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 晓晓,我娶定了

    听到她的话,正在脱外衣的陈兰惊诧不已的跌坐在地上,这地毯一看就是很昂贵的,就凭她的工资,那得要扣多久?

    她完全没想到平时看着温柔和善的黎晓曼,竟然如此的……

    她委屈不已的看向了龙司昊,眼含泪花,“少爷……”

    此时她的外衣已经解开了两颗扣子,水红色的胸衣露出了一小半,她眼含泪花的看着龙司昊,往他身旁靠近。

    当她颤颤巍巍且大胆的把手伸到龙司昊的胸前时,龙司昊目光一沉,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眯起,目光深邃幽沉的睨着她问:“叫什么名字?”

    陈兰见龙司昊捉住了她的手腕,她起先有些害怕,但见他没有表现很生气或者是厌恶的表情,她胆量越发大了起来,又往他跟前挪了挪,整个人就差靠在他的怀里,一脸娇媚的说道:“少爷,我叫陈兰。”

    龙司昊放开了她的手腕,随即站起了身,狭长的幽眸目光深沉睨着她,声音低沉清润听不出喜怒,“按照晓晓说的把地毯擦干,嗯?”

    话落,他俯下身,薄唇附至她耳边,声音低沉,“以后别再我跟前耍花样,下不为例。”

    随即他直起身,径直往卧室外走去。

    陈兰看着他阔步离开的俊挺背影,整个人都处在发花痴的状态中,半天回不过神来。

    她双眼就差冒桃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后,那里似乎还有龙司昊留下的清冽气息。

    她一脸的陶醉,在地上呆坐了许久,现在她更加有了自信去勾|引龙司昊。

    工资每个月会被扣除她也不怕了,只要她成为了龙司昊的女人,她就不怕变不成富人。

    出了卧室的黎晓曼在别墅后花园的鹅卵石小路上慢慢走着,秀眉微微蹙起,清丽的小脸上写着“有心事”三个字。

    刚刚她让那名女佣舔干净地毯,是因为她诬赖她,现在的她可没那么善良,她不会再任意让别人欺负。

    她说过,欺负她的人,她都不会再轻易放过,尤其是雷洋和夏琳。

    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了龙司昊低沉清润的声音。

    “晓晓……”

    闻声,她还没转过身,纤腰突地一紧,随后走来的龙司昊从背后抱住了她,薄唇吻着她的后颈。

    黎晓曼纤细的身子微颤,清丽的小脸泛起两抹红晕,双眸看了下四周,缩了缩脖子,“有人看见了。”

    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她还是没完全习惯和他在露天这么亲密。

    “怕什么?看见就看见了。”龙司昊声音低沉,伸手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面对着他,白皙的大手轻捧住她清丽的小脸,狭长的幽眸目光温柔的睨着她,薄唇弯起,“我的晓晓变坏了,不过……”

    他顿了下,附下身薄唇轻咬着她洁白如玉的耳垂,声音沙哑,“我喜欢。”

    黎晓曼红着脸将他轻轻推开,眯起眼眸挑眉睨着他,“你不觉得我变得很过分,很恶毒吗?”

    龙司昊白皙的双手捧住她的小脸,低下头亲吻着她粉嫩的唇瓣,声音低沉温柔,“我不觉得你恶毒,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爱的晓晓,嗯?“

    黎晓曼轻咬粉唇,水眸动容的睨着龙司昊,主动凑上双唇吻上了他。

    能被他这样全身心的爱着,她真的很幸福。

    ……

    晚上,龙司昊和黎晓曼去了霍宅。

    大厅里,霍业宏杵着拐杖,坐在豪华的沙发上,神色严肃。

    李雪荷,霍云烯,夏琳都在沙发上端坐着。

    霍云烯则是一直坐立难安,冷魅的墨眸一直凝视着大厅外,见龙司昊和黎晓曼一同进来,他眯紧了眼眸,眸底闪过一丝不悦,然后杵着医用拐杖就站起了身。

    “曼曼……”睨着黎晓曼,他的俊脸上带着一抹欣喜。

    坐在一旁的夏琳见他一见到黎晓曼,整个人就活跃了不少,她暗自捏紧了双手,竭力的掩下了对黎晓曼的妒忌与愤恨。

    黎晓曼垂眸睨着神色严厉的霍业宏,礼貌的唤了句,“爷爷……”

