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你没,权利阻止

    听到黎素芳不悦的话语,黎晓曼这才回过神来,她从龙司昊的怀里出来,转过身睨向脸色十分难看的黎素芳,秀眉紧蹙,“妈,我……”

    黎素芳脸色冰冷,别过脸去没有看黎晓曼,冷声说道:“你要是真……舍不得他就跟他走,以后不要……再来看我了,我……我没你这个女儿。”

    黎素芳冷淡的话语听在洛瑞的耳里,也是一阵惊讶与疑惑,他像是没听清似的,挑眉睨着病床上脸色难看的黎素芳,笑着问:“黎妈妈,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可以吗?对了,这是我们总裁特意……”

    不等洛瑞说完,黎素芳便冷着脸说道:“拿走,霍家的东西,我不需要,霍家的人……我也不想看见,请你们……离开。”

    “妈……”黎素芳毫不客气的话令黎晓曼拧紧了眉,她睨了眼她,又抬眸睨向了龙司昊,澄澈的眸底划过一抹担忧,语带歉意,“司昊,对不起!我代我妈向你道歉,她不是故意的,你别往心里去。”

    龙司昊微微敛眸,锐沉的目光带着深意的睨了眼病床上的黎素芳,随即又目光温柔的睨着黎晓曼,弯唇一笑,“晓晓,不用向我道歉,我没有这么小气……”

    说到这,他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声音低沉清润,“傻丫头,哭成这样是有多想我?”

    黎晓曼见他不但没有因为她妈妈的话生气,反而还有心思说这样的话,她唇角禁不住微微抽了下,差点破涕为笑。

    不过她心里的悲伤和担忧也因为他这句语气戏谑的话而消散了不少。

    “司昊……”她轻咬下唇,刚刚才抑制住的泪水又抑制不住的滑落下来,她伸手紧握着他的白皙大手,转身睨向病床上的黎素芳,目光坚定,“妈,我不会离开司昊,请你祝福我们。”

    黎素芳看了眼她和龙司昊紧握着的手,又别过了脸去,神色冰冷,“我说了,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了,也不想管了,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非要和他在一起,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妈。”

    洛瑞听到黎素芳的话,倒抽一口气,先是一阵诧异,随即一双俊眸不敢置信的睨着她,笑着问:“黎妈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竟然会反对黎小姐和总裁在一起?你别忘了,如果没有总裁,黎家面食就不会有今天的名气,你……你这不等于是过河拆桥吗?”

    黎素芳依旧是冷着脸,回过头目光不悦的看向洛瑞,“难道因为恩情,我黎素芳就要卖女儿吗?”

    洛瑞的唇角抽了抽,俊眸笑眯成一条线,“黎妈妈,你言重了,这和卖女儿根本就扯不上关系吧?黎小姐和总裁是真心相爱的,你同意他们在一起这叫祝福,再说你之前不也是同意的吗?你这突然变卦也变得太莫名其妙了。”

    一直没出声的龙司昊敛紧了眸,目光锐利深沉的睨着冷着脸的黎素芳,薄唇勾出高深的弧度,“我想知道你不同意晓晓和我在一起的理由是什么?”

    黎素芳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但很快她又掩下了这抹神色,目光冷漠,满脸不悦的看着龙司昊,“我不管……你是姓龙……还是姓霍,你身上始终流着……霍家的血,这就是理由。”

    洛瑞挑了挑眉,“黎妈妈,你这算什么理由啊?就算总裁身上流着霍家的血又怎么样?总裁又不拿霍家的,又不吃霍家的,又不用霍家的,说白了,总裁除了和霍家有血缘关系以外,可以说是毫不关系,你完全可以当他是龙家人,再说了,就算总裁是霍家人又怎么了?你和霍家有仇啊?”

    不管洛瑞怎么说,黎素芳依旧冷着脸,态度不悦,她侧过身躺在病床上,冷冷的说道:“你们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们。”

    黎晓曼闻言,心中一阵揪痛,秀眉紧紧的蹙起,“妈……”

    见黎素芳背对着自己没有应声,黎晓曼更加悲伤心痛,她抬眸睨向了龙司昊,眉头蹙的更紧,“司昊,你……你先回去吧!我会想办法说服我妈的。”

    他们已经分开十几天了,现在还要继续分开,龙司昊自然不愿意。

    他敛紧了眸,目光深沉的睨着她,薄唇轻抿,“晓晓,你们先出去,我和你妈谈谈。”

    “你和我妈谈谈?”黎晓曼有些惊讶,她睨了眼病床上你背对着她的黎素芳,又抬眸睨向了龙司昊,澄澈眸底划过一抹担忧,“司昊,我妈她现在在气头上,还是等我说服她了,你再和她谈好吗?”

