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 葫芦,卖什么药

    大屏幕上出现的竟然是霍云烯和她自己。

    霍云烯的脸清晰可见,而她的脸是被特意打了马赛克的,就连她戴着的那条显眼的12克拉的粉钻项链都是被特意处理了的,做这件事的人像是刻意在保护她,不让她被其他人认出来,但是别人认不出来,她自己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她紧紧的睨着大屏幕上播放着的幻灯片,照片里的场景她很熟悉。

    正是婚礼开始之前,霍云烯拉着她说了一堆废话的一幕。

    她没想到这竟然被人拍下来了,说明霍云烯拉她进去的房里有摄像头。

    做这件事的人截取的都是霍云烯离她很近的照片,而照片是被处理过的,以造成她和霍云烯似乎很亲密的假象。

    做这件事的人是谁?究竟有什么目的?

    倏尔,她目光一冷,难道是霍云烯?这都是他策划的?

    她清澈的水眸凛冽的眯了起来,纤细的双手捏紧,从大屏幕上收回目光后,抬眸睨向了身旁的龙司昊。

    见他的俊美的脸上覆盖着一层冰霜,表情越来越阴戾骇人,她秀眉紧蹙,她能认出她自己来,龙司昊应该也认出她来了吧!

    否则,他不会是这个表情。

    而且这上面的照片她的脸和她戴着的12克拉的项链虽然被打了马赛克,可照片里她身上的礼服没有经过任何处理。

    礼服是龙司昊亲自为她挑选的,现在还穿在她的身上,他不可能认不出来。

    “司昊……”她蹙眉睨着他,低唤了一声。

    闻声,龙司昊收回了落在大屏幕上越来越阴戾骇人的凛冽目光,垂眸凝视着黎晓曼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黎晓曼被他看的心头发颤,正要解释,他便突地抓起她的手,拉着她步伐如飞的离开宴会厅。

    “司昊……”由于他的步伐有些快,黎晓曼有些跟不上,几乎是被他拉着走的。

    但走了几步后,龙司昊便停了下来,弯腰将她横抱起来,阔步离开。

    看到大屏幕上画面的霍云烯也是征愣了好一会,画面他自然是熟悉的,可是这是谁搞的鬼?

    他冷眸紧眯,突地目光一闪,想到了龙君澈,难道这是龙君澈所为?

    那刚刚夏琳和雷洋的那个视频也是他搞的鬼?

    收起心底的疑惑,他转眸睨四下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黎晓曼的身影。

    “曼曼……”低唤一声,他正欲追出去,却被李雪荷拉了住。

    李雪荷则是一脸质疑的看着他,“云烯,这是怎么回事?那……那里面的女人是谁?”

    由于黎晓曼的脸被打了马赛克,李雪荷一时没认出来。

    其实她只要今天有仔细注意黎晓曼,就是不看那张脸,光看她身上的礼服和身形,都能认出来。

    没认出大屏幕上的女人是黎晓曼的自然不止她一个人,其他的宾客也都没认出来。

    但大屏幕上霍云烯穿的西服正是他此时身上穿的这套,在场的宾客不少都看出来了。

    而他今天结婚,却和别的女人这么亲密,自然是令这些宾客又议论纷纷起来。

    原来不止是新娘背叛了新郎,连新郎也在举行婚礼前私会别的女人。

    认出大屏幕的女人是黎晓曼的还有一直有注意着她的夏青荣以及霍业宏。

    夏青荣一脸震惊之后,脸色变得十分凝重,眼中尽是愧疚之色。

    而霍业宏则是表现的相对比较平静,他杵着拐杖,在林嫂的搀扶下,再次走到了霍云烯的身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神色威严的低声说道:“这里的事自己处理好,我累了,先回去了。”

    话落,他便在林嫂的搀扶下神色令人琢磨不透的离开了宴会厅。

    霍业宏离开了,其他宾客也纷纷离开了。

    而晕过去的夏琳也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夏青荣和刘茹华都陪同前去了。

    原本热闹非凡的宴会厅在所有的宾客陆续散去后变得冷清了下来。

    这场婚礼就这么取消了,所有的宾客不欢而散,而这场婚礼注定会成为k市最大的笑话。

    在宾客陆续离开后,霍云烯一个人还站在宴会厅内,一双墨黑的双眸紧紧的睨着大屏幕,眸底的情绪复杂,夏琳说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

    想到他姓了夏琳的话,误将她当成是他的救命恩人,疼她护她,还为了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黎晓曼,他就悔恨不已,痛恨不已。

    原来他一直都护错了人,信错了人,疼错了人,还去爱错了人。

    夏琳,这个心肠歹毒的贱|人,他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辜负了黎晓曼,伤害了黎晓曼,是他的错,可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夏琳引起的。

    他只恨,他不够睿智,不够细心,看事情不够全面,才会这么轻易就误信了夏琳。

    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低沉醇厚的声音响起。

    “看来你这次受的打击不小。”

    闻声,霍云烯傒地转过了身,冷魅的双眸紧紧的眯起,目光凌厉的睨着向他走来的龙君澈,伸手指着大屏幕,沉声问:“这是你的搞的鬼?”

