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 逃避,想当鸵鸟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扇了索菲一巴掌了,只是想到因为她的缘故,伤了黎晓曼的心,她一时气愤就……

    她心里不禁有些奇怪,为了一个外人,她竟然打了自己当成心肝宝贝来疼爱的女儿。

    她是不是疯了?

    收回手,她沉下脸色,目光冷严的睨了她一眼,便在暗红色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索菲见她似乎很生气,走上前,一脸委屈的睨着她问:“妈咪,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打我?”

    沈诗薇眯起眼眸,目光带着怒气的睨向她,声音有些冷漠的问:“为什么不告诉我黎晓曼长得跟我很像?”

    见她问起这个,索菲微微怔了下,想起当初她让人调查黎晓曼,看到她的照片时,她也是很惊讶。

    但这个世上相似的人多了去了,她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

    她睨向沈诗薇,浅褐色的双眸中满是委屈,“妈咪,就因为这个,你就动手打我吗?这个世上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明星还有许多撞脸的,像那个白百合撞脸王珞丹,孙菲菲撞脸萧蔷,阮经天撞脸明道,就连六小龄童都能撞脸喻可欣,黎晓曼长得像你,我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这只是巧合,我不觉得需要特别告诉你。”

    沈诗薇睨着被自己宠坏了的女儿,压制下了心里的怒气,声音也温和了下来,“过来。”

    索菲虽然心里还有怨气,但还是走到了沈诗薇的身旁坐下。

    沈诗薇睨着索菲有些红肿的半边脸,心疼的问:“还疼吗?”

    索菲含泪委屈的点了点头,“妈咪,你从来没有动手打过我,你今天是怎么了?”

    沈诗薇蹙了下眉,伸手心疼的抚着索菲红肿的脸,声音温柔的说道:“宝贝,对不起!妈咪不该动手打你,以后不会了。”

    虽然自己的妈咪道歉了,但是索菲心里还是心存着芥蒂,她暂时不去计较沈诗薇动手打她的事,而是有些着急的问:“妈咪,你还没告诉我,黎晓曼她有没有答应离开司昊?”

    闻言,沈诗薇想起了黎晓曼痛苦不已的样子,刚刚她一直干呕,身为过来人的她觉得她像是怀孕了。

    她细长如柳的双眉越蹙越紧,“我想她应该伤透了心不会再和glen在一起了。”

    索菲一听,一脸欣喜的问:“妈咪,真的吗?”

    睨着她欣喜的样子,沈诗薇心里虽然觉得愧对黎晓曼,但还是笑着点了下头。

    但下一秒,她的神色便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sophie,这样的事,妈咪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你和glen的这些照片,你赶紧把它删了,不许曝光,诺克斯家族可丢不起这个人。”

    起初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眼里温婉清纯的女儿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那些亲热照片,连她这个当妈咪的看了都不能接受。

    没有哪个当父母的看到自己还没结婚的女儿和别的男人亲热的照片,心里还会风平浪静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愤怒。

    因为她太宠爱这个女儿,所以看到这些照片时,她只是训了她几句,并没有对她发多大的火,但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如果不是为了女儿的幸福,她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包间里。

    “我知道了。”索菲低着头应声,眸底闪过一抹诡异,像是又在酝酿着某个计划。

    ……

    从维克多餐厅离开,黎晓曼随便招了一辆的士就坐了进去,也不告诉司机去哪,只是拿着手机,不停的掉眼泪。

    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便是龙司昊和索菲在床上亲热翻滚的情景。

    她的心不停的抽痛了起来。

    而索菲那动情迷醉的表情,更像是一把利刃一般狠狠的剜割着她的心,令她痛进了骨髓。

    她紧咬着下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可是却怎么也憋不住,还是低声的哭了出来。

    驾驶座上的司机本想问她去哪里,但见她哭的十分伤心,便也没有问。

    的士在繁华的商业街转了一圈,黎晓曼早已哭的双眸红肿。

    突然,她手上的手机响了。

    她盈泪的眼眸睨着来电显示上的“未来老公”四个字,泪水“啪嗒啪嗒”,止不住的滴落在手机屏幕上。

    她没有接电话,任凭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响起。

    直到响了n多遍,正开车的司机转过头来看着黎晓曼说道:“小姐,你手机响了,你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吧?”

