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 变态,墓裂花毁

    听完他的这番话,黎晓曼的心紧紧的揪起,心底蔓延出一抹沉痛,清澈的水眸氤氲起了一层水雾,睨着霍业宏轻咬着下唇,“爷爷,可……可我离不开司昊了,我……我爱他。”

    在龙司昊的面前,她没有说过爱他,在霍业宏的面前,她却忍不住说了出来。

    她爱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爱上他了。

    这份爱,越来越深入她的骨髓,与她的心脉相连在一起,割舍不下了。

    离开龙司昊,对她来说,生不如死。

    霍业宏见黎晓曼不愿离开龙司昊,脸色沉了下来,声音也带着几分威严,“曼曼,在爷爷的心里,你一直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也是一个心存善念的人,难道你一定要看着云烯和司昊相恨相杀,他们两兄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你才满意吗?曼曼,就当爷爷求你,生完孩子就离开司昊好吗?”

    “爷爷,您在说什么?您怎么可以这样说?”黎晓曼后退一步,清澈的水眸不敢置信的睨着霍业宏,完全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生完孩子就离开,他把她当成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吗?

    他一直是她最尊敬的爷爷,他竟然说出这种伤害她的话来。

    霍业宏见黎晓曼眸中的悲伤收紧眼中,他皱紧眉,神色凝重的握住她的手,“曼曼,爷爷知道这样说很对不起你,很伤你的心,可你也要站在爷爷的立场上想想,爷爷能眼睁睁的看着云烯和司昊他们两兄弟相恨相杀吗?答应爷爷,生完孩子就离开司昊,爷爷会送你出国,你的学业还没完成,出国去正好可以完成学业。”

    “爷爷……”黎晓曼清澈的眸中闪烁着泪光,目光悲伤的睨着霍业宏,“对不起爷爷,我不能答应你,司昊爱我,我也爱司昊,他给了我从没有过的幸福,他让我觉得我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我是不可能离开他的,你不让我嫁给他,我可以答应你,就算一辈子无名无份的待在他的身边,我也心甘情愿,除非司昊说不爱我了,不要我了,否则,我绝不会离开他。”

    霍业宏神色凝重的看黎晓曼,“曼曼,就当是爷爷求你也不行吗?”

    黎晓曼轻轻推开霍业宏的手,睨着他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道:“爷爷,您是对我很好,我很感激,但我想为了我自己活,想为了司昊活,想为了我们的孩子活,司昊也不会让我离开他的,我没有办法答应您,对不起。”

    见黎晓曼仍是不答应,霍业宏的神色严厉了几分,目光锐沉的看着她,“曼曼,你不要逼爷爷做出伤害你的事,你和司昊,云烯,都是爷爷的亲人,爷爷不想伤害你。”

    黎晓曼微微勾唇一笑,挑眉睨向霍业宏,“爷爷,您想怎么对付我尽管来,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对不会离开司昊,对不起!让爷爷失望了,爷爷请保重。”

    话落,黎晓曼睨着霍业宏恭敬的颔了下首,便转身朝着龙雅心墓的方向走去。

    霍业宏见状,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一双鹰抓般犀利的老眼紧紧眯起,神色深沉,曼曼,你怎么就不听爷爷的话?怎么这么不乖?

    ……

    龙司昊,洛瑞,苏奕,成叔四人到龙雅心的墓前时,龙司昊发现他刚刚放在他妈妈墓前的白玫瑰像是被人用脚踩过,洁白的花瓣洒了一地。

    并且他妈妈的墓碑竟然被枪击的碎裂了几公分,一颗子弹深嵌在了那墓碑上。

    洛瑞见状,惊讶的瞪大了双眸,“oh!mygod!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是谁这么变态,把这些花毁成这些?多漂亮的花,那个变态跟这些花有仇吗?”

    龙司昊敛紧了眸,蹲下了身来,白皙的大手轻抚着他妈妈的墓碑,目光凛冽无比的睨着嵌在墓碑上的那颗子弹,眸底闪过似要毁灭天地的肃杀之色,薄唇紧紧抿着,周身的气势慑人,恨不得将打坏他妈妈墓碑的人碎尸万段。

    洛瑞见龙司昊目光冷戾,阴鸷骇人,他走上前,蹙眉睨了眼那墓碑,试探性的说道:“总裁,墓碑坏了可以再换,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出是谁开的枪?”

    闻言,龙司昊目光一寒,随即直起了身来,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狭眸目光阴戾的扫向了四处,当见到一抹黑影闪过时,他立即闪身追去。

    “总裁……”

    洛瑞见状,睨向了苏奕,挑了挑眉,“苏少,一起?”

    苏奕抿紧唇,没有回洛瑞,但是却动身追了去。

    洛瑞则是回眸睨着成叔,蹙眉说道:“成叔,这里就交给你了,记得打电话让人来修墓。”

    话落,他也追了去。

    龙司昊去追那道黑色身影,却在离他妈妈的墓不远处见到了霍云烯,而他敏锐的目光正好落在了霍云烯手上的黑色手枪上。

    他目光一凛,狭长的幽眸凛冽的眯起,目光阴戾骇人的盯紧了霍云烯,声音犹如从千年寒潭发出一般的森冷,“霍云烯,竟然是你?刚刚是你开的枪?”

    霍云烯见到突然出现的龙司昊,冷魅的墨眸中划过一丝惊讶,微怔之后,目光凌厉冰冷的睨着他,冷冷勾唇,“是我又怎么样?”

    见他承认,龙司昊白皙的双手傒地捏紧,狭眸中闪过一抹肃杀之色,阴戾的目光似千年寒冰一般散发着寒气,唇角的笑带着嗜血的味道,“那~你~是~找~死。”

    他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傒地一个闪身,逼近了霍云烯。

    见他突然逼近,霍云烯本能的想后退,但当他凌厉冰冷的目光落在手上的黑色手枪上后,他目光一寒,冷冷的勾起唇角,突地举起了手里的黑色手枪,声音冰冷,“龙司昊,我看找死的是你,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话音落下,传来一道清细夹杂着担忧惊慌的声音。

    “不要——!”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霍云烯抬眸睨向了龙司昊的背后,见正赶来的黎晓曼脸色煞白,清澈的水眸正惊慌不已的睨着他和龙司昊。

    他俊眉轻蹙,目光惊讶的睨着她,“曼曼……你……你怎么会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