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二章 真相,精彩大爆料

    黎晓曼闻言,诧异的睨了龙司昊的一眼,再次睨向了大屏幕。

    此时那段脸红心跳的视频停了,只间隔了几秒,另一端视频画面便在大屏幕上出现。

    主角依旧是夏琳和雷洋,只是这次两个人没再上演刚刚那场激|情不已的肉|战。

    大屏幕上视频画面里的夏琳正在喝酒,一脸的烦闷悲愤怒,而雷洋原本正在抽烟,随即掐灭烟蒂走上了前,一把夺走了夏琳手里的酒。

    雷洋将透明的高脚杯放到了茶几上,伸手一把将夏琳扯了起来,垂眸目光薄怒的睨着她,“琳琳,别忘了你还怀着身孕,你不能喝酒,难道你不想要你和霍云烯的孩子了。”

    “孩子?”夏琳半眯起眼眸,睨了眼雷洋,伸手拍了拍她微微隆起的肚子,说道:“我哪来的孩子啊?我……雷洋,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就没有怀孕,为了得到云烯,我才骗他说我怀孕了……”

    ……

    夏琳和雷洋的话通过宴会厅里的八声道音响里一字不漏的传了出来,听的在场的宾客又是一阵哗然,皆都把鄙夷嘲讽的目光躲在了夏琳的身上,议论声又四起。

    “原来是假怀孕啊!”

    “恶心,真是不要脸。”

    ……

    而原本正在寻找关掉这段视频控制室的雷洋听到这段话,也愣了下来,一双眼眸不敢置信的凝视着大屏幕,怎么都没想到后面竟还有这一段话。

    刚刚夏琳和雷洋那场激|情视频已经令霍云烯,李雪荷,刘茹华,夏青荣等人是震惊不已,现在夏琳自己爆出是假怀孕,更是令这一干人被震的怒红中烧,恨不得立即冲上前将夏琳暴打一顿。

    原本李雪荷看见夏琳和雷洋的激|情视频,已经是气愤不已了,现在再听她说根本就没有怀孕,还骗了他们那么久,把他们当猴一样耍,她气冲冲的冲到了夏琳的身前。

    随后扬起手就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指着她一脸鄙夷嫌弃的怒骂道:“你这个不知羞耻,不知廉耻,不要脸的贱|人,你竟然骗我们云烯?你竟敢假怀孕?还敢背着我们云烯偷人和一个不三不四的男人做出这么龌龊下|贱的事,我呸,我们云烯倒了八辈子霉了,竟然会遇上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下贱|胚子,夏家好歹也是名门望族,竟然出了你这么个贱蹄子,你真是丢尽了夏家的脸,老爷子说的对,像你这种下|贱货根本就没有资格嫁给我们云烯,呸,你就只配嫁给那畜生不如的狗东西,夏家出了你这么个败坏门风的小贱|货,你祖宗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我要是你,就去一头撞死,不要脸的小贱|货……”

    李雪荷就像是吞了炮仗似的,噼里啪啦的骂个不停,似乎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夏琳被她骂的楚楚可怜的哭喊起来,“阿姨……你听说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这都是误会,是误会……呜呜……这真的是误会,是有人陷害我……”

    夏青荣和刘茹华以及夏氏一族听到李雪荷不间歇的骂语,脸上的肉是一颤一颤的的跳,只觉丢人丢到了极致。

    尤其是那些来参加婚礼的夏氏旁系亲属,听到李雪荷那噼里啪啦的怒骂声,顿觉颜面尽扫的别过了头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或是恨不得自己此时此刻不信夏。

    夏氏一门出了这么个丢尽夏家颜面的后人,这让他们以后在k市都抬不起头来见人。

    此时夏琳在夏氏一族的所有人心里,俨然成了公敌,她今天就算是不羞愧的一头去撞死,也难再回夏家,因为夏氏一族的这些亲戚绝不会允许败坏夏家门风的人待在夏家。

    而夏青荣也不会允许夏琳再回到夏家。

    他双眼腥红,眼神犀利且充满失望与愤怒的看着正哭得楚楚可怜的夏琳,站在原地没有去阻止李雪荷不休止的谩骂。

    而刘茹华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夏琳,连她都不知道,她这个女儿竟然是假怀孕。

    当初她能从黎素芳的手里把夏青荣抢过来,也花费了不少心思,用了不少手段,但她当初那是真怀孕,她有些痛心疾首,她这个女儿怎么没得到她的真传,假怀孕这一出唱的真是太不高明了。

    碍于现在夏琳成了夏家的公敌,她也是一脸的愤然,没有上前去扶起夏琳。

    虽然是亲生女儿,可是这个女儿今天也让她丢尽了颜面,她只怕以后夏青荣更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了,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个事和她闹出离婚来,所以她暂时不能去帮夏琳。

    就算是亲生女儿,这个时候她也必须狠下心来。

    霍云烯双眸赤红的盯着大屏幕上嘴脸丑陋和平时完全判若两人的夏琳,目光凌厉而冰冷,眸底腾起浓浓的恨意与杀意,额间早已经青筋爆出。

    大屏幕上的画面还在继续,夏琳还在继续“爆料”。

    “雷洋,你现在让我放弃,我不甘心,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止要黎晓曼流落异乡,我要她客死异乡,你让那些渔民暗地里把她解决了,最好是让那些饥渴的渔民把她先|奸|后杀,把她的尸体丢到大海里喂鲨鱼。”

    听到夏琳的这段话,端坐的黎晓曼再次站了起来,清澈的水眸直直的睨着大屏幕,目光冰冷而凛冽,纤细的小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原来她被雷洋扔到了渔岛去,幕后真正的主使人竟然是夏琳。

    她冷冷的勾起唇角,眸底闪过一抹冷寒和讥讽之色,夏琳有今天,真是她的报应。

    随即她坐了下来,漂亮清澈的水眸紧紧的睨着龙司昊,眸底氤氲起一层动容的水雾,“司昊,你早就知道我被雷洋扔到渔岛是夏琳指使的对吗?所以今天这一出,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替我报仇吗?你是不是……一直在等今天这个机会?”

