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 演戏,装的真像

    毕竟是亲生女儿,虽然现在的夏青荣更偏袒黎晓曼,但从听到夏琳受了枪伤进了抢救室的消息后,他就立即赶来了,脸色凝重,心里也是担忧不已。

    来的路上,刘茹华因为担心夏琳会出什么意外,他则是一直在安慰她,也等于是在安慰他自己。

    不管夏琳这个女儿让他有多失望,他也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琳琳……琳琳……”

    刘茹华双眼中满是泪水,担忧的喊着,伸手去敲打抢救室的门,哭的泣不成声,“是……是谁敢对我的女儿开枪,我……我绝不会放过他……”

    李雪荷见刘茹华哭的伤心,也哭着走上前,看着她安慰道:“未来亲家,你别担心,云烯他说琳琳不会有事的,相信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有事。”

    刘茹华哭着点头,和李雪荷抱在了一起,哭喊道:“我可怜的琳琳,究竟是谁对她开的枪?琳琳……琳琳啊!你千万要挺住,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也要挺住啊!”

    坐在休息椅上的霍云烯听她提到夏琳肚子里的孩子,俊眉蹙的更紧,冷眸中的愧疚之色更甚,想起了前段时间他还让她去打掉孩子的事。

    不仅如此,他还辱骂她,一次次的让她滚,践踏她的尊严,不许她靠近他,他一定伤透了她的心吧!

    可她却依旧对他不离不弃,不管他怎么辱骂她,她都坚持来医院照顾他,甚至还要为了他帮他得到黎晓曼。

    帮助心爱的男人去得到他爱的女人,想必她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她如此用心的爱着他,对他不离不弃,而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现在想来,他真的很对不起她。

    而他不但狠狠伤害了黎晓曼,也伤害了她。

    大概过了三个小时后,双手染满血,穿着手术服的一名医生才从抢救室里出来。

    在外面等的急不可耐的李雪荷,霍云烯,夏青荣,刘茹华立即上前,担忧的问:“医生,琳琳她……她怎么样了?”

    医生紧皱眉,神色凝重的看着霍云烯等人说道:“孩子……”

    医生刚说“孩子”两个字,李雪荷便急忙抓住了医生的衣袖,激动的问:“孩子怎么了?我的金孙子怎么了?”

    一旁的霍云烯虽然没有李雪荷表现的那么激动,但他一双冷魅的双眸则也是紧紧的睨着医生,左手握拳,俊眉深蹙,眸底映出一丝紧张之色。

    医生叹了一口气后,摇头神色凝重的说道:“孩子没保住,已经拿掉了,病人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失血过多,还在重度昏迷当中。”

    “什么?”听完医生的话,李雪荷惊叫一声,双眼直直的看着医生,“你……你说我的金孙子没了?我的金孙子……”

    李雪荷说着,一脸的悲伤。

    医生看着脸色悲伤的李雪荷,神色凝重,“病人是因为中枪失血过多,才导致孩子没能保住。”

    刘茹华情绪激动的一把抓住了医生的胳膊摇晃,“你连个孩子都保不住,你是什么狗屁医生?你凭什么拿掉了琳琳的孩子?你凭什么?你把我的乖外孙还给我,你还给我……你还给我……你这个庸医,你还我的乖外孙,还给我……”

    刘茹华话没说完,便晕倒在了夏青荣的怀里。

    李雪荷见状,伸手担忧的推了推夏晕倒在青荣怀里的刘茹华,“亲家……你醒醒……亲家……”

    而听到夏琳的孩子没了,夏青荣也是一脸的悲伤,但他是一个男人,经历过许多的大风大浪,因此才没有像刘茹华那样承受不住的晕倒过去。

    一直没出声的霍云烯在听到夏琳的孩子没了的时候,整个人都往后踉跄着退了一大步,要不是他杵着医用拐杖,一定会跌倒在地。

    此刻的他左手捏的咯咯作响,冷魅的双眸腥红的吓人,眼眶早已湿润,俊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眸底的情绪复杂,愤怒,悲伤,痛苦,不敢置信,悔恨……

    从得知这个孩子的到来开始,他高兴过,厌恶过,憎恨过,也曾一次又一次的逼夏琳去打掉过。

    现在孩子真的没了,是因为他而没有了,他的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浓浓的愧疚占据了他的整个心扉。

    而同时,强大的恨意也在他的心底滋生起,他冷魅腥红的眸中聚起了浓浓的恨意,恨不得将杀掉他孩子的罪魁祸首龙司昊碎尸万段。

    他心中暗暗发誓,他就算是与龙司昊同归于尽,他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他还要让龙司昊这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凡是他在乎的,拥有的,他都要一一的抢过来,哪怕是不择手段。

