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他的,基因强大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起,没有应她,而是睨向了龙司昊。

    而龙司昊则是微微敛眸,目光温柔的睨向正走进来的她,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慌色。

    他声音低沉动听,“怎么还没睡?”

    黎晓曼粉唇微微勾起,径直走到了龙司昊的身前,眯起眼眸睨了眼他身上的衣服,见他的衬衫和西裤都湿了,她凝眸扫了眼被打翻的茶杯和低着头的陈兰,随即伸出纤细的小手当着陈兰的面替龙司昊解开他真丝衬衫的纽扣。

    当她神色平淡,一颗一颗的解开龙司昊的衬衫纽扣时,陈兰抬头一脸惊讶且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而龙司昊则是敛紧眸,英挺的俊眉微微蹙起,深邃的目光紧紧的凝视着她平静的清丽小脸,幽深的眸底闪过一抹不解。

    他龙司昊自问能轻易看透很多人的心思,但此刻他却看不透他眼前的小女人这样的举动意味着什么。

    他带着探究的目光深深的凝视着她,狭长的幽眸中毫不掩饰的缀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深情和迷恋。

    他爱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人,她的清纯,她的与人为善,她的坚韧,她的柔媚,以及他们曾经的共患难,还有她遇事的冷静,她的聪慧,和她做事方式的独特和出其不意……

    这些都是令他深深迷恋和爱恋的,她时而能让他一眼就看穿,时而又让他琢磨不透的想要一探究竟。

    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喜怒哀乐,都能轻易的牵动他的心,令他对她的爱时时刻刻都在加深。

    替他把真丝衬衫的纽扣全部解开,黎晓曼又替他把衬衫脱了下来,然后把他的衬衫直接塞入了陈兰的手中。

    陈兰见状,瞪大了双眼,看了看龙司昊,又看向了黎晓曼,一脸的错愕,“少夫人,这……”

    黎晓曼睨了眼一脸错愕的她,没有出声,纤细的双手又搁放在了龙司昊的皮带上,动作轻柔的替他解开皮带扣。

    她刚刚替龙司昊脱下衬衫时,龙司昊俊美的脸上表情冷静,没有任何的波澜,一双狭长的幽眸意味深长的凝视着她。

    而此刻当她的小手落在他的皮带上时,他俊美脸上平静无波澜的表情出现了一丝松动,狭长的幽眸微微眯起,眸底闪过一抹疑惑与讶异。

    他白皙的大手握住她纤细的小手,带着探究的目光盯紧了她,薄唇弯出优美的弧度,“晓晓,你这是要做什么?”

    黎晓曼淡淡抬眸,瞥了他一眼,便动作轻柔的抽出了被他握住的小手,然后继续解开他的皮带。

    皮带金属扣相碰的声音叮叮的响起,为这书房增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息。

    一旁的陈兰怔怔的看着黎晓曼,眼中盛满了震惊与不敢置信,怎么都想不到黎晓曼竟然会当着她的面做出这样的举动。

    她回过神来,极度尴尬和不好意思的转过身,红脸低下头结结巴巴的说道:“少……少爷,少……少夫人,我……我先出去了。”

    她急急忙忙的正欲离开书房,黎晓曼清细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不必了,你留下。”

    陈兰闻言,站在了原地,心里却因为不明白黎晓曼为什么让她留下而感到惶恐。

    她看着柔弱和善,却给人一种坚韧,不好对付的感觉。

    龙司昊见黎晓曼一脸平静的解开他的皮带,就要脱他的裤子,他敛紧了眸,眸光深沉的凝视着她,薄唇轻抿,“晓晓……”

    黎晓曼轻扬了下秀眉,清澈的水眸深睨了他一眼,粉唇微微勾起,“裤子也湿了,一起脱了。”

    闻言,龙司昊敛紧的眸深睨着她,见她非坚持要脱他的裤子,他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挑她的下颚,低下头在她粉嫩诱人的唇瓣上印了一吻,弯唇一笑,“好,晓晓说脱就脱。”

    话落,他修长的双臂环抱着,不再阻止她,任由她替她脱,而且这期间他还很配合她。

    他这被黎晓曼一脱,全身上下就只有一条子弹头类裤。

    目光平淡的瞥了他一眼,黎晓曼将他脱下来的西裤又直接塞给了陈兰,粉唇轻抿,“不是要洗吗?马上拿去洗。”

    一直低着头的陈兰闻言,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怔怔的看向了黎晓曼却不敢去看龙司昊。

    黎晓曼微微挑眉,粉唇边勾出一抹浅笑,“记得用手洗,直到把它洗烂为止,如果洗不烂就不许停,对了,洗烂了拿给我看看,还有,你身上这件衣服就别换了,很性感,多穿几天。”

    话落,她径直离开了书房。

    见她离开,龙司昊俊眉轻蹙,也阔步走出了书房,期间他没有睨看陈兰半眼。

    而陈兰则是因为黎晓曼的话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愣愣的站在原地,她脸上眼中满是震惊。

    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看着龙司昊的衣服,要洗烂为止,那她得要用多大的力度来洗?

