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验孕,已怀四周

    黎晓曼目光平淡的睨着他,“霍云烯,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别再任性了,你还是好好接受治疗,别因为我让你自己的身体受罪,我今天会来,就是要和你说清楚,我们之间是不可能了。”

    霍云烯有些失望的睨着她,墨眸中滑落着泪水,神色悲伤不已,“曼曼,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了吗?你来就只是为了和我说清楚这些吗?”

    黎晓曼正欲点头,霍云烯却不顾身子还没康复,突然倾身上前,将黎晓曼抱了住,盈满泪水的墨眸悔恨悲痛的睨着她,“曼曼,我知道是我错了,你别对我这么残忍,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黎晓曼用力的推开了霍云烯,然后站起身,清澈的水眸目光平淡的睨着他,“霍云烯,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对不起,我做不到之前说的话,你有的你的家人,他们会照顾你,不需要我,我也并没有这个义务来照顾你。我已经不爱你了,又或者,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爱过你,或许我只是很喜欢你,也对你有过很高的期望,也盼望过你能爱上我,能和我好好过日子,可是现在这些我都不期望了,你别再说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我们之间已经彻底的结束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自己都不珍惜,没有人会珍惜,你好好养伤。”

    话落,黎晓曼转身往病房外走去。

    “曼曼……”霍云烯见状,心里一个着急,翻身时摔到了病床下面。

    趴在地上的他想要起来,却因为右手与左腿伤的太重,根本无法活动,如同残废了一样。

    他脸色苍白,忍着痛想爬起来,可是试了几次都徒劳无功。

    黎晓曼见状,蹙了下眉,本想上前去扶他,迈出了一步,又收回了脚,要让霍云烯对她死心,她就必须做的再绝一些。

    她站在原地,目光平淡的睨着爬在地上脸色苍白的霍云烯,语气冷漠的吐出两个字,“保重!”

    “曼曼……不要走……”见她欲走,霍云烯慌忙大喊着,忍着手腕处剧烈的疼痛,撑在地上爬向她,苍白的俊脸早已被墨眸中涌落的悲痛泪水湿透。

    “曼曼,别走……别走好不好?我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车祸醒来过后,他就看的很清楚,除了爷爷,真心待他好的人就只有她了,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废人,失去了很多,他不想连她也失去了。

    黎晓曼纤细的双手捏紧,强迫自己不去转身看他,但她的眼眶却已经湿润了几分,粉唇轻抿,没有说一句话。

    在她临出病房门口时,霍云烯睨着她的背影,悲伤的问:“曼曼,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爱上龙司昊了?”

    黎晓曼脚步微顿,没有转身睨向他,没有一丝的犹豫,语气坚定,“是!”

    听到她坚定的回答,霍云烯闭上了双眸,悲痛的泪水顷刻间如洪水般冲眶而出,表情悲伤不已。

    黎晓曼只是顿了下,便决然的离开了病房。

    霍云烯趴在地上,泪如雨下,带着哭腔大喊道:“曼曼,我不想失去你,我不想连你也失去了,我不想……”

    你爱我时,我伤害了你,我爱你时,你却爱上了别人……

    曼曼,我要怎么做才能挽回你?我不想失去你,我不想……

    黎晓曼从霍云烯的病房里出来时,霍业宏已经回去了,李雪荷不知去了哪里,她和林嫂说了几句之后,便离开直接去了妇科。

    她停经已经有一段时间,再加上最近她的胃口变差,她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怀孕了,但是有这个预感。

    她会答应霍业宏来医院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这个。

    为了避免发生上次那样的乌龙事情,她向妇科医生说明了她上次怀孕假阳性的情况。

    医生得知她的情况后,让她先去验尿和抽血,看下hcg和孕酮结果。

    验尿不需要很长的时间,当她看到尿检结果呈阳性时,她心里没有太大的惊讶,心绪也很平和,没有太大的起伏。

    上次也是呈阳性,结果并没有怀孕。

    抽血的结果需要等两个小时,她坐在医院的休息椅上,心砰砰砰的乱跳。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她相信每个验孕的女人,不管是期待怀孕还是不怀孕,心情都是无比紧张的。

    她带着忐忑的紧张心情等着化验科的护士叫她的名字,突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吓了她一跳。

    拿出手机,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未来老公,她怔了下,才划开接听。

    还不等她出声,那边就传来低沉熟悉的清润声音。

    “晓晓,在哪里?”

