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晓晓,想我想的?

    蹙了下眉,黎晓曼正欲进去,便见黎素芳正好醒来了。

    想到她让她和龙司昊分开的事,她的秀眉就蹙的更紧,准备迈进去的脚收了回来。

    进去之后,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放弃龙司昊,她做不到,但是她又不想再惹得她妈妈生气。

    此刻的她处在了两难之中。

    醒来的黎素芳见到夏青荣,脸色立即冷了下来,冷声冷调的道:“你来做什么?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听到病房里黎素芳冰冷的话,黎晓曼微怔了下,清澈的水眸有些惊讶的睨着病床上冷冰冰的她。

    在她的印象中,自从夏青荣背叛她后,她对夏青荣的态度就像是在对待一个陌生人,不冷不热,既不冷脸相待,也不热脸相迎,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冷冰冰过。

    她发觉到她妈妈这次病后,性格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以前清浅淡漠的性子现在变得有些易怒易激动了。

    夏青荣也因为黎素芳冰冷厉色的态度愣了下,随即紧皱起眉,眼底的愧疚和自责更浓烈,“素芳,我听说你病了,特意来看看你,你对我这么凶做什么?我给你买了……”

    黎素芳不等他说完,神色越发冰冷严厉的看着他,眼里腾出怒气,“把你的东西拿走,滚……滚出去。”

    “素芳……”夏青荣满脸愧疚的看着黎素芳,本还想说什么,但见她脸色越来越冷,他紧皱起眉,“好,我走,我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一定要保重好身体。”

    话落,他便站起身转身离开。

    “把你的东西给我拿走!”黎素芳见他买来的东西还在,起身抓起放在她病床旁边小柜子上的礼品篮就直接扔向了夏青荣,正好不偏不倚的砸中了夏青荣的腰背部位。

    夏青荣被这一砸,整个人往前扑去,跪趴在了地上,背上传来的疼痛令他紧皱起了眉。

    “妈……”黎晓曼见状,立即进入了病房。

    “曼曼……”半跪半趴在地上的夏青荣见黎晓曼进来,先是一惊,随即便试着从地上爬起来,但他像是被砸重了,还没站起来,腰闪了下,整个人又跌趴在了地上。

    “爸……”见状,黎晓曼心一惊,“爸”这个字冲口而出,她没作多想,立即上前去扶他。

    随后进来的黎文博也立即上前去帮忙。

    夏青荣则是因为黎晓曼刚刚冲口而出的那个“爸”字,心中是既震撼又欣喜,布满愧疚之色的双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曼曼,你……你刚刚叫我什么?”

    自他和黎素芳离婚后,她就没有再叫过他爸爸,此刻再听到这声许久没听到的“爸爸”,他竟震撼的眼眶湿润了。

    黎晓曼刚刚是一时口快才叫出那个“爸”字,见夏青荣再问起,她蹙了下眉,松开了他,目光平淡的睨着他,“夏总,我妈不欢迎你,请你以后别再来了。”

    想到夏青荣一直有腰疼的毛病,她轻蹙眉,声音依旧冷漠,“你最好是去找医生看看,别到时候那里出了问题来找我妈。”

    她的这句话若外人听来一定会觉得苛刻,但夏青荣是她的爸爸,对她的性格颇为了解,自然听出她苛刻的话语中隐含着对他的关心。

    知道她这个女儿嘴硬心软,夏青荣也不点破,他们之间的关系想要变回以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他看着黎晓曼笑着点了下头,“我知道了,我会去看,我不打扰了。”

    话落,他皱眉看了眼根本就不想理会他的黎素芳,便微微弯着腰,神色凝重的离开了病房。

    夏青荣前脚刚离开,病床上的黎素芳便让黎文博将地上夏青荣带来的礼品篮拿出去扔了。

    黎文博本还想替夏青荣说两句话,但见黎素芳态度坚决,他也就什么都没说,拿着礼品篮离开了病房。

    黎晓曼在他离开病房后,坐到了黎素芳的病床前,见黎素芳的额头上缠着白纱布,脸色惨白,她秀眉紧蹙,低垂下眼帘,澄澈的眸底溢满了愧疚,“妈,对不起!”

    黎素芳看了她一眼,便别过了脸不去看她,声音冰冷,且有些语气无力,“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妈说什么……你也不愿听了,你以后……别再叫我妈,我受不起,你走吧!别再这里坐着,我黎素芳命贱,还没这个……资格让你这个霍家未来的……少夫人来照顾我,何况你还怀着身孕,要是你和霍家……未来的小少爷……有个什么,我可赔不起。”

    黎素芳的这一番话令黎晓曼的心一阵阵的痛,她伸出手握住黎素芳的手,清澈的水眸目光复杂的睨着她,眸底氤氲起泪雾,“妈,你别这样说好吗?你这样说是在伤我的心,对不起!我不能听你的和司昊分开,我是真的爱他,我不想放弃他,也不能放弃他。”

