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章 洞房,不成问题

    他在安泰墓园的那一枪害的夏琳没了孩子,如果不是夏琳大度不计较,一再的恳求他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他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他。

    他竟然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来参加他和夏琳的婚礼,对于这点,他倒是很佩服他,他要比他想象中要深沉的多,沉稳的多,也有胆识的多。

    不过他来了正好,他的某些计划就可以实施了。

    站在他身旁的李雪荷见到龙司昊和黎晓曼竟然会来参加婚礼,是一脸的惊讶。

    “司昊,你们……”李雪荷看了看龙司昊,又看向了挽着他胳膊的黎晓曼,眼里闪过一抹惊艳之色,心里暗想着以前怎么没发现这黎晓曼是这么漂亮,这么光彩照人,这高雅温婉动人的气质那是不少名媛淑女都比不上的。

    龙司昊见李雪荷的惊艳的目光一直落在黎晓曼的身上,他微微敛眸,动作优雅的拿出一个厚厚的大红包,递给了一旁的礼仪小姐,弯唇一笑,“怎么?阿姨不欢迎我们来?”

    李雪荷的目光落在了那红后的大红包上,随即回过神来的笑着说道:“欢迎,欢迎,当然欢迎,你是云烯的……”

    龙司昊不等李雪荷说完,便出声打断了她,“阿姨,我和晓晓今天只是以宾客的身份来参加婚礼的。”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了,他不是以霍家子孙的身份来的,更不是以霍云烯大哥的身份来的。

    随即他又睨向了一直将目光落在黎晓曼身上的霍云烯,狭长的幽眸微微眯起,目光深邃的令人琢磨不透,动作高雅的向他伸出了手,薄唇弯起,“霍总,梅开二度,恭喜。”

    挽着他胳膊的黎晓曼见他竟然向霍云烯优雅的伸出了手,她微微抽了下唇角,挑眉睨向俊美惑人,气质优雅高贵的他,澄澈的眸底闪过一抹诧异,他这是唱的哪出?

    以霍云烯的性格不一定会跟他握手,要是这样,他岂不会是很没面子。

    要换作是她,绝不可能去和霍云烯握手。

    而霍云烯则是听到龙司昊“梅开二度”的贺词,眸光一闪,冷魅的双眸紧紧的眯了起来,俊脸上的表情越发冷硬了几分。

    他薄唇紧紧抿着,见到龙司昊竟然向他伸出了手,他微微勾了下唇角,在惊诧之余,却意外的伸出手与龙司昊相握。

    陆续来的宾客都看着他和龙司昊,如果他不回握,就显得特别没有气度,特别没有休养。

    而龙司昊不管什么时候,永远都是一副高贵优雅的姿态,总是沉不住气的他与高贵优雅的他相比,要差之千里。

    在宾客的面前,他可以无所顾忌,但在黎晓曼的面前,他不想输给龙司昊,不想让她认为他是一个很没气度,很没教养,很没气质的男人。

    所以,他才回握住了龙司昊。

    而两人看似很礼貌的在握手,实则是在暗自较劲。

    前妻和现任未婚夫来参加前夫的婚礼,必定会擦出一些火花。

    黎晓曼见两个人握手握了半天都没松开,轻轻蹙了下眉,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两个人有什么基情,但她很清楚,两个人说不定正在暗自较劲。

    随即,她轻轻拉了下龙司昊,抬眸目光深情的睨着他,声音温柔的低唤一声,“司昊……”

    龙司昊微微敛眸,先松开了手,目光深邃幽沉的睨着霍云烯,薄唇弯起,“霍总恢复的不错,看来今晚的洞房是不成问题了,祝早生贵子。”

    站在他身旁的黎晓曼听到他的话,唇角一阵抽动,抬眸笑着睨了他一眼,这个男人是故意的吧?

    他这是想故意气死霍云烯吧?

    真是个“坏”男人,她是越来越爱了。

    果然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她现在终于明白这句话的真谛了,像龙司昊这样的“坏”男人,谁不爱啊?

    霍云烯闻言,冷魅的双眸凌厉的眯了起来,墨黑的眸底划过一抹怒色,他竟然还敢祝他早生贵子,如果不是他,夏琳就不会小产……

    他紧紧捏起与龙司昊相握后还在痛的手,眯起的双眸盯紧了他,目光冰冷,“龙司昊,你今天是故意来挑衅我的吗?别忘了,琳琳的孩子是怎么没的?”

    在黎晓曼的面前,他本不想提夏琳孩子的事,因为这不止是让他觉得愧对夏琳,更让他觉得愧对黎晓曼,但是龙司昊明显的挑衅让他忍无可忍。

    迎视着霍云烯冰冷的凌厉目光,龙司昊淡淡敛眸,俊美的脸上表情深邃,令人琢磨不透,唇角挑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沉声道:“她的孩子是怎么没的,我怎么会知道?你真应该好好去问一问她,她的孩子去哪了?”

