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因爱,不离不弃

    那些照片砸的不是龙司昊的身,而是他的心。

    他如画的眉宇间掠过一抹浓浓的痛楚,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眯起,声音沉冷,“你觉得这些照片是我让人拍的?”

    黎晓曼冷冷扬眉,冷漠的目光夹杂着怒气的睨着他,“难道不是吗?除了你还会有谁?呵呵……你想用这些照片来证明什么?证明我也背叛你了?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我也不否认……”

    说到这,她垂眸,冷漠的目光落在了散落在地上的一张照片上。

    而这张照片上正是韩瑾熙抱她到床上的照片。

    她目光一冷,纤细的双手捏了捏,随即蹲下身,将那张照片捡了起来,然后挑眉睨着龙司昊,粉唇勾出冷笑,“不知道你看到这张照片有没有什么感想?韩总他抱我上床了,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们……”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目光一寒,神色阴沉,“黎晓曼,你敢说出来试试?”

    黎晓曼冷冷的勾起唇角,目光越发清冷的睨着他,“我不说就能代表什么都没发生过吗?我们……”

    “不许说!”龙司昊低吼一声,凛冽眯起的狭眸赤红如血。

    黎晓曼忽视了龙司昊越发赤红如血的狭眸散发出的危险性,像是刻意要激怒龙司昊一般,冷冷勾唇,继续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在~一~起~了……你背叛了我,我背叛了你,我们扯平了。”

    闻言,龙司昊万分痛苦的一闭眼,赤红如血的狭眸中瞬间便涌落出了悲痛不已泪水……

    她的话像是化作了一把尖锐的锥子狠狠的在他的心中搅动猛刺,令他的心绞痛不已,他只觉五脏六腑都快碎裂了。

    这种无法言喻的痛,深入了他的骨髓。

    他全心全意爱着的女人,却是这样的伤他。

    他想要她爱上他,想要和她一生一世,为什么就这么难?

    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付出一切,他只要她一颗真诚爱他的心,为什么就这么难?

    他等了她十年,在知道她和霍云烯结婚时,他以为他和她不会再有交集。

    可霍云烯和上天给了他机会,他以为可以拥有她了,全心全意的付出,以为可以打动她,可原来一直是他在自作多情。

    无论他付出多少,她都不会爱上他……

    他白皙的大手慢慢松开了她的脖子,赤红的狭眸中溢满了悲痛的泪水,眸底缀满了掩藏不住的浓浓痛楚,那张被泪水打湿的俊美脸上表情痛苦不已。

    此刻的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黎晓曼,眸中溢满泪水的他转过了身,不想她看见他痛彻心扉的样子。

    黎晓曼见他转过了身,可他那痛苦不已的样子还是深深映入了她的眼眸中。

    此时他俊挺的背影给她一种强烈的落寞和萧条感,她秀眉紧蹙,一阵心疼不已。

    澄澈的眸中泪水不断的涌落,她伸出了纤细的小手,想要攀上他的肩膀,告诉他,她刚刚说的都是假话,可她伸出去的手却迟迟没有触碰到他……

    就在她准备收回手时,龙司昊突然转过了身,那双溢满泪水和痛楚的狭眸不敢置信且愤怒的睨着她,“晓晓,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伤我的心?”

    他阔步上前,白皙的双手抓住了她的双肩,修长骨节分明的五指似要抠进她的皮肉中一般紧扣着她的肩头,令她痛的蹙起了眉。

    而他狭眸腥红不已,眸底熊熊燃烧的怒火一点一点的吞噬掉他的理智,他有些失控的厉声说道:“晓晓,你告诉我,你说的都是假话,你没有背叛过我,你没有和别的男人……”

    肩头上传来的骨头似被要被他的大掌捏碎的疼痛,令她紧紧的蹙起了眉,清丽的小脸上表情十分的痛苦,“痛……你先放开我……放开我……”

    理智被怒火吞噬掉的龙司昊没有放开她,腥红的狭眸目光阴鸷骇人的紧睨着她,声音冷戾夹杂着怒气,“说你没有背叛过我……”

    “放开……放开我……”肩头被他捏的越来越痛,黎晓曼开始奋力的挣扎起来。

    而她的挣扎无疑在激怒本就被怒火吞噬掉理智的龙司昊。

    他目光一凛,突地低下头,如同一只失了控的野兽,狠狠的吻住了她粉嫩的唇瓣,动作粗鲁的啃咬,不带一丝温柔,凶猛而狂野的钻进了她的唇腔。

    “唔……龙……司昊……唔……痛……放开……”

    肩头处的疼痛,以及唇舌的疼痛,令她皱紧眉,挣扎的更加厉害起来。

    她这样的举动令她想到了霍云烯,他和他有什么区别?

    失望,痛苦,悲愤……各种情绪,不停的在她心间翻滚。

    泪水抑制不住的滑落下来,流进了两人的嘴里。

    尝到了泪水的咸湿,龙司昊溢满泪水的噬红狭眸悲痛愤怒的睨着她,薄唇稍稍退离了几分,声音沉冷的没有温度,“我吻你就让你这么痛苦吗?”

