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二章 怀孕,必须克制

    话落,她拿起自己的包包,俯下身,双唇主动凑上前,在霍云烯的唇角印了一吻,转身径直离开了霍云烯的房间。

    霍云烯在她离开后,伸手轻抚了下被她吻过的唇角,冷魅的双眸紧紧的眯了起来,脑海中不禁回忆起了和夏琳在一起时的一幕幕。

    想到他曾经也被夏琳感动过,他的俊眉蹙了起来,心中对她升起了一丝愧疚感。

    他虽然不爱她,但他不否认,她曾经在他的心里驻留过。

    闭上双眸,他回忆着和黎晓曼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从他们第一次相见开始回忆,然后到他们结婚,他刻意的冷落她,不知道有多少次他晚上回来时,她为了等他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而他却没有理会她,直接回了房。

    他听林嫂说过,她亲自为他下厨,做好了饭菜等他回来吃,可他却一次也没吃过。

    和她结婚后,他很少在别墅里,她却在他不在的时候,亲自为他收拾房间,将他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等着他回来。

    他记得有一次,他回来的很晚,而她却正好在他的房里等他,见他回来,她立即去浴室替他放好水,然后想像一个妻子一样为他脱西服,解开领带,他却不让她碰他,还让他滚。

    为了挽救他们的婚姻,她一直在努力,甚至有一次她大胆的穿了情|趣睡衣,他虽然心动了,可他却还是无情的伤害了她,他骂她下|贱,骂她无耻不知羞……

    在她伤心的时候,他却从来都不理会。

    是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是他亲手将她推给了龙司昊,他好恨他没有早点看清他自己的心,好恨当初没有好好疼爱她,珍惜她……

    想到这些,他早已是泪眼朦胧,悔恨的泪水湿了他整张俊脸,也淹没了他整颗悲痛的颤抖的心。

    在他这样伤害她之后,他还有什么资格去挽回她?

    他白皙的大手轻扶着额头,盈满泪水的墨眸中满是悔恨和悲痛之色,俊脸上表情痛苦不已,薄唇里一遍又遍的低喃着,曼曼,对不起!曼曼,对不起!曼曼……

    他一个大男人在房里痛苦不已的低声痛哭,而他的妈李雪荷出了他的房间后便离开了霍宅,此时正和一个俊美的男人在豪华的车里幽会。

    这个俊美男人正是龙君澈。

    他一袭烟灰色的西服,灰黑色的衬衫只扣上了倒数第二颗钻石纽扣,露出了一大片健硕的胸膛,白皙修长的双指间夹着高脚杯的玻璃杯脚,轻轻晃荡着,细密的桃花眸戏谑的睨着趴在他身上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却风韵犹存的女人。

    他微微勾唇,声音戏谑醇厚动听,“还没亲够?”

    趴在他胸膛上“奋斗”的女人正是李雪荷。

    此时的她头发散乱,衣衫不整,一双画着浓浓眼线的眼眸中媚意十足,双手紧紧搂着龙君澈的腰,双唇则像是一头饥饿许久的狼一样亲吻啃咬着龙君澈的胸膛。

    而他的胸膛上此刻已经印上了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红色吻痕。

    她卖力的亲吻了许久,龙君澈却依旧姿势优雅的品着手里端着的酒,没有任何动情的征兆。

    一直都是李雪荷在又亲又叫的,而龙君澈就像是一个坐怀不乱的君子,不为所动。

    李雪荷见她亲了半天,龙君澈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不满意的整个人跨|坐在了他的腿上,左右扭摆着身子,胸脯一个劲的蹭着龙君澈的胸膛,嘴里还发出“嗯嗯”的声音。

    龙君澈睨着跨|坐在他腿上的李雪荷,将手里的高脚杯放在了一边,双手托住她的腰,不着痕迹的将她从他的腿上抱了下来,让她坐在他的旁边。

    李雪荷见状,心里虽然不满,但还是坐在了他的身旁,一脸妩媚的看着他,嗲着声音道:“澈,你是怎么回事?叫人家出来,却又不理人家。”

    龙君澈微微挑眉,唇角勾出一抹魅惑人心的笑,修长的手臂一伸,将她一把拥进怀里,俯下身亲吻了下她的双唇,醇厚的声音有些黯哑,“我哪有不理你?”

