什么。

    监控画面断断续续的播放到了后面,她见原本坐在病房沙发上的龙司昊走到了她妈妈的病床前。

    龙司昊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很冰冷,而她妈妈则像是在生气,而且还很激动的样子。

    紧盯着监控画面,黎晓曼的心是从没有过的紧张和害怕,砰砰砰的跳个不停,额间和清丽小脸上都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就连她紧张的捏紧的手心也沁出了汗。

    突地,监控画面卡住了。

    见状,黎晓曼愣了下,正欲伸手调快进,监控画面又突然继续播放了,但只播放了几秒,便又卡住了,这次正好停在了龙司昊掐住她妈妈黎素芳脖子的那一瞬。

    这个画面卡了一会,便又恢复了播放,但后面的画面根本看清楚,又出现了雪花。

    黎晓曼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怔怔的坐在那里。

    睨着掐住自己妈妈脖子的那只白皙大手,黎晓曼脸色瞬间煞白无比,澄澈盈亮的瞳孔倏尔撑大,眸中盛满了震惊和不敢置信,悲痛和失望的晶莹泪水冲眶而出,似黄河泛滥一般怎么也止不住。

    她眸含簌簌而落的泪水,不住的摇头,不……不……司昊……为什么?为什么真的是你?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要将你告上法庭吗?

    将悲痛失望的泪水往肚里咽,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将画面反复的往后倒,每一次都停在龙司昊掐住她妈妈脖子的那一个画面上。

    不知道倒了多少次,她再也没有勇气看下去,眸中悲痛失望的泪水簌簌而落,模糊了她的视线。

    司昊,你怎么可以对我妈妈下手?你怎么可以?

    你让我以后要怎么面你?还怎么和你继续在一起?

    你不知道妈妈的死会让我有多伤心吗?你不知道我妈死在你的手里,我会有多痛苦吗?

    你知不知道当你掐住我妈脖子的那一刻,你就掐断了我们的关系。

    你怎么忍心亲手掐断我们的关系?你怎么忍心啊?

    司昊,那是我妈妈啊!你怎么下的了手?

    她的心已经痛的要粉碎了,连每呼吸一下都难受的似要窒息。

    生怕自己哭出声来,她伸出手捂住自己颤抖着的粉嫩双唇。

    当见到刚刚走开了一下的那名监控人员端着咖啡返回了,她心里一慌,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将眸底的惊慌极力的掩饰下去,随即按那名监控人员所说的慌忙将这段会对龙司昊极其不利的监控视频彻底的永久的删除。

    ——萱萱有话说——

    萱萱每天保底更新五千字,会时不时加更哈!明天六一,今天加更九千,还有,萱萱以后会在评论区感谢宝贝们的打赏,文文现在进入转折阶段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宝贝们放心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