    霍业宏紧绷着老脸,看了看她,又看向了她平坦的小腹,深叹了口气,才说道:“既然有了身孕,就先坐下来,别站着了。”

    闻言,黎晓曼有些惊讶的睨了眼霍业宏,然后又抬眸睨向龙司昊,见他向她点头,她这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霍业宏见她坐下后,便看向了龙司昊,阴沉着紧绷着的老脸说道:“司昊,跟我去书房,我有话跟你说。”

    龙司昊睨了眼身旁的黎晓曼,蹙了下眉,目光微沉的睨向了霍业宏,薄唇轻抿,“有什么话这里不能说吗?”

    有李雪荷和霍云烯在,他不放心让黎晓曼一个人待在楼下大厅里。

    霍业宏看出了他不想上楼去的意图,神色阴沉的看向了李雪荷,声音严厉的道:“还坐着做什么?去帮林嫂准备晚饭。”

    李雪荷闻言,一脸惊讶的看着霍业宏,伸手指着她自己,“爸,你……你说让我去准备晚饭?我……”

    霍业宏的脸色极差,神色威严,“你怎么了?身为这里的女主人,你就应该去。”

    李雪荷虽然极不情愿去,但见霍业宏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可怕,她暗自掩下了心里的怒气,看着霍业宏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话落,她从沙发上站起了身,眼神充满恨意的看了黎晓曼一眼,便离开了大厅去厨房。

    “阿姨,我也去。”夏琳见状,也跟着站起了身离开。

    霍业宏见李雪荷和夏琳都被支走了,杵着拐杖站起了身,神色威严的看向了龙司昊,“跟我去书房。”

    还不等龙司昊答应,他便杵着拐杖往楼上走去。

    龙司昊见状,狭长微微眯起,并没有起身跟着霍业宏上楼。

    黎晓曼睨了眼往楼上走去的霍业宏,又睨向了身旁端坐没有动静的龙司昊,伸出握住他的白皙大手,抿唇一笑,“司昊,爷爷让你去他的书房,一定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你放心去,不用担心我。”

    坐在沙发对面的霍云烯见黎晓曼主动握住了龙司昊的手,他眯紧的墨眸中划过一抹悲痛,单手紧紧捏了起来。

    “好,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下来。”龙司昊目光温柔的睨着她说完,低下头当着霍云烯的面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印了一吻,便起身往楼上走去。

    待龙司昊俊挺的身影消失在楼口后,霍云烯盈聚起悲痛之色的墨眸才睨向了黎晓曼,心沉沉的痛了起来,话语中充满了失落与悲愤,“曼曼,你……为什么不再给我一次机会?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一定要选龙司昊?”

    黎晓曼秀眉微蹙,目光平淡的睨着神色悲愤痛苦的霍云烯,粉唇轻抿,“他是这个世上最爱我的人,而我也爱他,我当然会选他,至于你,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我希望你别再和我说这样的话了。”

    她的语气不冷不热,带着一丝疏离,现在的霍云烯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既不熟悉也不陌生的陌生人。

    她平淡的目光,以及疏离的语气,都令霍云烯的心更加沉痛起来,墨眸中聚起浓烈的悲伤和悔恨,“曼曼……”

    他的语气中夹杂着浓烈的悲伤,眼角湿润开来,“我……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

    睨着目光悲伤且湿了眼眸的他,黎晓曼依旧目光平淡,心中已经激不起半点波澜,纤细的小手轻抚着平坦的小腹,语气平和,“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有可能吗?”

    霍云烯湿润的墨眸也睨向了她平坦的小腹,想到她已经怀了龙司昊的孩子,他的心就针扎般的痛,对龙司昊的恨意又加重了几分。

    黎晓曼见他没有出声,继续语气平和的说道:“霍云烯,我们已经过去了,我们之间绝对不可能。”

    她的语气虽平和,但话语中的决绝态度却令霍云烯墨眸中盈聚的泪水瞬间涌落而出,他微闭着眼眸,杵着医用拐杖站起了身,转身往楼上走去。

    走了几步,他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睨着坐在沙发上的黎晓曼,声音悲痛的问:“曼曼,我知道我现在问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的意义,但我还是想知道,你告诉我?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快就爱上龙司昊?”