    虽然龙司昊没有直接承认说这些视频是出自他的手,但他之前一直说好看戏,在看到这两段视频后神色自若,没有觉得震惊的样子,分明就是事先就知道这件事。

    还有他刚刚给洛瑞打的那个电话,最能证明今天视频这件事是他策划的。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缀进了几分笑意,目光温柔深情的睨着她,白皙的大手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薄唇弯起,“晓晓变聪明了,不用我向你解释,就能猜到我的目的。”

    他的话无疑是在间接承认,今天视频的事就是他一手策划的,而且目的就是为了替黎晓曼出气,报仇。

    他这份爱让黎晓曼动容的热泪盈眶,紧咬了下粉嫩的唇瓣,也不管是在什么地点,有什么人在,扑进龙司昊的怀里,纤细的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就主动献上了一记深吻。

    龙司昊因为她这突然的举动微怔了下,随即直接将她整个人捞进怀里,让她跨|坐在他的腿上,白皙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两人在这里毫无顾忌的吻的惊天动地,难分难舍,那边夏琳是哭天抢地,泪如雨下。

    期间不乏宾客对她的指点和鄙夷谩骂。

    夏琳已经崩溃,霍云烯像一座山一样屹立着不动,一双赤红愤恨不已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视频画面,周身笼罩着慑人的森寒气息。

    而她的爸妈,所谓的亲戚,没有一个人上前来扶起她,安慰她,帮她。

    李雪荷的谩骂断断续续的一直没有间隙,而视频还在继续播放,更多的“爆料”在后面。

    视频里的雷洋睨着面色阴毒的夏琳,双眸眯了起来,随即他冷着脸说道:“琳琳,我以前认识的你可没这么狠毒,为了霍云烯,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就像一个毒妇。”

    “我像毒妇?”夏琳抬眸睨向雷洋,狠狠的一眯眼眸,语带不屑的说道:“雷洋,你竟然这样说我?你又有多好了,你顶着雷家大少爷的名号,暗地里,你偷鸡摸狗,违法乱纪的事,你就做的少了?你整天跟那些社会混混,流氓痞子有什么区别?”

    “夏——琳!”

    夏琳的话激怒了雷洋,他双眸蓄满怒气的睨着她,“我做的那些事难道不是为了你吗?你为了嫁祸黎晓曼出|轨,让我在她和霍云烯结婚纪念日那晚给她下药,还让我找几个流氓把她lun了。”

    ……

    “好,你要我一件件的数给你听是不是?黎晓曼和霍云烯结婚纪念日那晚,你让我背着霍云烯给黎晓曼下药,凌家的宴会上,你为了让媒体知道你和霍云烯的关系,让我安排记者假装认出黎晓曼,然后攻击她,你说想让她消失,为了你,我把她送到了没有人能找到的渔岛……”

    ……

    “谁说云烯不爱我,他是爱我的,他只是暂时被黎晓曼迷惑了而已,如果他不爱我,就不会背着黎晓曼和我在一起,为了我,他和黎晓曼结婚一年,他从来没有碰过她,这不是爱是什么?”

    “那是因为你使了手段。”雷洋伸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双眸紧盯着她,“你别傻了,如果不是十年前,你骗霍云烯说是你救了他,他最后会和你在一起吗?十年前的绑架中,拼了命救霍云烯的是黎晓曼而不是你,只是因为霍云烯醒过来见到的人是你,你就说是你救了他,因为这样,霍云烯才会对黎晓曼失望,才会记住你,才会对你心存感激,是你让他对黎晓曼心生误会,让他一步步疏远黎晓曼,你才乘虚而入,你醒醒吧!霍云烯他只是因为感激你,才会和你在一起,他看不清自己的心,以为爱的是你,现在他应该是看清了。”

    最后是夏琳蛊惑雷洋的声音。

    “雷洋,你不是喜欢我吗?今天我是你的。”

    “嗯……雷洋,要我,我是你的,要我……”

    ……

    视频里,全场的宾客都看清了是夏琳勾|引的雷洋,也看清了她柔弱外表下的真实嘴脸,毫无身为一个名门千金该有的休养和素质,阴险,恶毒,妒忌,伪善,放|荡,令人恶心至极。

    黎晓曼和龙司昊这一吻结束,视频也暂停了,最后的画面停在了夏琳主动勾|引雷洋的一幕上,她那恶心的嘴脸清晰的映入在场每个宾客的眼里。

    宴会厅里顿时讽刺声,骂声震天,就差用口水来淹没她。

    夏琳双眼早已哭的红肿,如同被抽走了魂魄的破碎娃娃一般跌坐在地上,狼狈不堪。

    听着那些谩骂,那些鄙夷,那些嘲讽的声,以及那些射过来的讥讽嫌弃的目光,都如同万千芒刺刺的她鲜血淋漓,痛的她喘不过气,她只觉羞愤难当的恨不得一头去撞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