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 混蛋,又不正经

    睨着蹙起眉的她,龙司昊微微勾唇,白皙修长的手指替她抹平皱起的眉,低下头薄唇附至她耳后,声音低沉,“这个问题我还没仔细考虑过,你让我好好想一想,你究竟是值得我爱还是不值得,嗯?”

    话落,他直起了身,还真一本正经的蹙眉思考起来。

    见状,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了起来,她还以为他会马上说值得,竟然还一本正经的思考起来了。

    他真是个“坏蛋”,真的“坏”透了,总是捉弄她。

    她挑眉睨向他,唇角浮出一抹浅笑,几乎是咬着牙齿说道:“你慢慢考虑,很晚了,我睡了。”

    龙司昊垂眸目光温柔的睨着她,弯唇一笑,认同的点了下头,“嗯!是很晚了,早点睡,孕妇不能熬夜。”

    话落,他伸手关了床头灯,将黎晓曼揽进怀里,低下头在她额间印了一吻,说了句晚安就真闭上了双眸睡了。

    被他搂在怀里的黎晓曼抬眸瞪着在黑暗中的他,胸口憋了一口怨气,她根本就睡不着,扭动着身子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根本就没睡的龙司昊察觉到她在他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他突然打开了床头灯,狭长的幽眸微微眯起,炙热几分的目光带着暧|昧的睨着她,弯唇问:“怎么了?睡不着吗?因为少做了一件事?”

    黎晓曼微怔,抬眸对上他炙热的足以将她化为灰烬的目光,心微微一颤,轻抿唇问:“什么事?”

    龙司昊弯唇一笑,眯起的狭眸目光炙热的睨着她,“你觉得呢?当然是有助睡眠的睡前运动。”

    黎晓曼清丽的脸瞬间爆红,“你……”

    她正欲说她怀孕了,龙司昊却附至她耳边,抢先一步说道:“不过你现在怀孕了,睡前运动暂时不能进行,如果你真的睡不着,我们可以做点别的,比如我陪你看“岛国运动片”,但不能看太久,只能看五分钟,嗯?”

    黎晓曼爆红着小脸,挑眉睨向他,眯了眯眼眸,“岛国运动片是什么?”

    其实她心里隐隐约约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是随口一问确认一下。

    见她问起,龙司昊眸光一亮,俊美的脸上浮出邪魅且腹黑的笑容,薄唇附至她耳后,用汉字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什么叫“岛国运动片”。

    听完后的黎晓曼清丽的小脸红的更加厉害,如同熟透的樱果一般诱人,她娇嗔着抡起粉拳捶打着他健硕的胸膛,“混蛋,你这个混蛋,龙司昊,你真是个大混蛋。”

    想起他刚刚说的那些露骨的话,她就羞赧不已,他简直“坏”透了,又开始跟她不正经了。

    龙司昊见她脸红不已,白皙的大手握住她抡起的粉拳,拇指的指腹暧|昧的摩挲着她细白滑腻的手背,跳跃着情|欲之火目光炙热的睨着她,薄唇勾出魅惑人心的笑,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晓晓,我如果不混蛋,你肚子里怎么会有小混蛋?”

    因为他的话,黎晓曼的清丽的小脸更是红的滴血,眯起眼眸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你,我睡觉了。”

    她闭上双眸正欲睡去,突地一只灼热的大掌钻进了她的睡袍里。

    而这只大掌自然是龙司昊的,他解开了她的睡袍,炽热的大掌就探了进去。

    他掌心的灼热熨烫着她的肌肤,像是有一股电流传进她的体内,令她的身子轻颤了下,那双澄澈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雾霭。

    她目光带着一丝迷离的睨着龙司昊,“司昊,我想睡了。

    龙司昊的薄唇轻咬着她洁白如玉的耳垂,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你睡你的,我摸我的,互不相扰。”

    黎晓曼抽了抽唇角,挑眉睨着眸底跳跃着情|欲之火的他,纤细的小手轻抚上他俊美的脸,澄澈的眸底划过一抹心疼,他这样的举动和目光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他是一个正常男人,当然会有生理方面的需要。

    从知道她怀孕后,他就一直在隐忍,但是如果一直忍着,太久得不到释放,一定会很伤身体的吧。

    她挑眉睨向他,红着脸问:“司昊,你是不是很想?”

    她的这一句话就像是点燃的引火线一般瞬间引爆了压抑了许久的龙司昊,他眸光忽明忽暗的紧紧凝视着她,眸底的情|欲之火燃烧的更加旺盛,声音沙哑的就像是被沙子摩挲过喉咙一般,透着浓浓的情|欲味道,“傻丫头,你说呢?”

