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承认,我推她的

    龙司昊目光微寒,但很快便又恢复淡漠,俊美的脸上表情深邃的令人琢磨不透,薄唇轻抿,“不需要,你只要别再伤害晓晓就行。”

    夏琳看着他目光颤了颤,笑着说道:“龙总放心,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的姐姐,我怎么会伤害她?”

    闻言,龙司昊敛紧了狭眸,目光深沉幽暗的睨着她,薄唇弯出令人琢磨不透的高深弧度,“这么说上次在医院,晓晓坠下楼的事与你无关了?”

    夏琳因为他的话,怔了怔,眼眸中一抹慌色一闪而过,随即笑睨着他说道:“龙总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龙总该不会是在怀疑是我推的姐姐吧?当时有那么多人看着,我怎么可能害姐姐?”

    龙司昊目光沉沉的睨着她,声音深沉的听不出喜怒,“我说了,在我的面前,你不需要叫她姐姐,也不必隐瞒什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要听的是你的实话。”

    夏琳抬眸对上了他讳莫如深的狭眸,那深沉锐利的似能看穿世间一切的锐利目光令她一阵心慌胆颤,有种逃无可逃的感觉。

    她有些惊慌捏紧了双手,不敢再与龙司昊自私的低下了头,眸底闪过慌乱,强作镇定的说道:“龙总,我说的都是实话啊!我真的没有害姐……害黎晓曼。”

    龙司昊将她的紧张与慌乱收进了眸底,傒地他目光一寒,薄唇勾出了冷魅嗜血的弧度,“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是想说实话继续和霍云烯举办婚礼,还是让我现在就把你送进监狱,让你这一辈子都不能重见天日?”

    夏琳因为他的话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抬眸睨向他,却对上了他阴戾骇人的森冷目光,她被吓了一跳,立即收回目光,试探性的问:“你……是……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她现在不敢确定龙司昊是不是知道了是她害的黎晓曼坠下楼的,但她敢确定的是,如果她再不说实话,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但她说了,他就会放过她吗?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虑,龙司昊敛紧了眸,声音沉冷的道:“只要你说实话,我保证你和霍云烯的婚礼能准时举行,否则,我会立即让你失去你现在拥有的一切。”

    夏琳见龙司昊竟然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心又是一颤,只觉在他的面前,她就像是透明的,逃无可逃,也瞒无可瞒。

    而她也相信他有那个能力让她突然间失去一切。

    既然瞒无可瞒,她就只好说实话了,激怒了龙司昊,对她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于是她抬眸睨向龙司昊,颤颤巍巍的承认道:“好……我……我说实话,在医院的……天台上,我趁抓住黎晓曼手的时候,用力推了她一下,她才重心不稳扑出天台坠下楼的。”

    听到她的话,龙司昊敛紧了眸,目光森寒无比的睨着她,薄唇勾出冷戾的弧度,“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夏琳一直低着头,不敢看龙司昊,低声说道:“我……我是怕她不死,云烯会因为她而不跟我结婚,我……是一时鬼迷心窍,我……我现在已经后悔了,真的,我已经后悔了,幸好她没事,不会再有下次了。”

    “当然不会再有下次,我不会再给你机会去伤害晓晓。”龙司昊目光阴戾的睨着她言外有话的说完,便站起了身,神色寒栗渗人的径直离开了包间。

    夏琳则是在他离开好一会了,都一直心惊胆战的坐在沙发上没回过神来。

    待她回过神来时,她的脸上额头上,手心都已经沁出了一层冷汗。

    现在的她更是觉得龙司昊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他光是一个冷戾阴沉的眼神,就能令人胆颤半天。

    她倒是有些佩服黎晓曼,她每天和这样一个危险男人待在一起,她是怎么做到的?她难道就没有害怕过吗?

    要换作是她夏琳,非被他吓出病不可。

    龙司昊离开咖啡厅,刚坐进车里,手机便响了,是索菲的妈咪沈诗薇打来的。

    他英挺的俊眉轻蹙,犹豫了片刻后,才接了电话,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aunt!”

    “glen,我明天就回法国了,临走前,有些话想和你当面说,你现在有时间吗?”