    黎晓曼没有回司机的话,而是将手机关了机。

    司机没有听到她的手机再响起,转过头来看着她问:“小姐,准备去哪?”

    黎晓曼依旧没有回司机的话,而是睨向了车窗外,见夕阳西下,她突然让司机停车。

    下车时,她的手机落在了车上,而她因为处在悲痛之中,并没有发觉到。

    她下车的地方正好临近海边,她迎着风,漫无目的的走向海边。

    而在她的身后,似有人跟着,不过出于悲痛之中的她,仍旧没有发觉到。

    凝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以及在海边上手挽手,或者是相拥着散步的情侣,她的心更加剧烈的抽痛起来。

    她真希望她没有看过那些照片,那样她还可以幸幸福福的和龙司昊在一起。

    可是现在,她还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和他在一起吗?

    她太信任他了,以致于在她看到他和索菲亲热的照片时,无法承受的即将崩溃。

    心痛蔓延至了全身,令她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她一直站在海边,任凭海风吹拂着她纤细娇小的身子。

    天色渐暗,海边散步玩耍的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而她却还站着。

    吹了几个小时的海风,她有些头晕脑胀,娇小的身子似风中掉落的秋叶一般摇摇欲坠。

    这时,有一群人正好从她的身后走来。

    为首的男人西装革履,身形俊挺,气质隽雅不凡,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在晚霞的映照下,越发的魅惑迷人。

    他正是at房地产集团亚洲区的总裁韩瑾熙。

    走在他身侧的男人微微弯着腰,像是在讨好他似的说道:“韩总,你觉得这里怎么样?你要是在这里投资……”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韩瑾熙突然阔步上前,动作敏捷的伸手扶住了晕倒的黎晓曼。

    男人看了看韩瑾熙扶着的黎晓曼,疑惑的问:“韩总,你认识她?”

    韩瑾熙没有回男人的话,只是微微凝眸睨着晕过去的黎晓曼,然后抬眸睨向了一位身穿暗灰色西服的冷酷男人,声音浑厚的道:“米西,把我的车开过来。”

    “是!”叫米西的男人表情淡漠,微微颔了下首应声。

    待他将加长版的林肯开过来,韩瑾熙便将晕过去的黎晓曼抱进了车里,由米西开车,直接去了医院。

    黎晓曼醒过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此时的她正在与霍云烯同一家医院的vip贵宾病房里。

    送她来医院的人自然是韩瑾熙。

    而她醒过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也自然是他。

    当她看清映入她眼帘的那张风华绝代的俊美面孔时,她清澈的水眸中划过一抹惊讶,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是你……”

    她打量了下四周,然后睨着韩瑾熙问:“这里是医院?”

    韩瑾熙淡蓝色的双眸微眯,眸光淡漠的睨着她,嫣红似火的唇角勾勒出魅惑的弧度,笑容带着几分妖媚,却掺杂了几分冷漠,“我不喜欢回答废话。”

    见他明明笑着,却让人感觉到一阵冷意,黎晓曼微蹙了下眉,正欲坐起身,韩瑾熙修长的手却按住了她,语气淡漠的道:“你怀孕了,医生说你需要躺着休息一会,还有,哭久了孩子容易流掉。”

    他的声音虽淡漠,但语气中却夹杂着一丝的关切之意。

    黎晓曼抬眸睨着他,微征了下,才躺了回去,微抿的粉唇里溢出两个字,“谢谢!”

