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龙少,爱屋及乌

    由于“黎家面食”在御宴楼有了名气,卖的多了,只凭黎素芳和黎振华两个人自然是忙不过来,需要增添人手,因此在半个月前,龙司昊就让他们自己招了人。

    现在他们“黎家面食”厨房里由最先的黎素芳和黎振华两个人增添到了十个人。

    而这新增的八个人都拜了黎素芳和黎振华为师。

    越来越多的食客点“黎家面食”,黎素芳和黎振华以及他们自己带的八个徒弟基本上都是从早忙到晚。

    因此,黎晓曼和龙司昊在黎文博的陪同下来到厨房时,厨房里的十个人正在忙。

    黎晓曼见他们都在忙,站在厨房门口,没有进去打扰。

    最先注意到她的是她的舅舅黎振华。

    戴着厨师帽,一身白的黎振华走到黎晓曼和龙司昊身前,笑着向龙司昊恭敬的点头,“龙总,曼曼,你们怎么来了?”

    黎晓曼睨了睨像是没看见她,还在揉面的黎素芳,然后睨着黎振华,浅浅一笑,“舅舅,我来看看你和妈,你们都好吧?累不累?”

    黎振华立即满脸堆笑的说道:“曼曼,你放心,我和你妈都很好,多亏了龙总,现在我们黎家面食越来越受欢迎,相信很快就会在k市闯出名堂。”

    话落,他又看向龙司昊,颔首弯腰恭敬的道谢,“龙总,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们黎家就不会有今天,谢谢你对曼曼和对我们的照顾。”

    龙司昊见黎振华对他点头哈腰的,他立即伸出手将他扶正,狭眸目光平和的睨着,弯唇一笑,“舅舅不用这么客气,您是晓晓的舅舅,就是我的舅舅,我们是一家人。”

    他的一句“我们是一家人”令黎振华有些热泪盈眶。

    龙司昊不仅是霍家的长孙,te的总裁,御宴楼的幕后ceo,财势雄厚,身价亿万,还有强大神秘的背景身份,他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但却如此的亲和,黎振华自然备受感动。

    他笑看着龙司昊,热泪盈眶,感激的说道:“龙总说的对,我们是一家人,谢谢龙总这么看得起我们,不嫌弃我们。”

    随即他又看向了黎晓曼,笑着说道:“曼曼,龙总是个大好人,他对我们这么好是因为爱你,你一定要好好对龙总,别辜负了龙总。”

    黎晓曼此时眼眶也湿润了几分,龙司昊为她做的每一件事她都记在了心头,永远都不会忘记。

    她睨着黎振华重重的点了下头,笑着说道:“舅舅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话落,她抬眸睨向龙司昊,清澈的水眸中绽放着无限柔光,声音温柔,“我去看我妈。”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目光温柔的睨着她,轻点了下头,“好!”

    待黎晓曼进入厨房去找黎素芳后,黎振华便客气的让龙司昊到临近厨房的一间休息室里,然后向他汇报一下他们这段时间的营业情况,更多的是向他道谢。

    黎家面食专用厨房里,黎素芳一直再忙,不是揉面就是和面,或者是做其他的,对黎晓曼的态度是不冷不热,还多了一丝客气。

    黎晓曼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一直都是黎晓曼在找话说,而她则是除了回答就没问一句黎晓曼的近况之类的话。

    见自己的妈对自己不热不热的,黎晓曼秀眉紧蹙,心里虽然有些钝痛,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说了几句让黎素芳照顾好自己的话,她便蹙眉出了厨房。

    黎素芳已经很久没有像以前那样对她很亲了,这种被自己的妈疏离的感觉令她心里很难受,像是大石压在她心中一般,令她喘不过气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刻意压下那令她窒闷的感觉,一抬眸,对上了黎文博隐含着一丝忧郁气息的双眸。

    他现在是御宴楼的理财经理,一身的黑色西服,白色衬衫,身形颀长,身姿笔挺,英气蓬勃,气质优雅内敛。

    他是陪同黎晓曼和龙司昊来这后厨的。

    “文博哥。”黎晓曼从上到下,仔细的打量了黎文博一番,随即走上前,挑眉睨着他,浅浅一笑,带着开玩笑的口吻说道:“文博哥好像又帅了好多,怎么样?是不是有很多女孩子追你?”

    黎文博从来没交过女朋友,睨着挑眉浅笑的黎晓曼,他英俊的脸微微泛红,尴尬的一笑,“曼曼,你别开我玩笑了,哪会有女孩子追我?”