    话落,他再次封住了她粉嫩的双唇。

    这次,他吻的比刚刚还要凶猛用力,像是要将她整个吞进去一般,不知是谁流血了,唇腔里蔓延出了鲜血的味道……

    可这依旧没能令失去理智的龙司昊停下来,他白皙的大掌疯狂的去撕扯她的衣服。

    冷冰冰的空气里,似乎能听到布料被撕碎的声音。

    龙司昊的举动令黎晓曼感受到了一阵羞辱感,她奋力的挣扎起来,“滚开……别碰我……滚……唔……滚开……”

    她的挣扎与反抗越是激发了龙司昊心中的怒气。

    猛烈燃烧的怒火将他整个人都吞噬了。

    突地,他将她横抱起,直接压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白皙的大掌在她的身子上不带一丝温柔的游走,凶猛的吻滑过她的唇瓣,耳际,脖子,胸前……

    黎晓曼根本阻止不了他,娇小的身子颤抖着,眼眶深红,泪水抑制不住的不断涌落,湿了她整张清丽的小脸。

    他的吻令她想到了照片上他和索菲亲热的情景,胃里一阵翻滚,她干呕了起来。

    “呕……呕……”

    她突然的干呕令龙司昊停了下来,拉回了一丝的理智,噬红的狭长幽眸不敢置信却溢满痛楚的睨着她,白皙的大手捏住了她的下颚,声音沉冷悲痛,“我的吻就让你这么恶心吗?”

    他的心痛的滴血,腥红嗜血的狭眸中,泪水也抑制不住的滑落下来。

    “呕……呕……放开我……放开……”

    黎晓曼干呕着不去看他溢满痛楚的眼神,再次奋力的挣扎起来。

    可她的再次挣扎,又再激怒了龙司昊。

    就在他沉下身,欲吻上她时,她奋力的挣扎,纤细的玉手却不小心刮到了他俊美的脸上。

    “啪……”

    清脆的响声突兀的在卧室里响起,令两人都安静了下来,空气中的温度降至了冰点。

    黎晓曼睨了眼他扬起的小手,再抬眸睨向龙司昊被她一巴掌扇红的那半边俊美的脸,清澈的眸中闪过一抹愧疚与心疼,“我……呕……呕……”

    她正准备向他解释,可胃里又翻滚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马上要吐出来了。

    她猛的推开了龙司昊,下床就急急忙忙的冲进了与浴室相连的洗手间。

    “呕……呕……”

    她难受的干呕着,突然一股异味冲上喉间,她将今早吃下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随后进入洗手间的龙司昊见她竟然真的吐了出来,他狭眸中的担忧被一抹浓浓的痛楚替代,胸口像是被闷捶重重的击中,窒息般的痛蔓延至五脏六腑。

    她竟然如此的厌恶他,厌恶到吐……

    他狭眸腥红无比,溢满痛楚的眸底泪水再次抑制不住的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这次黎晓曼是真的伤了他的心了。

    他白皙的大手紧握成拳,重重的一拳砸到了洗手间的门框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吐完正在洗漱的黎晓曼听到这巨大的声响,转过身却只看见了龙司昊转身离开的背影。

    她微怔之后上前,见那门框竟被他砸的出现了很大的裂痕,而上面还有点点鲜红的血迹。

    她的心一窒,清澈的眸底闪过一抹心疼与担忧,立即出了洗手间,却在卧室没有见到他。

    以为他离开了,她的心针扎般的痛。

    不想见到他,却在他离开时,又觉得心痛难受。

    她紧咬着下唇,眼眶发红,眸中的泪水抑制不住的滑落。

    带着一丝急切,她抬步出了卧室,却看见龙司昊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并没有离开。

    她目光微微一滞,在看见他在客厅的那一刹那,她的心底涌过一抹难掩的欣喜。

    顿了一会,她才走上前,睨了眼他受伤的手背,她的心一阵心疼,本想冷漠的不管不问,犹豫过后,还是返回了卧室,从他特意给她准备的急救箱里找来了邦迪贴。

    龙司昊正在喝酒,他想要借酒精来麻痹他心中无法压抑的痛楚。

    之所以不离开,是因为担心她,放不下她。

    黎晓曼拿着邦迪贴走到他身前,蹙眉睨了眼正喝酒的他,将邦迪贴放到了名贵的茶几上,犹豫了下,将钥匙也放在了名贵茶几上。

    随即便转过了身不去看他,语气冷漠的说道:“替我把钥匙给洛特助。”

    龙司昊英挺的双眉紧蹙,腥红的双眸目光深沉幽暗的睨了眼名贵茶几上的钥匙和邦迪贴,无法言喻的痛楚缀满了幽深的眸底。

    “你就这么想和我分开吗?”他抬眸睨向背对着他的黎晓曼,眸底的痛楚渐渐被一抹深邃与幽暗替代。

    听到他的这句话时,黎晓曼娇小的身子微颤,心抽痛不已,她紧咬着下唇,纤细的小手轻抚着平坦的小腹,却没有回话。

    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很矛盾,想离开却又不舍他,留下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他和索菲的事,她做不到不去计较,做不得忘得干干净净,可是想到要和他分开,她却又比留下更难受。

