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 贵妇,与她很像

    她下车一进入维克多餐厅,就有人迎了上来。

    “请问你是黎晓曼小姐吗?”问话的是维克多餐厅的服务生,手里还拿着黎晓曼的照片与黎晓曼本人对比。

    黎晓曼眯起眼眸,目光锐利几分的睨了眼眼前服务生手里的照片,微微点了下头。

    “黎小姐,请跟我来。”服务生见她点头,带着她到了餐厅二楼,进了一个豪华包间。

    包间里坐着一个珠光宝气,气质高贵的贵妇,一身裁剪合身的顶级名牌黑色修身套装,包裹着她姣好的身子,勾勒出了凹凸有致的妙曼曲线。

    她只是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贵不可言的感觉,尤其是她周身散发的气场充满了贵族气息。

    戴着墨镜,红艳的唇瓣紧抿,不苟言笑,更是令人觉得她神圣不可侵犯。

    此时她正坐在包间里暗红色的沙发上,纤细的双腿优雅的叠靠着。

    服务生将黎晓曼带进包间后就离开了。

    出来后的他将包间的门关了上,然后走到了临近的另一个包间里。

    而坐在这个包间里的女人正是索菲。

    服务生看着正优雅的品尝着红酒的索菲,以示尊敬的颔了下首,“小姐,你让我等的黎晓曼小姐,我已经带她进隔壁包间了。”

    闻言,索菲放下了高脚杯,站起身走到服务生面前,将黎晓曼的照片从服务生手里要了回来,然后给了他一些小费,便让他离开了包间。

    而她则是在服务生离开后,便出来走到隔壁包间门口,却并没有进去。

    包间里的黎晓曼打量了下坐在沙发上的贵妇,疑惑的问:“你是……”

    坐在暗红沙发上的贵妇正是索菲的妈咪沈诗薇。

    她伸出手,优雅的指了指她对面的沙发,声音清细夹杂着一丝淡漠,“黎小姐,请坐。”

    顿了下,黎晓曼才走上前,在沈诗薇的对面坐了下来。

    沈诗薇在她坐下后,伸手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一双水润清澈的眸子。

    她优雅的抬眸,睨向了对面的黎晓曼,本是要仔细打量她,却在目光落到她清丽的小脸上后,猛的怔了住,一双水润清澈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睨着她,眸底闪过一抹惊讶与不敢置信。

    刚刚她戴着墨镜,遮住了半边脸,而此刻的她摘下了墨镜,整张脸都展现在黎晓曼的眼前。

    睨着这张散发着成熟气息,却保养得当且与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的脸,黎晓曼清澈的水眸中也划过一抹浓浓的惊讶。

    她与索菲容貌虽相似,但索菲的脸透着西方人的气息,而眼前的女人是地地道道的东方人。

    两人这么相似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好半天,沈诗薇才反应过来,睨着黎晓曼好奇的问:“你姓黎?叫黎晓曼?你父母是……”

    黎晓曼也是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蹙眉目光疑惑的睨着眼前问起她父母来的女人,“夫人,这就是你让我来见你的目的?打电话给我的是你吧?照片也是你发给我的?”

    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弄清楚龙司昊有没有背叛她,和他在床|上的那个女人是谁,至于眼前这个贵妇为什么和她相似,她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深究。

    沈诗薇还没从惊讶中完全的回过神来,她凝视了黎晓曼好一会,然后才收回目光,心里有极深的疑惑。

    她之前没有见过黎晓曼,因此不知道她竟与她如此的相似。

    而索菲也没告诉过她这件事,这让她很是疑惑。

    虽然心里是万分惊讶,但身为诺克斯家族的女主人,她什么场面没见过,很快便调整好了心绪,保持着身为贵族夫人的高贵仪态。

    或许是因为黎晓曼与她相似,还令她觉得有种亲切感的关系,她对黎晓曼的态度不算热络,但也不算冷漠。

    她唇角带着高雅的淡笑,“黎小姐,打电话给你的的确是我。”

    闻言,黎晓曼秀眉轻蹙了下,睨着眼前看着高贵不可攀,却让她莫名觉得有些亲切的贵妇,声音清细的问:“那夫人可以告诉我那照片里的女人是谁了吗?”

    沈诗薇睨着黎晓曼气质高雅的一笑,拿出了她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她的邮箱,然后将手机递给了黎晓曼。

    “看完这些照片,你就知道照片里的女人是谁?”

    黎晓曼垂眸睨着沈诗薇递过来的手机,心狠狠的痛了起来,她纤细的小手有些颤抖,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手机。

    沈诗薇见黎晓曼的小手有些颤抖,笑着问:“怎么?黎小姐没有勇气再看?”