    是龙司昊打来的,她本想说在医院,细想之下后,才说道:“在逛街。”

    “在哪里逛?我去接你,你一个人我不放心。”龙司昊低沉充满磁性的的声音中透着掩藏不住的担忧。

    “不用了,我逛一会就回去了,你公司应该很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我挂了。”

    话落,黎晓曼便先一步挂了电话,虽说索菲对她说那些话时,她表现的很平静,毫不在乎,但她心里并不是真的如她脸上那般平静。

    在索菲面前,她不想让她得逞,所以才表现的极为平静,不管她说什么,她都毫无在乎。

    但她心里很清楚,她尤其介意龙司昊是否当她替身。

    她虽然不信龙司昊会背叛她,但她却无法做到不去不介意他隐瞒她索菲来过的事实。

    索菲是怎么进门的?真的是龙司昊开门让她进去的吗?

    她又是怎么在龙司昊没发现的情况下把她的衣服挂在她的衣橱里的?

    按照龙司昊的性格,他是不可能允许索菲进他们的卧室的啊?

    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

    这些事还是等她回去再问他,她希望他能说实话。

    她坐在化验室外的休息椅上,心绪越来越复杂,索菲的话总是缭绕在她的心头,令她的心情越来越烦闷,以致于后面化验室的护士叫到她的名字时,她都没有听见。

    直到护士叫到第三次时,她才反应过来,然后起身走到化验室的窗口。

    当她看到化验单的数据时,她整个人都怔住了。

    hcg值将近1000,孕酮值20,根据后面的参考值提示,她已经怀孕四周左右。

    她真的怀孕了?

    睨着化验单上的结果,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怔了许久,她才拿着结果去找了妇科大夫确认,其结果的的确确是她怀孕了。

    医生交待了她许多注意事项,并为她开了叶酸。

    怀孕前后三个月吃叶酸防止胎儿畸形。

    拿了药后,她把结果和药都放进了包里,往医院外走去。

    她因为在想事情,一直低着头走出了医院,在她准备走到路边等车时,突然一道俊挺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身前。

    她微怔了下,抬起了头,撞入她眼眸中的是龙司昊那张熟悉的俊美容颜,他那双狭长的幽眸正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表情深邃的令她琢磨不透。

    瞳孔倏尔撑大,微惊之后,她才结结巴巴的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龙司昊是怎么找到她的?他怎么知道她来了医院?

    龙司昊狭眸微眯,薄唇紧抿没有回她,白皙的大手一把拉起她,径直走向他的车。

    见他不出声,黎晓曼睨向了他,见他俊美的侧脸线条冷硬,像是在生气,她秀眉轻蹙了下,乖乖的坐进了车里。

    见她不吭声的坐进车里,龙司昊依旧没有出声,替她关好了车门,然后绕到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离开。

    路上,因为两人都不说话,车里的气氛有些僵硬,像是有无形的火花在空气中蔓延,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龙司昊静静的开着车,车速不快不慢,白皙的双手紧握着方向盘,脸部线条越来越立体冷硬,周身隐隐散发着一股子寒气。

    黎晓曼垂眸睨着自己的包包,想到里面的化验单,伸手轻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微抿的唇边带着一丝笑意。

    她抬眸睨向龙司昊,正准备开口时,龙司昊比她先一步出声。

    “为什么骗我?”

    “什么?”黎晓曼因为他突然的这一句话,抬眸有些不明所以的睨着他线条越来越冷硬的俊美容颜。

    龙司昊握着方向盘的白皙双手再次紧了紧,目光一沉,勾唇问:“为什么骗我在逛街?”

    原来他是因为这个在生气。

    “我……我……”黎晓曼张了张嘴,蹙了下眉才说道:“我先逛的街再来的医院不行吗?”

    闻言,龙司昊狭眸微眯,突然踩下刹车,深沉的目光锐利几分的凝视着她,“晓晓,你一直都在医院,你为什么还要骗我?”

    黎晓曼不明白龙司昊怎么会这么确定她一直在医院,她粉唇轻抿,微垂眼帘,没有回他。

    龙司昊见她不回,突然倾身靠近了她,白皙的大手捏住她的下颚,目光深沉的凝视着她,“你是来看霍云烯的?”

    迎视着他深沉的目光,黎晓曼微微蹙了下眉,睨着他承认道:“是!爷爷说他不肯接受治疗,所以……”

    “所以你就来劝他。”龙司昊不等她说完,接过了她的话,随即目光越发深沉锐利的睨着她,“晓晓,你和他已经离婚了,你这样只会让他误会你对他还有感情,让他更加放不下你,你就不能对他决绝一些吗?为什么每次爷爷让你来看他,你都不拒绝?你对他真的就这么放不下吗?”

