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威风,不战而胜

    随即她抬眸睨向了韩瑾熙,浅浅一笑,“我不想回k市,如果你有空,带我去别的地方吧!”

    闻言,韩瑾熙并没有立即回她,而是微微敛眸,目光慵懒却暗藏锋利的睨向了龙司昊,眸底闪过一抹诧异。

    对于龙司昊,他虽然没有与他正面见过,但他却知道他的存在。

    他就是一个全能型的商业鬼才,不管涉猎什么行业,他都能独占鳌头。

    所以这样一个在商业界独占鳌头,背景强大且神秘的人,同处商界的韩瑾熙自然知道他。

    只是他不清楚,他和他身旁的黎晓曼是什么关系。

    他所知道的只是他在商场上的事,只是他的个人私事,他并不清楚。

    韩瑾熙的六名保镖及米西见龙司昊神色阴沉的走来,立即护在了韩瑾熙和黎晓曼的身前。

    见状,龙司昊并没有再往前,在原地停了下来,狭长的幽眸紧眯,目光深沉锐利的的睨着她,声音沉冷却听不出太大的情绪起伏,“晓晓,我的话不说第二遍,过来。”

    话落,他墨黑的瞳孔紧缩,目光似一把开了封的利剑一般射向她,其锋利的程度似能将她的魂魄都射穿。

    黎晓曼抬眸睨向龙司昊,见他俊美的脸上线条十分的深邃冷硬,面容上像是覆盖了一层千年冰霜一般的令人感觉到阵阵寒意。

    尤其是他那双锋利的似要射穿她灵魂的眼眸,令她心脏一窒,竟有些无法坦然的去迎视他那沉冷的锋利目光。

    移开了视线,她不去看他,秀眉紧蹙,纤细的双手捏了起来,却没有回龙司昊的话,也没走向他。

    气氛出奇的诡异和僵硬,空气中似乎在蔓延着一股火药味,令人有一种大战一触即发的感觉。

    在龙司昊身旁的洛瑞见黎晓曼还站在韩瑾熙的身边,蹙了蹙眉,又看向了龙司昊,见他神色越来越阴戾骇人,他再有挑眉睨向黎晓曼,眯起眼眸说道:“黎小姐,我知道你很善良,你有什么话,有什么不满过来和总裁慢慢说。我向你保证,你要是再不过来,这里很有可能会血流成河,你也不希望有人无故为你伤亡吧?”

    听到洛瑞的话,黎晓曼再次将目光落在了龙司昊的身上,见他眸光阴鸷骇人,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要杀人,她深蹙了下眉,因为不想连累了韩瑾熙,便准备走向龙司昊。

    但她刚走出一步,纤细的手腕便被韩瑾熙给抓了住。

    见状,黎晓曼微怔了下,清澈的水眸不解的睨着他,“韩总……”

    龙司昊则是见韩瑾熙抓住了黎晓曼的纤细手腕,狭长的幽眸中闪过一抹杀意,目光森寒渗人。

    他唇角勾勒出冷魅至极的嗜血笑容,就在他抬手准备对韩瑾熙动手时,黎晓曼像是感应到似的,突然甩开了韩瑾熙的大手。

    “韩总,谢谢你这几天对我的照顾,我的事,你还是不要插手。”

    话落,她抬步走向了龙司昊。

    韩瑾熙见状,目光微微一凝,下意识的正欲跨步上前拉住她,米西却先一步走到他身前拦住了他。

    “boss,他们有备而来,不管你想做什么,现在都不是时候。”

    米西因为注意到了不远处那些清一色的黑衣人,察觉到他们不像是一般的保镖那么简单,于是制止了韩瑾熙的举动。

    韩瑾熙则是因为他的话,微微敛眸睨了眼走向龙司昊的黎晓曼,随即转身表情深不可测的走向他自己的车。

    米西与那六名保镖随后。

    洛瑞见韩瑾熙离开了,俊眉挑了挑,“算那个姓韩的识相,不然,一定让他血溅当场。”

    话落,他抬眸睨向正紧盯着黎晓曼的龙司昊,勾唇一笑,“总裁,还是你威风,你还没出手,就不战而胜了。”

    龙司昊没有理会洛瑞,他不等黎晓曼走近他,他跨步极快的上前,白皙的大手一箍住她纤细的手腕,拉着她就大跨步的往前走去。

    见状,黎晓曼奋力的挣扎,眯起的水眸目光清冷的睨着龙司昊,“你别碰我,放开我。

    她奋力的想要甩开他的钳制,却是被他越捏越紧,紧的她纤细的手腕处似要骨折般的疼痛。

    她秀眉紧蹙,忍着手腕处的疼痛,仍是在挣扎,她就算是手被他捏断,她也要甩开他。

    一个辜负了她信任的男人不配碰她。

    见她挣扎的手腕都红了也不放弃,龙司昊猛的顿下了脚步,狭长的幽眸眯起,目光深沉无比的睨着她,薄唇紧抿,弧度坚毅而冷硬,“你觉得挣扎有用吗?”

