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二章 用计,套出真相

    睨着病床上苍白憔悴,病态尽显的索菲,龙司昊俊美的脸紧绷,目光冷漠的没有任何的焦距,薄唇勾出冷戾的弧度,声音冰冷没有温度,“这是最后一次。”

    闻言,索菲微闭着眼眸,眸底涌落出了泪水,苍白无血色的双唇颤抖着,悲伤的说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我……依旧不后悔……”

    龙司昊敛眸,眸光森冷锐寒的睨着她,“不后悔什么?”

    原本坐在距离索菲两米远的椅子上的龙司昊站起了身,走到床头,目光阴鸷的凝视着她。

    察觉到他的靠近,索菲慢慢睁开了泪雾朦胧的双眸,目光悲伤的睨着龙司昊俊美惑人的脸,心却悲痛不已。

    她苍白无血色的唇角像是在很用力的扯出了一抹淡笑,“不后悔……拆散了你们……黎……晓曼失踪了是吧?呵呵……她离开你了……”

    龙司昊目光一寒,神色阴戾骇人的睨着她,声音冰冷没有一丝温度,“你躺在病床上,竟然还能知道这些,你还真是不简单,是你让人去偷拍晓晓的?”

    索菲微微蹙眉,浅褐色的双眸中一抹慌色一闪而过,但很快便被她掩饰下去,她唇角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司昊……你有……证据能证明……是我吗?如果没有,就……别……冤枉我。”

    龙司昊冷冷勾唇,目光凛冽森寒的睨着她,“我不需要证据,你能陷害我,就能陷害晓晓,你以为让我看见她和别的男人的照片,我就会误会晓晓,离开晓晓了?你太小看我对晓晓的感情了,也太小看我对晓晓的信任了,我是绝对不会离开晓晓。”

    听到他的话,索菲的脸上虽然依然平静,但她的心里却是万分的憎恨黎晓曼,偷拍黎晓曼和韩瑾熙的事的确与她有关,但她并不是真正的主谋。

    至于这个真正的主谋,她永远都不会告诉他,他也永远都不会知道是谁。

    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谁。

    那个神秘人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露出过面,但那个人却一直在,而且对龙司昊了如指掌。

    她虽然不知道那个神秘是谁,但她可以肯定,那个神秘人比她更不想龙司昊和黎晓曼在一起。

    所以,想要拆散他们的人,不止她索菲一个。

    她抬眸睨着龙司昊,浅褐色的瞳眸中闪烁着泪光,“司……司昊,你就那么……爱她吗?就算你相信她……又怎样?她会相信……你吗?曾经被人……背叛过的她……现在一定恨……你吧?我不相信……她还会原谅你的背叛……”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眯紧,俊美的脸上覆盖着一层冰冷,似正散发着阵阵寒气,“我有没有背叛晓晓,你应该比我清楚,如果不是看在你爹地妈咪的份上,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呵呵……”索菲笑的有些凄凉,因为耳廓被击穿,虽没影响到她的听力,但那无法言喻的疼痛却令她紧皱起眉,苍白无血色的双唇一阵阵颤抖,语气苍白无力,“你就这么……恨我吗?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爱她,却……不能爱我?为……为什么?你……你告诉我,为什么?”

    龙司昊没有回她,睨着她的森冷目光渐渐变得深邃,俊美脸上覆盖着的冰霜也被一抹令人琢磨不透的深邃覆盖,薄唇轻抿,语调不似之前那么冰冷,“你真的就这么爱我?为什么会爱上我?”

    他坐了下来,一双狭长的眸子深深的凝视着她,那幽深的眸底带着一丝好奇。

    索菲见龙司昊突然改变了态度,对她不像之前那么冰冷,并且还心平气和的问她为什么会爱上他,她心里有些激动,有些欣喜,浅褐色的双眸盈满泪水的睨着他,语调带着哭腔,“司……司昊……”

    龙司昊倾下身,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拭去她眸中涌落出的泪水,目光深沉无比的睨着她,语气平和,“我之前认识的索菲很坚强,不会轻易哭。”

    他为索菲擦拭泪水的举动令她有些受宠若惊,浅褐色的双眸惊讶不已的睨着龙司昊,做梦都想到在她那样设计他之后,他还会来看她,还会这样温柔的对待她。

    这不禁令她想到了以前,他那时也曾这样温柔的对待过她。

    在她哭泣时,也曾为她温柔的擦拭过眼泪。

    在她被病痛折磨而要放弃时,他也曾鼓励过她。

    在她遇到危险时,他也曾不顾性命的保护过她。

    往日他的温柔,她都历历在目。

    心不可压抑的疼痛,她眸中泪如雨下,带着哭腔问:“司……司昊,你……你不生我……气了吗?”

    龙司昊收回了为她拭去泪水的修长手指,狭眸微微眯起,目光幽沉的睨着她,“索菲,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一定要做让我憎恨你的事?如果你不那样做,或许我……”

    他欲言又止的话,令索菲看到了一丝希望,也激起了她内心对他的一丝愧疚。

    “我……”索菲眸中的泪水如同泛滥的黄河一般涌落的更加汹涌,眸底闪过一抹不甘和愧疚,“司昊……对不起!我……我只是太爱你了,我……我只要看见……你和黎晓曼在一起,我的心……就好痛,我知道我不该……设计你,不该陷害……你,不该……趁你昏迷的时候……”

    见她说到了关键地方,龙司昊目光微微一沉,幽沉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声音低沉的问:“不该趁我昏迷的时候什么?”