    话落,他垂下狭眸,目光深情的睨着黎晓曼,声音低沉温柔,“晓晓,霍总今天结婚,你是不是应该说几句祝贺的话?”

    闻言,黎晓曼又忍不住抽了抽唇角,这个“坏”男人肯定又是故意的。

    他这是想让她在霍云烯的心口上插一刀。

    不过,这一刀她也很乐意插。

    跟他在一起久了,她也变得腹黑了。

    她挑眉睨向正凝视着她的霍云烯,目光平淡,唇角勾出一抹动人心魄的浅笑,“霍总,恭喜你和夏小姐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祝新婚快乐。”

    她话里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几个字,就像是一把利刃插在了霍云烯的心上,痛的他心似乎都在滴血。

    他捏紧了左手,目光带着几分悲痛的睨着黎晓曼,“曼曼,你明知道我爱的是……”

    “晓晓,我们该进去了。”龙司昊不等霍云烯说完,便拥着黎晓曼随着礼仪小姐进入婚礼宴会大厅。

    霍云烯见状,眸中的悲伤更甚,表情冷硬的正欲转身跟进去,被李雪荷一把拉了住。

    “云烯,你做什么?你还要迎宾……”

    刚刚因为有龙司昊在,再加上是霍云烯结婚,李雪荷心里就算对黎晓曼有什么不满,也不敢公然说什么。

    而夏琳中枪是龙司昊所为这件事,除了霍云烯知道,李雪荷,刘茹华,夏青荣等人都不知道。

    刻意隐瞒这件事的自然是夏琳,这也是李雪荷见到龙司昊为什么没有表现的太激动的原因。

    如果她知道夏琳中枪是龙司昊所为,她的“金孙子”没了是龙司昊害的,今天她见到龙司昊,段不会表现的这么平静。

    霍云烯冷魅的双眸眯起,抽出了被李雪荷拉住的手,声音冰冷的道:“要迎你迎,我不想再像一个傻子一样站在这里。”

    话落,他便径直进入了婚礼宴会厅。

    他是因为感激夏琳替他挡枪,愧对她,才答应和她结这个婚的,他有多无奈,有多痛苦,没有人知道。

    豪华的婚礼宴会厅里,宾客云集,酒筹交错,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一派和谐。

    婚礼还没开始,但布置的神圣浪漫的婚礼台上,婚礼主持人正在用幽默的话语来营造气氛。

    他逗趣的话语时不时便会惹得宾客哄笑出声。

    宴会厅的正中央是长长的红地毯,两旁是宴会桌。

    黎晓曼和龙司昊一进场就赢得了不少宾客的侧目,不少男宾客自然是把惊艳的目光落在黎晓曼的身上,而不少女宾客则是把目光落在龙司昊的身上。

    龙司昊一向为人低调,鲜少在公众面前露面,其他人不知道他是谁,业内人自然认识。

    而他在商场上的鬼才能力是众所周知的,他几乎垄断了k市的所有经济命脉,现在更是接管了霍氏,自然会引得不少商家上前想攀附他,与他合作。

    尤其这次婚宴邀请来的不少都是富商名流或者是各行业各公司高层管理人员,一见到他,就热络的迎了上去。

    “龙总……”

    “龙总,久仰久仰……”

    ……

    站在龙司昊身旁的黎晓曼见不少的宾客迎上了上来向龙司昊打招呼,而这些人她又一个都不认识,便抬眸睨着他低声说道:“我去下洗手间。”

    闻言,龙司昊垂眸,目光温柔的睨着她,“我陪你去。”

    黎晓曼有些不好意思的小脸一红,抽出挽住他胳膊的手,挑眉睨着他说道:“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女洗手间你能进去吗?”

    话落,她便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但她还没走到洗手间,便被突然走到她身前的人挡住了前路。

    “曼曼,好久不见。”

    低沉醇厚的声音,令黎晓曼觉得有些熟悉。

    她微怔了下,便抬起了头,见挡在她身前的男人竟然是她某次在医院被人抢劫遇到危险时,及时出现救了她的那位姓龙的“年轻叔叔”。

    而这位姓龙的“年轻叔叔”正是龙君澈。

    “你……”黎晓曼清澈的水眸怔怔的睨着眼前的俊美男人,澄澈的眸底闪过一抹惊讶,“是你……”

    龙君澈细长的桃花眸微眯,目光带笑的睨着黎晓曼,“对,是我,你记起我来了。”

    黎晓曼有些尴尬,睨着他礼貌的一笑,“我记得你叫龙……”

    不等她说出来,龙君澈便优雅一笑,薄唇里吐出三个字,“龙君澈。”

    ——萱萱有话说——

    宝贝们:明天大**就来了,明天就可以知道龙少给霍渣男准备的大礼是什么了,萱萱奸笑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