    黎晓曼顿了下,抬眸对上了他讳莫如深的狭长幽眸,那里幽暗深邃的令她看不透澈。

    她眯起眼眸,目光清冷,语气冷漠,“没用又如何?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拉着我却不反抗,我做不到,放开我……”

    话落,她再次奋力的想要甩开龙司昊的手,却被他顺势揽住纤腰,带进了怀里。

    微怔之后,黎晓曼纤细的双手撑在他健硕的胸前,用力的推着他,声音冷漠夹杂着怒气,“放开我……放开……”

    龙司昊目光微沉,修长的手臂依旧紧紧揽着她的纤腰,没有松开半分。

    见她拼了命的在他的怀里反抗,他突地腾出一只手来捏住她白皙的下颚,削薄优美的唇凑至她耳边,声音低沉动听却透着一股寒意,“乖乖跟我回k市,否则,我会让你的家人永远的消失。”

    他的声音一如以前的低沉清润,但那夹杂着的寒意却令她纤细的身子微微一颤,清澈的水眸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睨向神色令人琢磨不透的他,粉唇冷冷的勾起,“你竟然威胁我?你竟然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我?龙司昊,看来我以前真的是看错你了,你比伪君子还令我恶心。”

    她清澈明净的瞳孔中那显而易见的厌恶令龙司昊的心似被锥子击中一般的疼痛。

    他狭长的眸子冷冷的眯起,捏住她白皙下颚的大手加大了几分力度,无视她的痛的皱眉,他微微倾下了身,薄美的唇与她粉嫩的唇瓣只差分毫便贴合在一起。

    他微微勾唇,唇角的那抹淡淡的笑意渗满了寒意与凛冽,“威胁你又如何?只要能达到目的,我会不惜一切。我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君子,我就算再恶心,你这辈子也必须待在我的身边。”

    他的声音依旧低沉清润,但听在黎晓曼的耳里,却觉得冰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

    他从来没有用过这样冰冷的语气跟她说话,她的心因此而生生的痛了起来。

    她目光清冷悲痛的睨着眼前依旧俊美惑人,却令她突然觉得有些陌生的男人,澄澈的水眸中渐渐渗出了泪,心痛的难受。

    人真的可以变得这么快吗?才三天,他就变得这么冷漠,变得让她陌生了。

    见她眸中涌落出泪水,龙司昊敛紧了眸,幽深的眸底一抹心疼一闪而过,他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拭着她眼角的泪水,目光沉沉的睨着她,薄唇轻抿,“一切等回去再说。”

    话落,他弯腰,将她横抱了起来。

    在他怀里的黎晓曼没有再挣扎,只是她清丽的小脸上表情十分的冰冷,粉唇紧抿没有任何的言语。

    龙司昊见她不出声,英挺的俊眉深蹙,也没有再言语。

    来时,龙司昊乘坐的是他的私人飞机,从h市到k市,飞行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因此,两人在一个小时之内回到的k市,这期间,两人依旧没有任何的言语。

    飞机的降落点在红花苑。

    一下飞机,黎晓曼不等龙司昊,便径直回了公寓。

    龙司昊随后回到公寓时,黎晓曼正在收拾行李。

    当他走近卧室,见她将属于她的东西都装入行李箱时,他目光一沉,动作有些粗鲁愤怒的将卧室的房门踢的关上,随即大跨步上前,夺过了她手里的衣服,将她装进行李箱的东西又拿出来一一摆好。

    见状,黎晓曼眯了眯眼眸,拿了重要证件,转身就准备打开卧室的房门离开,在她的手刚触及到门把时,龙司昊沉冷的低吼声在她身后响起。

    “黎晓曼……”

    黎晓曼正欲扭开门把的纤细小手顿了下,随即还是握住了门把。

    但她还没来得及扭开房门,便被龙司昊一把箍住了手腕。

    她垂眸睨了抓住她手腕的白皙大手,抬眸目光清冷的睨着龙司昊,语气十分的平淡,听不出任何的喜怒,“放开……”

    龙司昊没有放开她,抓住她的手稍一个用力,将她带进他的怀里,随即将她拦腰抱起,直接压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黎晓曼一惊,明净的瞳孔傒地撑大,目光愤怒的睨着他,“你做什么?”