    他俯下身埋首在她的颈间,炽热的双唇亲吻着她的脖颈,声音沙哑的道:“你现在怀孕了,我就是再想也得忍,睡吧!我去洗个澡。”

    他正欲起身,黎晓曼伸手抓住了他,抬眸深睨了他一眼,便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羞涩不已的道:“你总是洗冷水澡也不是办法,这样很伤身体,我……我查了一下,那个怀孕的时候还是可以的,只要不……不太激烈,偶尔一次……唔……”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并拢的修长双指捂住了她的粉唇,狭眸缀满笑意的睨着她,目光深情宠溺,“傻丫头,别的事情可以冒险,这个不能,我怕到时会控制不住,我不能伤了你和我的第一个孩子,不用担心我……”

    说到这,他低下头吻了吻她粉嫩的唇瓣,目光深情炙热的睨着她,“晓晓,你别忘了,你和我在一起之前,我可是单身。”

    话落,他便起身径直进入了浴室。

    黎晓曼则是因为他的最后一句话,秀眉轻蹙,有些不明白的一脸疑惑。

    在龙司昊从浴室出来后,她眯起眼眸睨着他,一脸疑惑的问:“我们刚刚说的事和你之前单身有什么关系?”

    难得见黎晓曼露出这么懵懂的表情,龙司昊刚刚压下去的火又被她这无意识的举动给勾了起来。

    他上床后将她拥进怀里,目光深情的睨着她,“晓晓,很晚了,先睡,如果你想和我聊天,我明天陪你聊,嗯?”

    黎晓曼挑了挑眉,以打破沙锅问到底之态睨着他,“你不说清楚一点,我就不睡。”

    闻言,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紧紧眯起,目光含笑的睨着她,薄唇弯起,“你真要听我说清楚?确定了?不后悔?”

    黎晓曼正要点头,龙司昊便附至她耳边,给她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听完后的黎晓曼清丽的小脸又红的滴血,抡起粉拳捶打着他健硕的胸膛,娇嗔道:“混蛋,谁许你说的这么直白的?”

    龙司昊敛紧眸,目光宠溺的睨着娇羞不已的她,眸底缀满了笑意,“晓晓,是你自己要听的,怪不得我。”

    他其实也没跟着她说什么,就是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他是怎么自己解决生理需要这件事的。

    睨着娇羞不已的她,他更是心动不已。

    低下头,他忍不住吻了吻她粉嫩的唇瓣,声音低沉,“晓晓,睡吧,晚安。”

    “嗯!晚安!”黎晓曼将头紧紧靠在龙司昊的怀里,纤细的双手紧搂着他的劲腰,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闻着属于他的清冽气息安稳的入眠。

    一夜安眠。

    因为睡得晚起的就晚,黎晓曼翌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晒三竿了。

    醒来的她习惯性的侧眸睨向身旁,见以往这个时候都去了公司的龙司昊此时竟然还在床|上。

    见他睡的安稳,她没叫醒他,将头深埋在他的怀里,想和他再温存一会才起来。

    她唇角带着幸福的笑意,刚闭上双眸,突然一道手机铃声便响起。

    黎晓曼微怔,睁开双眸见龙司昊没被吵醒,她慢慢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伸手拿过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手机是龙司昊的,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黎晓曼秀眉轻蹙了下,垂眸睨了眼龙司昊,犹豫了下,便接了。

    她还没来得及出声,那边便传来带着一丝焦急的清细声音,“glen……”

    听到这声“glen”,黎晓曼秀眉蹙的更紧,对方的声音有些耳熟,她礼貌的问:“你好,我并不是glen,请问你是?”

    电话里的人沉默了片刻后,随即试探性的反问:“你是黎小姐吗?”

    对方这样问,黎晓曼心里有些疑惑,“你认识我?”

    电话里的人像是有急事,并没有向黎晓曼细细的解释她是谁,而是语带焦急的说道:“黎小姐,你替glen接的电话,glen应该是在你的身边吧?麻烦黎小姐替我转告他一声,我的女儿sophie不见了,我希望他能看在我的份上,帮忙找找,黎小姐,一定要替我转达给glen,非常谢谢。”

    电话那头的人正是索菲的妈沈诗薇,她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黎晓曼垂眸睨着渐渐黑屏的手机,澄澈的眸中情绪有些复杂,打电话来的人说索菲是她的女儿,那打电话过来的就是她见过的那个气质不凡的贵妇了。

    想到她那天拿着那些照片来让她离开龙司昊的事,她心里就莫名的觉得心痛,失望,以及非常气愤。

    正在她郁闷之时,一道低沉沙哑且慵懒的声音响起,“晓晓,什么时候醒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