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她是,我未婚妻

    夏琳掩下了眸底的慌色,笑睨着李雪荷,“阿姨,我真的不用你陪,你去看云烯吧,要不我陪你一起过去?我和孩子都很好,今天就不产检了。”

    李雪荷正想要说什么,夏琳边连忙拉着她离开。

    “别走这么快,小心我的金孙子。”李雪荷见夏琳急切的拉着她离开,想起刚刚说要陪她来产检,她也是磨磨蹭蹭的找诸多理由,她心里虽觉得奇怪,但并没有多想,紧盯着她的肚子,让她走慢些。

    李雪荷和夏琳离开没多久,龙司昊便拥着黎晓曼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

    医生的说法也是胎儿一切正常,但血常规和尿常规结果显示黎晓曼有些贫血,所以医生开了一些有利于她和胎儿的补血口服液。

    拿完药,黎晓曼在医院停车库外等龙司昊把车开出来时,遇见了令她意外的几人——霍业宏,霍云烯,李雪荷,夏琳。

    “曼曼……”原本被李雪荷和林嫂扶着的霍云烯,见到她,既欣喜且又激动,杵着医用拐杖就急忙走向了黎晓曼。

    站在原地等龙司昊见他左边腋下杵着拐杖,走路有些一瘸一拐,整张俊脸相比以往憔悴消瘦了许多,她秀眉轻蹙,没有理会霍云烯,反而走向了霍业宏,礼貌性的唤了一句,“爷爷……”

    霍云烯见她根本不理他,俊眉深蹙,眸底划过一抹浓浓的失落,心痛的转身又返回来。

    夏琳见状,走上前去,双眸担忧的睨着他,“云烯,我扶你吧!”

    “不必了!”霍云烯阴沉着脸,对夏琳的态度十分的冷淡。

    随即他又杵着医用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向黎晓曼。

    被他冷冷拒绝的夏琳暗自捏紧了双拳,但脸上依旧带着得体的浅笑,走上了前来。

    原本正准备上车的霍业宏见到黎晓曼也是一阵惊讶,看了她一会,才语气和蔼关切的问:“曼曼,你怎么来医院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这时,在霍业宏身旁的李雪荷不屑的看了看黎晓曼,语气不善,阴阳怪调的说道:“爸,恭喜你了,你又要添曾孙子了,你的前孙媳妇,云烯的前妻怀孕两个月了,人家今天是特地来检查的。”

    李雪荷说这话时,龙司昊正好将车从停车库里开出来,他见霍业宏,霍云烯等人都在,停下车后立即下了车。

    而李雪荷的话则又是令霍业宏一阵惊讶不已,他一双老眼紧盯着黎晓曼问:“曼曼,你真的怀孕了?”

    黎晓曼睨着霍业宏,因为他之前说过不希望她和龙司昊在一起,所以知道她怀了龙司昊的孩子,他应该不会很高兴吧!

    她正要回答时,随后走来的龙司昊疾步上前,单手揽住她的纤腰,狭长的幽眸目光平淡的睨着霍业宏,弯唇一笑,声音不大,但却足以令在场的人听清,“晓晓的确是怀孕了,怀了我的孩子。”

    霍业宏闻言,布满皱纹的老脸上唰的阴沉了下来,白眉紧紧皱起,看着龙司昊和黎晓曼的眼神带着几分怒气,“你……你们,你们这是想气死我吗?”

    随即他老脸上布满怒气的看着龙司昊,语气中透着威严,“司昊,曼曼她是……”

    不等霍业宏说完,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沉沉的睨着他,薄唇轻抿,“晓晓是我的未婚妻,这你早就应该知道。”

    霍业宏沉下脸,看了看蹙起眉的黎晓曼,又看向了龙司昊,顿了会才说道:“你们今晚回来一趟。”

    话落,他像是怕龙司昊不会回去霍宅,抬头看着他和黎晓曼,神色十分严肃,以命令的口吻说道:“你们眼里要是还有我这个爷爷,就必须给我回来。”

    随即他便坐进了豪华的奔驰商务车里。

    见状,龙司昊微微敛眸,目光深情的睨着黎晓曼,声音低沉温柔,“我们先回去。”

    黎晓曼睨了眼已经坐进车里的霍业宏,蹙了下眉,随即睨着龙司昊点头,转身时,却对上了霍云烯那双蕴含着浓浓怒气的腥红眸子。

    当听到李雪荷说黎晓曼怀孕时,霍云烯整个人都傻掉了,不敢置信的睨着黎晓曼,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而当听到龙司昊再次说黎晓曼怀孕了,而且怀的还是他的孩子,他的心像是被重物击中一般,狠狠的痛了起来。

    此时的他俊脸上布满了阴霾,一双通红的眸子一瞬不瞬散发着怒气的睨着黎晓曼,目光十分凌厉,神色痛苦,“曼曼……你……你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

    他伸手指向了龙司昊,随即怒红的双眸一眯,愤怒不已的睨着龙司昊,厉声吼道:“龙司昊,兄弟妻不可欺,她是我的老婆。”