    她准备挣扎时,龙司昊先一步捉住了她纤细的双手,眯起的狭长幽眸目光沉沉的睨着她,薄唇轻抿,“做我们经常做的事。”

    黎晓曼眯起眼眸,目光清冷的睨着他,“龙司昊,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再碰我,你和索菲真的让我很恶心。”

    她眼里的厌恶再次刺痛了龙司昊的心,他目光锐沉的逼视着她,声音沉冷隐含着怒气,“我就这么让你恶心?仅凭几张照片,你就认为我背叛你了?如果是这样,我是不是也可以以照片来判定你也背叛我了?”

    黎晓曼水眸有些不明所以的睨着他,语气冷漠,“龙司昊,你什么意思?”

    龙司昊敛紧眸,目光沉了沉,俊美的脸紧绷着,他放开她,直起了身,然后拿出手机给洛瑞打了个电话。

    他只说了一句就挂了,然后目光深沉幽暗的睨着黎晓曼,沉默了许久,才沉沉的开口,“晓晓,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背叛你,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你给我时间,我会让你知道真相。”

    听完他的话,黎晓曼冷冷勾起了唇角,表情依旧冰冷,声音冷漠,“不需要,我信不信你都没有关系,你有没有背叛我都不重要,我们又没结婚,你爱和谁在一起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我不需要知道任何的真相。”

    她冰冷的表情,毫无在乎的话语,令龙司昊的心如刀绞一般的痛。

    此刻他最无法接受的就是她不爱他,不在乎他。

    倘若她是不信他,他至少还可以解释清楚。

    倘若她根本就不在乎他,根本就不爱他,那他的解释还有用吗?

    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些照片……

    她和韩瑾熙在一起的一幕,以及他不在她的身边时,她竟然可以很快乐……

    等等的这些,都令他心里强压下的那股怒火猛的又燃烧起来,而且是越燃烧越旺。

    他狭长的幽眸危险的眯起,眸底闪过一抹浓浓的痛楚,睨着她的目光变的沉冷凛冽。

    他傒地逼上前,白皙的大手捏住了她精致小巧的下颚,沉声问:“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黎晓曼抬眸对上他沉冷凛冽的目光,澄澈的眸中除了冷漠还是冷漠,粉唇冰冷的勾起,语气坚定,“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对你只有感激,从来没有爱过你。”

    龙司昊捏住她下颚的手加重了几分力度,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睨着她那双冷漠的眼眸,一字一顿的问:“再说一次,有没有爱过我?”

    黎晓曼秀眉深蹙,移开了目光不去看龙司昊,粉唇紧紧抿着,没有回他的话。

    任她脸上再冷漠,但她的心却很痛,澄澈的瞳眸不自觉的氤氲起了一层水雾,晶莹的泪水自她的眼角滑落。

    见她落泪,龙司昊心疼不已,心里的怒火也瞬间熄灭,白皙的双手轻捧住她清丽的小脸,情不自禁的低下头温柔的吻去她眸中的泪水。

    尝到她咸湿的泪水,他的心似乎都被灼痛了,狭长的幽眸中满是愧疚,自责,心疼……

    他心里有再大的痛,再大的怒气,都抵不过她眼中的一滴泪。

    比起她的开心快乐,他的委屈和心痛根本算不上什么。

    他的薄唇滑下至她粉嫩的唇瓣,辗转轻吻了一会,他离开她的唇瓣,与她额间相抵,白皙的大手轻抚着她的小脸,低沉清润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自责与心疼,“晓晓,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让你伤心,让你失望了,不管你需不需要我的解释,我都必须给你一个解释,给我时间,三天之内,我一定让你知道真相。”

    他的语气和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柔,黎晓曼抬眸对上了他溢满了自责与愧疚的狭长眸子,眸中的泪水涌落的更加汹涌,她不知道还应不应该再相信他,那些照片总是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令她的心撕扯般的疼痛。