    说话时,他白皙修长的五指将她鬓边的发丝别到了耳后去,动作温柔,令索菲心中既动容却又震撼,眸中掠过一抹更深的愧疚。

    龙司昊目光深沉的睨着她,“索菲,你最不该做的就是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索菲泪眼朦胧的睨着他,哭着说道:“司昊……对不起,我……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趁你……昏迷的时候……偷……偷拍我们……在一起的照片……来……陷害你,可我真的……很爱你,如……如果我不这样……我永远都没有机会……和你在一起,因为我知道……除非是黎晓曼……主动离开你,否则,你……你是绝对……不会离开她的,我做这些……都是因为……我爱你,你……原谅我……好吗?”

    索菲一直在哭诉中,没有发现龙司昊幽深的眸底闪过一抹得逞的异色。

    他敛眸,目光深邃幽沉的睨着她,薄唇轻抿,“所以你就趁我不备,用诺克斯家族特制的迷药令我昏迷,拍下那些照片来威胁我娶你,我不娶你,你就让你妈咪把照片发给晓晓,让她误会我,离开我,是吗?”

    索菲盈满泪水的眸子带着一丝愧疚和自责的睨着他,“司昊……对不起……我是逼不得……已的,我也不想,我真的只是……因为……太爱你了……”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眯起,目光依旧深邃幽沉的睨着她,语气平和,“索菲,为了陷害我,为了让晓晓误会我,你连自己的清白都不顾及了吗?索菲,我所认识的是你很自爱的,你这样让我很失望,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不自爱的女人。”

    “我……”索菲紧咬下唇,见龙司昊睨着她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失望,她心里一慌,“司昊……我……对不起!我……我是骗你的,我……我还是你……认识的那个索菲,我……我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一直昏迷,我……我们怎么可能发生……关系?”

    龙司昊微微敛眸,幽深的眸底闪过一抹肃杀之色,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白皙的大手,沉声道:“你的意思是我根本没有碰你,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

    索菲点头应声,泪眼深深的睨着龙司昊,带着哭腔说道:“司……司昊,我骗你,只是想……留住你,我以为我……骗你我是你的人了,你就算不……对我负责,也会因为……愧对黎晓曼……而离开她……可我没想到,你……根本就不信我……”

    听她说完,龙司昊站起了身,目光深沉的睨了她一眼,却是什么都没说,径直转身离开了病房。

    “司昊……”他突然的离开令索菲一阵错愕,大喊着想要起身,却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痛的她喊出了声。

    “啊……”

    在病房外等着的沈诗薇在龙司昊离开后,便立即进入病房,当见到索菲在病床上痛喊时,她水润澄澈的眸中满是心疼与担忧。

    “sohpie……sohpie……”

    她立即上前,担忧的睨着想要坐起身的索菲,“sohpie,听妈咪的话,不要起来,你这样会牵扯到伤口。”

    索菲的额头和脸上都痛出了汗,脸色极其煞白,病态湮湮,双眸盈泪的睨着沈诗薇,“妈……妈咪,我……我要见司昊,他去哪了?我……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你先躺下!”沈诗薇伸手轻轻见索菲按在病床上,双眸心疼的睨着她,“glen他说有很重要的事,你好好休息,他会再来看你。”

    其实龙司昊走的时候,根本没有说过要来再看索菲的话,甚至都没跟沈诗薇说一句话,而沈诗薇这样撒谎,无疑是为了安抚索菲。

    而索菲听到自己妈咪的话,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等着龙司昊再来看她。

    今天龙司昊突然对她的转变,令她觉得很奇怪。

    但她却没有去多想,因为龙司昊对她的转变对她来说很重要,她只当是她为他付出的真情感动了他。

    从医院里出来,龙司昊坐进了他的劳斯莱斯里,随即将一份很重要的录音保存了下来。

    他白皙的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目光沉冷的睨了眼医院的方向,削薄的唇角冷戾的勾起,他相信有了手上的这份录音,他要向他的晓晓解释清楚照片的事就容易的多了。

    由索菲来向她说出真相澄清他的清白,要比他自己解释澄清要有说服力多了。

    随即他发动了车子,去的方向却不是回红花苑,而是去了一家颇为浪漫的咖啡厅。

    下了车,他径直进入了咖啡厅里面,狭长的幽眸微微一眯,敏锐的目光落在了坐在咖啡厅靠窗边的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身上。

    唇角勾勒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他阔步上前,径直走到了娇小女人的对面坐下。

    “怎么才来?我等你很久了,要喝什么?”

    正在品尝咖啡的娇小女人抬起头,巴掌大的小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眸有些好奇和疑惑的睨着坐在他对面俊美惑人的龙司昊。

    娇小女人一袭淡绿色的紧身长裙,正是夏琳。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