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霸道,夫唱妇随

    龙司昊俊美的脸上也渗出了一层细汗,他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她,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不知道吻了多少遍,他停了下来,狭眸中闪动着情yu之火,喘着粗气紧紧凝视着她,“我去洗个澡。”

    话落,他起身径直进入了浴室。

    刚刚他是要浇灭怒火,现在要浇灭的是欲|火。

    他没有忘记黎晓曼现在怀孕了,所以他现在开始必须克制了。

    黎晓曼见他进了浴室,身体同样燥热的她坐起了身,睨着身上大大小小的樱红吻痕,她清丽的小脸红的厉害,一阵羞涩不已。

    见龙司昊还没出来,她捡起地上的睡袍穿了上,然后盖上了被子睡觉。

    龙司昊从浴室里出来见她已经睡了,他英挺的俊眉轻蹙,走到床头,目光深情的凝视了闭着双眸的她好一会,弯下腰在她的唇瓣上印了一吻,随即薄唇附至她耳边,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晓晓,我爱你,晚安!”

    话落,他替她掖好了被子,关了卧室里大吊灯,然后替她打开了床头灯,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卧室。

    在他出去后,黎晓曼便睁开了眼眸,橘黄的灯光下,她澄澈的眸中闪烁着泪光,或许他和索菲的那件事,她真的太较真了。

    她说了那么多伤害他的话,可他却依然对她不离不弃,就算她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该动容了。

    她一直没睡,等着龙司昊回卧室,只是等到了半夜,都不见龙司昊回卧室。

    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的她下了床,出了卧室,径直去了书房,却见龙司昊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另一只手撑着头,闭着双眸像是睡着了。

    从黎晓曼上次被雷洋带到渔岛去开始,他一直没有好好睡过,每天除了处理公事,还有黎晓曼的事,他一连好几天都没合过眼,今晚他是因为太困了才会睡着。

    黎晓曼轻手轻脚的走上前,见他的电脑还开着。

    她睨了眼电脑,幕地怔了住,她以为他是在电脑上处理公事,但电脑上他打开的页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浏览的是与孕妇有关的资料。

    比如孕妇怀孕初期要注意什么,怀孕第二个月,第三个月,等等要注意什么,各阶段孕妇身体会有什么不适,在吃的上面有什么讲究等等。

    按照页浏览记录看,他还浏览了孕妇营养餐怎么做等等。

    心怀被他深深的触动,黎晓曼的水眸氤氲起了一层水雾,她紧咬着下唇,伸手替他关了电脑,正准备抽出他手里的文件时,他就醒了。

    “晓晓?”刚醒来的龙司昊睨着出现在他眼前的黎晓曼,还以为是在做梦。

    黎晓曼见他醒来,眼眶一酸,压抑住了想扑进他怀里大哭的冲动,微微吸鼻,声音柔和几分的睨着他说道:“既然困了就去卧室里睡,在这里容易着凉。”

    听到她清细的声音,龙司昊完全清醒了过来,确定他不是在做梦,黎晓曼的的确确是站在他的身前,他长臂一伸,将她拉进怀里,垂眸睨着她,“怎么还没睡?”

    黎晓曼的眼角已经被他动容的湿润了几分,清丽的小脸微微一红,不好意思说在等他,目光嗔怒瞪了他一眼,准备从他的怀里出来,他却紧搂着不放。

    见她红了小脸,眼角湿润,泪光莹莹的,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微眯起,敏锐的目光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拭着她湿润的眼角,薄唇弯起,“怎么了?莫非是因为我不在,所以你睡不着?还是……”

    他的薄唇附至她耳后,轻咬着她洁白如玉的耳垂,声音低沉带着一分沙哑,“还是你体内的欲|火还没灭,需要我去帮你灭火。”

    听到他露骨的话,黎晓曼清丽的小脸越发红的厉害,奋力的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眯起眼眸瞪着他,“灭你的头,你爱在这里睡就在这里睡,着凉了关我什么事。”

    话落,她径直走到书房门口,玉手一伸,“啪”的将书房的灯给关了。

    而她刚刚出来时,卧室里的床头灯也是被她关了的,书房里的灯再被她一关,整个公寓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她伸手摸着墙,凭借着记忆往卧室外走去。

    但她刚出了书房,腰身一紧,被人搂进了怀里。

    她惊讶的正要出声,粉唇便被突然覆下来的薄唇攫住。

    “唔……”

    吻她的人不给她说话和挣扎的机会,边吻着她,边拥着她准确无误的抹黑进入了卧室。

    “嘭……”

    卧室的门被龙司昊的脚轻轻一踹,紧紧闭了上。

    而黎晓曼依旧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龙司昊抱上了大床。

    两人侧躺在大床上,四片唇瓣依旧紧紧贴合在一起。

    黎晓曼心里依旧在动容着,对于他的吻,她给了他深深的回应。

    安静的卧室里,只隐隐听到两人亲吻时唇齿相碰的激撞声和水渍声。

    吻了许久,龙司昊怕再吻下去,他会控制不住,才慢慢退离了她的唇瓣,紧紧拥着她,在她耳边低语,“晓晓,晚安!”

