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龙少,枪击索菲

    在她随着韩瑾熙离开k市之时,龙司昊因为她再次无缘无故的失踪,正着急的找她。

    然而,他没有找到她的人,倒是找到了她落在的士司机车里的手机。

    手机是他为她买的,特意安装了定位软件,因此黎晓曼如果拿着这个手机,龙司昊要找到她并不难。

    只不过令龙司昊没想到的是,黎晓曼竟然把手机落在了出租司机的车上了。

    他仔细问过司机,知道黎晓曼的下车地点后,就一直沿路一直找她。

    此时他正在黎晓曼下午待过的海边。

    凝望着一望无际,黑沉如墨的大海,他狭长的幽眸微微眯起,眸光深邃的令人琢磨不透,白皙的大手中紧握着黎晓曼的手机。

    下午他打了很多次她的电话,但她都没有接,而且还关机。

    一般情况下,她不会不接他的电话,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

    那个出租司机说她哭的很伤心,说明她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而且这件事还和他有关。

    因为急着找她,他还没仔细查看她的手机。

    每次她失踪,手机上都会留下线索。

    想到这,龙司昊仔细的查看了下她的手机,却发现她和一个陌生号码有过短暂的通话,还收到同一个陌生号码发给她的短信。

    当他看到短信内容后,他白皙的大手傒地捏紧了手机,狭眸中闪过一抹肃杀的戾气,瞬间便明白了所有。

    明白了她为什么不接他电话,明白了她为什么哭。

    索菲……

    他目光一寒,恨不得将索菲碎尸万段。

    这时,洛瑞神色凝重的走到他身旁,蹙眉睨着他说道:“总裁,还是没有找到黎小姐,住在这附近的人都说对黎晓曼没有印象。”

    “继续找!”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危险的眯起,目光凛冽的睨着洛瑞,“就算是把k市翻个底朝天,也要把晓晓给我找出来。”

    话落,他神色冷魅,大跨步径直走向他的劳斯莱斯。

    坐进车里,他便发动车子,直奔月湖别墅区。

    他将车开的很快,如同丛林里的野豹一般,凶猛的在公路上奔走。

    他现在唯一放心的是他的晓晓不是遇到了危险,但让他心疼的是他的晓晓现在一定躲在某个地方伤心。

    她一定误会他背叛她了。

    该死的索菲,他就不该对她太仁慈。

    到了月湖别墅区索菲所在的别墅,他直接开车撞向别墅大门。

    他这一举动产生的巨大声响,自然惊醒了别墅里的所有人。

    索菲早已经睡下了,突然的敲门声,令她猛的醒了过来。<len少爷……他……他……来了……”

    “司昊怎么来了?”索菲听到萨拉说龙司昊来了,立即睡意全无,虽觉得惊讶疑惑,但还是欣喜的坐起身就打开了房里的灯。

    她下了床,穿着睡袍走到房门口,打开了房门。

    她刚走出房门口,便见到神色阴戾骇人的龙司昊正走来。

    此时的他周身气势慑人,俊美的脸上覆盖着一层冰霜,目光阴鸷森冷,似千年寒冰一般透着寒气。

    睨着他这样冰冷骇人的眼神,索菲心里一阵悸怕,见他步伐极为沉重的向她走来,她害怕的往后退了退。

    “司……司昊,你怎么来了?”

    虽然她嘴上这样问着,但她的心里已经猜到了他来的目的。

    他一定是知道她把照片发给黎晓曼了,所以来找她算账的。

    做出这件事的时候,她早就料到了会激怒他,也料到她的下场会很惨。

    但她宁愿落个惨不忍睹的下场,也不要眼巴巴的看着他和黎晓曼那个贱人恩恩爱爱。

    要痛苦就三个人一起痛苦。

    见龙司昊神色阴戾骇人的向她走来,她退到了门框上,便停了下来。

    “照片是你发给晓晓的?”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危险的眯起,一个骤然闪身上前,手里的黑色手枪抵在了她的下颚上,抬高了她的下巴。