    深呼吸了下,黎晓曼微微挑眉,“我没有什么不敢看的。”

    话落,她拿过了沈诗薇的手机,当看见上面一张一张龙司昊和别的女人在床上亲热的照片时,她的心再次刀剜一般剧烈的痛了起来。

    看到后面时,这些照片没有打马赛克,而她也看清了照片上的女人,竟是索菲。

    这些照片,拍摄的角度各不相同,两人的姿势也不同,有好几张是龙司昊趴在索菲的xiong前,怎么看都像是在亲吻她的xiong部,而索菲的表情十分的迷醉。

    还有好几张,两人紧紧的搂着亲吻,她看不见龙司昊的表情,但她能清楚的看见,他的大手放在了索菲的雪白的xiong上。

    索菲的表情她看的很清楚,同样十分的迷醉动情。

    再也看不下去,黎晓曼将手机一扔,心里一阵泛恶,干呕了起来。

    “呕……呕……”

    她弯下身子,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却是什么也吐不出。

    但她一想到龙司昊和索菲在床上亲热的情景,一想到他们热情的拥吻,一想到他亲吻索菲的xiong,一想到他的大手在她的xiong上,她就恶心的想吐。

    当初撞见霍云烯和夏琳出轨时,她都没这么大反应,也没觉得这么恶心。

    反而龙司昊和索菲,却让她恶心的想吐。

    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龙司昊碰过她,或许是因为她接受不了龙司昊碰过她后又碰了别的女人。

    总之,龙司昊和索菲恶心到她了。

    一个口口声声说永远不会背叛他的男人,一个口口声声说只爱她的男人,一个让她怎么也想不到会背叛她的男人,却竟然出乎她意料的真的背叛她了。

    这个世上如果连龙司昊都不可信了,那她还能相信谁。

    此刻她受到的打击远远要比霍云烯出轨带给她的打击要大。

    她只要一想到龙司昊对她做过的所有让她震撼和动容的事,她的心就撕扯般痛的滴血。

    她无法承受,无法接受龙司昊也会背叛她。

    她突然觉得她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龙司昊给她的温暖与幸福瞬间变成一把极为锋利的利刃狠狠的凌迟着她的心,每一刀都深入骨髓,痛的她不敢再呼吸。

    因为每呼吸一下,都似乎牵扯到了她全身的经脉一般,痛的她几乎窒息。

    她曾经因为龙司昊有多幸福,此刻就因为他的背叛有多心痛。

    比起霍云烯带给她的伤害,龙司昊对她造成的伤害要大上千倍万倍。

    捧得越高,摔的越痛,只因为龙司昊给了她无尽的幸福,将她捧的太高,此刻摔下来,却是痛进了骨髓。

    而霍云烯从结婚后就对她很冷淡,或许她潜意识里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她没有被霍云烯捧高,所以摔下来的时候,虽痛却不会痛的彻底。

    她清澈的水眸中盈满了泪,清丽的小脸上表情悲痛不已,极近崩溃的她在干呕的同时,抑制不住的低声哭泣。

    端坐在暗红沙发上的沈诗薇见黎晓曼痛苦不已,而且不停干呕的脸都红了,她的心莫名的揪紧,水润澄亮的眸子中不自觉的划过一抹心疼。

    她站起身,走到黎晓曼的身前,伸手将她扶了起来,蹙眉安慰道:“黎小姐,我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不能接受,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伤心也没用,还是想开些。”

    黎晓曼突然有些厌恶的推开了沈诗薇,站起身,盈泪的清澈水眸目光清冷的睨着她,“你和索菲是什么关系?”

    她眼眸中明显的厌恶与愤怒令沈诗薇的心莫名的有些疼痛,她紧蹙了下眉,竟觉得有些愧对她,温和的语气中不自觉的带着一丝歉意,“黎小姐,我是索菲的妈咪。”

    “你是她的妈咪?”

    听到这话,不知为何,黎晓曼的心有些揪痛,她涌泪的水眸目光清冷的睨着沈诗薇,心莫名的越来越悲伤,悲伤的她好想大哭一场。

    “那你想怎么样?”

    问出这句话时,黎晓曼已是泪如雨下,水眸中的悲痛与质问令沈诗薇的心一阵阵揪紧。

    她莫名的越发觉得愧疚,不敢去迎视黎晓曼那双带着质问的悲痛眼神。

    她故作镇定的在暗红色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视线看向别处,声音温和的说道:“黎小姐,sophie是我唯一的女儿,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她很爱glen,也就是司昊,她现在已经是glen的人了,我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当然,我的女儿也是,她只能嫁给glen,我希望黎小姐你能退出,我知道这对黎小姐你很不公平,你需要多少钱才肯离开司昊,你开个价吧!”

    她的最后一句话彻底的侮辱了黎晓曼的人格。

    原本看到龙司昊和索菲在床上的亲热照片,已经令她崩溃了,此刻再听到沈诗薇这句侮辱她人格的话,令自尊心极强的她受到了更沉重的打击。

    不知为何,沈诗薇说出这句话让她非常的难受,非常的心痛。

    她紧咬着下唇,再也不想和沈诗薇多说一句话,再也不想多看她一眼,抓起包包,打开包间的房门,就哭着跑了出去。

    悲痛不已的她没有发现索菲正站在包间外。

    而索菲见她哭跑着离开,唇角得逞的勾了起来。

    “黎小姐……”

    沈诗薇从包间里追了出来,见黎晓曼已经跑的没了人影,她细长如柳的双眉紧紧的蹙了起来。

    “妈咪,她都走了,你还看她做什么?她是不是答应离开司昊了?”索菲挑眉睨着沈诗薇,笑着问。

    沈诗薇收回目光,拉着索菲进入了包间,将包间的门关上后,扬起手就给了索菲一巴掌。

    “啪……”

    清脆的响声突兀的在包间里响起。

    被扇了一巴掌的索菲单手捂着被扇的那半边脸,忘记了疼痛,一双浅褐色的双眸不敢置信的睨着从来没有动手打过自己的妈咪。

    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浅褐色的双眸中蓄满了委屈的泪水,惊讶的哭喊道:“妈咪,你做什么啊?我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打我?”

    沈诗薇被她这一哭喊,回过了神来,睨着自己扬起的手,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