    话落,他似黑宝石一般的瞳眸中划过一抹失落,眸底凝聚的忧郁气息更浓重了几分。

    在黎晓曼的心目中,他一直是温柔的,优雅的,安静的,和善的,却又坚韧傲气的,并且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忧郁气息,仿佛他的心中藏着许多的心事。

    其实在温柔与坚韧傲气这点上,黎晓曼和他还是挺相似的。

    两人的性格有些相似之处,因此两人从小到大没吵过架,没打过架,感情一直很好。

    但这感情对黎晓曼来说,只是兄妹之情。

    因为当黎文博是哥哥,所以黎晓曼在他的面前比较随性,很少和别人开玩笑,打趣别人的她就爱和他开玩笑,也爱打趣他。

    她走近他几步,踮起脚尖,抬高下巴,纤细的双手攀附在他的双肩上,清丽的小脸凑近他,清澈的水眸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英俊的脸,“我看看,文博哥长得这么帅怎么会没人追呢?”

    由于此时她离黎文博十分的近,她身上那栀子花一般的淡淡沁香缭绕在黎文博的鼻间,令他的呼吸微微发紧,黑宝石一般像是被洗涤过的瞳眸中掠过一抹慌色,英俊的脸更红了几分,喉咙里像是很艰难的挤出了两个字,“曼曼……”

    黎晓曼见黎文博红了脸,一副害羞的样子,她挑了挑眉,笑着说道:“我知道了,一定能是因为文博哥太不主动了,所以……”

    她的话音未落,身后便传来一道压抑着某种情绪的低沉清冽声音,“晓晓……”

    这道很熟悉的声音显然是龙司昊发出的。

    他和黎振华从休息室出来,正好见到黎晓曼踮起脚尖,双手攀附在黎文博双肩上,与他怎么看都十分亲密的一幕。

    尤其是黎文博那张红了的俊脸,以及他眼眸中的紧张和慌色都被他全数纳入了眸底,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时有这样的表现意味着什么,他非常的清楚。

    “咳……咳……”在龙司昊身旁的黎振华见到这看着亲密的一幕,看了看脸色不是很悦的龙司昊,咳嗽了两声,便走上前,笑看着黎晓曼说道:“曼曼,龙总叫你。”

    黎晓曼收回了手,转身睨向了龙司昊,见他俊美的脸微微绷紧了几分,她轻蹙了下眉,睨向了黎振华和黎文博,浅浅一笑,“舅舅,文博哥,我们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们,你们照顾好自己。”

    话落,她又笑着睨向了黎文博,“文博哥,舅舅和我妈就拜托你照顾了。”

    黎文博睨着黎晓曼轻点了下头,优雅一笑,“我会的,你也记得要照顾好自己。”

    站在不远处的龙司昊见黎晓曼与黎振华和黎文博说的差不多了,便阔步上前,伸手揽住黎晓曼的纤腰,狭眸睨着黎振华和黎文博说了句他会好好照顾黎晓曼,让他们放心的话,便拥着黎晓曼离开。

    黎文博则是在龙司昊拥着黎晓曼离开好一会了,双眸还一直睨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黎振华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向龙司昊和黎晓曼离开的方向,皱了下眉,伸手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胳膊,“文博,别看了,曼曼她永远是你的妹。”

    而黎文博则是因为他的话,征愣了下,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与慌色,俊眉紧紧蹙了起来,眸底的忧郁气息更浓,“爸,你……”

    黎振华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看着他,“儿子,知子莫若父,你对曼曼那点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曼曼她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如果龙总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们黎家哪有这个机会和荣幸进驻御宴楼?我又怎会有改头换面的机会?是曼曼和龙总给了我们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们应该感激他们,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对象了,爸还等着抱孙子呢,你可别让爸等的太久了,至于曼曼,龙总有多爱她,你也看见了,他对我们这明显是爱屋及乌啊!你别再惦记着曼曼了,这样对不起龙总。”

    说完这话,黎振华便进了厨房。

    黎文博因为他的话,俊眉蹙的更紧,唇角浮出一抹苦笑,有些感情不是他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进入厨房的黎振华见黎素芳双手放在面盆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脸上写满了心事,他走上前,疑惑的看着她问:“姐,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曼曼都走了。”

    “哦!”黎素芳回过神来应了一声,然后又开始揉起面来,只是脸上还是写满了心事。

    黎振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面盆里被她越揉越散的面,和厨房里的其他人招呼了一声,便拉着黎素芳出了厨房。

    “姐,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魂不守舍的?”