    索菲被迫的抬起头,浅褐色的双眸带着深情的睨着龙司昊,温婉一笑,“司昊,我不信你会杀我。”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凛冽的眯起,削薄优美的薄唇冷戾的勾起,弧度充满了嗜血的味道,肃杀的目光似开了封的利剑一般足以将她的灵魂击穿。

    他的声音如千年寒冰一般冰冷的没有任何的温度,“你让晓晓伤的千疮百孔,我让你也千疮百孔。”

    话落,他目光一寒,举起手里的枪,白皙修长的食指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砰砰”的枪声响起。

    “啊……啊……”

    被枪击中的索菲惨叫着,惊恐的瞪大了双眸,不敢相信龙司昊真的会对她开枪。

    她脸色惨白无比,全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

    她的双耳耳廓被子弹击穿,鲜血淋漓,而她被伤到的不止是耳廓,还有双肩,胸前……

    “glen,住手……”

    这时,一道冰冷且夹带着一丝惊慌的声音响起。

    随即又是“砰”的一声枪响,一枚子弹射向了龙司昊。

    而察觉到的龙司昊目光一沉,迅速的闪身避了开。

    “sophie……”

    向龙司昊开枪的是沈诗薇,而她开枪的目的并不是要杀他,只是逼他住手。

    她之所以开枪,也是料定以龙司昊的身手,能够轻而易举的避开。

    沈诗薇见索菲倒在地上,耳廓,脖子上,两肩头,胸前都是血,她水润澈亮的双眸中划过浓浓的担忧与心疼。

    龙司昊的目的是要她伤的千疮百孔,而他开的每一枪虽不会致命,却却会令她痛进骨髓里。

    尤其是她的双耳,如果不是龙司昊的枪法控制的好,用的是微型子弹,她的耳朵早就被枪击掉了。

    耳廓被击穿,那种疼痛是无法言喻的。

    看在她父亲诺克斯和沈诗薇的面子上,他才没有令她毁容,但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今晚这对索菲来说,只是一个残忍的开始,伤害黎晓曼的人,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他会让索菲生不如死。

    而索菲本就穿着雪白的睡袍,此时的她满身是血,看着令人触目惊心。

    “sophie……”沈诗薇抱着索菲,心疼的唤了一句,然后抬眸睨向了神情阴戾的龙司昊,声音冷严夹杂着不敢置信与怒气,“glen,我做梦都想不到,你竟然会对sophie开枪?就算你不爱她,你也和她相处了十年,难道你对她连一点兄妹之情都没有?”

    龙司昊目光沉冷冰寒,神色阴戾,薄唇勾出嗜血的冷魅弧度,声音冰冷的毫无温度,“这是她自找的,我对她的兄妹之情,已经被她消弭的一干二净。”

    “你……”沈诗薇眸露怒气的睨着龙司昊,表情冷严,声音冰冷,“glen,你太让我失望了,为了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竟然对与你相处了十年的女人如此狠心绝情……”

    说到这,她顿了下,目光冷严的睨着龙司昊,“照片是我发给她的,有本事,你杀了我。”

    沈诗薇让萨拉扶着索菲,然后站起了身,水润澈亮的双眸目光凌厉的睨着龙司昊,表情十分威寒,“今天除非我死,否则,我不会让你再对sophie开一枪。”

    双耳耳廓被击穿的索菲痛的全身颤抖,目光孱弱的睨着沈诗薇,抖动着的苍白双唇溢出虚弱的声音,“妈……妈咪,我……我不怕死……你让他杀……让他杀……我倒要看看,他有多恨我……”

    沈诗薇垂眸心疼无比的睨着自己的女儿,拿着枪的手一紧,突然将枪指向了龙司昊。

    索菲见状,不顾身上的几处枪伤,慌忙抱住了沈诗薇的双腿,哭着说道:“妈……妈咪,别……别伤害司昊……我……我不许你……伤害他……”

    尽管龙司昊为了黎晓曼向她开枪,痛的不止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

    <len根本就不爱你,你还这样维护他,心疼他,值得吗?”