    韩瑾熙深睨了她一眼,魅惑的蓝眸染上一抹妖媚的笑意,那张风华绝代的俊美面容上表情却依旧淡漠,“我送你来医院,可不止是听你说谢谢的。”

    黎晓曼微微蹙眉,清澈的水眸略带一丝疑惑的睨着他,“那你想……”

    “怎样”两个字,她没说出来,只是眯起眼眸睨着他。

    韩瑾熙微微敛眸,眸光含笑的睨着她,眸底却闪烁着一丝薄怒,嫣红似火的唇角勾勒出妖媚迷人的弧度,语气淡漠,“已经过了两天了。”

    虽然他没明说,但黎晓曼很快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说的是那份策划案,本来她已经做好了,但是在龙司昊哪里。

    看来是龙司昊还没让洛瑞给他。

    一想到龙司昊,她心里头就窒息般的痛了起来。

    她掩下心里的悲痛,挑眉睨向虽然笑着,但却让人感觉到冷意的他,秀眉轻蹙了下,有些尴尬的道:“其实那份策划案我已经做好了,不过……”

    她顿了下,继续说道:“我可以重新再做一份给你。”

    闻言,韩瑾熙慵懒的半眯起魅惑的蓝眸,唇角那抹妖媚的笑越发的风华绝代,但眸光却带着薄怒,“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你的意思是让我等你做好?”

    话落,他微微倾下身,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挑起她的下颚,眸光慵懒却暗藏冷锋,妖媚的勾出嫣红似火的薄唇,声音浑厚动听夹杂着一丝冷意,“我并不觉得你做的策划案一定能让我满意,所以,我也不觉得你有资格让我等你。”

    他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浇在黎晓曼的头顶。

    她睨着他眯了眯眼眸,从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她就察觉到他喜欢泼人冷水。

    他虽笑的十分妖媚惑人,但却让人心底生出一丝寒意。

    他就是一只笑面虎,带毒的罂粟。

    见他喜欢泼人冷水,黎晓曼抬高了白皙小巧的下巴,迎视着他慵懒却暗藏冷锋的目光,浅浅一笑,“那你想怎么样?难不成再把我送回渔岛去?你还没看过我做的策划案,怎么知道一定不会满意?”

    顿了下,她又问:“你离开这里准备去哪?”

    韩瑾熙暗暗敛眸,慵懒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的深睨着她,眸底闪过一抹惊讶,像是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

    他直起了身,蓝眸慵懒的瞌起,眸光幽沉的睨着她,“我的行踪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知道的。”

    黎晓曼的唇角微微一抽,她问他这个问题有她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探听他的行踪。

    此时此刻的她不想呆在k市,不想呆在有龙司昊的地方,不想呼吸这里的空气。

    因为她每呼吸一次这里的空气,她的心就痛的窒息。

    这次,她想做一只鸵鸟,她想逃避,逃的远远的。

    或许离的远了,她的心就没这么痛了。

    她抬眸睨向韩瑾熙,微微蹙了下眉,“我并没有刻意打听你行踪的意思,你没有必要留下来等我,我可以去你要去的地方,你到时候只要给我准备一台电脑就行了。”

    其实她也并不是要去韩瑾熙去的地方,只是她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韩瑾熙的确是将她从渔岛带回了k市,他算是帮了她,不管怎么样,她答应的策划案一定会尽全力做好给他。

    韩瑾熙因为她的话,魅惑的蓝眸眯紧,眸光越发幽沉的睨着她,薄唇边勾勒出的那抹妖媚笑容十分的艳丽,“你的意思是为了一份策划案要跟着我离开,我去哪你去哪?”

    黎晓曼淡淡抬眸,蹙眉睨向他,轻点了下头,“目前是!”

    韩瑾熙慵懒的眯起眼眸,深沉的目光意味深长的凝视着她淡漠的面容,在她那双清澈的眸子中似乎藏着许多的心事。

    她为了一份策划案要跟着他离开的决定让他很惊讶,而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的那份自信,到现在还让他的心底有一丝的震撼。

    在渔岛与她赌牌时,他是故意认输,原因便是他想知道她怎么在五分钟内说服他采用她的策划案?他想看看她怎么代表渔村的人和他谈?