    龙司昊目光微沉,搂着黎晓曼的手紧了几分,俊美的脸上表情深邃,薄唇弯起,语气平和,“你虽然出了车祸,但好像没失忆,你和晓晓已经离婚了,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话落,他拥着黎晓曼从他的身旁走过,径直坐进了劳斯莱斯里,然后发动车子先离开。

    见他们离开,霍云烯怒红的双眸紧紧的眯起,右手使不上力,他的左手紧紧的捏了起来,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心里恨不得将龙司昊碎尸万段。

    他以为等他身体恢复好了,他就可以去重新追回黎晓曼了,却没想到她竟然怀孕了,怀的还是龙司昊的孩子。

    想到这,他的心里就恨得牙痒痒,更是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珍惜黎晓曼,才让龙司昊有机可乘。

    他现在最后悔的是当初为了夏琳,连碰都没碰过黎晓曼一下,结婚一年,她还是清白之身,而她的清白之身本该是属于他的,却被龙司昊夺了去。

    想到这,他就悔恨的想吐血。

    坐在车里的霍业宏见他脸上布满阴霾的站在原地,神色威严几分的看着他,“还不上车?”

    霍云烯蹙了下俊眉,才在李雪荷的搀扶下坐进了车里。

    随即李雪荷拉着夏琳也坐进了车里,而霍业宏和霍云烯都没有说什么,像是默认了夏琳坐进车里与他们一同回霍宅。

    若是换在一个月前,夏琳坐进车里,就算霍业宏同意,霍云烯也绝对会让她滚下车。

    但是这一个月,她运用了龙司昊教她的方法来对付霍云烯,虽然没有令霍云烯像以往那样对她言听计从,但至少现在霍云烯对她的态度改变了不少,不会一见到她就发火怒吼。

    ……

    黎晓曼因为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她妈和舅舅,所以便让龙司昊送她去御宴楼。

    因此,两人没有直接回水鹭湖岛别墅,此时正在去往御宴楼的路上。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黎晓曼侧眸睨着正开车的龙司昊,蹙眉问:“你今晚会回去吗?”

    霍业宏听说她怀了龙司昊的孩子时的阴沉表情此刻还清晰的浮现在她眼前,令她紧紧的蹙起了秀眉,曾经疼爱她的爷爷现在一定对她很失望吧!

    因为她没有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不但违背他的话和龙司昊在一起了,还和他有了孩子。

    龙司昊见她蹙起秀眉,一脸的愁容,腾出一只手来将她轻轻扯进他的怀里,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声音低沉温柔,“晓晓,别想太多了,既然他让我们去霍宅,我们就去,嗯?”

    他说的是“去”,而不是回去,霍宅对于他来说,从来都不是他的家。

    “他?”黎晓曼注意到了龙司昊对霍业宏的疏离称呼,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霍业宏表现的很冷淡,就好像霍业宏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她抬眸睨着他,蹙眉说道:“司昊,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关于你妈妈和你爷爷之间的事情?”

    过了一个月,照片事件也算是过去了,两个人在这一个月内也都没有再提起过这事。

    黎晓曼也不是矫情之人,此时对他的态度相比一个月前要好上了许多。

    虽然之前刚看到照片时,她的反应极大,难以接受,即使知道真相后,心里还心存芥蒂,但是这一个月里,龙司昊全心全意的爱着她,照顾着她。

    他的深情和真诚一点一点的消弭掉了她心里存在的那点芥蒂,对他再次敞开了心扉,对他的爱也在逐渐的加深。

    龙司昊见黎晓曼问起他妈妈和霍业宏之间的事,他英挺的俊眉轻蹙了下,狭眸中掩下了某些情绪,目光温柔的睨着她,“好,我当然可以告诉你……”

    顿了下,他才弯唇说道:“但不是现在,嗯?”

    黎晓曼眯起眼眸,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不说算了,我也不想听了。”

    话落,她伸手掰开了他搁在她腰间的大手,坐直了身子。

    龙司昊则是睨着她宠溺的一笑,再次伸手将她轻轻扯进怀里,低下头吻了吻她粉嫩的唇瓣,“等到适当的时候,我就告诉你。”

    黎晓曼并不是非要知道,一般龙司昊不说,她是不会过分追问的,因为她相信他不说一定有他的道理。

    她睨着他轻点了下头,然后就不再多问。

    到了御宴楼,黎晓曼和龙司昊的在黎文博的陪同下径直去了后厨。

    按照龙司昊之前的策划方案,黎晓曼的家人在御宴楼有专用厨房,而且他们做的黎家面食在御宴楼全力促销下已经得到了许多食客的认可。

    “黎家面食”花样百出,它的名头在御宴楼开始变得响亮,现在来御宴楼用餐的食客都会点上几道黎家面食小吃。

    以前御宴楼是没有打包外带的先例的,但现在“黎家面食”只要食客有需要,都可以打包带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