    脸色苍白的索菲哭睨着她妈咪,语气无力的道:“值……值得……”

    沈诗薇抱紧了索菲,心痛不已,她这个女儿就和当年的她一样傻,一样不顾一切的爱着一个根本不爱她们的男人。

    为什么他们母女都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心爱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朝着自己开枪,心里一定比身体还要痛上千倍万倍。

    身为母亲的她,此刻非常非常的心疼索菲。

    她抬眸睨向龙司昊,眸底闪过冰霜般的冷意,“glen,这是最后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伤害sophie。”

    龙司昊没有看半眼索菲,而是眯起狭眸,目光复杂的睨着沈诗薇,沉声问:“照片真是你发给晓晓的?”<len,你知道我最疼sophie,你伤害了她,就是与我为敌,这笔账我记下了。”

    虽然沈诗薇自己承认了,但龙司昊并不认为这件事与索菲毫无关系。

    他当然知道她疼爱索菲,却没想到她疼爱她疼爱到去伤害自己的另一个……

    龙司昊目光一沉,神色冷魅的睨着沈诗薇,薄唇冷戾的勾起,声音低沉清冽,“aunt,请你看好她,如果她再做出伤害晓晓的事,我绝不会再对她手下留情……”

    说到这,他顿了下,睨着沈诗薇的目光深沉锐利几分,语气似警告却又似提醒,“希望aunt别再为了她去伤害晓晓,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话落,他转身径直离开。

    索菲见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的离开,她心痛的唇角溢出了血,眸中悲痛的泪水不断的涌落。

    突地,她揪紧了沈诗薇的衣服,急切的唤着,“妈……妈咪……”

    沈诗薇见她哮喘似乎又要发作了,她担忧且心疼的睨着她,“sophie……妈咪在这,妈咪在这……”

    “妈……妈咪,你……低下头……我……我有事要你……答应……”

    索菲断断续续的说着,开始呼吸不稳的喘气。

    沈诗薇见状,立即低下了头,担忧的说道:“sophie,你要妈咪答应你什么?妈咪什么都答应你。”

    索菲抬起头,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双唇凑到沈诗薇的耳边,说出了她要她答应的事。

    听完后的沈诗薇情绪复杂的睨着她,“sophie,你为什么还不死心?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一定要逼的glen亲手杀了你才甘心吗?”

    索菲用力的揪紧了沈诗薇的衣服,浅褐色的双眸蓄满了泪水,语气无力的道:“妈……妈咪不答应我,我……我就算是……死都不会瞑目,我……我不会让他们……在一起,我绝不会……妈咪答……答……应我……”

    沈诗薇心疼的睨着自己满身是血的女儿,犹豫之后,还是答应了。

    索菲见她答应,心里才放心。

    她受的几处伤虽然不致命,但流了不少的血,失血过多的她在沈诗薇的怀里晕死了过去。

    她身为诺克斯家族的唯一一位千金,在享受公主般待遇的同时,也必须接受她父亲诺克斯对她的严苛训练。

    因此,她虽然体弱多病,但中枪还能坚持这么久,与她从小的训练脱不了关系。

    沈诗薇见她晕死过去,立即将她送去市内最好的医院。

    ……

    h市瑞迪国际大酒店

    昨晚黎晓曼坐韩瑾熙的车到h市,因为怀着孕,她在车上就睡着了,今早醒来却是在她上次来h市时所在的那间卧室的大床上。

    觉得卧室眼熟的她下了床,边想着她是怎么到床上的的,边进入了卧室里配套的浴室洗漱。

    浴室里有一套干净的衣服,她换上后出来直接到了客厅。

    韩瑾熙并不在,酒店的两名女服务员见她出来,微笑着道:“您好黎小姐,韩总今早飞去了英国,特意交代我们为你准备餐点,请问黎小姐现在需要用餐吗?”

    韩瑾熙一早飞去了英国?

    听到服务员的话,黎晓曼有些诧异,她发现他还挺忙的,从她认识他开始,他似乎都在飞来飞去的。

    她不禁想到了龙司昊,林陌陌说他旗下的产业有很多,te,霍氏,御宴楼,以及他在法国的公司,他应该也很忙吧?

    可他却几乎都在陪着她,和他同居那么久,他晚晚必回。

    她都有些好奇,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旗下的那些公司都是怎么管理的?

    此刻想到他,她的心又撕扯般的痛了起来,她无法接受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也会犯那种原则性的错误。

    如果她没有看到那些照片该多好?