    夏琳虽然度过了危险期,但还需要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二十四个小时,从她被推进抢救室再被转到重症监护室,霍云烯等人都没能见到她。

    因为医生说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不允许他们进去探望,以免病人因此受到感染。

    刘茹华因为晕过去了,夏青荣在照顾她,因此两个人都不在重症监护室外。

    由于医生说暂时不能探望夏琳,李雪荷和霍云烯一直等到了天黑才回霍宅。

    原本霍云烯是不打算一直守着不回去的,是李雪荷费了一番口舌才将他劝说回去。

    毕竟霍云烯自己也是个病人,身体还没完全康复,熬夜肯定对身体不好,李雪荷一句他只有等身体康复了才能做他想做的事情,便说服了他回去霍宅。

    他们两个人离开不久后,另外三个人便穿着无菌隔离衣进入了重症监护室内。

    这三个人正是龙司昊,洛瑞,以及苏奕。

    洛瑞按照龙司昊的吩咐将黎晓曼安全的送回了水鹭湖他的私人别墅后,便又直接来了医院。

    重症监护室里的医生和护士见到龙司昊,洛瑞,苏奕三人进来,朝着他面带微笑,恭敬的点了下头,便和三名护士离开了。

    龙司昊在医生和护士离开后,便径直走到了夏琳的病床前,在她病床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一双狭长的幽眸目光深沉锐利的凝视着她。

    洛瑞随即也走上前,见病床上的夏琳还紧闭着双眸,他微微挑眉,轻笑着说道:“呵呵……夏小姐,装的可真像,这演技不错啊!好了,该走的都走了,这戏你也没必要再演下去了。”

    苏奕深睨了夏琳一眼,又睨了眼龙司昊,神色平淡的坐了下来。

    原本紧闭着双眸的夏琳听到洛瑞的话,才慢慢睁开了双眸。

    她的脸色依旧还有些苍白,但保持着清晰的意识。

    她抬眸睨向了坐在她身旁俊美迷人的龙司昊,脸色有一丝的不悦,因为毕竟是中了枪伤,她说话有些断续,“龙总,你……你有今天这样……的计划,为什么不事先……跟我说一声?你这样……莫名其妙的朝……我开一枪,我当时真是被你……吓到了,如果不是……刚刚医生告诉我,说我伤的……并不重,完全没有……生命危险,是……是你……布的局给云烯看,让他对我……心生感激和愧疚,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龙司昊微微挑眉,狭眸带着深意的睨着她,优美的薄唇弯出深不可测的弧度,声音低沉,“如果事先告诉你了,就不可能那么逼真,真的中枪和假装中枪可是两回事,而且向你开枪,我是临时决定的,就算要通知你,也来不及。”

    一旁的洛瑞眯起眼眸睨着夏琳,勾唇说道:“夏小姐,你就放心好了,总裁的枪法很好,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让你有生命危险,你顶多在医院躺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出院了,你想想,如果不逼真一点,你要怎么打动霍云烯的心?总裁今天临时想到的计划,不但帮你解决了你假怀孕的事,还会让霍云烯对你感激不尽。”

    听他提到假怀孕的事,夏琳傒地撑大了瞳孔,眸底闪过一抹惊慌,随即一脸惊讶的睨着龙司昊,“你……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假怀孕的?又……又是怎么知道的?”

    龙司昊微微敛眸,目光深沉的睨着她,薄唇微微勾起一抹高雅且深不可测的笑,“我什么时候知道你假怀孕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经过今天的事后,你离得到霍云烯的心又更近了一步,我相信他现在对你除了感激,还有很深的愧疚,一个男人一旦对一个女人有了这些情感,他这一辈子都会被那个女人牵制,尤其是霍云烯,以他的性格,最容易被牵制住。”

    听到他的话,夏琳抬眸睨着他,“龙总,你是学……心理学的吗?你怎么……知道云烯是……怎么想的?”