    龙君澈微微挑眉,细长的桃花眸睨了眼大屏幕,勾唇一笑,“是我。”

    霍云烯轻蹙了下眉,冷魅的双眸深睨着他,“这就是你所说的让龙司昊对曼曼心存误会的计划?”

    龙君澈敛眸,走近了霍云烯几步,高深莫测的一笑,“这只是计划之一。”

    霍云烯睨向他,冷冷勾了下唇角,“你以为光凭这些就能离间龙司昊和曼曼之间的感情吗?”

    龙君澈微微挑眉,语带深意的道:“你知道龙司昊最介意的男人是谁吗?就是你,如果这大屏幕上的男人换作是别人,他或许不会有什么,但如果是你,情况就不同了,就算他再爱黎晓曼,看见她和自己的前夫有些亲密,你觉得他还会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吗?”

    闻言,霍云烯沉默了好一会,才抬眸睨向了龙君澈,沉声问:“那夏琳和雷洋的那段视频也是你所为?”

    “呵呵……你觉得呢?”龙君澈勾唇高深莫测的一笑,随即神色冷了几分,勾唇说道:“如果我说那段视频跟我无关,你信不信?”

    他这话无疑是在告诉霍云烯,夏琳和雷洋的激|情视频与他无关。

    霍云烯冷魅的双眸眯起,目光疑惑的睨着他,“不是你又会是谁?”

    虽然与龙君澈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在这件事上,他却是相信他的,如果他说不是他,那就一定不是他。

    只是不是他又会是谁?

    龙君澈见他一脸的疑惑,勾唇一笑,语带深意的道:“看来你还不知道帝华国际大酒店是龙司昊名下的,除了我,你觉得还有谁有这个能力把你们的婚礼视频换成别的?这件事还需要深想吗?”

    他言外之音,将他和夏琳原先准备好的婚礼视频换掉的是龙司昊。

    霍云烯并不是真的愚笨,只是有时候被蒙蔽了双眼看不清事实的真相而已,龙君澈这样一说,他立即便明白了过来。

    他冷眸凌厉的眯起,目光一冷,“是龙司昊。”

    龙君澈睨着他高深的一笑,并没有回他。

    他虽没回,但霍云烯已经断定就是龙司昊所为,他眯紧的冷魅双眸目光凌厉的睨着他,“你早就知道龙司昊换掉了视频,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

    他看的出来,龙君澈早就知道了这件事,而他却不告诉他,这让他想不通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龙君澈细长的桃花眸微敛,目光深沉的睨着霍云烯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顿了下,他继续说道:“告诉你了,你事先做好了心理准备,就没有意义了,我就是要你看到这段视频后心痛,悲伤,愤怒,悔恨……”

    “你……”霍云烯眯起眼眸,目光凌厉的睨着他,左手捏紧了几分。

    龙君澈目光深沉的睨了他一样,微微勾唇,“事先告诉你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想阻止这段视频被公开出来?你不是不想结今天这个婚吗?有了这段视频,这个婚就可以不用结了,而你也不会再对夏琳觉得愧疚,这不是很好吗?而且,夏琳这样对你的曼曼,难道你就不想替她出一口气?你就没想过龙司昊为什么要在你和夏琳的婚礼上公开这段视频?他为的是谁我想不必我说你也知道,你想得到黎晓曼,就要像龙司昊那样会使手段。”

    听完他的话,霍云烯的俊眉紧紧的皱了起来,在这一点上,他的确是不如龙司昊,以前都是女人讨他的欢心,他却不知道怎么去讨一个女人的欢心,更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一个已经不爱他的女人再重新爱上他。

    他抬眸睨向龙君澈,冷魅的双眸紧眯,“你的城府比我想象中还要深,我很好奇,你又是怎么知道龙司昊会换掉婚礼视频的?”

    “呵呵……”龙君澈勾唇高深的一笑,“如果我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要怎么跟龙司昊斗?他一定想不到我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今天所有的计划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至于你,经历了今天这样的事,我相信你一定会更有斗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