    听到沈诗薇说要回法国,龙司昊的俊眉蹙的更紧,狭长的幽眸眯紧,眸底闪过一抹异色,但很快又恢复了一片淡漠,“aunt有什么话就在电话里说。”

    电话那头的沈诗薇察觉到龙司昊的态度有些冷淡,她淡淡挑眉一笑,“glen,看来sophie说的没错,你变了很多……”

    她在电话里顿了下,又继续说道:“前段时间sophie失踪了,我昨天才知道她回了法国,既然你没时间就算了……”

    原本准备挂电话的她想起什么似的又问,“你和那位黎小姐怎么样了?”

    听她提到黎晓曼,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紧紧一眯,目光便的深邃且又幽冷,薄唇紧抿,“我们很好,晓晓现在怀孕了,我要陪她,明天就不去送aunt了。”

    “她怀孕了?”电话里沈诗薇的声音显得很惊讶,静默了一会,她才语气凝重的说道:“glen,看来我的话你没放在心上,你unlce是不会同意你娶别的女人的,他一直把你当成他唯一的接班人培养,你知道你unlce最疼sophie,他要是知道你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一定不会放过……”

    龙司昊不等沈诗薇说完,便声音沉冷的打断,“aunt,我说过,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晓晓,哪怕是与unlce为敌。”

    “glen,你就这么爱那位黎小姐?sophie那么爱你,就算是被你打伤了,也没怪过你,可你眼里心里没有一丝一毫她的存在,就算她失踪了你也无动于衷?你和sophie十年的感情难道就比不上你和那位黎小姐还不到一年的感情吗?”

    龙司昊目光微沉,俊美的脸上线条冷硬凛冽,“我和晓晓的感情不止十年。”

    想到黎晓曼,他敛紧了眸,目光变得凛冽而沉冷几分,薄唇轻抿,“有一件事我希望autn记住,不要再做伤害晓晓的事,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话落,他便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沈诗薇看着手机,觉得他的最后一句话里隐含着什么,但她并没多想,径直回了卧室,收拾行李回法国。

    ……

    两个月后,夏琳和霍云烯的婚礼在帝华国际大酒店举行。

    k市凡是有头有脸的名门望族都收到了结婚请帖,而霍夏两家联姻,自然是在k市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尤其霍云烯是二婚,还是和自己的出|轨对象结婚,这更是吸引了不少媒体记者前来,但大多数没有收到请帖的都被保全拦在了护栏外。

    今天一早,黎晓曼还没睡醒,龙司昊就将她叫醒了。

    已经怀孕四个多月的她完全没有了妊娠反应,不再吐不再恶心,胃口超好,而且也越来越嗜睡。

    平时她睡到日晒三竿的,龙司昊也不叫醒她,让她睡到自然醒,但是今天是霍云烯和夏琳“大喜”的日子,他才破例叫醒了她。

    醒来的黎晓曼睡眼惺忪的睨着龙司昊,纤细的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语气慵懒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老公,我还没睡醒,你叫醒我做什么?”

    自从龙司昊让她叫他老公后,她有时候就会这样叫他,一开始不习惯,叫着叫着就顺口了。

    而她每次用这种撒娇的口吻叫老公的时候,龙司昊全身的血液都在澎湃,总是会忍不住抱着她猛亲,让她再继续叫。

    但是今天的他只是低下头吻了吻她粉嫩诱人的唇瓣,狭长的幽眸目光宠溺的睨着她,弯唇一笑,声音低沉温柔,“我的宝贝老婆,你不是说在家里呆的闷了想出去逛逛吗?老公我今天就带你出去逛,嗯?”

    黎晓曼紧紧搂着龙司昊的脖子,抬起头眯起眼眸睨了他一眼,又埋首在他的怀里,闻着属于他的清冽气息,语气慵懒,“可是我不想动。”

    她觉得她现在真的是变懒了,也被龙司昊宠坏了,有时她会害怕,如果突然有一天,龙司昊不再宠她爱她了,她该怎么办?

    被宠坏了的她,别的不如龙司昊的男人还能入得了她的眼吗?

    她再次抬起头,清澈的水眸目光深情的睨着龙司昊,凑上粉唇,主动在他的薄唇上印了一吻,冲他娇媚一笑,清丽的小脸红了几分,纤细的小手指着浴室,“抱我去那里,我……我……”

    她低垂下了头,没说出那有些难以启齿的两个字。

    龙司昊则是挑眉睨着红了脸的她,狭长的幽眸微微眯起,弯唇一笑,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尿急?”

    见他就这么说了出来,黎晓曼轻咬了下粉嫩的下唇瓣,清丽的小脸越发红润,轻轻点了下头,“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