    如果他没有和索菲发生过什么,那该有多好?

    两名服务员见黎晓曼神色沮丧,却不回话,疑惑的问:“黎小姐,你现在要用餐吗?”

    黎晓曼回过神来,睨着两名正好奇打量着她的女服务员点了下头,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

    两名女服务员见黎晓曼点头,两人都非常的礼貌的温雅一笑,“黎小姐,请到餐厅稍等。”

    随即两名女服务员便带着黎晓曼进入这间总统套房的豪华餐厅。

    她坐下没几分钟,服务生便推着餐点进来,然后一一的摆在她跟前的餐桌上。

    她大概数了下,有二十几种餐点,中西都有。

    她挑眉睨向恭敬笔直的站在一旁的两名女服务员,浅笑着说道:“这么多,我根本就吃不了,这些是谁点的?”

    其中一名服务员笑看着黎晓曼,非常礼貌的说道:“黎小姐,这些都是韩总特意让我们准备的,韩总飞去英国需要三天,您这三天早餐,午餐,晚餐的菜单,韩总都亲自为你准备好了,我们只需要按照韩总给我们的菜单来为您准备早中晚三餐的餐饮。”

    这名服务员的话音刚落,另一名服务员便笑着说道:“黎小姐,韩总对你可真好,韩总点的这些餐点都是孕妇营养餐,韩总每次来h市住的就是这间总统套房,而黎小姐你是韩总带来的第一个女人,想必黎小姐你是韩总的未婚妻吧?黎小姐您还有了身孕,恭喜您!”

    “他要去英国三天?”黎晓曼因为服务员的话有些惊讶,韩瑾熙要在英国待三天,那她岂不是要在h市等他三天?

    惊讶之余她也显得非常的尴尬。

    她抬眸睨着两名服务员,尴尬的笑着说道:“我并不是他的未婚妻。”

    闻言,两名服务员都十分惊讶,她不是韩总的未婚妻,韩总为什么还亲自给她准备孕妇营养餐的菜单?

    难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韩总的?

    两名服务员心里虽然不太相信,但还是礼貌的向黎晓曼道歉,“黎小姐,对不起!是我们误会了。”

    黎晓曼被她们礼貌的道歉弄的更加不好意思,她睨着两人笑着说道:“没事,这是人之常情,叫我也会误会。”

    大餐桌上虽然摆了二十几道餐点,但黎晓曼只动了她跟前的几样餐点,其他的都没动。

    早餐过后,她让两名服务员午餐和晚餐不用准备那么多菜式,但两名服务员却告诉她,她这三天的所有餐食餐饮韩瑾熙都已经支付了钱。

    而这间豪华的总统套房,韩瑾熙也是已经支付了三个月的房费。

    所以她在这里完全是包吃包住。

    俗话说盛情难却,她实在不明白韩瑾熙是用什么心态来对她的,他竟然亲自为她准备早中晚三餐的菜单,这会不会太“热情”了?

    她和他之间只不过是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陌生人而已,他没必要对她这么“热情”,再说她也不是他的什么人。

    她估计他这一餐下来要花不少钱!

    她的本意只是想暂时远离k市,顺便将策划案做好给他,可没想害的他破费这么多。

    所以她必须尽快做好策划案。

    之前已经做过一次策划案,所以这次她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就将策划案做了出来。

    因为韩瑾熙要在英国待三天,她这三天不得不待在h市等他回来。

    待在酒店里,她总是会想起龙司昊和索菲在床上亲热翻滚的那些画面。

    为了不让她自己去想那件令她痛苦的事,她这三天早餐过后,便去了h市比较盛名的几处景点散心,到了晚上再回酒店。

    而她在h市待了三天,龙司昊几乎把k市都翻了个遍,就差下达通缉令了。

    ——萱萱有话说——

    宝贝们是不是觉得这几章有点虐啊?表急,后面很多甜蜜,龙少会让晓晓相信他是清白的,宝贝们挺过这几章就好了哈!晓晓怀孕了,所以宝贝们懂的,后面有腹黑宝宝来袭哦!连龙少都能整到的宝宝,是不是比龙少还要腹黑呢?嘿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