    她外表看着柔弱,但自身却暗藏着能震撼人的锋芒。

    她柔中带强,强中带傲,却又不骄纵。

    这样一个刚柔并济的女人,倒是勾起了他的一丝兴趣,想要深探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黎晓曼见韩瑾熙不回话,一双魅惑的蓝眸一直凝视着她,她轻蹙了下眉,眯起眼眸睨着他,“你觉得行还是不行?”

    韩瑾熙敛眸,慵懒的目光斜睨了眼她平坦的小腹,妖媚一笑,语气淡漠,“你可是个孕妇。”

    听他提到肚子里的宝宝,清澈的水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痛楚,低垂着眼帘说道:“放心,才四五周,不会有什么问题……”

    说到这,她抬眸睨向韩瑾熙,浅浅一笑,“我很感谢你与我无亲无故,却将我从渔岛带回了k市,所以,我答应你的事不会食言,或许在你眼里,我为了一份策划案根本不需要跟着你离开,但我觉得,对一个帮过我的人履行承诺,非常的重要,你既然要急着离开这里,一定有很重要的事,你说的对,我做的策划案你不一定能满意,所以你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份你或许不会满意的策划案放弃重要的事留下来等我,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我跟着你去你要去的地方。”

    韩瑾熙微微眯眸,眸光幽沉的睨着她,声音浑厚动听,“你不是说做好了一份吗?为什么不直接回去拿?”

    黎晓曼就是暂时不想回去红花苑,所以才借此暂时离开出去透透气。

    她微眯起眼眸,抬眸睨向韩瑾熙,“因为那份策划案连我自己都不满意,你怎么可能满意?”

    韩瑾熙敛眸,看出了她想要离开k市的意图,他没有多问什么,而是看了下手腕上的名表,语气淡漠的道:“还有半个小时。”

    闻言,黎晓曼抬眸睨了他一眼,虽然他没明说,但她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掀开被子就下了病床。

    韩瑾熙凝眸睨着她,唇角勾勒出妖媚的笑,语气淡漠,“我并没答应你。”

    黎晓曼淡淡挑眉,睨着他浅浅一笑,“你也并没拒绝。”

    话落,她比韩瑾熙先一步出了病房。

    韩瑾熙的助理米西就站在病房外,见黎晓曼出来,他微蹙了下眉,然后睨向了韩瑾熙,微微颔了下首,态度十分恭敬,“boss,你是现在回h市,还是……”

    韩瑾熙目光慵懒的睨了眼黎晓曼,嫣红似火的薄唇轻抿,“现在。”

    ……

    随着韩瑾熙离开医院,黎晓曼心里虽有犹豫,但还是坐进了他的车里。

    加长版的林肯豪华房车,车身长达九米,车厢里铺着厚厚的红色纯羊毛地毯,有吧台,电视,冰霜……

    沙发型的软垫非常舒适,对黎晓曼这个怀着身孕的孕妇非常有利。

    坐进车里后,她挑眉睨向韩瑾熙,“你经常出远门?”

    韩瑾熙慵懒的半阖起眼眸,嫣红似火的薄唇微微抿着,并没有回黎晓曼的话。

    他的意思很明了,她又在问废话,他懒得回答她的废话。

    见他一副慵懒且又不失优雅高贵的姿态,黎晓曼微微抽了下唇角,知道自己又问了废话,索性也不再问他什么,而是转眸睨向了车窗外,外面的事物都被黑暗笼罩着,看不真切。

    眸底拢起一抹浓浓的痛楚,她紧蹙眉,傒地收回了目光,微微闭上了眼眸,或许离开了就不会那么心痛了吧。

    曾经撞见霍云烯出轨她都没有想过要逃避,可是龙司昊让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他对她那么好,让她感受到了他那么深切浓烈的爱,让她那么的幸福,可是现在……

    她无法接受这一切,所以她暂时选择了逃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