    闻言,黎晓曼抬眸睨向了眸中凝聚起泪水的霍云烯,语气依旧平和,“爱没爱过已经不重要了,你就当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从来没有爱过?”霍云烯叨念着这句话,眸中的悲痛泪水顺着俊脸滑落,他白皙的大手握紧了手里的医用拐杖,目光悲伤的睨着她,“当初你嫁给我究竟带了几分真心?”

    黎晓曼秀眉微蹙,粉唇轻抿,没有回他的话。

    霍云烯见她不回,收回了悲伤的目光,杵着医用拐杖,转身慢慢往楼上他的房间走去。

    他刚上楼去不久,原本去厨房帮忙的夏琳就进入了大厅。

    她走到黎晓曼的身前,双眸带着一丝不悦的睨着她,“姐姐,你的速度够快啊,还没结婚就和自己前夫的亲哥哥有了孩子,恭喜你,要当妈妈了。”

    话落,她目光不屑的睨了她一眼,便往楼上走去。

    夏琳也上楼去了,大厅里就剩下黎晓曼一个人,她抬眸睨向了楼上,蹙眉想着霍业宏让龙司昊去他的书房会说些什么。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的到,霍业宏并不十分赞同她和龙司昊在一起,或许他让龙司昊去他的书房,说的就是她和他之间的事吧。

    事实如她所想,龙司昊在进入霍业宏的书房后,便被他先训了一顿,无非是说他兄弟妻不可欺,他和黎晓曼在一起会败坏霍家门风的话。

    而霍业宏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龙司昊静静的坐在书房的沙发上,一直没有出声,直到他以命令的口吻让他和黎晓曼断了关系的时候,他才出声。

    “我再说一次,我爱晓晓,我绝对不会放弃她,更何况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了,我更不可能和她分开。”

    坐在进口的黑色靠背椅上的霍业宏见他说了半天,龙司昊还是坚持己见,他阴沉下来的脸上布满了怒气,一双老眼目光严厉的看着他,“曼曼怀的是我霍家的孩子,我可以允许她把孩子生下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亲自抚养,但我绝不允许你们结婚,这种会败坏霍家门风的事,我绝不答应。”

    见老爷子说的有些激动起来,龙司昊微微敛眸,俊美的脸上表情深邃,看不出任何的喜怒。

    他目光微沉的睨着霍业宏,薄唇勾起,声音沉冷,“我姓龙,并不姓霍,我和晓晓结婚不会败坏霍家的门风,就算会,我也非娶晓晓不可。”

    “你……”霍业宏见他态度坚决,气的老脸涨红,目光严厉愤怒的看着他,“司昊,你不要逼爷爷来对付你,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不会让你结成这个婚,姜还是老的辣,你不信就试试。”

    龙司昊目光一沉,狭长的幽眸紧紧眯起,俊美的脸上线条冷硬下来,薄唇勾出冷魅的弧度,声音沉冷,“爷爷是在威胁我了?”

    霍业宏阴沉着脸,目光如刀刃一般锋利的看着龙司昊,“就当我是在威胁你……”

    说到这,他的态度软了下来,语气也温和了几分,“司昊,以你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曼曼?爷爷并不是不喜欢曼曼,只是曼曼她曾经是你的弟媳妇,我不允许你娶自己的前弟媳妇,这个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虽然姓龙,但你始终是我霍家的子孙,你身上流的是霍家的血,霍家有今天的威望并不容易,我不允许有任何人任何事来破坏霍家的门风和威望。”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眯起,目光深沉的凝视着态度和他一样坚决的霍业宏,薄唇弯起,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喜怒,“你就是个老顽固,我的事我自己会做主,晓晓我是娶定了,我不会像霍辰风一样任你摆布。”

    他嘴里的霍辰风正是他自己的亲爸爸,霍业宏唯一的儿子。

    当初霍辰风就是被霍业宏威胁,掌控不了自己的婚姻,才辜负了龙司昊的妈龙雅心,被迫的和龙雅心离婚后娶了霍云烯的妈李雪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