    黎素芳掩下了眼中的一些情绪,瞪了黎振华一眼,“我能有什么事?我进去做事了。”

    她刚走两步,黎振华便把她拽了回来,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我说姐,我是你亲弟弟,你有什么心事就跟我说,看我能不能帮你解决。”

    黎素芳瞪了他一眼,“我能有什么心事?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黎振华见她不肯说,深想了下,看着她试探性的问:“是不是和曼曼有关?”

    黎素芳皱了下眉,没有说话,隔了好一会,才看着黎振华神色凝重几分的说道:“我前几天好像看到她了?”

    “她?”黎振华疑惑的看着黎素芳,“姐,你说的她是谁?”

    见黎振华一副不明白样,黎素芳也不想再多说,“不知道就算了,我进去做事了。”

    见黎素芳准备进厨房,黎振华想到了什么,随即问道:“哦!我明白了,姐你不会是看见了曼曼的生母……”

    不等黎振华说完,黎素芳突然转过身,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说道:“你小点声。”

    黎振华看着黎素芳点点了头,等她把手拿开后,他才低声说道:“她不是失踪很多年了吗?你是不是看错了?”

    “或许是我看错了吧!”黎素芳皱起眉,心里也不是很确定。

    黎振华见她皱起眉,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着她安慰道:“姐,那件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不管怎么样,曼曼是你养大的,就算你当年对不起她,你现在也算对得起她了,还有,你别再有意疏远曼曼了,你这样会让她伤心,虽然曼曼不是你亲生的,你以前不也是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吗?”

    “我知道了,我进去做事了。”黎素芳看着黎振华说完,便一脸心事重重的进入了厨房。

    “唉!”黎振华深叹了一口气,也随后进入了厨房。

    ……

    黎晓曼和龙司昊从御宴楼离开后,便随着他径直回到了水鹭湖别墅。

    正是午饭时候,别墅里的佣人已经准备好了午饭。

    此时两个人正在大的惊人的豪华餐厅里。

    欧式宫廷风格的长餐桌上,摆了几十种美食,都是龙司昊特意让厨房为黎晓曼准备的孕妇营养餐。

    别墅里的厨师都是拥有国家特级厨师证的,厨艺自然是一级棒,他们做出来的菜如同宫廷御膳一般美味,可谓是色香味俱全。

    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天的龙司昊坐的离黎晓曼有些远,而且他从一直优雅的吃着饭,没有和黎晓曼说一句话。

    古人云,食不言寝不语。

    黎晓曼见他不说话,心里虽然觉得奇怪,也没有多问。

    先吃完的龙司昊说了句去楼上书房处理一些公事,便直接上楼了。

    黎晓曼则是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慢慢的吃着,在豪华宽敞的餐厅里有八个女佣候着,且都用羡慕和嫉妒的双重眼光看着她。

    这一个月,龙司昊对她温柔体贴,温声细语,爱护有加,万事以她为先,只要一有时间就陪着她,很多事都为了她亲力亲为,这些她们都是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

    但也有嫉妒的,恨不得龙司昊爱的是她们。

    而在她们的心里,龙司昊就是她们的男神,她们的白马王子。

    用完餐,黎晓曼刚站起身,便有两名女佣上前来,恭敬礼貌的问:“少夫人,你是要上楼还是去走走?”

    因为龙司昊让别墅里的女佣称唤她少夫人,所以无论她说过多少次,让她们不用叫她少夫人,她们都依然还是这样叫她。

    这件事,她也跟龙司昊提过,让他让别墅里的女佣改口,但他很多事都依她,这件事就是不依她。

    被她们叫了一个月的少夫人,她也渐渐的有些适应了。

    睨着主动走过来的两名女佣,黎晓曼面带笑容,很和善的说道:“我想上楼去。”

    她怀孕的事,别墅里的所有人自然都知道,两名女佣听她说要上楼,便作势要扶她。

    见状,黎晓曼有些尴尬,笑睨着她们说道:“我一个人可以上去,你们忙你们的就可以。”

    她过惯了普通人的生活,还是不习惯被当成大小姐一样伺候着,而且她也没那么娇贵,才怀孕两个月,行动自如,根本就不需要人搀扶着。

    黎晓曼睨着两名女佣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餐厅,在她的身后却传来了刚刚那两名女佣不是很友善的声音。

    “也不知道她是走了什么运,长得又不是倾国倾城,竟然能嫁给少爷?论颜值,她和少爷一点也不相配,看她也不像是出生名门,论身份和少爷就更不配了。”

    “人家这叫母凭子贵,说不定少爷和她是奉子成婚,人家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但也是长得清丽动人,清纯可人,你就别嫉妒人家了,你和我都没那个命。”