    李雪荷顺势双手如水蛇一般缠住他的脖子,主动凑上双唇想要与他深吻,他却睨着她温雅一笑,不着痕迹拉下了她缠在他脖子上的双手,直起了身。

    李雪荷见状,心里十分不悦,化的妖艳的脸上也浮出了怒气,除了二十几年前的那一晚,他碰过她之后,一直就没有碰过她。

    每次他们见面,都是她在卖力的去挑|逗他,而他却只是吻吻她,抱抱她,再也不和她发展到最后一步,甚至每次她想要和他更进一步的时候,他就不着痕迹的放开她。

    她气呼呼的看着他,脸色不悦,“澈,你是不是嫌我老了?我连儿子都替你生了,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为了你,我一直潜伏在霍家,霍业宏那个老不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直看我不顺眼,你知不知道我受了多少委屈?还有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竟然凶我吼我,根本不当我是他的妈,我……呜呜……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什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要这样对我?呜呜……”

    李雪荷说到最后,又伤心又委屈的哭了起来。

    当年如果不是为了他,她又怎么会嫁进霍家嫁给霍辰风?

    龙君澈见她委屈的哭了起来,细长的桃花眸微眯,伸手搂着她,勾唇温雅一笑,“好了,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别伤心了。”

    李雪荷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推开了龙君澈,一脸怒气的看着他,“龙司昊现在已近接管霍氏了,你打算怎么对付他?十年前,我不是让你趁他出国的时候,就解决了他吗?他怎么还会活着回来?有他在,霍家哪还有我们云烯的立足之地?”

    听她提到十年前的事,龙君澈细长的桃花眸紧紧的眯了起来,十年前龙司昊只有十七八岁,没有能力对抗他,因为龙雅心的缘故,他对他动了一丝恻隐之心,才没有对他赶尽杀绝,而是让他自生自灭。

    没想到才短短十年,当初的那个冷漠少年不但没死,还变得令他想象不到的强大,成为了他的劲敌。

    能与他龙君澈抗衡的人,除了那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霍业宏,就只有他龙司昊了。

    想到霍业宏,他细长的桃花眸中闪过一抹寒意,白皙的大手捏了起来,心底充满了恨意,那个道貌岸然的老头,他龙君澈总有一天会揭穿他的真面目,让世人都看看他究竟有多虚伪,为达目的有多不择手段。

    李雪荷见龙君澈像是在想着什么没有出声,她伸手推了推他,嗲着声音说道:“澈,你倒是说说,你会怎么对付龙司昊?霍氏是我们云烯的,绝不能让他夺了去。”

    龙君澈垂眸,双眉微微挑起,伸手轻轻捏住李雪荷的下巴,勾唇一笑,“放心,只要有我在,霍氏他永远夺不走,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给我监视着霍老头的一举一动,至于龙司昊,我自会想办法对付他。”

    李雪荷听他这样说,笑着伸手抚摸着他的薄唇,媚意浓浓的看着他,“那黎晓曼那个小贱人你打算怎么对付?听说她现在怀孕了,怀了龙司昊的孽种,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刚和云烯离婚,就勾搭上了自己前夫的亲大哥,真是个小骚|货,她和云烯结婚一年肚子都没消息,刚勾搭上龙司昊就怀上孩子了,真不知道她是真怀孕还是假怀孕?”