    黎晓曼没有回他,任由他抱着,努力不让自己去想他和索菲的那件事,慢慢闭上了双眸。

    虽然心里还有芥蒂,但在他的怀里,她还是睡的很安稳。

    尤其是睡着之后,她便主动的往他怀里靠,主动的搂紧了他。

    在梦里,她暂时忘记他和索菲之间的事,因此梦里的她很快乐。

    她梦见了他们举行了婚礼,梦见他们的孩子出世了……

    几乎做了一整晚的梦,她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

    一睁开眼眸,龙司昊那张俊美惑人的脸便放大在她的眼前。

    她微微一怔,眨了眨眼眸,确定眸带笑意,正一瞬不瞬睨着她的是龙司昊时,她才惊讶的问:“你没去公司?”

    龙司昊敛眸,低下头在她的粉唇上辗转亲吻了一会,才目光深情柔和的睨着她,“暂时不去,今天我们有事要做。”

    黎晓曼微微蹙眉,疑惑的睨着她问:“什么事要做?”

    龙司昊伸手将她扶了起来,狭长的幽眸深睨着她,薄唇里缓缓吐出两个字,“搬家。”

    黎晓曼又是一怔,双眸越发疑惑的睨着他,“为什么要搬家?搬哪里去?”

    “去了你就知道了。”龙司昊目光温柔的睨着黎晓曼说完,为她穿上鞋,将她抱起直接进入了浴室,然后替她挤好牙膏,将洗漱杯递给她。

    睨着他递过来的洗漱杯和挤好牙膏的牙刷,她愣了一下,才伸手接过。

    刷完牙,龙司昊亲自替她洗脸,然后又亲自为她换衣服。

    他做这一切时,黎晓曼一直处于愣神的状态。

    待她回过神来时,龙司昊已经替她换好了衣服,正拉着她往餐厅里走。

    她眯了眯眼眸,将小手从龙司昊的大掌里挣脱出来,挑眉睨着他,“龙司昊,要搬家可以,但是我不搬去你说的地方。”

    龙司昊弯唇一笑,再次伸手紧握着她的纤细小手,狭长的幽眸目光宠溺温柔的睨着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挑她的下颚,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印了一吻,“晓晓,这可由不得你,夫唱妇随,我在哪你就必须在哪,嗯?”

    随即他拉着她径直进入了餐厅,让她坐下后,才去厨房将他做好的孕妇营养早餐端了出来。

    当他把营养早餐放在餐桌上时,黎晓曼的心又被动容了,他今天做的几样营养早餐都是她昨晚在电脑上看到的。

    眼眶一酸,眼角又渐渐湿润了,她微微吸鼻,心湖像是卷起了巨浪一般,滚滚浪潮冲击着她的整个心扉,令她眼角更加湿润,晶莹的泪珠顺着清丽的小脸蜿蜒而下……

    见她突然落泪,龙司昊立即在她身旁坐下,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拭去她的泪水,狭长的幽眸紧锁她,目光深情,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担忧,“晓晓,怎么哭了?”

    黎晓曼伸手轻拭了下眼角的眼泪,抬眸睨着他,“我没事。”

    龙司昊伸手握住她纤细的小手,低下头吻了吻她的眼角,目光深情柔和的睨着她,“先吃早餐,我去收拾东西。”

    话落,他站起身径直出了餐厅往卧室走去,他的动作有些急切,黎晓曼甚至都来不及问他有没有吃。

    他这样的急切,像是怕黎晓曼不跟他去似的。

    他的俊挺的身影消失在餐厅后,黎晓曼睨着餐桌上营养早餐,蹙了下眉,还是动手开始吃,毕竟是他用心做的,如果她不吃,就辜负了他一番心意。

    这两天,因为他和索菲的事,她已经说了很多伤他心的话了,她不想再伤他的心。

    深呼吸一口气,她将照片的事暂时压在心底,不去想,不去深究,专心的吃早餐。

    等她吃完,龙司昊也已经收拾好了。

    碗也是龙司昊以她怀孕为由去洗的。

    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妥当以后,龙司昊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揽着她准备出门。

    而临出门口时,黎晓曼才拉开龙司昊揽她腰间的白皙大手,挑眉睨着他问:“你究竟要带我去哪?”

    他不说缘由就要搬家,而且还不告诉她要搬去哪里,这让她心里很疑惑。

    龙司昊放下手里的行李箱,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睨着她,薄唇弯起,声音低沉清润,“我说了,去了你就知道了。”

    见他还是不说,黎晓曼眯了眯眼眸,目光薄怒的瞪着他,“龙司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霸道?可不可以遵循我的意见?要搬家可以,我要搬去和我妈住,我不想去你那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了脾气会火爆一些的关系,她最近总是控制不了的想发火,总是会忍不住说一些伤害他的话来。

    但或许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和索菲的那件事,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芒刺,总是扎的她心痛。

    她一直耿耿于怀,心里对他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气”,以致于她总是会口不对心的伤害他。

    他和索菲的那些亲热照片永远的刻在了她的心里,挥不去抹不掉,就像是一座无形的大山阻隔在她和他中间,令他们的心一时间没有办法再轻易的靠拢。

    那件事更像是一把锋利的利刃,狠狠的在她的心上划了一刀,虽然现在伤口相比之前在开始愈合,但那么大一道伤口,待到伤好后,必定会留下一道疤痕。

    而这道疤痕是抹不掉的,更是不能触及的,一旦触及或揭开伤疤,就会痛的鲜血淋漓。

    破镜重圆,一面摔碎的镜子就算能重圆,但总会有裂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