    龙司昊弯唇,优雅一笑,狭长的幽眸敛紧几分,目光深沉的令人看不透彻,声音低沉动听,“是不是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我既替你解决了假怀孕的事,又让霍云烯对你心存感激,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方式去打动霍云烯,具体要怎么做,我想不需要我手把手的教你。”

    “当然……当然不用,我……知道该怎么做。”夏琳抬眸睨着龙司昊俊美迷人的脸,有一瞬间的晃神。

    如果不是因为他太睿智,太深不可测,就像天神一样遥不可及,令她驾驭不了,以及她先看上了霍云烯,她一定会深深的迷恋上他。

    他太优秀,身上有全天下女人都会为他疯狂的魅力,她也倾慕他,也曾有过非分之想,但她夏琳还是有一丝的自知之明,知道驾驭不了他就不会去冒这个险。

    在她心里,其实是惧怕他的,因为他太危险,在他的身边,她会担心自己随时都会没命。

    从他帮她一步一步的去得到霍云烯开始,她就发觉到,他高深莫测的令谁也揣摩不透。

    他睿智的似乎能看穿人的心灵。

    这样的男人在吸引全天下女人目光的时候,却又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势,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能够配得上他的女人,一定要是和他一样强大且又高贵的女人,她觉得黎晓曼根本就配不上他。

    随即她又抬眸睨向龙司昊,眸带疑惑的问:“龙总,我很想知道你对黎晓曼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应该值得更优秀的女人配你。”

    见夏琳的话里有贬低黎晓曼的意思,龙司昊目光一寒,白皙的大手宛若游龙一般迅速的箍住了她的脖子,狭长的眸子凛冽的紧盯她,幽暗的眸底闪烁着肃杀的冷光,唇角勾出的笑带着嗜血的味道,“下次再让我听到你说半句贬低晓晓的话,我一定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被突然掐住脖子的夏琳惊诧的瞪了瞳孔,眸底映满了恐惧,她紧皱眉,有些害怕的说道:“我……我没有要……贬……贬低姐姐的意思,你……你误会了。”

    一旁的苏奕见夏琳只是话里稍微有些贬低黎晓曼的意思,龙司昊就对夏琳起了杀意,他蹙了下眉,镜片下黑白分明的纯净瞳孔蒙上了一层令人看不透彻的晦暗之色。

    龙司昊见她紧皱眉,脸色涨红起来,他冷戾的一眯眼,目光阴鸷的睨了她一眼,才松开了箍住她脖子的白皙大手。

    “咳……咳……”重新能够呼吸的夏琳伸手捏住自己难受的喉咙,咳嗽了两声,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抬眸睨向他。

    见他神色冷魅的骇人,她心中一阵悸怕,不敢直视他的低下了头,声音断续的问:“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龙司昊狭眸微眯,目光沉沉的睨着她,声音沉冷,“你不需要知道我帮你的理由,你只要做好你该做的就行。”

    ……

    龙司昊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十二点。

    在回去水鹭湖岛别墅的途中,在开车的洛瑞想了想,转过头睨向坐在后座的龙司昊,蹙眉说道:“总裁,有件事我得向你汇报一下,我今天送黎小姐回去的时候,发觉到她好像不是很高兴,像是有很重的心事。”

    闻言,龙司昊俊眉深蹙起,想到了今天在安泰墓园时,黎晓曼转身快速离开时的一幕。

    他心中似针扎般的痛了下,幽深的眸底闪过一抹落寞。

    而坐在他身旁的苏奕将他眸底闪过的那抹落寞收进了眸底,他轻蹙了下细细的墨眉,伸手轻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目光深邃的睨着他,语气轻缓带着一丝开玩笑的意味,“没想到能迷倒万千少女的龙少也会有落寞的时候,看来那个叫黎晓曼的真的很不一般,为了她,你花费了不少的心思,但如果她今天是因为不理解你而不理你,你觉得你这样为她付出值得吗?”

    苏奕很少说话,一般都是沉默寡言,他说出这一番话来,倒是令洛瑞有些惊讶。

    他挑眉睨向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苏奕,俊眸微微眯起,“哎唷唷!苏大少,今天怎么开了金口了?还一次说了这么多字,这不太像你的性格哦!尤其是还带着开玩笑的口吻。”

    苏奕淡淡蹙眉,没有回洛瑞的话,而是睨向了龙司昊,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

    龙司昊则是敛紧了眸,目光深邃,眸底是浓的化不开的深情,薄唇勾出坚毅的弧度,语气坚定,“值不值得,我心里很清楚,这个世上除了她,再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值得我全心全意的去付出。”

    苏奕闻言,深蹙眉,镜片下的眸子微微眯起几分,眸光越发深邃的令人琢磨不透。

    ……

    水鹭湖岛别墅

    豪华宽敞的卧室里,黎晓曼洗完澡后,就躺在了圆形大床|上,但是翻来覆去的到此时还睡不着。

    白天在安泰墓园发生的一幕幕总是在她的眼前晃过,怎么都挥之不去。

    尤其是霍云烯拿枪指着龙司昊那一幕,以及龙司昊用枪抵住霍云烯那一幕,到现在都还令她心有余悸。

    ——萱萱有话说——

    宝贝们有木有觉得龙少好腹黑?他给了夏琳一枪,夏琳还得感谢他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