    龙君澈听她一句又一句的骂黎晓曼小贱人,他细长的桃花眸紧紧眯起,心里有些不悦,不知为何,他不喜欢听到有人这样骂黎晓曼。

    他心里突然升起一种想保护她的**。

    这样的感觉来的很突然,也很特别,让他一时弄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第一次见到她时,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道模糊的纤细身影,还有一些不清晰的片段。

    这些片段拼凑起来,竟是他和一个女人发生过1夜情,而那个女人的脸却很模糊,他记不起来她是谁,只记得她那双动人的眼眸,就像璀璨的宝石一般,澈亮明净。

    时隔这么多年,那双动人的眼眸却还是能够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但她的那张脸却始终模糊。

    这辈子能牵动他龙君澈心怀的女人除了那个到死都不爱他的女人,就只有那个和他发生了1夜情的女人了。

    他曾经也试图去调查过那个和他有1夜情的女人的身份,但是却什么都没查出。

    她就像是从这个世界消失掉了一般,令他找寻不到她一丝一毫的踪迹。

    李雪荷见他又不出声,一脸不悦的看着他,“澈,你今晚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唔……”

    龙君澈不等她说完,修长的手指抵住她的双唇,眸带笑意的睨着她,“好了,你也出来很久了,我送你回霍宅,记得替我监视霍业宏的一举一动。”

    话落,他便让司机开车。

    李雪荷见状,心里极度不满,伸手在龙君澈的胸膛上抚摸着,一脸媚态的看着他,“澈,你就这样送我回去了吗?难道你就不想……”

    她的声音又娇媚又嗲,抚摸着他胸膛的手一点一点往下他的小腹移去。

    就在她的手触碰到龙君澈的皮带扣时,龙君澈不着痕迹的握住了她的手,低下头亲吻着她的脸侧,“别急,等我们扳倒了霍业宏,我们有的是时间。”

    李雪荷仍是不满龙君澈只是亲吻她的脸侧,她双手似水蛇一般缠上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双唇。

    龙君澈细长的桃花眸微眯,既没推开她,也没回应她,只是任由她吻着。

    而她则是热情似火的吻着他,嘴里时不时还会发出“嗯嗯”的声音。

    正在开车的司机听到她这声音,都不禁觉得不好意思,恨不得捂住双耳。

    他是没见过一个女人过了四十了还这么热情如火的。

    ……

    水鹭湖别墅

    从霍宅回来后,黎晓曼洗完澡就躺到了床上,龙司昊洗完澡说有公事要处理,就直接去了书房。

    她半躺在床上,后背靠在床头,看了一会《怀孕知识百科全书》,见龙司昊还没回卧室,放下书,蹙眉侧卧着,清澈的水眸一直凝视着身旁空了的位置。

    卧室里的圆形豪华大床本来就很大,她一个人睡就更觉得大了。

    她已经习惯了被龙司昊拥着入睡,每每他不在身旁的时候,她就很难睡着。

    可龙司昊说有公事要处理,她如果跑去书房让他来陪她睡觉,也太那啥了。

    她听过一句话,女人不可以表现的太在乎一个男人,也不可以太依赖一个男人,因为这会让他们觉得吃定了你,然后对你就不够上心。

    只有让一个男人觉得掌控不住你,才能永远抓住他们的心。

    与霍云烯的感情太失败,所以现在黎晓曼在更用心的经营她和龙司昊的感情。

    她不是男人,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真爱一个女人多久,不知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激情可以持续多久,但她可以确定,一个女人可以爱一个男人一辈子。

    一直以来,她在龙司昊的面前都是有所保留的,既没有表现的太依赖他,也没有对他太冷淡。

    只有让他觉得掌控不住她,他的心才会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因为得到的太多,所以更加害怕失去。

    龙司昊太优秀,对她太好,让她害怕有一天会失去。

    她已经习惯了生命里有他,她的整个心扉也渐渐的被他填满,如果有一天她失去他了,那她等于失去了整颗心。

    那时的她就和一个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那种痛苦也不是她能承受的。

    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

    书房里,龙司昊正在看一份文件,但是那双狭长的幽眸看见的却不是文件上的内容,而是黎晓曼那张清丽的小脸。

    今晚他并不是有什么很重要的公事要处理,他是刻意来书房的,因为怕和她睡在一起,他会控制不住他自己。

    毕竟她现在怀孕了,在那方面,他必须克制。

    她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还能克制的住,一旦他们相拥在一起,他就会克制不住冲动的想要她。