    和他继续在一起,她痛苦,和他分开,她依旧觉得痛苦,她真希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她就不用这么为难和痛苦了。

    现在他们有了宝宝,本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是现在……

    龙司昊见她不回话,傒地站起身,从背后将她搂住,埋首在她颈间,闻着属于她的沁香气息。

    “晓晓,原谅我的自私,我绝不会放你离开,我绝不会和你分开,没有你会比你厌恶我更让我痛苦难受,我知道我现在无论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我还是那句话,给我时间,三天之内,我一定让你知道真相。”

    龙司昊的不离不弃令黎晓曼的心中生出了一丝动容,她又再红了眼眶,眸中闪烁着泪光,“我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就算你说的是事实那又如何?你和索菲躺在一张床上坦诚相见总是事实……”

    说到这,她掰开龙司昊搂着她的双手,转过身,目光清冷的睨着他,“你是不是以为只要证明了你和她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我就会原谅你了?龙司昊,听清楚了,就算你们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我也不会原谅,而且,我和韩瑾熙……,我们在一起了,你能接受能原谅吗?如果你能,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男人?你是不是觉得我随便和哪个男人在一起了都无所谓,只要我还在你身边就行?”

    她的话,字字如芒刺,扎的龙司昊的心鲜血淋漓,他腥红的双眸溢满痛楚和失望的睨着她,低沉的声音中掺杂着浓浓的悲伤,“晓晓,你是有多厌恶我?你一定要这样伤我的心吗?一定要吗?你真的就这么恨我,真的就这么想我离开你吗?”

    黎晓曼移开目光不去看他溢满痛楚的眼神,她知道或许他没有背叛她,可是那些照片带给她的伤痛却是一分一毫都没有减少。

    她知道是她太较真了,是她把他的错误放大了n倍,是她太上纲上线了,可是她却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不去较真。

    因为被霍云烯背叛过一次,所以她现在对男人的出轨达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痛恨的越深,是因为爱的越深。

    对龙司昊,她不止是爱,还对他的期望太高,所以才会对这件事如此的较真。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她不回答,倒是令龙司昊看到了一丝的希望,她的犹豫和沉默至少可以证明,她并不是这么希望和他分开。

    尽管她说的话,她的厌恶令他伤的痛彻心扉,尽管看到她和韩瑾熙的那些照片,他很心痛的滴血,他甚至也怀疑过,相信过那些照片。

    但,他更相信的是她的为人,她嘴上和韩瑾熙在一起了,可刚刚他坐在客厅细想之后,宁可相信她说的是气话,也不相信她真的会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索菲利用照片来陷害他,令她误会他,她也很有可能会用照片来陷害晓晓,让他去误会她。

    他龙司昊就算是一时半会相信那些照片,一时半会因为那些照片而痛彻心扉,但也绝不会一直相信。

    这些照片或许是有人故意陷害的,他必须查清楚,不能像一开始看到照片时那样盲目的相信。

    不管她再说出多伤他心的话,不管她有多厌恶她,他都绝不会离开她。

    他宁可被她伤的痛彻心扉,也要不离不弃的爱着她,护着她。

    想通了这些,他心中的痛苦有所减免,也有了更多的信心。

    他白皙的大手轻捧着她清丽的小脸,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上印了一吻,“晓晓,还有一些事,我必须向你解释清楚,你被偷拍的那些照片,绝不是我让人偷拍的,对不起!我刚刚不该对你有一丝的怀疑,我不会放弃你,不会和你分开,更不允许你离开我。”

    话落,他将她拥进了怀里,薄唇亲吻着她的额头,“晓晓,相信我,很快就会真相大白,我会用一生的时间来求得你的原谅,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放手。”

    被他紧搂在怀里的黎晓曼并没有挣扎,他的话字字如玑,深深的烙在了她的心上,似乎怎么抹也抹不去。

    她紧咬着下唇,没有回话,只是沉默着,任由他抱着。

    此刻她的心情极为的复杂,但她如此伤他的心,他却依旧不离不弃,心底生出的动容令她的心没有那么难受了。

    不离不弃的真爱可以感化一个人,哪怕那个人再铁石心肠,也总会有被融化的一天。

    更何况她不是铁石心肠,又怎会一点都不被他动容?

    静静的被龙司昊抱了许久,黎晓曼才推开了他,丢下一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便转身径直进入了卧室,并将卧室的房门紧紧的闭上。

    龙司昊睨着她紧闭的卧室房门,心中虽悲痛不已,可他却依旧没有离开,他不离不弃的在客厅里守护着,等着……

    他知道他的离开会让他们心的距离越来越远,所以他必须留在她的身边,才能靠近她的心。

    她的心远离他一分,他就紧追一分,就算他们的心不能紧紧的依靠在一起,他们的心也不至于相隔的太远。

    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们的心会紧紧相依,总有一天,他能占据她的全部心扉。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