    两名女佣像是刻意要说给黎晓曼听似的,声音并不小。

    她们说的话自然是一字不漏的传进了黎晓曼的耳里,待她转过身时,却见到那两名女佣和另外六名女佣正在收拾餐桌。

    在这里住了一个月,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女佣在她的背后这样说她,一直以来,她们对她都是很礼貌的。

    她微微眯眼,挑眉睨着正在认真收拾餐桌的两名女佣,走到了她们的身前,睨着她们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这别墅里的女佣都是管家成叔亲自去家政公司挑选的,而且个个都是通过了他的面试和层层考核才让她们来这里的。

    两名女佣见黎晓曼问起她们的名字,抬头看着她礼貌的一笑。

    “少夫人,我叫李雪。”

    “我叫陈兰。”

    黎晓曼挑眉睨着此时微微颔首,一脸恭敬的两名女佣,勾唇微微一笑,“我记住你们了。”

    话落,她没再说什么,丢给两名女佣一个神秘莫测的眼神,便转身径直出了豪华的皇家级餐厅。

    两名女佣则是因为她刚刚的那一句“我记住你们了”的话而面面相觑。

    “兰姐,我们好像得罪她了?她会不会找我们麻烦?”叫李雪的女佣看着叫陈兰的女佣小声问道。

    叫陈兰的女佣看起来二十三四岁左右,有几分姿色,她挺了挺胸脯,挑眉笑的一脸妖媚,“这别墅里谁最大?只要我们能让少爷替我们撑腰,你觉得她还能找我们麻烦吗?”

    “找少爷撑腰?”李雪惊讶的看了看昂首挺胸的李雪,然后又看了看身后的几名女佣,压低声音说道:“兰姐,你该不会是要去……少爷吧?”

    “勾引”两个字,她没说出来,因为觉得难为情,比起陈兰,她的胆子有些小,有些怕事。

    陈兰斜看着胆小怕事的李雪妩媚一笑,“这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像少爷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这辈子都只忠于一个女人?还有,你没听过丈夫最容易在妻子怀孕的时候出轨吗?少夫人现在怀孕了,少爷可是正常男人,难道他就没有那方面的需要?所以现在正是个好时机,只要我抓住了这个机会,以少爷的身价,哪怕是当个见不得光的小三,我也能不愁吃不愁穿,到时候我也能买名牌,穿名牌,过上层人士的生活。”

    李雪听到她的话,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兰姐,你……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我……”

    说到这,李雪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凑近陈兰,压低声音说道:“兰姐,我们只要乖乖听那个神秘人的的话,刻意说一些话来刺激一下少夫人,那个神秘人就会给我们钱,你还是别去勾|搭少爷了,他那么优秀,高高在上,怎么可能看上你?”

    “这你就不懂了。”陈兰冲着李雪一脸妩媚的眨了眨眼,压低声音说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吗?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我卖足力,我就不信少爷不上钩,你等着看,说不定哪一天这别墅里的女主人就是我了,还有,你没发觉到今天少爷对少夫人有些冷淡吗?前段时间,少爷用完餐可是会陪少夫人去散会步的,今天可没有,最重要的一点,少爷刚刚离开餐厅的时候,有看我一眼,所以,我是有机会的。”

    陈兰一脸自恋的说着,酝酿着怎么去勾引龙司昊,李雪则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她,觉得她是在自寻死路。

    她们算是经过千挑万选才进来这里的,而她们在这里一个月能拿七八千到一万,甚至是更多,对没有太高学历和家庭状况贫穷的她们来说,这已经是很高的薪酬了。

    要是去别的地方,她们或许一个月只能拿两三千,高的或者是四五千。

    李雪还是想规规矩矩的待在这里,但是她的劝话,陈兰根本就听不进去。

    ……

    为了到生的时候能顺产,黎晓曼没有乘坐大厅里的专用电梯,自己走上的三楼。

    而且她才怀孕两个月,上楼下楼根本不成问题。

    三楼有两个豪华的大卧室,一个主卧,一个次卧,还有一个豪华且大的惊人的书房。

    次卧已经布置成了儿童房。

    龙司昊的书房紧挨着主卧,此时他正在书房里和法国那边的公司开视讯会议。

    黎晓曼走到书房门口,见他正在忙,便没有进去,然后回了卧室。

    因为她怀孕的关系,龙司昊更加不让她再去te上班,但她没事的时候还是在画设计图。

    卧室很大,有一个专属她的书房,但是龙司昊怕电脑有辐射,便暂时没有为她配备电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