    少夫人分明是在整她,她太小看她了。

    ……

    先回到卧室的黎晓曼直接上了床,随后进来的龙司昊先是去了浴室,洗完澡后只围了一条浴巾就上了床。

    见黎晓曼背对着他侧卧着,他伸手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低下头轻吻着她抿着的粉唇,声音低沉清润,“还不解气?”

    他可是任由她把他剥的只剩一条类裤了,她还没消气吗?

    这丫头是越来越会整人了,不过这样的她更是让他深爱的无法自拔。

    黎晓曼渐渐睁开了眼眸,对上了他深情温柔的目光,她微微勾唇,只轻轻说了句,“很晚了,睡吧!晚安。”

    龙司昊目光深情的睨着又闭上眼眸的她,修长的手指描摹着她的眉眼唇形,薄唇弯起,“晓晓,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相信我,我对你的心始终如一……”

    说到这,他削薄优美的唇附至她耳边,声音低沉,“我爱你,晚安。”

    话落,他双臂一收,将她紧紧搂进怀里,低下头在她额间印了一吻,才闭上了双眸,削薄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能够这样拥着她入眠,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陈兰因为要洗烂衣服,而龙司昊的衣服质量又太好,她双手都洗的酸软了,洗到天快亮时才完成任务把衣服洗烂。

    当她把洗烂的衣服拿给黎晓曼看时,黎晓曼却让她直接拿去扔了,并要她自己买单,因此她每个月要领的工资又少了一千多块。

    七扣八扣下来,她一个月就只能领到几百块了。

    因为黎晓曼让她身上的衣服就别换了,她这几天都穿着那件暴露的角色女佣服,不管做什么事都不方便,稍稍弯一下腰,整个屁股都露在了外面,害的她这几天一直都被其他的女佣嘲笑和指指点点的议论。

    她心里虽然不服,憋了一肚子气却没地方撒,只能干憋着。

    她还不想失去在这里当女佣的机会,因此不敢再有所举动,最近几天都收敛了许多,不敢再趁龙司昊一个人在书房的时候进去。

    而龙司昊这几天也有些忙,白天几乎不见人,只有晚上才会回来。

    虽然他白天不见人,但他都会给黎晓曼打电话或者是发信息给她。

    晚上回来,尽快的处理完公事后,就早点陪她休息。

    今天是霍辰风的忌日,同样也是他妈妈龙雅心的的忌日。

    因此龙司昊没有去公司,陪黎晓曼吃完早餐过后,便回到卧室换衣服。

    “你不是说今天不去公司吗?”

    坐在圆形豪华大床上的黎晓曼见他回到卧室就开始换衣服,清澈的水眸不解的睨着他。

    今天的龙司昊换上的是一身阿玛尼纯手工修身黑色西服,雪白的真丝衬衫,烟灰色的斜条纹领带,整个人被衬的丰神俊朗,俊美挺拔。

    换好衣服的他转身睨着黎晓曼,目光温柔深情,薄唇里吐出低沉清润的声音,“晓晓,今天是我妈的忌日。”

    他说这句话时,俊美的脸上表情平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什么?”黎晓曼因为他的话,清澈的水眸惊讶的睨着他,随即她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不早说?”

    话落,她便急忙走到了衣橱前,拿了套衣服出来准备换。

    龙司昊见状,狭眸微微眯起,目光深情的睨着她,“晓晓,你这是要准备和我一起去吗?看来在你心里已经把你自己当成是龙家的儿媳妇了,嗯?”

    他走上前,白皙的大手轻捧着她清丽的小脸,目光温柔的睨着她,狭长的幽眸中缀进了一丝笑意,薄唇弯起,“看来我也是该带你去见见我们的妈了,还有我们的旸旸或者是妍妍也该去见见他们的奶奶了。”

    随即他蹲下身来,将俊美的脸轻轻贴在她的小腹上,弯唇一笑,“宝宝,和爹地妈咪去看奶奶好不好?”

    黎晓曼垂眸睨着龙司昊,浅浅一笑,“宝宝还没成型,怎么可能听的懂你说的话?”

    龙司昊站直身,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睨着她,眸底溢满了浓的化不开的深情,“晓晓,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很聪明。”

    黎晓曼伸手轻抚了下平坦的小腹,微微挑眉睨着他,“你怎么知道?万一笨笨的怎么办?”

    龙司昊弯唇一笑,低下头亲吻了下她粉嫩的唇瓣,薄唇附至她耳后,声音低沉的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的基因这么强大,我播的种一定笨不了。”

    “你……”黎晓曼因为龙司昊露骨的话,清丽的小脸唰的一红,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你,我去换衣服了。”

    她拿着衣服正准备去浴室换,龙司昊便一把拉住了她,狭长的幽眸紧锁她红了几分的清丽小脸,薄唇弯起,“晓晓,你的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没看过的吗?在这里换就可以了,我帮你换。”

    话落,他便伸手去脱她的衣服,当他有些灼热的大掌触碰到她光滑细腻的肌肤时,她便像触电般的身子轻颤了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