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担忧,突响枪声

    闻言,霍云烯左手紧紧握住了拐杖,俊脸紧绷着,目光冰冷的睨着龙君澈,“我凭什么信你?”

    龙君澈依旧是温雅一笑,傒地一个闪身上前,手里多出一把黑色的手枪,直抵霍云烯的眉心。

    见状,霍云烯目光微微一颤,随即眯紧了墨眸,冷冷的勾起唇角,“就凭这?”

    “呵呵……”龙君澈勾唇一笑,细长的桃花眸微微眯起,取下了抵在霍云烯眉心的手枪,“我果然没看错人,你比我想象中要冷静和不怕死,你是我接班人的最好人选,只要你和我合作,我会把我所会的都教给你,相信我,不出三年,我就可以让你变得和你大哥一样强大,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综合实力,你都会比他强,只有你变得强大了,你想抢回你的女人才会轻而易举,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各方面都成功的优秀男人,有钱还有有势,而现在的你,就跟废物一样,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去抢回你的女人?”

    他说的话,让霍云烯想起了夏琳的话,他俊眉深蹙,垂眸睨着他自己,右手使不上力,右腿也像残废了一样没什么知觉,这样的他就像个废物一样,的确是没有资格和能力去赢龙司昊。

    他紧握的左手捏的咯咯作响,脸色铁青,目光透着寒意的睨着龙君澈,“就算是这样,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和你合作。”

    龙君澈轻扬俊眉,勾唇一笑,“看来你还是不信我有这个能力把你变得强大。”

    话落,他将手里的黑色手枪塞进了霍云烯的手里,目光深沉的睨着他,语气平和,“向我开枪。”

    闻言,霍云烯眯紧了眼眸,目光略带一丝惊讶的睨着龙君澈,“你什么意思?”

    龙君澈细长的桃花眸微敛,温雅一笑,“你只管开枪就是。”

    霍云烯握着手里的黑色手枪,修长的食指动了下,还是没有扣动扳机。

    龙君澈见状,目光锐冷锋利的睨着他,“怎么?不敢开?你连枪都不敢开,怎么赢你的大哥?看来是我高看你的,你这辈子都只能当一个一瘸一拐的废物,不但失去身份地位,失去霍氏,还会失去你最爱的女人,既然你连枪都不敢开,我也没必要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这把枪我送给你,你自己找个地方去自尽好了。”

    龙君澈语带嘲讽之意的说完,不再看霍云烯一眼,转身便离开。

    而他刚刚的那一番话自然激怒了本就易怒的霍云烯,他紧握着手里的黑色手枪,紧眯着眼眸,目光一寒,白皙修长的食指突然扣动了扳机……

    只听“砰”的一声枪响,霍云烯只觉一道身影迅速的在他眼前晃过,下一秒,他手里的黑色手枪便被人夺走,枪头直直的抵着他的眉心。

    “你……”

    他惊讶的瞪大了双眸,眸底满是震惊,目光有些不敢置信的睨着出现在他眼前的男人。

    才三秒的时间,他不但避开了子弹,还用最快的速度跃到他身前,迅速的抢走他手里的枪,还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把枪抵在了他的眉心。

    他的身手敏捷,速度快的令他不敢想象。

    有这样身手的人一定是经过特别训练的。

    龙君澈墨眉微挑,敛眸温雅一笑,将手里的黑色手枪再次塞进了霍云烯的手里,目光深沉的睨着他,“你现在可以不急着答应我,我给你足够的时间考虑,你不必找我,等我觉得合适的时候,我自会再来找你。”

    话落,他转身离开,不远处就是龙雅心的墓,而他去的正是那个方向。

    霍云烯眯紧眼眸,睨着龙君澈的背影好一会,才收回了目光,睨着他手里的枪,冷魅的眸中翻腾着复杂的情绪。

    龙司昊太强大,他想要赢他,想要抢回他的曼曼,的确是必须变得比他强大。

    霍辰风的墓前,刚刚的那一声枪响,龙司昊,黎晓曼,霍业宏,洛瑞,苏奕,林嫂,成叔,李雪荷都听见了。

    听到枪声的洛瑞睨向已经拜祭完霍辰风的龙司昊,蹙起了俊眉,“总裁,怎么会有枪声?好像是从你妈妈的墓那个方向传来的?”

    刚刚突然听到枪声的黎晓曼也是心头一惊,抬眸睨向龙雅心墓的方向蹙起了眉。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紧紧眯起,目光沉冷锐寒的睨了眼他妈妈墓的方向,垂眸睨着蹙起眉的黎晓曼,声音低沉温柔,“晓晓,我过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嗯?”