    当他知道她来的是霍云烯所在的医院,而不是在逛街时,他因为她k骗他而感到心痛。

    是他的自私和嫉妒在作祟,他希望她能和霍云烯断的干干净净的,不希望他们之间再有一丝的牵扯,可是她却……

    黎晓曼捕捉到了他幽深眸底的一抹痛楚,秀眉深蹙了下,轻抿唇说道:“我来这里只是要和他说清楚,并不是放不下他,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不会再来这里看他。”

    闻言,龙司昊狭眸眯起,凝视了她好一会,才放开了她,然后坐直身子,重新发动了车子。

    “晓晓,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因为霍云烯是她前夫的关系,因为她曾经爱过霍云烯的关系,所以他很介意她去看霍云烯。

    他知道他应该大度一些,可是在这件事上,他无法大度。

    在拥有她之后,他才发现,原来他对她的占有欲是这么的强。

    黎晓曼没有回龙司昊的话,想到索菲说的话,她微垂下了眼帘,纤细的双手按在包包上。

    里面那张化验单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怀孕了,怀了龙司昊的孩子。

    龙司昊见她不出声,俊眉轻蹙了下,腾出一只手来揽过她,低下头在她的额间印了一吻,声音低沉温柔,“怎么不说话了?”

    黎晓曼抬眸深睨了目光温柔的龙司昊一会,思忖了下,才低声说道:“我有件事想问你,不过不是现在,回去再说。”

    话落,她便从龙司昊的怀里出来,然后坐直了身子。

    龙司昊微敛了下眸,目光深邃的睨了她一眼,再次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低下头吻了吻她粉嫩的唇瓣,应道:“好,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黎晓曼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最好是如此。”

    ……

    一回到红花苑公寓,龙司昊便拉着黎晓曼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狭长的幽眸紧锁她,薄唇轻抿,“说吧,有什么事要问我?”

    黎晓曼抽出被他握着的小手,眯起眼眸睨着他,直截了当的问:“我不在的时候,索菲是不是来过?”

    听她提到索菲,龙司昊子夜般的瞳眸骤地一收,深沉的目光紧紧的睨着她,顿了一会,他薄唇里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是!”

    见他承认,黎晓曼眯了眯眼,目光锐利几分的睨着他,“那我之前问你有没有人来过,你为什么骗我说没有?”

    龙司昊敛眸,白皙的大手轻抚上她清丽的小脸,目光紧锁她,“晓晓,你是不是见过索菲了?”

    黎晓曼拉下他抚摸着她小脸的手,目光薄怒的瞪着他,“别打岔,你为什么骗我?”

    龙司昊目光深情的睨着她,微微勾起唇角,“我说不想你误会,你一定不信,但这是事实,这只是一个善意的小谎言,嗯?”

    见他说的云淡风轻的,黎晓曼心里憋了一口怒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她便站起了身,然后直奔书房。

    “晓晓……”

    龙司昊见状,俊眉轻蹙,随即大跨步追上她,伸手一把拉住她,将她轻而易举的就带进他的怀里。

    “生气了?”他垂下眼眸,目光温柔深情的睨着她,唇角弯出魅惑的弧度。

    黎晓曼瞪了他一眼,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却反被他搂的更紧。

    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放弃了太过用力的挣扎,只是抡拳轻轻捶打着他健硕的胸膛,“放开我。”

    “不放!”龙司昊俊眉微挑,将她越搂越紧,狭眸目光深情的睨着她,“晓晓,我向你隐瞒索菲来过的事,是怕你会因此误会我,你知不知道追你的路有艰难?我好不容易才能拥有你,我不想有任何人任何事来破坏我们,更不想失去你。”

    他的话令黎晓曼停止了捶打他健硕的胸膛,抬眸对上了他狭长如墨的眼眸,那眸底涌动的深情似狂风暴雨般能将她淹没。

    眼睛是心灵之窗,眼里的情感是最真实的。

    心底被震撼,心里的那股怒火也渐渐灭了。

    索菲的目的就是要破坏他们,她不应该再对索菲说的话耿耿于怀。

    龙司昊见她不出声,狭眸紧睨着她问:“晓晓,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见过索菲了?”

    抬眸睨着龙司昊,黎晓曼轻轻点了下头,随即说道:“她在我的衣橱里故意留下了她的衣服,今天特意来取。”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