    这时,书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一名穿着黑白搭配性感女佣服的艳妆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她的手上还端着一杯茶。

    化着艳妆,穿着性感角色女佣服的女人正是陈兰。

    她扭着水蛇般的腰肢走到龙司昊的紫檀木办公桌前,将手里端着的茶搁放在紫檀木桌上后,冲着龙司昊柔媚一笑,声音娇柔,“少爷,请用茶。”

    龙司昊将目光从文件上移开,抬眸睨向了站在他跟前穿着女佣角色服的女人,狭长的幽眸微微眯起,目光深沉的睨着她。

    这女佣角色服是低胸设计,而且裙摆很短,一不小心,里面穿的那条小内内都能露出来,黑白的搭配,蓬勃裙摆,加上蕾丝,性感十足,诱惑十足。

    此时的她微微躬着身子,大半个雪白的酥xiong都暴露在了龙司昊的眼前。

    陈兰见龙司昊深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暗自得逞的一笑,大胆的绕过紫檀木办公桌,走到了龙司昊的身前,端起办公桌上的提神茶凑到了他的唇边,“少爷,这是桂花乌龙茶,清新怡神,这么晚了您还没睡一定累了吧?喝杯茶歇息一下。”

    龙司昊敛眸,目光深沉的睨着她凑到他唇边的茶杯,薄唇微抿,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搁下。”

    陈兰闻言,脸上的柔媚笑容微微一滞,有些尴尬的将茶搁在龙司昊的办公桌上。

    她刚直起身,龙司昊低沉清冽的声音便又响起,“我晚上不喝茶,你不知道吗?”

    陈兰怔了下,看着表情深不可测的龙司昊,微微颔了下首说道:“那我去给少爷换一杯黑咖啡来。”

    话落,她便弯下腰,伸手去端那杯茶,却不知她是无意还有意,那杯茶在她的手里滑倒,茶全部泼了出来,洒到了龙司昊皓白的真丝衬衫和卡其色的西裤上。

    “少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

    陈兰一脸愧疚的说着就弯下腰来,伸手去解龙司昊的衬衫。

    而这时,在卧室里怎么都睡不着的黎晓曼正好走到书房门口,从虚掩的门里,她正好看见陈兰弯下腰来的一幕。

    从她的角度来看,陈兰像是在吻龙司昊,因为陈兰是背对着她的,而且龙司昊的脸也被陈兰挡住,她不可能看清正面,也就不知道陈兰和龙司昊之间真正发生了一些什么事。

    由于陈兰弯着腰,那女佣服的裙摆又短,她里面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小内内都完全落入了黎晓曼的眼底。

    她怔怔的站在书房门口,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为什么这么晚了会有女人在龙司昊的书房里?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她站在书房门口没有离开,清澈的水眸一瞬不瞬的睨着书房里的一幕。

    龙司昊并没有让陈兰触碰到他,在她要帮他解开真丝衬衫的钻石纽扣时,他便捉住她的手腕制止住了她。

    陈兰见龙司昊根本不让她碰到她,没达到目的,她心里自然是不悦,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站在原地,恭敬的低着头。

    “少爷,你的衬衫脏了,需要我帮你脱下来洗吗?”

    龙司昊敛眸,目光深沉的睨着她,薄唇轻抿,低沉的声音依旧听不出喜怒,“不必了,很晚了,你早点去休息,嗯?”

    “哦!我知道了。”陈兰见龙司昊站起了身,抬头看着他说道:“那少爷需要洗澡吗?我去次卧给你放水,现在少夫人应该睡了,少爷回卧室去洗澡恐怕会吵醒少夫人。”

    “谁说我睡着了?”

    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令陈兰被吓了一跳,她看向书房门口,见黎晓曼穿着睡袍目光清冷的走了进来。

    陈兰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慌色,微微颔首,掩下了心里的不悦,恭敬的唤了句,“少夫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