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 你死,我就乐了

    他抬眸,担忧心疼的目光紧紧的睨着夏琳,“琳琳,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你死了我会伤心,过来,别做傻事好吗?”

    夏琳的双眸中泪如雨下,目光悲伤的睨着霍云烯轻摇头,“不……不……,云烯,对不起!我已经没有了你,现在连我们唯一的孩子都没有了,你让我怎么活?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可你爱的只有姐姐,我知道我是多余的,如果没有我,你和姐姐就不会离婚,云烯,我对不起你,我死了,就可以赎罪了。”

    听到她的话,霍云烯更是心疼她,眸中的愧疚之色更浓了,“琳琳,你听我说,这不怪你,对不起曼曼的是我,该赎罪的人也是我,所有的事都与你无关,你不要做傻事。”

    无论霍云烯怎么说,夏琳依旧是哭着摇头,满脸的决绝,“云烯,爸妈,阿姨,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真的没有脸,没有勇气,没有信心,也没有信念再活下去了,死对我来说才是最好的解脱。”

    一直没出声,神色凝重,紧皱眉的夏青荣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夏琳,“琳琳,孩子没了还会再有,可是你没了,你让我和你妈怎么办?难道也让我们伤心的去跳楼吗?云烯说的对,你别做傻事好吗?”

    夏琳哭看向夏青荣,低声呜咽道:“爸……对不起!”

    在成叔和八名保镖的保护下,黎晓曼好不容易才挤出记者和看热闹人的包围圈。

    刚刚霍云烯,夏琳,李雪荷等人说的话,她都听见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夏琳的孩子竟然没了。

    她清澈的水眸有些不敢置信的睨着夏琳的平平坦坦的肚子,秀眉紧紧的蹙起,她的孩子没了是因为龙司昊的那一枪吗?

    虽然她和夏琳的关系并不好,但她并不希望夏琳跳楼,她已经没了孩子,万一她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龙司昊不才成了就间接杀死她的凶手了吗?

    依照刘茹华的性格,她是一定不会轻易放过龙司昊。

    所以,为了龙司昊,她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阻止夏琳跳楼。

    她水眸微眯,跨出了两步,目光平淡的睨着脸色惨白憔悴的夏琳,声音冷淡,“夏琳,没想到你也会有跳楼的一天?也好,你死了,我就乐了。”

    她的声音响起,霍云烯,夏琳,李雪荷,夏青荣,刘茹华等人都看向了她。

    “曼曼……”

    “姐姐……”

    “黎晓曼……”

    ……

    不同的唤法,不同的表情。

    霍云烯在见到黎晓曼竟然来了医院,既震惊且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他站在原地,不敢走向她,因为怕激怒了夏琳。

    李雪荷见到她,除了震惊之外,也有仇视,如果不是因为夏琳要跳楼这件大事在这里摆着没解决,她必定又会趁机奚落她一番。

    她一脸不悦的看着黎晓曼,冷声问:“黎晓曼,你要做什么?来看琳琳的笑话?你刚说那是什么话?”

    黎晓曼淡淡挑眉,目光冷淡的睨着李雪荷,“人话,你这个非人类当然听不懂。”

    “你……”李雪荷被她这一句话气的恨不得冲过去给她一巴掌。

    夏青荣见到她,则是皱紧了眉,脸色凝重,没有出声,此刻他的心思都在夏琳的身上,暂时没有心情去问她为什么会来医院。

    而正在伤心中的刘茹华见到黎晓曼,眼里更是充满了恨意,“小贱|人,你来做什么?你来看我们琳琳的笑话是不是?你这个害人精,如果不是你,我们琳琳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还我们琳琳的孩子来?今天琳琳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就把你也推下去,你这个小贱|人,该死的人是你。”

    刘茹华大喊大叫,情绪激动的说完就扑向了黎晓曼,一副要将她推下天台的样子。

    跟在她身后的八名保镖见状,反应极快的就挡在她身前。

    而夏青荣见状则是立即去拉刘茹华。

    夏琳在见到黎晓曼后,也是震惊不已,她见刘茹华扑向黎晓曼,哭着喊道:“妈,你做什么?你……你要是伤害了姐姐,我……我就立即跳下去。”

    听到她的话,刘茹华停了下来,一脸惊讶且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琳琳,你叫那个小贱|人什么?你竟然叫她姐姐?她凭什么?她有当你是妹妹吗?你竟然为了她来威胁妈妈?你太伤妈妈的心了。”

    话落,刘茹华又是伤心的哭了起来。

    因为她刚刚的那句话,惊讶的不止是刘茹华,黎晓曼,霍云烯,夏青荣,李雪荷都很惊讶。

    夏青荣神色凝重的看着她,神色复杂,以前他并不是很喜欢夏琳这个女儿。

    知女莫若父,他知道她从小就嫉妒心很重,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就会不择手段的抢来,所以他一直不是很喜欢夏琳这个女儿。