    黎素芳听她这样说,冷冷的收回了手,苍白的脸上写满了失望,“就当我……没养过你,不听我的,你就走,永远都不要……再来见我,我也不想再见到你,我……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黎素芳说到最后,眼里流露出悲伤,眼角也湿润了,泪水顺着她苍白的脸滑落。

    “妈,你……你不要哭好不好?”黎晓曼惊慌的睨着黎素芳,澄澈的眸底也漫出了晶莹的泪滴,她伸出手想要替黎素芳擦拭掉眼泪,可黎素芳却不让她碰她。

    “我不用你管,我没你……这个女儿,你走,永远都……不要再来见我,我……我就是死了,也不要你……来拜祭……”

    “妈……对不起!你别生气了。”黎晓曼见她妈从来没有哭的这么伤心过,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哭过,她心里更是愧疚不已,哭着抱住了她,眸中已是泪如雨下。

    “妈,你是我最亲最亲的亲人,你含辛茹苦的把我养这么大,小的时候,你疼我,关心我,从来不让我做苦活累活,事事为**心,是你让我即使生活在普通家庭,过的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我怎么可能不管你?”

    小的时候,甚至是她已经上大学了,黎素芳依旧是什么都不让她做,饭是黎素芳做的,衣服是黎素芳洗的,所有的家务活都是她一个人在做。

    黎晓曼每次要帮忙,她也不让。

    有很多时候,黎晓曼都是趁她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的把家里打扫干净,偷偷的洗衣服,偷偷的做饭。

    这么疼爱她的妈妈,她怎么可能不管不顾?

    虽然一年前,自从她嫁给霍云烯后,她妈妈对她的态度就变了,变得冷漠疏离,她心里虽然心痛不解,但她从来没有怪过她,曾经她那么疼爱,关心她,这些已经刻在了她的心里,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病房里,母女俩人哭的伤心。

    病房外的黎文博见状,没有进去打扰,他深蹙起眉,正准备将病房的门拉了关上,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他疑惑的转过了身,却看到了令他惊讶的人。

    “龙总……”

    来人正是刚从国外赶回来的龙司昊,他一下机就听洛瑞说了黎晓曼妈妈的情况,知道黎晓曼也在医院,他便和洛瑞立即赶过来了。

    洛瑞的两个手都提着为黎素芳买的昂贵且高档的补品和营养品。

    他挑眉睨向了黎文博,勾唇问:“黎表哥,黎小姐在里面吧?”

    因为黎文博是黎晓曼的“表哥”,所以洛瑞才这样叫他。

    黎文博睨了眼洛瑞,又睨向了龙司昊,俊眉蹙了起来,“曼曼在里面,我进去帮你们叫她出来。”

    黎素芳让黎晓曼离开龙司昊的话,他都听见了,猜测如果龙司昊进去,黎素芳说不定又会像见到夏青荣时那么激动,这才说去把黎晓曼直接叫出来。

    但龙司昊目光微沉,深睨了他一眼后,便说自己进去,随即直接推开了病房的门阔步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他就愣了。

    他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睨着抱着黎素芳哭的伤心的黎晓曼,眸底闪过一抹担忧和心疼,随即跨步上前,“晓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哭的这么伤心?想我想的?”

    听到这熟悉低沉的声音响起,黎晓曼怔了下,立即回过了头,当见到正向她走来的俊美男人果然是龙司昊时,她被泪光莹莹的眸子中溢满了震惊,“司……司昊……”

    睨着她震惊的样子,龙司昊长臂一伸,将距离他还有一步之遥的黎晓曼直接扯进他的怀里,无视其他人的存在,低下头便封住了她粉嫩诱人的双唇,将这段时间对她浓浓的的思念和想念化作深切的热吻传递进她的心里。

    “唔……”黎晓曼因为他这突然落下的吻怔住了,一双盈满泪水的澄澈眸子愣愣的睨着他,完全忘记要回应他。

    洛瑞是见惯了龙司昊不分场合的吻黎晓曼,也就表现的很自然。

    黎文博则是在见到龙司昊突然吻住黎晓曼那一刻,俊脸倏尔煞白了几分,紧蹙的眉宇间掠过一抹悲色,双眸中也盛满了失落。

    他转过了头,不去看那会令他悲伤的一幕。

    病床上的黎素芳则也是因为龙司昊的举动征愣了好一会,随即她便冷下了脸色,语气不悦的说道:“要卿卿我我……请你们出去,别在我面前碍我的眼。”

    ——萱萱有话说——

    谢谢以下为萱萱打赏的宝贝们。

    【开心就好】【i542……781】【i535……304】【崔家宝儿】【小布】【亲亲宝贝】【小爱禹】【小米】【i196……464】【笑里慌】【cry】【浅落天涯】【肥米虫】

    谢谢以上宝贝的打赏,萱萱90°深鞠躬,谢谢宝贝们,还要谢谢【小布】宝贝的**,非常谢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