    她秀眉紧紧蹙起,挣扎过后,用力的将龙司昊推开,盈泪的双眸目光冷漠的睨着他,唇角冷冷勾起,“龙司昊,我说了,真相对我来说不重要,你的确是让我失望了,但我伤心不是因为我在乎你,我爱你,我只是替自己不值,我觉得自己太蠢了,竟然会认为你是一个最值得信任的人。今天如果是换了别人背叛我,我一样会哭,一样会伤心,因为我是在为自己哭,而不是为你们。”

    她的话无疑是一把锋利的利刃一刀一刀的在凌迟着龙司昊的心,他英挺的俊眉紧紧蹙起,狭长的眸子中缀满了浓浓的痛楚,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掩饰不了的悲痛,“晓晓,你一定要这样伤我的心吗?一定要口是心非吗?我不信你对我一丝的感情都没有。”

    黎晓曼扬了扬秀眉,目光清冷的睨着他,语气冷漠,“我对你当然有感情,但你听好了,我对你是感情,而不是爱情。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对你当然会有感激之情,不过现在,我对你只有一种感情,那就是你让我觉得非常的恶心。”

    “恶心?”龙司昊敛眸,心中被她激起的怒火与强烈的悲痛令他健硕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目光似尖锐的冰剑一般的盯紧了她,低沉的声音掺杂了几分冷魅,“仅凭照片,你就认定我背叛了你,觉得我恶心,那么你呢?”

    黎晓曼扬眉,目光清冷的睨着他,声音冰冷,“我怎么了?”

    龙司昊敛眸睨着表情冷漠的她,目光一沉,薄唇紧抿,并没有出声。

    突地,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并没有接,只是转身径直出了卧室。

    见他冷漠的离开,黎晓曼强装的冷漠瞬间瓦崩,清澈的水眸中再次涌出了泪水,心撕扯般的疼痛。

    不是她非要对龙司昊说那些完全不是出自她真心的话,而是她只要一想到他和索菲在床上亲热翻滚的照片,她就无法释怀。

    照片不是合成的,说明他真的和索菲坦诚相见的躺在床上,就算如他所说,他和索菲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他和索菲一起出现在床上是事实,他和索菲嘴对嘴的接吻是事实,他碰了索菲的身子是事实。

    就算他们没到最后一步,她也无法接受。

    潜意识里,她对他的要求非常的高,将他看成了是这个世上最优秀完美的男人。

    此刻她才发现,她心里完全接受不了他和别的女人有任何亲密的接触。

    因为被背叛过,所以她更加憎恶背叛,再加上对龙司昊的寄望和要求太高,以至于龙司昊犯了一丁点原则性的错误,她都无法接受。

    更何况是看到他和索菲在床上亲热翻滚的那些照片,她就更加的接受不了,也无法原谅。

    这一次,她是钻牛角尖了,而且钻的更深,想要拔出来恐怕会很难。

    在她落泪心痛时,她的身后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她是背对着房门口时,听到脚步声,不用看就知道是龙司昊,她原以为他离开了,没想到他根本没走。

    伸手擦拭掉了眸中的泪水,她转过身,清丽的小脸上又戴上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面具。

    目光冷漠的瞥了他一眼,她冷冷勾起了唇角,“还回来做什么?”

    她的冷漠令龙司昊的心像是被锥子击中一般的疼痛,他微微敛眸,白皙的大手捏紧了手里的文件袋。

    黎晓曼的目光也落在了他手中的文件袋上,眯起眼眸,她冷冷的问:“这是什么?”

    龙司昊目光一沉,狭长的幽眸紧紧的凝视着她,阔步上前,将手里的文件袋强制性的塞进了黎晓曼的手里,薄唇掀起冷魅的弧度,声音沉冷,“我也很想知道这是什么。”

    他俊美的脸紧绷着,狭长的眸子危险性的眯起,像是要将她的灵魂看穿一般,目光极其的凛冽。

    黎晓曼抬眸睨了他一眼,见他神色阴戾骇人,周身气势慑人,她秀眉深蹙,打开了那个文件袋。

    当她看见里面的照片时,她明净澄澈的瞳孔傒地撑大,眸底缀满了震惊与疑惑,还有愤怒。

    她看完了所有的照片,然后抬眸睨向了龙司昊。

    想到他找到h市的事,她目光一冷,将手里的照片愤怒的砸到了他的身上,眸底闪烁着怒火,清冷的声音夹杂着怒气,“龙司昊,你威胁我也就算了,你竟然还让人跟踪我,偷拍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