    但是就在刚刚,他对她有了一些改观,因为她用死来维护自己的姐姐。

    李雪荷的心思和刘茹华一样,都很不满夏琳叫黎晓曼姐姐,还维护她。

    霍云烯如墨的双眸紧紧的睨着夏琳,眸底的情绪复杂,惊讶,心疼,愧疚,担忧……

    这段时间,夏琳和以前判若两人,她的改变,他是看在眼里的,现在的她更让他欣赏。

    以前的她是嫉妒黎晓曼的,但是现在她却以死相挟来维护黎晓曼,在让他惊讶之外,她这份宽容和大度更让他动容。

    黎晓曼则也是惊讶的睨着夏琳,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来维护她,她发现现在的夏琳变了很多,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姐姐……”夏琳双眸盈满泪水的睨向她,满脸的愧疚,语带哭腔,“姐姐,我……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你……你和云烯就不会分开,是我……破坏了你们的感情,我现在把云烯还给你,我不奢求……你的原谅,只求你……再给云烯一次机会,求你……”

    霍云烯更是没想到夏琳竟然会哭着求黎晓曼再给他一次机会,她这样为他,令他很是震撼。

    黎晓曼微微蹙眉,清澈的水眸目光平淡的睨着夏琳,语气不冷不热,“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其实我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或许没有那么快和霍云烯离婚,也就没有机会和司昊在一起,我现在过的很幸福,算是你的功劳,现在我就把话给你说明了,我爱的是司昊,不是霍云烯,今天你就算以死来求我,我也不会再和他在一起。”

    夏琳听到她的话,眼底闪过一抹欣喜,但很快就被她掩了下。

    她依旧是满眼泪水的睨着黎晓曼,“姐姐,你这样说是因为还在记恨我对不对?你那么爱云烯,怎么可能爱上别人?云烯他是爱你的,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姐姐,求你了。”

    夏琳说到最后,又是泣不成声。

    睨着她,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了起来,目光带着探究的凝视着她,她突然发觉到夏琳不像是要跳楼。

    她都上来这半会了,只听她说一些活下去没有意义的话,但她一直没有行动。

    或许她不是真的要跳楼,而是用跳楼来达到什么目的吧。

    如果是这样,这才符合夏琳的性格。

    为了一个孩子跳楼,仔细想想,她觉得这很不像夏琳做事的风格。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她和夏琳的关系并不好,因此她要跳楼,她的情绪不会有太大的波动,而霍云烯,夏青荣几个人,恐怕就会将夏琳跳楼的事当真了。

    而她黎晓曼绝对不是白莲花和圣母,因此对于一个曾经伤害了她的人,她是不可能因为她要去跳楼而有所动容的。

    她再次抬眸睨向夏琳,澄澈的眸底映出了一抹冷漠之色,粉唇勾起,“随你信不信,我爱的人是司昊,而且我们已经有孩子了,我们一家人很幸福,倒是你,你最好是想清楚了,一旦跳下去,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霍云烯因为她说爱龙司昊的话,双眸中蓄满了浓浓的悲痛之色,目光悲伤的睨着她,“曼曼……你……”

    他紧紧的睨着黎晓曼,心因为她的话像是被利刃凌迟一般,狠狠的痛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她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爱的是龙司昊了,他还能说什么?

    他没想到她变心竟然可以变得这么快,他开始怀疑她以前有真正爱过他吗?

    一个如此轻易的就爱上别的男人了,一个知道他不爱她,却还爱着他。

    他收回了落在黎晓曼身上的悲痛目光,担忧的睨向了夏琳,“琳琳,你听到了,曼曼她不会和我在一起,你别再求她了,也别做傻事,过来好吗?”

    话落,他正欲上前,夏琳再次喝住他。

    “不要过来……”

    夏琳的另一只脚又后退了半步,一双盈满泪水的双眸悲伤不已的睨着霍云烯,语带哭腔,“云烯,就算我过去又有什么用?就算我活下来又有什么用?就算姐姐她不爱你,不会再和你在一起又有什么用?你的心里不也还是爱着她,还是放不下她吗?如果我央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你会给吗?我央求和你在一起,你会答应吗?云烯,没有了孩子,没有了你,我活着真的没有意义。”

    刘茹华和李雪荷听到夏琳这样说,知道阻止她跳楼有了转机,两个人同时看向了霍云烯。

    “云烯,你快告诉琳琳,说你要娶她,要和她结婚,要和她在一起。”

    闻言,霍云烯俊眉深蹙,目光复杂的睨了眼黎晓曼,又睨向了夏琳,本就深蹙的俊眉蹙的更紧,他薄唇紧抿,没有出声。

    夏琳见状,捏紧了双手,眼底闪过了一抹失落,她哭看向了刘茹华和李雪荷,“妈,阿姨,你们别逼云烯娶我,我不想毁了他的幸福,既然云烯不爱我,我又何必强求?”

    此刻的黎晓曼一脸的平静,她眯起的水眸目光有些犀利的睨着夏琳,粉唇微微勾起,听了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她大概知道她要跳楼的目的是什么了。

    如果她没猜错,夏琳要跳楼的真正目的是要逼霍云烯娶他。

    倘若真是这样,那她跳楼就是假的了。

    她倒是没想到为了逼霍云烯娶她,她竟然用上了跳楼这招。

    既然她不是真的要跳楼,她也就放心了许多。

    李雪荷见霍云烯皱紧眉不出声,焦急的走上前,一脸担忧的看着他说道:“云烯,你倒是说句话啊!你非要看到琳琳跳楼了你才甘心吗?琳琳已经没有孩子了,要是你再不答应娶她,她要是有个什么闪失的话,你对的起你自己的良心吗?你心里过的去吗?黎晓曼都已经说了不爱你了,你还想着她做什么?为了她害死了琳琳,你觉得值得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