    闻言,黎晓曼抬眸睨着他,澄澈的眸底闪过一抹浓浓的担忧,“不,我和你一起去。”

    公墓里突然响起枪声,让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很害怕和他分开,更怕他有危险。

    龙司昊见她眸中尽是对他的担忧,狭长的幽眸微微眯了起来,眸底缀进了一丝笑意,白皙的大手轻抚着她的小脸,修长的五指渐渐插|入她秀丽的长卷发中,紧扣着她的后脑勺,傒地低下头攫住了她的粉唇,深情的吻着她。

    他突然吻了下来,黎晓曼处于征愣之中,完全没反应过来,撑大的瞳孔,怔怔的被他深吻着。

    等她回过神来时,目光不小心瞥见了霍辰风的墓碑,只觉尴尬不已,小脸唰地又红的如同熟透的樱果一般。

    他怎么可以在这里吻她?

    他做事情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出其不意?

    两人当着这么多人接吻这一幕,洛瑞和成叔早已经见惯不惯了,也就没什么。

    苏奕镜片下黑白分明和瞳眸一直盯着龙司昊和黎晓曼,神色平淡,看不出任何表情。

    霍业宏,李雪荷,夏琳,以及林嫂见到龙司昊和黎晓曼这么亲密的接吻,几人除了震惊之外,神色各异。

    夏琳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底却暗藏着讥讽。

    林嫂是一脸的震惊。

    李雪荷则是把鄙夷的表情完全表现在了脸上,一个劲的低声嘟哝着真是不要脸。

    而霍业宏的脸色最为难看,阴沉着脸,一双老手握着手里的拐杖,神色不悦的别开了脸去,一副眼不见为净之态。

    龙司昊只吻了黎晓曼一会,便离开了她粉嫩诱人的唇瓣,狭眸目光深情宠溺的睨着她,“不用担心我,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在这里等我。”

    话落,他放开了她,睨向了洛瑞,“你留下。”

    “不用!”黎晓曼挑眉睨着他,粉唇轻扬,“让洛特助和你一起去,你如果不让他跟你一起去,我就跟你一起去。

    闻言,龙司昊深睨了她一会,薄唇弯起,“好,洛瑞跟我一起去,那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嗯?”

    “嗯!”黎晓曼睨着他轻点头,目送着他,洛瑞,苏奕往龙雅心墓的方向走去。

    霍业宏待龙司昊走远后,才杵着拐杖走到黎晓曼的身前,神色复杂的看着她,深叹了一口气说道:“曼曼,陪爷爷到那边去走走。”

    “爷爷……可是……”黎晓曼抬眸睨着霍业宏,轻蹙了下秀眉,既有些为难,又有些担忧。

    霍业宏锐利的双眼紧看着她,温和一笑,“怎么?曼曼是在怕什么?”

    “爷爷,刚刚的枪声你也听到了,我是怕你有危险,还有,司昊让我在这里等他。”

    最后一句话,她说的有些小声。

    因为知道霍业宏不赞同她和龙司昊在一起,她的秀眉紧紧蹙了起来。

    霍业宏深看了她一会,目光和蔼的看着她说道:“曼曼,有保镖跟着,你不用担心,趁这个机会,爷爷有话想和你说。”

    黎晓曼闻言,抬眸深睨了他一眼,随即还是点了下头,伸手扶着他往霍辰风的墓侧旁的一条路走去。

    在他们的身后跟着十几名保镖。

    走了一会后,霍业宏才看向黎晓曼,白眉紧紧皱起,深叹了一口气,“曼曼,今天爷爷就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心里也应该很清楚,我并不赞成你和司昊在一起……”

    说到这,他看向了她平坦的小腹,沉默了一会,才又说道:“就算你已经怀了我霍家的孩子,我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

    他的话令黎晓曼秀眉越蹙越紧,放开了他的手,清澈的水眸有些悲伤的睨着他,“爷爷,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当初你非要坚持让我嫁给霍云烯,为什么现在一定要阻止我和司昊在一起?难道霍云烯是你的孙子,司昊就不是吗?你这样对司昊不公平。”

    霍业宏白眉紧皱,神色复杂的看着她,“曼曼,爷爷知道你是个好孩子,爷爷是真的喜欢你,把你当成我的亲孙女对待,所以当初才坚持让你嫁给云烯,爷爷也知道是云烯不懂得爱你,没有好好珍惜你,才使你对她心灰意冷,现在你们离婚了,是爷爷心里最大的遗憾,爷爷觉得很愧对你,可……”

    说到这,他停了下来,一张被岁月留下痕迹的老脸上除了无奈还有悲伤。

    见状,黎晓曼蹙紧眉,睨着他问:“可什么?”

    “唉!”

    霍业宏深叹一口气,看着黎晓曼继续说道:“可你知道云烯的性格,他很倔强,一旦下定决心认定的事,就不会改变,他现在很后悔,很想挽回你,所以他是不会轻易放弃你的,他和司昊的感情本来就不好,如果你真的嫁给了司昊,他们兄弟两个一定会反目成仇,这是爷爷最不想看见的,他们的爸爸辰风已经不在了,爷爷最亲的人就是他们,爷爷很怕他们会因为你都得死去活来,所以,不管是为了维护霍家的门风,还是维护他们两兄弟的感情,以防他们兄弟两个人相恨相杀,我都必须阻止你和司昊结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