    她怕她妈和龙司昊起冲突,也怕她妈会对龙司昊说一些难听的话,毕竟现在她妈很不待见龙司昊。

    龙司昊见她十分担忧,狭长的幽眸目光温柔的睨着她,弯唇一笑,“晓晓,乖,先出去,你放心,我不会和你妈起冲突,我只是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嗯?”

    黎晓曼抬眸深睨了会龙司昊,轻蹙了下眉,便点头和洛瑞,以及黎文博一同出了病房。

    龙司昊见病房里只剩他和黎素芳了,他敛去了眸底的笑意,俊美的脸上线条冷硬下来,目光深沉锐冷的睨着病床上侧躺着的黎素芳,声音沉冷,“说吧!你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话落,他气质高雅的在病房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双冷戾渗人的狭长眸子紧眯,周身散发着危险的肃杀气息。

    侧躺在病床上的黎素芳只觉身上莫名其妙的生出了寒意,她不禁哆嗦了下身子,掩下了眼中龙司昊带给她的一丝惧怕,声音冰冷,语气有些无力,“我能有什么目的?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们霍家的人……心机这么重,这么会……算计吗?我和你没有……什么话好说,请你……离开。”

    龙司昊微微勾唇,狭长眸子中的冷戾渐渐退却,被一抹令人琢磨不透的深邃替代,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你没有权利阻止我和晓晓在一起,别忘了,你不是晓晓的生母。”

    黎素芳转过了身,目光冷漠的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龙司昊,苍白憔悴的脸上带着一抹冷笑,“那你去告诉……晓晓,就说我……不是她的亲妈,说她从小……就被她的亲生父母……抛弃了,让她不必……在乎我这个养母……的死活,只要你……不怕她伤心,就尽管去说……”

    说到这,她冷哼一声,继续说道:“你……支开曼曼,不就是怕她知道……我不是她的生母吗?你也怕她伤心,所以……才一直瞒着她。”

    闻言,龙司昊目光一寒,狭长的幽眸危险的眯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以居高临下之势睥睨着她,优美的薄唇勾出冷戾的弧度,声音冰冷,“看来我以前小看了你,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什么目的反对我和晓晓,我都娶定了她,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够分开我们,也没有人能够左右我们的决定,我相信晓晓,她不会因为你的反对而离开我。”

    “曼曼她很孝顺……”

    黎素芳的话令龙司昊冷冷眯起了眼眸,目光寒戾的睨着她,“那又如何?”

    黎素芳冷着脸看向他,“她不会……不管我的死活。”

    闻言,龙司昊阔步上前,目光深沉犀利的睨着她,薄唇勾出冷魅的弧度,“怎么?你还想以死相逼?”

    他没想到以前看着和善,沉默寡言的黎素芳竟然会突然阻止他和黎晓曼在一起,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特殊原因。

    黎素芳目光充满了怨恨的看向了龙司昊,情绪有些激动,“你是霍家人,我……我不会让曼曼嫁给你,我不会,就算是死,我也要……阻止你们在一起。”

    龙司昊冷冷勾唇,眯紧的狭眸目光寒戾的睨着她,声音沉冷,“就凭你还没这个本事来阻止我要做的事,你可以不祝福我和晓晓,但你最好别试图左右晓晓的决定和想法,否则,就算你是晓晓的养母,我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你。”

    听到龙司昊的这番话,黎素芳心里还是有些惧怕,但她的脸色更冷了,情绪越发激动,“我知道你……不简单,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我黎素芳……这辈子从来不争……不夺,从来都是……听天由命,也从不妄想……改变什么,但是这次,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不会……让曼曼嫁给你,绝不会,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龙司昊因为她的话,敛紧的狭眸目光阴鸷渗人,神色阴沉,白皙的大手紧握,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眸底散发着浓重骇人的戾气,声音冰寒刺骨,“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黎素芳冷冷一笑,“那你就要杀……我就不信……你敢动这个手,我……我不管怎么说都是……曼曼的养母,你不敢,你不敢杀我……”

    “呵呵……那就试试。”龙司昊目光一凛,白皙的大手骤地掐住了黎素芳的脖子,唇角勾出嗜血冷魅的弧度,“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